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炸鸡换钱
    “主子!主子!快来看啊,雪人成精了!”

    白芷立刻跑进去叫林梦雅,真是半分喘息的机会都没给龙天昱。

    顺带也把白芨给拉跑了,龙天昱就这么伸出手。

    可却只得到了白芷的背影,立刻,脑袋上冒出了三条黑线。

    雪人成精了?在哪呢?

    左看右看,也不知道白芷说的是自己。

    夜颇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家主人,为何一遇到王妃院子里的人,王爷怎就如此的愚钝了呢?

    抬起手,用掌风击落了龙天昱身上沉积的雪花,摇了摇头后,一个转身,人,却是已经消失不见了。

    “哎呀,你这样急吼吼的叫我来干嘛?”

    在厨房里忙着腌制鸡肉的林梦雅,就这么一手拿着刀,一手拿着鸡腿的被白芷给拉了出来。

    跟平常总是打扮的精致美丽的样子不同,今天的她,许是因为怕弄脏了衣裳的缘故,只带了一个白花蓝底的围裙。

    头上包着一方蓝色的布巾,比起雍容端庄的王妃,更像是一个来自民间的俏厨娘。

    林梦雅顺着白芷手指的方向看去,却只看到了呆若木鸡的龙天昱。

    “王...王爷...”

    林梦雅扯了白芷一把,院子外面只有龙天昱,哪里有什么雪人精。

    “可是刚刚明明就在这里的呀...给王爷请安!”

    白芷也看到了龙天昱,立刻怯生生的请安问好。

    “哦,不必多礼,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林梦雅的一身,颇为滑稽。

    龙天昱还未曾看过她如此居家的一面,虽然质朴了些,却别有一番娇俏可爱。

    “我在做炸鸡,我看...不是,我以前听人家说过,初雪的时候,最适合吃炸鸡了。王爷,要不要来尝尝。”

    反正也不差他一个就是了,林梦雅转身回到了厨房里,一众丫头,也跟着她回到了流心院里。

    摇了摇头,龙天昱却还是跟了上去。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林梦雅的几个丫头,对自己不似从前那般,都有些冷冷淡淡的。

    算了,林梦雅的丫头,总归是跟别人不同的。

    踏入流心院,龙天昱却觉得恍然如隔世。

    外面是一片冬日的肃杀,就连最后一点生机,也仿佛都被严寒埋葬了。

    可流心院里面,各色各样的小花,点缀在纯白色的雪里,别有一番美景。

    外面各处,都静悄悄的,可在流心院里,主仆尽欢,哪里有半分拘束?

    坐在凉亭里,只是看着外面的一切,龙天昱都觉得,心情舒畅了不少。

    “怎么?找我家小丫头有事?”

    清狐脸色十分不善的看着龙天昱,院子里唯一敢给他这位王爷甩脸色的,也唯有他这位前任桃花坞的坞主了。

    “她是我的王妃,我来这里,怕是再平常不过了吧?”

    龙天昱冷冷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虽说,清狐进府也是经过他同意的。

    可龙天昱唯一失策的地方就是,连他都没料到,林梦雅跟清狐的关系,竟然会如此的亲密。

    什么他家的小丫头,林梦雅,明明是他的王妃!

    “哼,现在知道她是你的王妃了,未免有些晚了吧?”

    清狐的话里,带着一丝丝的嘲讽。

    小丫头心脉受损,这男人的母妃,也得有一定的责任。

    况且,这些日子以来,德妃找小丫头的麻烦,他可是看在眼里的。

    “她从前就是我的王妃,现在是,以后也会是!”

    话,就这么轻易的脱口而出。

    就连龙天昱自己,都愣在了当场。

    愕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他是从何时开始,竟然有了把林梦雅锁在身边的想法?

    难道是因为,她是百里睿的学生,还是她是林牧之的女儿?

    如果这些都不是的话,那么他是——

    “都进来尝尝吧,第一次做的,若是做的不好,你们可得给我些面子。”

    林梦雅的声音响起,俩个人同时看向了从小厨房里钻出来的女子。

    巴掌大的小脸上,不知为何沾上了几丝面粉。

    纵然浑身的油污味道,却散发着让人舒心的家常感觉。

    这样的林梦雅,别说是绝世美人了,就连小家碧玉都算不上。

    可龙天昱却浑身如同电击一般,再也移不开视线了。

    “丫头,有没有烫伤?”

    清狐立刻飞奔了过去,拉起她的手左看右看的。

    果然,在她雪白的小手上,发现了俩出红红的痕迹。

    “哎呀,我就说吧,以后这些事情,都要厨房去做就好了。白芨,快去拿药来。”

    清狐的大呼小叫,立刻引来了所有人的注意。

    就在大家手忙脚乱的,给林梦雅拿药的时候,龙天昱却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小珐琅盒子。

    “我来吧。”

    不容拒绝的接过了林梦雅的小手,从珐琅盒子里,扣出一大块如同凝脂般的香膏出来,轻轻的敷在了烫伤的地方。

    林梦雅傻傻的看着面前的龙天昱,她从未想过,他会有如此细心的一面。

    “我要去看看炸鸡,免得一会儿都被你们抢光了!”

