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难以启齿
    “我即刻写出药方,王爷稍等我一下。”

    危急时刻,林梦雅也来不及写明要多少了。

    只能先写了满满一单子的药材名,让龙天昱先买了就是。

    周围的大夫们,都用极为惊诧的眼神,看着她写下的药方。

    这哪里是解药,分明,就是能毒死人的猛药!

    “请恕老夫眼拙,昱王妃,您这药方子里,光是剧毒就有六味之多。怕是这一剂下去,秦公子的命,可就彻底的救不回来了。”

    刚刚束手无策的大夫人,此刻却是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

    林梦雅瞥了他们一眼,冷冷的说道:

    “若是你们有更好的法子,我不介意跟大家共同研讨。”

    林梦雅的话,又堵住了一大群人的嘴巴。

    是啊,现在唯有林梦雅敢说能救回秦漠来。

    他们,也不过只是在一旁协助而已。

    丘羽的视线,却始终紧紧的盯在这个女人的身上。

    诡异的针法,匪夷所思的方子。

    一切的一切,都让这个昱王妃,看起来实在是太过的与众不同了。

    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她的方子,用的就是以毒攻毒法子。

    虽然冒进了一些,却是最适合现在的秦漠来用的。

    “报——禀少将军,门口有几个女子,要求见昱王妃!”

    门口的哨兵紧急来报,林南笙看了妹妹一眼,却看到她一副后知后觉的模样。

    “哥,快让她们进来,那都是我的侍女。糟了,我倒是把她们给忘了!”

    林南笙点了点头,让哨兵去放人。

    正在林梦雅急的团团转的时候,几个人影,匆匆的跑了过来。

    “我的主子啊,下次,您可不要跑那么快了,都快要了我的命了!”

    白芷立刻扑倒了林梦雅的怀中,小脸蛋已经被冻的红扑扑的了,一看就是在外面等了许久的样子。

    “白芷,你快点放开主子,你身上都是寒气,万一让主子着凉了怎么办?”

    白芨的声音传来,随后,一件还带着温热的菱花大氅,披在了林梦雅的身上。

    “费心了,还要你时时刻刻的都惦记着我。”

    每一次,都是白芨惦记着她,给她送来最贴心的照顾。

    若不是有白芨在的话,她也不会有这般的从容不迫。

    “主子说的是哪里的话,我是主子的丫头,这些事情,是理所当然的。”

    白芨沉稳大气,白芷伶俐活泼。

    才一亮相,就让周围的人,都瞪大了眼睛。

    不愧是昱王妃,就连身边的侍女,都是一顶一的貌美如花。

    “给大少爷请安!”

    白芷眼尖的看到了林梦雅身后的林南笙,当下规规矩矩的行礼。

    林南笙仔细的一看,果然是从小就跟在妹妹身边的小丫头。

    只是,比以前,却是漂亮多了。

    “你不是——”

    “奴婢已经得主子赐名白芷了,大少爷,这位是白芨,后面的是白芍,最后那个冷美人,是白苏。我们都是主子的丫头,一起伺候主子的。”

    白芷立刻介绍起自己的小伙伴来,四个丫头,也都陆陆续续的到了林梦雅的身边。

    可林梦雅左看右看的,怎么好像是少了俩个人,立刻拉住了白芨问道:

    “清狐跟小玉呢?他们怎么没过来?”

    “主子莫急,是他们俩个遇上了王爷,说是要跟王爷一起回城里买药呢。”

    白芨的话,让林梦雅暂时的安心了下来。

    还好,若是清狐跟小玉再出了什么事,她非得急死不可。

    等待,总是十分的煎熬。

    有四个姑娘的帮忙,林梦雅做任何事情,都得心应手得多。

    靠在哥哥的身边,围着火炉取暖,似乎,又回到了少年的时代。

    “哥,你还记得,小时候,咱们俩个也是这般的吧?”

    即使妹妹已经长大了,嫁为人妇了。

    可那些回忆,却还是如同昨日一般,历历在目。

    “当然记得,以前父亲不在家。那女人克扣咱们过冬的炭,最后,还是白芷那丫头机灵,偷来了一篓银炭,才让咱们没有被冻死。”

    白芷只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当时,也是一心护住。

    虽然,被发现后被暴打了一顿,可她也觉得很值。

    起码,小姐跟少爷,都没有被冻坏。

    “是啊,若是没有她跟你的看护,怕是我也活不到现在了。”

    自从那个冬天以后,哥哥就从未受过上官晴的欺负。

    她也跟着过了今年的好日子,只是,在哥哥成年后,跟随父亲一起领兵打仗的时候,她就又回到了那种暗无天日的生活。

    多亏,有岳婷姐的看护。

    响起岳婷姐,林梦雅的心,也突然如同针扎了一样的难受。

    那个美丽优雅,又善良温柔的女子,如今,已经化成了一缕芳魂,无影无踪了。

    “哥,有件事,我想要对你说。可是你要答应我,听完了以后,不许冲动。”

    她了解哥哥了,若是她把岳婷的事情,和盘托出,哥哥定然会暴跳如雷。

    这些,其实都还不算什么。她最怕的,就是哥哥在一时冲动的情况下,做出点什么不理智的事情。

    皇后那群人,可都等着抓他们林家的把柄呢。

    “你说吧,还有什么事?”

