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旧事重提
    “主人,皇后之事,您不是说过,轻易的不会插手么?”

    夜从未反驳过龙天昱的任何命令,可是,跟调查皇后之事,事关重大。

    万一青门的势力过早的暴露,对主人来说,怕是极为不利的。

    所以夜,也不得不谨慎行事。

    “之前我不插手,是因为皇后,她做事还是留着一丝的底线。可现在,她竟然敢对我母妃出手,再等下去,怕是她要把我身边所有人都除掉了。”

    恢复了理智后,龙天昱也举得愈发的觉得,这其中的猫腻不少。

    母妃在皇后的宫中,难免会被皇后抓住了什么把柄。

    然后,俩个人又达成了什么交易,而这个交易,也许就是以林梦雅为代价的。

    不然的话,母妃也不会一出宫以后,就如此的针对刁难林梦雅。

    所以,他一定要查清楚,到底母妃跟皇后之间,发生了什么!

    “主人说的有道理,不过属下听闻,最近,太子好像是奉旨在府内清修,皇后还宣了皇家道观的道士去祈福。”

    夜的话,却让龙天昱有些意外。

    太子最近的连番失利,定然是让皇后震怒了。

    清修,这倒是个好借口,只是不知道,皇后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太子府内的事情,你派人盯紧一些就是。”

    离开了皇后的庇护,太子不过个草包而已。

    与皇后的对手戏,现在,才刚刚开始。

    “丫头,今晚那院子,热闹得很呢。”

    清狐站在廊下,靠在窗子口,跟林梦雅聊着天。

    “我话都说的那么明白了,他要是再没点什么行动,那才是怪事。”

    窗内,林梦雅正在跟白芨学刺绣,每次看白芨都是如此的信手拈来,可放在她的手里,不管是针还是线,都如同脱缰的野马,没有半分的随心所欲。

    可林梦雅还是觉得,这种能投入全部精力的事情,更有助于她集中精神。

    “说的也是,只不过,丫头,我们的三绝堂,也聚集了不少的人了。你这个堂主,是不是应该去看看了?”

    抬起头,看着一脸笑意的清狐。

    也是,她也该露露脸,给那些不安分的江湖人士,吃一颗定心丸了。

    “好,这几天我会找时间。一切,都听我安排。”

    那一晚在雅轩的交锋,德妃被气的大病了一场。

    一连几日,都称病不肯见人,就连一向骄纵的姜如沁,也跟着老实了几天。

    天气,渐渐的转凉。

    每个院子都生上了火龙,林梦雅的小院,因为林中玉跟清狐,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还开着各式各样艳丽的小花儿。

    褐色的干枯树枝,跟下面各色的小花相衬,倒是有些奇趣。

    一身水粉色夹袄的白芨,却脚步匆匆的,走到了流心院的正屋。

    掀起厚厚的帘子,迎面而来的,就是一阵泛着淡淡香气的暖意。

    白芷跟白苏正坐在暖炕上玩五子棋,清狐跟林中玉则是在书桌前面,争着抢着的,给林梦雅画像。

    唯一真正悠闲的,便是坐在窗前小榻上看书的林梦雅了。

    “主子,这是我爹爹送来的银两。说是这个月盈利了不少,只是,周围的几家药铺,倒是来找了几次麻烦。”

    接过白芨手中的银子,林梦雅喜笑颜开。

    甭管怎么说,这些钱,可是她在古代赚的第一桶金,自然是开心得不得了了。

    “找麻烦也不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对了,你爹娘,可留下他们那份了?”

    白芨笑着点了点头,怕是连她爹爹都没想到,又是赠药又是半价的,居然还能有盈余。

    “再过阵子就是冬至大节了,该准备的,可都准备好了?”

    邓管家把要准备的东西,都列出了一张清单出来。

    几个丫头心思缜密,又十分的能干,早就准备得差不多的了。

    只等着王爷跟王妃,去太庙祭祖以后,家里再操办一番就好了。

    “走,今儿我高兴,带你们出去乐呵乐呵。”

    几个人立刻放下了手中的事情,簇拥着林梦雅,出了王府。

    “主子,白芍怎么又不在?”

