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花好月圆
    他,为何会如此的相信自己?

    林梦雅有些微愣的看着龙天昱,仿佛不敢相信,他刚刚说了什么。

    “母妃虽然有她的考虑,但是现在,我已成年,有些事情,由不得她做主了。”

    从不曾出现的感伤,却悄悄的爬上了龙天昱的双眼。

    宫中度日如年,他跟母妃互相扶持,才能有今日的局面。

    只是不知为何,母妃竟然变成了这种是非不明的人。

    让他,也觉得有丝丝的难过。

    “王爷,你有没有想过,德妃娘娘,为何会突然性情大变?”

    略微沉吟了一下,林梦雅若有所指的说道。

    “母妃她...可能是因为锦月姑姑的关系吧。”

    龙天昱有些迟疑的说道,可就是他自己,也觉得这个理由不太能成立。

    “锦月姑姑之死,不仅仅是德妃娘娘跟王爷,我也觉得十分的痛心。可娘娘却一反常态,完全没有了往日了性子。怕是王爷也感觉得出来,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话已至此,如果龙天昱还是不明白的话,那林梦雅,也只能是爱莫能助了。

    “难道,母妃她——”

    龙天昱突然如同开窍了一般,膛目结舌的看向了林梦雅。

    “从皇后突然说要留下娘娘开始,我就觉得,这事,恐怕不是那么的简单。”

    林梦雅无凭无据,现在说的,也仅仅是自己的猜测而已。

    龙天昱却握紧了拳头,目光复杂的看向了雅轩的方向。

    的确,这个世上,有能力改变母妃的人,也唯有皇宫里的那一位了。

    “王爷,事实到底如何,还要您亲自去查探。我自己回去就好,您请留步。”

    德妃的事情,说到底还是龙天昱的家事。

    林梦雅不想涉入的太深,龙天昱有龙天昱的骄傲,她,也有她的原则。

    站在雅轩的门口,看着纤细的背影消失的方向,那那掌控一切的霸气,又回到了龙天昱的脸上。

    “夜,召集青门的人,我要你们,去查探一件事。”

    “是。”

    一如既往的诡异语气,在空中飘散。

    眼神,看向了皇城的方向。

    好一个釜底抽薪之计,皇后,还真是狠毒!

    从雅轩回到流心院里,四个丫头都还没睡,跟林中玉和清狐,组成了俩桌斗*地主的。

    看着这六个人玩的开心,林梦雅也觉得舒心了许多。

    坐在凉亭里,看着天上的明月。

    在王府里生活,虽然锦衣玉食,却心累身也累。

    但是,为了自己在乎的人,她便是刀身火海,也敢只身而入。

    “夜色清凉如水,为何美人,要独自徘徊呢?”

    云竹的声音,有些意外的在背后响起。

    转过头来,林梦雅却看到了一张,略有些姿色的脸蛋。

    若不是因为,那还是稍微有些松弛的皮肤,跟左脸下面,一块过于明显的疤痕,这张脸,倒是有些美人迟暮的味道。

    “美人我可称不上,不过,我看你倒是要变成美人了。”

    云竹常来常往的,虽然外人不知道,可院子里的人,却都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

    跟往日里,那黑衣黑纱的造型不同,今天的云竹,显然多了几分打扮自己的心思。

    就连发髻上的云簪,都带着几分飘逸。

    有些美人,即便是不看脸,也能感觉得到她的绝代芳华。

    而云竹,显然属于这种人。

    “呵呵,堂主说笑了。我只不过是废人一个,您不嫌弃罢了。”

    走到林梦雅的面前,坐在了她的对面。

    这种不用再带着面纱,不用再怕别人看到自己的日子,果真是自在了许多。

    所以,对于林梦雅,云竹也更多了几分的好感。

    “南国有佳人,容华若桃李。你喜欢桃花么?”

    林梦雅突然想起了俩句诗,转头看向了云竹。

    后者微微的一愣,却浅浅淡淡的笑了开。

    虽然,那张脸,还是没有到艳若桃李的美丽,可那双眼睛,却妩媚得勾魂摄魄。

    现在,林梦雅才突然理解,为何老师那种心高气傲之人,却会为了眼前的女子,误了一生。

    只为她眼眸中的清波,便足以道尽一生的柔情。

    说不出的旖旎缱绻,哪怕是她这个女人,都不禁心头微微的一动。

    可以想见,当年的京城第一美人,究竟是何等的艳丽多姿。

    “我八岁的时候,有位高人就给我算了命,说我一生为情所累,乃是多灾多难的桃花命。现在看来,那位大师说的不错。”

