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夜闯军营
    纵马狂奔间,军营的灯光,渐渐的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终于到了!林梦雅的心头,终于堪堪的放下了一半。

    夜色中,军营里依旧是一片肃穆,军纪严谨,外面还有巡逻的哨兵。

    “什么人!竟然敢擅闯军营!”

    俩个人的马才刚刚停下,就有人冷喝一声问道。

    “我是昱亲王龙天昱,要见你们林少将军!”

    龙天昱从腰间掏出了他的身份令牌,扔给了巡逻的侍卫。

    “请昱亲王稍等,小的这就去通报少将军。”

    虽然龙天昱已经掏出了腰牌,可门口的哨兵还是没有立刻放他们进去。

    龙天昱左右看了看军营,龙轻寒得到的消息,是林南笙被刺杀。

    可看着军营的样子,却好似并未受到任何的影响。

    探出了小脑袋,林梦雅偷偷的看了看通火通明的军营,心里的焦急,也稍稍的安定了一些。

    “放心吧,若是林兄有事的话。想必军营,也不会如此的安静。”

    淡定的语气,从头上传来。

    林梦雅看了看龙天昱,点了点头,又乖乖的钻回了龙天昱的大氅里。

    “昱王爷,刚才失礼了,我们少将军有请!”

    刚刚进去通报的哨兵,跑步回到了门外。

    到底是林家带出来的兵,就连一个哨兵,都这样的不卑不亢,不因为他是昱亲王,而有任何卑颜屈膝的感觉。

    “无妨。”

    这是长这么大,林梦雅第一次看到军营的样子。

    小时候,哥哥还不大,就被爹爹丢到了军营里面。

    爹爹时常看着她叹气,感叹若是她是个男孩,该有多好。

    下雪时候的温度,已经冷的让人牙齿打颤了。

    可军营里的士兵们,还是一个个站的笔挺。

    想必是因为少将军被刺的突发事件,所有人都戒备的站在自己的岗位上。

    那份如临大敌的样子,绝对不会因为这里是京郊,而有那么一丝丝的松懈。

    “昱王爷这边请,少将军正在等您。”

    刚进军营里,就有林南笙身边的亲卫来迎接。

    林梦雅迅速的从龙天昱的大氅里,露出了小脑袋。

    “这是——”

    年轻的亲卫,下了一跳,实在是不清楚为何昱王爷的怀中,会钻出另外的一颗人头。

    “我是林梦雅,林南笙是我哥哥,他没跟你说过么?”

    林梦雅?这个名字,有那么一点点的耳熟。

    在看看那张红扑扑的小脸蛋,眉如墨画,肌肤赛雪。

    五官之间,确实是跟他们的少将军,有那么些相似之处。

    “你是——大小姐!这几天,少将军一直念叨着您呢,您怎么就来了呢?”

    虽然没见过林梦雅的样子,但是在林南笙这个爱妹如命的妹控哥哥嘴里,倒是成了老熟人了。

    只要是跟林南笙共过事的人,都清楚。

    这位少将军没什么别的爱好,一共就有练武,看兵法,跟惦念妹妹这么三个爱好。

    “我哥哥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看到了哥哥的亲卫,林梦雅立刻询问哥哥的情况。

    “少将军没什么大事,只是受了些轻伤而已,大小姐请放心。”

    林梦雅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哥哥没事,最好不过的了,。

    很快,俩个人到了主将的营帐前面。

    林梦雅不顾寒冷,飞快的从马上跳了下去,几步就跑到了营帐里。

    主帐里面,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刚刚跑进来的女子身上。

    女子只穿了一身素白色的锦缎袄裙,一张小脸上,精致完美的五官,组合成一幅焦急的样子。

    长发只是被随意的编成了松松垮垮的麻花辫,一幅家常的打扮。

    从未出现过女人的将领们,只是瞪大了眼睛,却不知道这从天而降的女子,到底是何身份。

    “小雅?你是小雅?”

    端坐在主位上的林南笙,却机会被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面前的小丫头。

    “哥——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虽然亲卫一再的跟她表示,少将军平安无事。

    可林梦雅却还是看到了哥哥敞开的胸口,有被血染红的白色布巾。

    泪水,一下子就涌上了眼眶,紧走几步,扑倒了哥哥的怀中。

    “别哭小雅,哥哥真的没事。只是些皮外伤,看着吓人一些,其实一点都不打紧的。”

    林南笙能够从容淡定的指挥千军万马,却被妹妹的眼泪,弄得自乱了阵脚。

    手忙脚乱的安慰着妹妹,想要给她擦掉眼泪,可没想到,那断了线的珠子,却越来越多。

    虽然,他早就听说妹妹又开了灵智,却未曾想到,妹妹还是那个喜欢哭鼻子的小姑娘。

    “对了,你让我看看,看你伤到哪里了。”

    光顾着哭了,林梦雅差点把正事给忘掉。

    她跟着百里睿学毒术,倒也是小有成就了。

    一般的小伤小病的,也难不倒她就是了。

    “我没事,只是胸口被划伤了而已。”

    林南笙倒是不知道妹妹会医术的消息,所以只是细心的安慰着妹妹。

    还好,雷达并没有发出警报,说明哥哥只是简单的皮外伤。

    动手解开了林南笙的伤口查看,一条狰狞的横贯伤,虽然已经上过了药,却还在渗着暗红的血液。

    “怎么还没有止血?哪个庸医给你看的?”

