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南笙有难
    “我去看看,一会儿回来。”

    龙天昱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找龙轻寒问个清楚。

    “去吧。”

    酒足饭饱后的林梦雅,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

    得到了赏钱的几个丫头,早就开始张罗着斗*地主了。

    现在她都有些后悔,把这一项国民游戏,教给院子里的人了。

    “王爷,雪夜难行,把这盏灯拿上吧。”

    林梦雅把自己的一盏琉璃灯递给了龙天昱,自然而然的态度,没有半分的讨好。

    就像,她合该如此。

    “嗯,我去去就回。”

    看着满屋子的其乐融融,龙天昱突然觉得,这种才是家的感觉吧。

    挑着灯笼,出了流心院,他却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依依不舍。

    “王爷,七皇子送来了军队的密报,是...是关于王妃的兄长的!”

    早就等候在一旁的邓管家,立刻迎了上去,压低了声音说道。

    “什么?”

    龙天昱眉头紧蹙,竟然事关林南笙?

    “具体的事情,您还得问七皇子,他正在书房等着您呢!”

    龙天昱立刻行色匆匆的走到了书房里,而在书房里等着他的,可不就是许久未曾见面的龙轻寒么?

    “军营了出事了,林南笙遭人刺杀!”

    什么?!

    龙天昱看着龙轻寒,心思凝重无比。

    林南笙作为先行军,已经在五日前回到了京郊驻扎。

    没想到,才刚刚回到京城,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这人,到底是冲着林家来的,还是——

    “你的人,得到了什么消息?”

    龙轻寒略微沉吟了一下,却摇了摇头说道:

    “我的人也受伤了,匆忙之中才传出来的消息,好在林南笙治军严谨,才没有出大乱子。”

    冬至大节已到,林南笙又是大胜归来,朝臣的眼睛,可都在盯着他。

    “要告诉...林梦雅么?”

    即便是龙轻寒,也能感觉得到,在三哥的心头,林梦雅的位置,却越发的重要了。

    三哥从不曾在意任何女人,可这个看似心如蛇蝎的女子,却在三哥的心里,种下了一枚种子。

    只是,他却清清楚楚,三哥是绝对不会爱上任何女人的。

    “这事,怕是瞒不了她。与其让她在别人口中得知,不如我来告诉她。”

    龙天昱毫不犹豫的转身,走向了流心院的方向。

    可龙轻寒,却挡住了他的脚步。

    “我们去告诉她,以她的聪明,一定会猜到我们在军中是有细作的。难道,你不怕她告诉林南笙么?”

    龙天昱迟疑了片刻,军中的细作,都是他们精心挑选过的,并且深得林家父子的信任。

    若是就此暴露了,那么多年的功夫,算是白费了。

    “我不能瞒她,林南笙对她来说很重要。”

    说完后,龙天昱不再犹豫,大步的走向了流心院。

    摇了摇头,龙轻寒的脸上,却露出了一抹凝重。

    三哥如此的重视林梦雅,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流心院里,几个人正围着暖炉,一边吃着小食,一边聊着天。

    “王爷回来了!”

    守夜的婆子来回禀,顺便掀开了帘子,把龙天昱给送了进来。

    龙天昱的脸上,带着几分凝重的表情。

    看向林梦雅的眼神里,也多了几丝的迟疑。

    “怎么了?”

    林梦雅鲜少会见到,龙天昱会有这种表情。

    迎了上去,略微担忧的问道。

    “是...是你哥哥出了事情...”

    话音未落,林梦雅就紧紧的抓住了龙天昱的手臂,瞪大了双眼,急切的问道:

    “哥哥,我哥哥出了什么事?”

    “你别激动,现在情况还不明朗。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你哥哥现在暂时无生命之忧。”

    龙天昱反手抱住了林梦雅,让她在自己的怀中,可以冷静下来。

    “哥哥...哥哥不是在军营里么?军营的守卫如此森严,哥哥又怎么会受伤?”

    林梦雅着急的想要寻求一个答案,虽然,在这个身体里的灵魂,跟林南笙从未谋面。

    但是,越是跟这具身体契合,她的心,就越是融入了林家。

    作为林梦雅唯一的哥哥,林南笙在她的心里,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一听到哥哥有难,她的心,都揪了起来。

    “是有人行刺,你冷静下来。没事的,你哥哥现在没有大碍!”

    龙天昱不禁抱紧了怀中的女子,平日里,她是多么的坚强果敢,仿佛都化成了绕指柔。

    原来,她也是有如此柔弱的一面。

    “我要去见他!”

    无论如何,她也要见哥哥一面。

    不管别人如何说,她必须要见一面才能放心!

    “这个恐怕不行,军队虽然已经驻扎在城外,但是内官非奉诏,不能私下接触。”

    龙轻寒掀起了帘子,走进来说道。

    林梦雅却抬起头,坚定的看向了龙天昱。

    “我要见他,一定要!”