    在云竹的语气里,林梦雅听出了几分自嘲的感觉。

    垂下眸子,看了看自己莹白的手指。

    “不若,我在你脸上,纹上一朵桃花吧。”

    在现代的时候,她曾经有个同学,在胸口上纹了一只怒放的玫瑰。

    可后来她才知道,那个笑容总是灿烂无比的女孩子,曾经因为感情的挫折,自杀过。

    而抢救过来的后果,就是胸口上的一道疤。

    只是那个女孩子,后来从困境里走了出来。而疤痕,因为玫瑰也变成了她独特的魅力。

    云竹那样美丽的女子,若是被脸上的疤毁了,也实在是可惜。

    况且,她也希望,云竹总有一天,可以放下这段掺杂了太多爱恨情感。

    “也好,你总是能别出心裁来。我都不得不喜欢你了,怪不得,那家伙能收你当学生了。”

    云竹摸了摸自己的脸,欣然同意。

    “那是他求我的好不好?不然的话,你以为我稀罕当他的学生?”

    故意提起老师的林梦雅,做出了是一副‘其实大爷我一点也不稀罕的’样子,摊了摊手。

    “你这性格,一定会把他气得跳脚吧?”

    林梦雅点了点头,云竹说的没错。

    自从收了她当学生后,老师老是吹胡子瞪眼睛的,还非说因为她得少活几年。

    没办法,老头年纪大了,脾气也不如从前了呢。

    “哈哈,你这丫头啊,还真是可爱得紧呢!他能有你这个学生,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连林梦雅都没有想到,云竹竟然会主动的提起老师。

    她还以为,这俩个人,会老死不相往来了呢。

    “你,还怪老师么?”

    试探着问了问,云竹的脸上,闪过了一抹复杂。

    随后,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

    “以前的事情,总是我放不下。也是因为这毒的关系,让我活得浑浑噩噩。唯有仇恨,才能让我保持清醒。可现在,我却不那么恨他了。爱也好,恨也罢,那都是执念。能轰轰烈烈的爱一场,我这辈子,就值得了。”

    林梦雅看向云竹,她总觉得,其实云竹跟老师,是一类人。

    他们都曾恃才傲物,都曾是万众瞩目的人物。

    却都为了爱,放弃了自己的一切。

    而到了现在,不是不爱了,而是知道,不管是对方还是自己,都永远的无法摒弃这份爱意了。

    于是,就把它藏在了心底,化成了一滴心头血。

    也许,这样,也是一种相爱的方式罢了。

    “以我对师父的了解,当初,也许那件事情,只是个误会而已,他——”

    林梦雅还是觉得,要劝和俩个人,必须要解开当初的心结。

    可没想到,她的话,却被云竹打断了。

    “别说了,当初的事情,也许可能是个误会。但是都过了那么久了,误会也成了真的。也许,会比现在的结果更差。我花了那么多年,才接受这个事实。我不想再花时间,却接受别的结局了。你去告诉你老师,我,不怨他了。”

    云竹的豁达,超出了林梦雅的预料。

    这一句原谅,不知道迟到了多少年,也不知道,老师盼了多少年了。

    “你放心,我会把话带到的。”

    听到林梦雅的保证后,云竹点了点头,轻轻转身,消失在夜色中了。

    “姐姐,你快点进来给我做主!白芷耍赖,不肯给钱了!”

    屋子里,小玉的声音突然传来。

    随后,就是白芷带着几分怒意的娇嗔。

    “哪里是我耍赖,分明是你跟白芍姐姐联手,贪了人家的银子。主子,你快进来评评理呢!”

    抬起脚步,万分轻松的走到了主屋里。

    今晚真好,花好月圆。

    跟流心院相比,勤武院的气氛,就有些凝重了起来。

    如同流光般的身影,纷纷从各处,都集中到了勤武院的空地上。

    今夜的勤武院内,人影憧憧,却安静的,没有任何声音。

    书房内,龙天昱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夜,如同一尊没有生命泥偶,笔挺坚定的,站在了龙天昱的身后。

    “禀主上,青门三门十六阁的人,都已经到齐了,恭迎主上。”

    点了点头,龙天昱起身,一步步的走出了书房。

    外面,虽然有不少人,却都排列整齐,就连呼吸,仿佛都是同一节奏。

    “从今天开始,我要你们放下手中所有的事情,全力调查当朝皇后身边的势力。记住,事无巨细,我全部都要,明白了么?”

    虽然无言,可所有人,却同时跪在地上领命。

    “好,下去吧。”

    龙天昱清冷的说完后,那些匆匆而来的人影,再次有条不紊的,消失在夜空中,往着四面八方疾驰而去。

    夜风,托起他的衣角,龙天昱的目光里,涌动着深不可测的寒光。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