    林梦雅迅速的从怀中,掏出了她特制的消炎药,左右看看,才发现一大群人,都看着自己。

    “你们好,我是林梦雅,是你们少将军的妹妹。”

    气氛,略微的有些尴尬,林梦雅柔和的笑了笑,其他人,才跟着有了笑模样。

    “谁能给我拿来一盆干净的热水,还有干净的布巾,多谢了。”

    林梦雅接着回头处理哥哥的伤口,动作娴熟,完全不是生手的样子了。

    “听说,你是跟昱王爷一起来的?”

    皱着眉头,看着忙碌的妹妹,林南笙才想起来,他还有个地位不同凡响的妹婿。

    “嗯...是王爷送我来的...”

    低着头,林梦雅不知为何,有了些小小的羞涩,垂下了头,小小声的说道。

    看到妹妹的这个样子,不知为何,林南笙的心里,升起了一丝丝的嫉妒。

    不过,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摸着妹妹的头发,脸上的笑意,也轻松了许多。

    “他对你好么?”

    对她好不好?林梦雅想了想,随后点了点头,龙天昱对她算是极好的。

    只是,她却总觉得,他们之间,并不是外人眼中的那个样子。

    “难就好,如果他对你不好,即便是王爷,我也不会让他好过的。”

    林南笙看着妹妹的样子,心里大概的有了数。

    在外面行军打仗,他跟爹爹最不放心的,就是在家里的林梦雅。

    若不是这次,他们远在边关,也不会让继母,这样轻易的把妹妹嫁了人。

    “他人呢?”

    听到哥哥的问话,林梦雅才发现,她刚刚实在是太担心哥哥了,竟然把龙天昱都给忘记了。

    “我去找他。”

    天啊,她真是晕了头了,外面那么冷,龙天昱会不会冻坏了?

    掀开了营帐的帘子,却看到龙天昱正跟着士兵一起在烤火。

    她静静的走了过去,看到他毫无架子的,正在跟士兵们攀谈。

    如此平民的一面,林梦雅也是第一次看到。

    “阿嚏——”一阵冷风袭来,林梦雅不禁打了一个喷嚏。

    “你怎么出来了?”

    龙天昱立刻转身,脱下了身上温暖的大氅,不容分说的,就披在了林梦雅的身上。

    大氅里,还有他温暖的温度,有独属于他味道。

    把她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再也不受任何寒风的侵袭。

    心,也突然觉得暖意融融,这个男人,总会有如此温暖细心的一面。

    “我哥哥想要见你,外面冷,进去说吧。”

    不知为何,气氛突然变得如此的亲切,仿佛真的如同妹婿要见大舅哥一般。

    林梦雅跟龙天昱的距离,也进了许多,龙天昱点了点头。

    俩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了营帐。

    能在这里的,几乎都是林南笙的亲信。

    换句话说,这里面的,都算是林梦雅的娘家人了。

    龙天昱有种奇怪的错觉,从刚刚进来开始,所有人的目光,就集中在他的身上,仿佛,要把他从低到外的探测过一遍才罢休。

    “哥,这就是昱亲王龙天昱,也是我的...夫君。”

    这俩个字尤为的别扭,林梦雅话音刚落,脸就变得通红,一派小女儿家的娇羞,诱人无比。

    “昱亲王有礼,这些日子以来,多谢你对我妹妹的照顾了。”

    虽说林南笙是大舅哥,可龙天昱的身份,毕竟显赫,所以,只能是林南笙给龙天昱见礼。

    “都是一家人,少将军无须多礼。梦雅已经是我的王妃了,照顾她,理所应当。”

    没有皇族子弟的盛气凌人,同时也没有太过热络的熟稔,就如同一般的亲戚,亲切中保持着疏离。

    “来人,看座。”

    林南笙一直绷紧的神经,也松懈了那么一点点。

    妹妹的表情,他自然是看在眼中的。而且,那件过长的大氅,看起来,倒也不像是妹妹的衣物。

    心头,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欣慰,也许,龙天昱对小雅,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真心在的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