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秦漠之难
    “少将军,不好了,秦莫他...他快不行了!”

    营帐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

    随后,一个士兵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秦漠怎么了?”

    林南笙眉头紧皱,看着面前的士兵,连声问道。

    “回少将军的话,太医说,秦漠眼看着就要毒素侵体。若是再没有其他法子,人就要保不住了!”

    营帐里的所有人,脸上带都带着焦急的神色。

    林梦雅看了看哥哥,心头府上了几分的不解。

    “我去看看,太医到了没有?”

    林南笙不顾自己的伤势,立刻走出了营帐。

    不明其意的林梦雅,也顺势跟了出来。

    她这才发现,军营里的灯火通明,似乎,都是集中在一个地方的。

    进进出出的军医,各个都面有难色。

    看到林南笙后,更是一副为难的表情。

    “小雅,你在这里等着吧。里面...并不适合你。”

    林南笙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好不容易团聚了,却还要让她看到他焦急的一面。

    “无妨的哥哥,我想,我能帮到你。”

    从走进这一片区域开始,脑中的雷达,就不断的在微弱的示警。

    到了这里以后,更是蹦出了一连串的毒物名字。

    至于解药,虽然有些繁琐,却并不难配就是了。

    看来,今晚的行刺,的确是有人受伤了。只不过,那个人不是哥哥而已。

    林南笙看到林梦雅如此的坚持,也只好为难的点了点头。

    俩个人才刚刚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暴怒的威胁声。

    “你算什么太医!我儿正是大好年华,若是失去了一只手臂,那...那不就全毁了么!”

    声音虽然带着暴怒,可却也有几分心酸在里面。

    林梦雅却微微有些惊讶的看着那中年男子,这不是当朝大学士秦旭秦大人么?

    “秦大人稍安勿躁,在下一定会尽力救治令公子的。只是,若是还没有解药,那就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了。”

    头发花白的太医,此刻也是一脸的苦相。

    若不是看在林少将军的面子上,他也不会深夜出诊。

    可谁知道,这位平时看起来修养极佳的大学士,却着实是个火爆性子。

    他只是随便提一句,可能要舍掉一只手臂而已,就差点被这位秦大人给掐死。

    “秦大人,您这样,令公子就有救了么?我师父也不过是想要保住令公子的性命而已,若是连命都没了,一条手臂又算的了什么?”

    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林梦雅转向了营帐的角落。

    只见一个身着太医服侍的年轻男子,正冷静的看着秦大学士,跟他手里,正在赔笑的可怜太医。

    男子,也就是二十多岁的模样。

    朗目修眉,英俊儒雅,眉宇间只有淡淡的书生气。

    在林梦雅的记忆中,太医院里的人,都差不多要有四五十岁了。这么年轻的太医,倒是也出乎她的预料。

    “丘羽,不得无力。”

    老太医假意的训斥自己的弟子,可实际上,却是十分的赞同自己弟子的说法。

    医者仁心,既然来了,他首要的,当然是要保住秦公子的命了。

    秦旭虽然被一个小辈给训斥了,可心头的怒火,却慢慢的消了下去。

    这小辈说的没错,只要有命在。那其他的,也就不重要了,

    只是——

    看着床上面色已经青紫的儿子,秦旭还是忍不住老泪纵横。

    他们家世代单传,到了他儿子秦漠这辈,更是因其天纵英才,而深得林将军的器重。

    才刚参军三年,便已经屡建奇功,成为林家的左膀右臂。

    没想到...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

    若是被一向骄傲的秦漠知道了,他——会不会想不开?

    “不行!”

    没想到,林南笙却皱起了眉头,阻止了太医。

    “秦漠是因为保护我,所以才受得伤。若是截去了手臂,那林某,也会还他一条手臂!若是秦漠就此离去了,我也愿意自行了断,太医,求您救救秦漠吧!”

    秦漠是林南笙的副手,且是因为救了林南笙,所以才会被刺客的暗器击中。

    若非如此的话,那躺在这里的,应该是林南笙才对!