    眼神布满了不容置疑的决心,龙天昱太明白,她的执拗,到底有多么的不可改变。

    点了点头,用自己的大氅,裹住了林梦雅单薄的身体。

    “三哥,你不能去!”

    疯了!三哥跟林梦雅都疯了!

    龙轻寒毫不犹豫的挡住了龙天昱跟林梦雅的路,脸上不在有轻松的笑意。

    “让开。”

    简短的连个字,掷地有声。

    龙天昱心里明白,为了避嫌,他实在是不宜出现在军队里。

    可林梦雅却想去,哪怕,他不同意,林梦雅也会想方设法去的。

    所以,不如他跟她一起去。

    “不行!我不能让!你这样,会激怒太子的!难道,你忘记琳琅的事情了么?”

    琳琅!林梦雅的心漏掉了一拍,在龙天昱的怀中,偷偷的抬起头看着他。

    果然,龙天昱停住了脚步,脸上的表情,也略微变了一变。

    “今时不同往日,我不会让往事重演。”

    深不可测的痛苦,一闪而过,却未曾真正的阻拦过龙天昱的脚步。

    绕过龙轻寒,抱着怀中的女子,步步坚定的走出了流心院的大门。

    “你这样做,有可能让多年的努力,都毁于一旦,你也不在乎么?!”

    龙轻寒依旧气急败坏的挡在龙天昱的眼前,脸上满是痛心疾首。

    “算了吧,还是我带小丫头去吧。昱王爷,你还有自己的事情,需要顾虑。”

    另外一双手伸过来,准备接过他怀中的女子。

    可龙天昱,却闪过了清狐的手,冷冷的看着他。

    “她是我的王妃,这件事,我必须去。”

    双指如电,在龙轻寒未曾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龙天昱点住了穴道。

    “轻寒,我说过,往事不会重演。”

    眼角有一抹歉意闪过,最为他最好的兄弟,龙轻寒为他做的,也已经太多太多了。

    雪花,再次熙熙攘攘的掉落了下来。

    所有人,都跟着龙天昱跟林梦雅,浩浩荡荡的出了院子。

    唯有龙轻寒孤单的身影,如同孤木般的挺立。

    三哥!回来啊!给他解穴啊!

    呜呜,现在还在下雪啊!他不想被活埋啊!

    龙轻寒欲哭无泪,这穴道至少得有一个时辰才能自动解开。

    呜呜,他怎么那么命苦啊!

    从后院的马厩里,牵出了几匹骏马。

    龙天昱跟林梦雅共乘一匹,把那纤细的女子,仔细的怀抱在自己的大氅里,趁着夜色,悄悄的溜出了王府的后院。

    雪夜难行,再加上不易于隐秘,所以盯着昱王府的眼线,也少了许多。

    再加上他一路都是选择小巷子骑行,所以直到溜到了城门,还未曾引起各方眼线的注意力。

    “现在,城门不是都关闭了么?”

    林梦雅忧心仲忡,她也知道自己是有些冒进了。

    可龙天昱却按下她的小脑袋,给了她一个,一切都有他的眼神。

    靠在龙天昱温暖的胸口,不知为何,林梦雅却选择,相信龙天昱。

    骑着马靠近了西城门,诡异的是,竟无人来阻拦。

    守卫的士兵,立刻打开了城门,几匹马,如同无人之境般,顺顺利利的出了城门。

    林梦雅透过大氅的缝隙,却看到了一双穿着青灰色官靴的脚。

    那双官靴的样式,她曾经在龙天昱采购的一批劳军之物里看过。

    这男人,跟太子虚以委蛇的这么多年里,到底暗中安插了多少的势力?

    第一次,林梦雅才知道,这个看上去不声不响的男人,到底是一个多厉害的狠角色。

    亏得她,还每每都以各种理由,讹诈龙天昱的钱财来的...

    雪下的越来越大,城外的土路,已经冻的硬邦邦的了。

    可马蹄,却不见声响,足以看出,雪积得有多厚实了。

    速度,渐渐的慢了下来,林梦雅知道这是为了安全考虑。

    可她的心,却已经焦急如焚,不时的探出脑袋来,想要看看离哥哥的军营,到底有多远。

    风,凛冽而过,冻红了她粉嫩的鼻尖跟耳垂。

    龙天昱皱了皱眉头,大手把她的小脑袋按了回去,却是暗中,加紧了马腹,顿时,速度快了不少。

    渐渐的,俩个人的白色骏马,奔腾如飞般,跟后面拉开了距离。

    林梦雅坐在马上,却丝毫感觉不到雪路难行,唯有龙天昱规律有力的心跳声,渐渐的平稳了她的情绪。

    母亲去世时的心痛,席卷了她的心。

    哥哥,等着她,她马上就来了。

    千万,千万不能有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