    趁着大家没注意,白芨偷偷的问道。

    林梦雅挑起眉头,看了一眼四周说道:

    “大概是快要过节了,她那边也比较忙吧。”

    说实话,她也差不多快要有几日,不曾见到白芍了。

    那丫头,还真是忙的人影都不见。

    “待会买了什么了,也给她带一份吧。”

    白芨迟疑的点了点头,虽说这是主子的吩咐。

    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有些小疙瘩。

    但愿,白芍不要做出违背良心的事情来。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了王府,到底是要过节的气氛了,街上卖东西的人,也渐渐的多了起来。

    宽敞的马车里面,带着炭炉,所以里面倒是十分的温暖。

    透过窗子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她倒是愿意窝在马车里,而不是在外面人挤人。

    “你们去吧,我在里看会儿书便是。”

    自从入冬以后,她的身子也越发的倦怠了。

    每日不是睡着,就懒懒的窝在房间里,畏冷的厉害。

    想必是因为,她生前的二十余年里面,都是在温暖如春的南方。

    所以,当四季分明的京都气候袭来的时候,她还是有些不习惯罢了。

    “姐姐,我留在这里陪你。”

    清狐在林梦雅的授意下,不得不撅着嘴去陪三个丫头逛街。

    所以林中玉,就有理由留下来陪着林梦雅了。

    “好,你不嫌闷么?”

    抬起头,看着面前如玉少年。

    跟自己刚把他接到府中相比,高了许多,也俊了许多。

    纤手,抚上了他的小脸,轻轻的掐了掐比女子还要娇嫩许多皮肤。

    “唉,你呀,长大了不知要迷死多少姑娘呢。也不知道,我给你攒的老婆本,够不够用。”

    林中玉无奈的扯下林梦雅的手,却因为那双手的微微冰冷,而有些暗暗的担心。

    清狐跟他说过,姐姐的心脉受损,所以冬天最为难熬。

    用自己的大手,温暖着姐姐的小手,一丝没由来的恐惧,却涌上了心头。

    “姐姐,你会离开我么?”

    林梦雅笑了笑,却是点了点头。

    “早晚有一天,你要成家立业。姐姐要看着你娶妻生子,然后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

    最近,林中玉的房间里,总会爆发出一阵阵争吵。

    虽然压低了声音,可林梦雅却听到了几次。

    小家伙大了,却每日都窝在她的院子里面,也许,是她耽误了他的飞翔。

    只是,一想到那个蔷薇公子辛黎,她就担心到不行。

    万一...万一那个丧心病狂的家伙,真的下手了,她的小玉,不知道能不能躲开。

    “我不想离开姐姐,也不想成家立业!”

    林中玉拧着眉头,嘟嘟囔囔的说道。

    “傻瓜,你还能一辈子,都围着姐姐转么?小玉,我从未逼问过你任何事。但是我知道,最近,你也过的并不轻松,对不对?”

    林中玉刚想否认,却看到林梦雅的眼神里,已经净是了然的神色。

    他的事情,终究是瞒不过姐姐的。

    “我...他们想让我跟他们走,我不肯,所以就...”

    林中玉垂下了头,生怕姐姐会骂自己。

    可林梦雅却微微的皱起了眉头,辛黎摆明了是盯上了小玉。

    只不过现在略有忌惮,不能动手而已。

    那群人虽然能护得小玉一时,却不能护得他一世。

    看来,她有必要跟小玉背后的人,彻谈一番了。

    “想带你走,也得经过我的同意才行。别怕姐姐会保护你的,过阵子,你找个机会,让我跟他们临头的谈一谈,可好?”

    林中玉的眼神里,阴霾终于消散。

    自从他遇到姐姐开始,还真没有见过她处理不了的事情。

    重重的点了点头,但愿姐姐,能够说动那个顽固的老头子。

    “好,别担心了,一切都有我。”

    坐在马车里,压力大减的林中玉,正跟林梦雅说着笑话逗她开心。

    车子停在了一个偏僻的位置,再加上车夫去小解了,车厢里就剩下了小玉跟林梦雅俩个人。

    “嘘,姐姐,有人过来了,还是个练家子。”

    突然小玉伸出了一根手指,让林梦雅噤声。

    危机意识极其强烈的俩个人,就贴着马车角落,尽量不发出任何的声音来。

    “呜——唔——”

    外面突然传来了细细弱弱挣扎的声音,林梦雅偷偷的掀开了窗户的一角。

    只见外面,有几道五大三粗的人,正捂着怀里的小孩。

    小孩看起来才五六岁大,显然是被吓坏了。

    正挥舞着手脚,大眼睛里,也盛满了泪水。

    “他们——他们是柳叶帮的!当初,也是这样把我给抢回来的!”

    林中玉怒不可遏,仇人相见,那当然是分外的眼红。

    当下,林梦雅来不急阻止,小玉就冲了出去。

    “小心些!”

    只能悄悄叮嘱小玉一声,那看到小家伙,极其聪明的,选择了那个背对着他的壮汉。

    结果倒是没什么悬念,小玉三下五除二的打走了那些中看不中用的家伙。

    而那个可怜的小孩,也被他带回了林梦雅的马车里。

    小家伙可能是被吓坏了,只是一个劲的哭着,蜷缩着身体,不敢靠近林梦雅。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