    若是让他眼睁睁的看着兄弟,失去了自己的一切,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少将军,不可啊!”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林南笙乃是威震边关的少将军,若是真有什么闪失,那大晋,就会失去一员虎将,战事也必然会生变。

    连太医的脸色,都变换了许多。

    到底,一个林南笙的分量,也是太重了些。

    “哥,不必如此。不若让我来一试吧,这毒,也并非无解。”

    清雅婉柔的女声,从林南笙的背后传来。

    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后的这个穿着大氅的小女人身上。

    清艳绝丽的脸上,此刻噙着三分文雅的笑意。

    只是那双眸子里,却有让人心安的坚定跟自信。

    “小雅,你——”

    母亲当年的确是会医术的,而妹妹从一岁起,就跟母亲辨认百草。

    只是,后来的这些年里,妹妹都浑浑噩噩的,哪里还能继承母亲的衣钵。

    “哥,我心里有数。”

    在所有人注视的目光里,林梦雅走到了秦漠的床前。

    “烦请太医,借您的的银针一用。”

    百里睿的封毒之术,共有三十六套大针法,七十二套小针法。

    现在,已经被林梦雅学了个八*九成了。

    她检查了一下,秦漠手臂上的毒素,蔓延得很快,顺着血液,已经快要流遍全身了。

    若是被侵入了心脏,到时会,神仙下凡,也是无用的了。

    太医立刻奉上了自己的银针,心想着这丫头,到底会有什么法子。

    只见她结果银针,几个呼吸间,就封住了秦漠胸口的几处大穴。

    且针法诡异,出手又快又准,就连老太医的呼吸,都忍不住屏住了。

    生怕她一个手抖,直接就把秦漠给扎死了。

    “现在,秦漠的胸口大穴,已经被我封住了。起码十二个时辰内,他不会有事。还要劳烦各位,寸步不离的守着他,千万不能让这些银针移位。我这就抓紧时间配药,还请秦大人稍安勿躁。”

    站起身来,林梦雅有条不紊的吩咐着,俨然一副名医的模样。

    就连她哥哥也是看傻了眼,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家的小丫头,竟然有了这幅风度。

    视线,不经意的划过了龙天昱。

    却见后者,没有任何的惊讶之处,看来,一定是妹妹,在昱王府有什么奇遇了。

    “可是...可是若是十二个时辰后,你不能配出解药怎么办?我不能牺牲我儿子的命。手臂...少了一只,只要能活下来就好。”

    一瞬间,秦旭也苍老了许多。

    虽然,他也不想让儿子失去手臂,但是,能活着,总是最好的。

    “秦大学士,此事您不必担心。我是少将军的妹妹,若是治不好令公子,我也愿陪着哥哥,一同谢罪。”

    林梦雅的话,掷地有声。

    可身边人的眉头,又皱起了几分。

    天啊,如今少将军已经是危在旦夕了,若是再赔上了一个昱王妃——

    他们顿时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所有的人,都对林梦雅的医术,持怀疑的态度。

    唯有龙天昱,却对林梦雅充满了信心。

    这种感觉,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

    总是在看到她的眉眼之间的自信后,觉得有种莫名安心的感觉。

    就算是所有人都不相信她,可他,却是愿意站在她的背后。

    大步走到了林梦雅的身边,看着秦旭说道:

    “若是不能治好令公子,一切后果,我昱王府愿承担。”

    龙天昱低沉的声音,如同一颗重磅*,一下子,就搅乱了林梦雅的心湖。

    水灵的大眼睛,带着疑惑不解看向了龙天昱,却只看到了,他坚定的侧脸。

    林梦雅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不理世事的龙天昱,在危机面前,竟然会不声不响的,站在自己的背后。

    不由自主的,裹紧了身上的裘皮大氅,心头流动着雀跃的暖意。

    有他在身边,真好。

    “老臣参见昱王爷,此事...此事就请昱王妃,尽力而为吧!”

    无论如何,龙天昱的话,总是带着些力量的。

    秦旭也不好再坚持下去,毕竟龙天昱在朝臣之中的口碑,的确是很不错。

    许多人,都很信服他。

    既然,他对自己的王妃有信心,那他,不如姑且一试。

    “请太医配合我一起斟酌配药,其他无关人等,退出帐篷吧。”

    有了龙天昱的支持,林梦雅更是觉得事情有很大的转机。

    立刻着手配药,俩个太医,连同四个军医,也都成了她的副手。

    “这里的药,不一定全,我写出药房,哥哥您派人,快马去城里取回吧。”

    军营里,也只是有些常用药而已。

    林南笙立刻点头,只要是你妹妹的要求,他一概应允。

    “还是我去吧,你哥哥这里的马,不如踏雪善于在雪地上行走。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反而不好。”

    龙天昱主动提了出来,林梦雅思考再三,也只得同意。

    可她,还是坚持给龙天昱系上了大氅。

    看着他坚毅的五官,林梦雅,也只能把满肚子的话,都凝聚成一声:

    “小心!”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