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炸鸡啤酒
    林梦雅剃开火锡,只是看了一眼后,就反手放在了袖子里。

    “没事,是云竹送过来的,堂里有些事情需要我去了处理。小玉,你先带着她们三个,把今天买的东西,都送到小院里去吧。我跟清狐,商量一下。”

    小玉心头有些疑惑,却还是乖乖的带着三个人,一起去了楼下。

    “现在,可以拿出来了吧?”

    别人不懂,可清狐却知道,林梦雅收到的东西,定然是跟小玉有关的。

    看到小玉完全消失在楼梯口,林梦雅才从袖口里,拿出了那封信。

    信封里没有信纸,却有一朵娇艳欲滴的蔷薇。

    而且,除了蔷薇以外,还有一枚三棱型的箭头。

    “这——是何物?”

    一看到蔷薇,林梦雅跟清狐,就知道是谁派来的了。

    可那三棱型的箭头,清狐也是第一次见。

    只是林梦雅的脸色,却变得极其难看。

    “这是林家军的飞蝗箭,你看那箭头,还刻着林字。”

    这东西,是辛黎送过来的。

    意思很简单,若是小玉敢轻举妄动,那第一个倒霉的,就是林家。

    他也知道,林梦雅的身边,高手如云。

    想要伤到她,实在是有些困难。

    所以,才要拿爹爹跟哥哥的安危,来威胁她。

    这个人,还真是卑鄙。可同时,辛黎也看透了她的弱点,让她,动弹不得。

    “军队里人那么多,若是他想做些什么,怕还是有些顾忌的。依我看,你倒不必过于担心。”

    清狐分析的,也不无道理。

    这枚箭头,到底还是威胁的成分多些。

    “不过,他到底是外族之人,对我跟小玉的事情,怎么如此的了如指掌?”

    王府经过她的整顿,早就变成了铜墙铁壁。

    别说是想要混入她的院子里探听消息了,就是想进王府,现在都是难上加难的。

    林梦雅想了想,百思不得其解。

    “他那种人能来大晋,一定不是来阻止林中玉那么简单。你别忘了,他的背后,是整个辛家。”

    清狐的话,让林梦雅却愈发的疑惑了起来。

    如果说,小玉也是辛家的子孙,那至少,辛家也应该有不同的势力,去反对辛黎的。

    若是连整个辛家,都站在辛黎的那边,那保护小玉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林梦雅顿时觉得,跟他背后势力的约谈,势在必行了。

    “我总觉得,自己仿佛又卷入了什么了不得的漩涡当中了。”

    半垂着睫毛,林梦雅低声的说道。

    “你呀,本就不是常人,自然遇到的事情,也是与众不同的了。”

    清狐轻轻的点了点林梦雅的额头,可眸子里,却是带着几分心疼的。

    这丫头越是劳心劳力,就越陷越深。

    可件件事关生死,她又不得不重视。

    “这件事情告一段落后,我们出去游游山玩玩水吧。”

    林梦雅突然的话,让清狐一愣。

    “好啊,只要你想,天涯海角我都陪你去。”

    清狐的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雀跃的样子,倒是比她还期待几分。

    她的身体...林梦雅看着手中的茶杯,有些黯然。

    别人不知道,可她却是知道自己的底细的。

    自岳婷姐去世后,她心脉受损,原本被压制住的毒素,却有些爆发的迹象了。

    若不是她每个月都吃些珍奇的药物撑着,怕是早就不成了。

    寻找最后几味解药,已经势在必行。

    她每日昏昏沉沉的,就是最好的例子。

    若是再寻不到解药,说不定哪天,她就会一睡不醒了。

    她还有好多的事情未做,那么多人,都需要她的保护,所以,她绝对不能倒下。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林梦雅就睡了过去。

    清狐眼中的笑意,渐渐的消散,留下的,都是浓重的担忧。

    把小丫头,从椅子上抱了起来,刚刚,茶杯掉落的声音,都未曾把她吵醒。

    可见,这丫头到底睡得有多沉。

    马车内,那四个小东西,早就已经安坐好了。

    看着他抱着林梦雅前来,脸上,或多或少的,都露出了担忧的神情来。

    “又睡着了么?这已经不知是这个月的第几次了。”

    林中玉蹙着眉头,看向了姐姐。

    “若是不想她再劳心伤神,就处理好你的事情,莫要让她再操心了。”

    清狐低沉的警告着,事关小丫头,他是一点情面都不会讲的。

    “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

    林中玉不明白清狐的意思,自然而然的认为,是柳叶帮的事情。

    “那个柳叶帮,我自然会帮你除掉。只是其他的事情,就不要来烦她了。”

    清狐的已有所指,让林中玉有些雾里看花般疑惑。

    到底是因为何事?难不成,那些人,有什么事在瞒着他不成么?