    宠溺的看着自己的妹妹,林南笙以为,她眉心里的为难,只是有些害羞而已。

    当下,带着几分调笑,看着自己的妹妹。

    没想到,这个小丫头,也有如此害羞的一面。

    “就是...就是关于岳家的事情。”

    一边小心翼翼的说道,一边看向了哥哥。

    提起岳家,林南笙的眼中,却掠过了一丝的柔情。

    林梦雅更是觉得,心如擂鼓,连一个字,都变得极其的困难。

    “你说的对,岳婷等了我那么久,我也该给她个交代了。爹说了,这次他回来,就给我们办喜事。你这个小姑,是不是替她着急了?我就知道,你跟她啊,从小关系就好,比我这个哥哥还亲近几分呢!”

    刮了刮妹妹的鼻子,眼里心里,俱都是对岳婷的丝丝柔情。

    都说百炼刚成绕指柔,这么多年里,岳婷替他照顾年幼的妹妹,多次在上官晴的面前斡旋。

    这些,他都是看在眼里的。

    况且岳婷温柔多情,又有哪个男人,能抗拒的了呢?

    他早就盘算好了,若是把岳婷娶过来的话,就把掌家的权力,交给岳婷,再也,不叫她受任何的委屈了。

    “哦...爹说的是。”

    怎么办,她还是没有勇气说出来。

    况且现在,也不是最好的时机。

    只是哥哥看起来,还是一点都不不知道的。能瞒一时,是一时吧。

    “你现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出去看看。今天下去了,许多士兵肯定会被冻到,我得去安排一下。”

    林家爱兵如子是传统,跟在爹爹身边多年,林南笙也是如此。

    跟士兵同吃同住,十分的体恤。

    看着林南笙消失在营帐门口,林梦雅却把视线,投向了那俩个太医跟秦大学士。

    “刚才我跟我哥哥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吧?”

    冷下了一张脸,林梦雅,再也不是刚刚那个在兄长怀中撒娇的少女了。

    “我们...什么都没听到。”

    屁话,在一个帐篷里面,若是不聋子,肯定都会听到的。

    可林梦雅却冷哼了一声,淡淡的说道:

    “岳家的事情,我不希望听到任何人嚼舌根。我虽然只是个王妃,可想要找你们的麻烦,也是易如反掌。我希望大家,都能够理解我爱护兄长之情,多有得罪了。”

    岳家的事情,这三个人,也是知道一二的。

    刚刚她才说,就看到这三个人的眼中,都闪过了一抹错愕。

    现在听到了她的威胁,聪明人,当然会选择闭嘴。

    “秦某从来都不是一个爱嚼舌根的人,况且,昱王妃还要替我医治犬子,下官,自然是三缄其口。”

    秦旭绝对是个聪明人,他也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这件事情上,他倒是毫无异议。

    “王妃放心,我们太医院的人,口风都是最紧的。”

    常年混迹在宫中,太医都已经修成了人瑞。

    哪里不知道,祸从口出的道理呢。

    看到这三个人乖乖的听话,林梦雅也点了点头。

    别怪她霸道无理,为了保护哥哥,她也会不惜一切代价!

    雪已经停了,黑夜,被这一片银光素裹的世界,照的光亮无比。

    林梦雅靠在门口,看着外面的一切。

    哥哥被人行刺,并且对方用的还是这种必死无疑的剧毒。

    看来,是非要致哥哥于死地了。

    可放眼朝廷,能跟哥哥,或者是跟林家有如此仇恨的,却寥寥无几。

    林家从来都是保持着中立的态度,哪怕是顶峰权力的更迭,对林家都丝毫没什么影响。

    跟别人不同,林家效忠的不是某个人,而是整个大晋。

    所以,上官家才会极力的拉拢,甚至不惜,让上官晴成为填房夫人。

    难道,是异族人么?

    这倒是极有可能的,毕竟哥哥跟父亲真守边关,抵御了不少外族的侵入。

    可这里是京都城郊,如此做,是不是有些太过胆大了?

    一块沉甸甸的大石头,又落在了林梦雅的心头。

    “主子,您在想什么?”

    白芍端来了一杯姜汤,送到了林梦雅的手上。

    嗅着姜汤温暖的气息,林梦雅的眉头,却依旧紧皱着。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