    眼珠一转,清狐就把周围的人都推进了小厨房里。

    院子里,只有龙天昱拉着林梦雅的小手,轻轻的,帮她揉开药力。

    “还疼么?”

    醇厚的声音,语气却轻柔的,堪比漫天飞舞的雪花。

    林梦雅有些醉了,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从来不知道,原来她是个音控来的。

    “以后小心些,这些东西,交给下人做,就好了。”

    龙天昱才感觉到,这个流心院里的下人,是不是有些少了。

    不然的话,她也不会亲自动手了。

    听说,她很喜欢如意楼的菜品。不如,他却跟老板商量一下,把大厨挖角过来好了。

    这样的话,她是不是就可以,留在府中了?

    “我娘说,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就得先抓住男人的胃,所以我得学会做饭才行!”

    话才说完,林梦雅就想咬舌自尽了。

    她到底是在说些什么啊!

    小手也不好意思的抽了回去,捻着衣角,不敢抬头去看龙天昱的脸色,

    “呵,抓住男人的心,是这样么?”

    想也不想的,就握着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

    那低沉的笑声,如同沉淀了许久的佳酿,熏红了林梦雅的小脸蛋。

    “王爷,你这是在调戏我么?”

    抬起头,亮晶晶的双眸,带着些顽皮的神情看着他,长长的睫毛轻轻的眨了眨,让人觉得,她可爱无比。

    如此大胆的话语,却让龙天昱在一瞬间,有些微微的害羞。

    扭过头走向了流心院的正屋,却轻飘飘的留下了一句话。

    “你是我的王妃。”

    所以,这不算是调戏。

    歪着头,林梦雅看着龙天昱的背影,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在暗示,她已经是个已婚妇女了,所以随便调戏?

    “喂!你给我说清楚!”

    林梦雅追了上去,用力的扯着龙天昱的手臂。

    可她纤细的身材,哪里是龙天昱的对手。拉拉扯扯间,就被龙天昱给带到了正屋里。

    院子里的四个丫头,早就笑开了花,至于炸鸡什么的,不重要。

    吃了一肚子的炸鸡,林梦雅没有啤酒可以佐餐,却正好喝了白芨早就准备好的菊花普洱,清了清肠胃。

    她的手艺——好吧,如果说那黑乎乎的如同焦炭一般的玩意,也能说是炸鸡的话。

    若不是心灵手巧的白芨,一下子就领悟了炸鸡的要领,怕是这一院子的人,都得扫兴。

    “王爷,炸鸡好不好吃?”

    不知为何,自从龙天昱来了她的院子里后,那股子王爷的派头,也越来越淡了。

    她院子里的四个丫头,早就不怕龙天昱了。

    追根溯源嘛,当然是她这个主子,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结果。

    龙天昱文雅的放下了一根鸡骨头,明明是一样的鸡腿,可这个传说中的炸鸡,外壳酥脆,里面鲜嫩多*汁。再加上林梦雅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糖醋汁,当真,是香甜可口。

    看着那丫头堆砌起来的笑容,龙天昱就知道,这丫头又在算计她。

    默不作声的,从怀中掏出了一叠银票。

    他就知道,这丫头,总是不肯放过任何一个敲诈他的机会。

    明明,整个王府的钱财,他都交给了她来管的。

    还真是贪得无厌,不过嘛,他确实是很喜欢看到,给了她钱后,林梦雅露出的得意神情。

    “谢王爷赏,白芍,来来来,论功行赏。给白芨拿大头,其他的,大家都分了吧!”

    林梦雅眯起眼睛,笑嘻嘻的接过了那一叠厚厚的银票。

    没想到,一盘炸鸡居然能换来这么些银子,值了!值了!

    “谢王爷赏!谢王妃赏!”

    几个丫头立刻脆生生的谢恩,然后毫不客气的收下了银票。

    龙天昱无奈的看着那四个丫头,还真是跟着什么人学什么人。

    林梦雅这家伙,养的丫头,都学了她古灵精怪的样子。

    唉,以后怕是他的钱,都要进了林梦雅的小金库里了。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过了炸鸡,正喝茶聊天分钱的时候,门外,却想了邓管家的声音。

    “王爷,七皇子来了,怕是有急事要找您的。”

    龙轻寒?林梦雅皱起眉头,想想怕是有好久都没有听到这家伙的名字了。

    邓管家的声音,略有些焦急,难不成,那家伙出了什么事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