    一行人回到府中,林梦雅在几个丫头的服侍下,换了衣服,舒舒服服的窝在了被窝里。

    睡到天快黑了,她才悠悠醒转。

    可几个丫头,却都没伺候在屋子里。

    奇怪,往日就算是半夜,她们也会守在她的身边的。

    欢笑的声音,却如同铜铃般传来。

    披上一场棉袄,林梦雅悄悄的掀开了厚重的门帘,夹杂着一丝寒风吹进来的,是晶莹的雪花。

    外面,银装素裹,已经成了一片雪的世界。

    “下雪了。”

    好奇的瞪大了眼睛,作为一个南方人,对于雪的记忆,还真是宝贵的有限。

    裹紧了棉袄,她静静的站在门口,欣赏那片银装素裹的世界。

    三个丫头和小玉,还有院子里的其他下人们,在雪中嬉戏。

    林梦雅也想出去,可冷冽的风,却叫住了她的脚步。

    “出来玩雪,也不知道多穿件衣服。”

    突然,一件还带着体温的大氅,准确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转头,看到的便是一身单衣的清狐。

    那清水碧色的大氅,带着的,便是他身上,一贯的清香。

    “你穿那么少,不怕感冒么?”

    清狐伸出手来,给她系好了大氅的扣子。

    一张脸,却带着几分的嫌弃。

    “我们习武之人,怎会畏惧稍稍的寒冷。不信你摸摸,我身上都是温温热热的。”

    说完,拉起林梦雅的手,就塞进了他的衣服,放在了他的胸口上。

    “呀,还真是热的。”

    林梦雅以为清狐是逗她的,却不想,他的身体,还真是温温暖暖的。

    “那当然了。”

    小丫头的手,越发越冰冷了。

    握着怀中的小手,清狐却几不可见的收起了眉头。

    即使她不懂医术,都知道人的手,一般都不会如此的冰冷。

    丫头的身体,到底差到何种的地步,真是让人心惊不已。

    “主子!主子你怎么醒了,快点回屋歇着!”

    白芷如同一只小兔子,脸上还带着刚刚疯跑后的红晕,连蹦带跳的跑到了林梦雅的面前。

    “怎么,就许你们玩雪,都不许我看看么?”

    林梦雅也难得的撅起了小嘴,撒起了娇来。

    白芷摸了摸头,犹犹豫豫的说道:

    “那好吧,那你答应我,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看,不许累坏了自己。”

    “好一个霸道的管家婆,好吧,好吧,我就坐在这里看,这是初雪呢,要是有炸鸡跟啤酒多好!”

    林梦雅的嘟囔声,让清狐的眼睛一亮。

    小丫头最近总是食欲不振,炸鸡跟皮酒,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可听起来,倒像是吃的。

    “丫头啊,你说的那个炸鸡跟皮酒,怎么做的?”

    清狐一副垂涎三尺的样子,倒是勾起了林梦雅的兴趣。

    反正,几个丫头都不会同意她去玩雪的,不如,做些炸鸡出来,也好应应景不是。

    “那我们去厨房,我做给你吃。”

    来了这么久了,小丫头的手艺,他还是没尝过的。

    立刻,屁颠颠的跟在林梦雅的身后,去了厨房。

    站在门口,龙天昱却有些踌躇。

    从雅轩回来后,又了些时日。他忙着部署手下的事情,一时半会的,也没有跟林梦雅见过面。

    雪花,从天上纷纷的落下,他只知道,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

    也是,林梦雅嫁进来以后,跟他过的第一个冬天。

    在大晋,家家户户有庆祝初雪的传统。

    德妃那边,已经派人来请过他三遍了,可他,却还是想要跟林梦雅共度。

    只是,平常进进出出再过平常的流心院,此刻,却如同万仞高墙,让他半天了,也不曾迈出一步出去。

    夜就落在龙天昱的不远处,十分无语的看到王爷,从半个时辰前,就在王妃的院子前面门思过。

    白色的雪花,已经差不多要把王爷都埋上了,可王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居然还是这么傻愣愣的站在那里。

    ‘吱呀’一声,流心院紧闭的大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

    白芨跟白芷,提着俩个小小的竹篮,正笑着不知道要去做什么。

    龙天昱一看院子里面出来人了,立刻想要打听林梦雅在做什么。

    可他却不知道,自己的外形,跟雪人绝对有的一拼了。

    “那个——”

    从一堆雪里,传出了一道声音。

    白芷吓了一个机灵,片刻后,突然放声大叫。

    “主子!不好了!雪人成精了!”

    说完以后,抱住自己的篮子,一把拉了白芨,就退回了院子里。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