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我相信她
    “其实沁儿跟你,也算是有缘。从小,就被本宫带在身边,也算是跟昱儿青梅竹马。谁知府内人心如此,竟然传出如沁跟昱儿有私的传闻,实在是不像话。”

    德妃一副惋惜的样子,拿过桌子上的茶,浅饮了一口。

    既然德妃都点破了,林梦雅也不好装傻,只好顺着德妃的话说下去。

    “母妃说的是,儿媳会严加管教府内众人,在也不会让流言,有损如沁表妹的清誉。”

    林梦雅的话音刚落,姜如沁就哭了起来。

    “姑妈,沁儿不想活了。女儿家,清誉比命都重要,如今,府里流言如沸,要让沁儿如何自处呢?”

    现在姜如沁拿出了杀手锏,这样要死要活的,林梦雅也明白了这场大戏的意思了。

    所谓的流言蜚语,无非是说姜如沁的清白,已经被龙天昱给毁了。

    虽然生米还没有煮成熟饭,但是在她们有意的渲染下,俨然龙天昱跟姜如沁,已经是做过亲密互动的人了。

    心头冷笑,一个能穿着透视装去主动勾引男人的女人,还能在乎清誉这码子事儿?

    显然是龙天昱不上钩,所以想从她这边找突破口了。

    德妃啊德妃,为了把她的侄女推上她儿子的床,也真是煞费苦心了。

    “如沁表妹还是不要这样寻死觅活的了,若是觉得清誉受损,城外的静玉庵倒是不错。庵主人好,倒也正派。只是委屈了如沁表妹了,还有,这家虽说现在是我来当,可有些事,却是王爷决定的。王爷才是这个家里的主事儿人,表妹有事,不妨去跟王爷说。”

    林梦雅红口白牙的,说的十分清楚。

    想进王府,就得先经过龙天昱的承认。

    不然的话,门儿都没有。

    “表嫂,你当真不肯成全我了?”

    哭哭啼啼的苦情戏过后,姜如沁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面目有些狰狞的看向了林梦雅,仿佛随时,都上扑上来把她活吃了一般。

    “我肯不肯成全你,那要看王爷的意思。表妹,我劝你,好自为之。”

    林梦雅也不是个老实头,看到姜如沁如此后,脸上的笑容,也微微的泛冷。

    “梦雅,你今天好像出去了一整天吧,都去做了什么,能跟本宫说说么?”

    德妃的突然开口,让气氛,有了些许的压抑。

    心头陡然一惊,难道,三绝堂的事情,已经被德妃发现了么?

    沉住气,林梦雅什么都没说,静待着德妃出招。

    “身为王妃,随意出门已经是大忌了。本宫还听说,你在什么如意楼里待了一天,你自己说,这成何体统。”

    冠冕堂皇的理由,不过是想要逼林梦雅就范的借口而已。

    微微一笑,看样子,三绝堂的秘密,还没有被发现。

    “如意楼,是京城里有名的雅阁,儿媳去那里,怕是也没什么不妥吧。”

    别说是她了,就算是一些京城里的千金小姐,也都会在如意楼里,品茶聊天。

    德妃如此说,不过是在无中生有。

    “是么?可本宫怎么听说,你跟如意楼的老板,有些不清不楚的干系呢?请说,那个老板,好像是叫墨染吧?倒是个雅致的名字,怪不得,能得到你的青睐。”

    现在,林梦雅可以确定,德妃,只是在捕风捉影。

    “没错,俩位老板,一个叫墨染,一个叫青璃,跟我关系都不错,但是不是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若是母妃不放心的话,可以去派人查问。”

    林梦雅浑然不在乎的态度,让德妃也毫无办法。

    况且,她们原本也是没有什么证据来的,只是想要诈她一下而已。

    “表嫂,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就算是你跟那老板没什么,可若是传出去了,表哥脸上总是不好看的。以他的骄傲,怎会让自己的王妃,传出这种不贞的流言呢?”

    姜如沁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神里满是冷意,一条毒蛇,林梦雅又如何能指望她收起毒牙,成为一只乖乖小兔。

    “想传我的流言蜚语,你们尽可去。可王爷相不相信,你们也没什么办法。如沁表妹,我敬你是客,有些事情,我也不便挑明。但是如果让如沁表妹误会我好欺负,那就是我的不对了。”

    林梦雅虽然是坐在那里,可是气势却不减。

    德妃也好,姜如沁也罢,都是在考验她的耐心。

    如今,撕破了脸也好,她也就不用有那么多的顾忌了。

    环绕了一周,冷冷的说道:

    “昱王府,你若是想要进,一顶小轿就抬进来做妾室也好,做侧妃也罢,都永远只能屈居于我之下。只要我在王府一天,想要明媒正娶,就门都没有。别以为你跟王爷有什么荒唐的绯闻,就觉得可以登堂入室。龙天昱的床,还轮不到你爬!”

    林梦雅的话,让一屋子的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什么叫做龙天昱的床,别人不能爬,说的这般的露骨粗鲁,就连德妃跟姜如沁,一时半刻的,也呆滞住了。

    “你——”

    姜如沁到底是个未出阁的姑娘,这么大胆泼辣的话,她涨红了脸,却只能瞪着眼睛,看向了林梦雅。

    “这么晚了,母妃为何还没休息呢?”

    此时,龙天昱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看向了门口。

    身材修长挺拔的龙天昱,今天只穿了一件精白的长袍。

    上面是滚金的四爪龙蟒,越发显得他尊贵无比。

    一张俊美非凡的脸上,不知为何,却噙着些许的笑容。

    所有人的心里,都在盘算,刚才的话,他到底听了多少。

    “表哥,你来的正好,我有事要告诉你。”

    姜如沁眼前一亮,就想要迎上去恶人先告状。

    可没想到,龙天昱却挥开了她,径直的走到了林梦雅的面前。

    “我今日让你去如意楼定位子,你怎么忙了一天才回来,累不累?”

    语气温柔,低沉的声音如同美酒,丝滑得让人沉醉。

    执起了那双雪白的小手,藏在自己宽厚的大掌中,温暖而干燥。

    “母妃,儿子已经长大了,母妃也该颐享天年才是。至于王妃跟我,自然是相敬如宾,现在,还容不得外人置喙,望母妃见谅。回去吧,天色这么晚了,就算是我们不睡,母妃也该休息了。”

    龙天昱跟德妃四目相对,那双狭长的漆黑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半分的痛苦挣扎。

    只是冷冰冰的尊敬而已,德妃没由来的,觉得一阵的冰冷。

    难道,连她都不能再影响昱儿了么?

    心头,更是恨上了林梦雅。

    这个妖女,到底给昱儿灌了什么**汤,让昱儿,连她这个母妃的话,都不听了。

    “我们走。”

    轻柔的声音,只留给面前的这个女人。

    看着她微张着小嘴,傻愣愣的样子,龙天昱不禁觉得一阵的可爱。

    玩心大起,竟然一把,把林梦雅抱了起来。

    “唉!你做什么?”

    小小的挣扎了一下,却对上了他那双漆黑的星眸。

    “嘘,别动。”

    鲜少,会看到她如此娇羞的样子,龙天昱觉得十分的新鲜。

    “昱儿!你放肆!”

    被亲生儿子当场给打了脸,德妃当然是大怒。

    重重的拍了下桌子,气氛,更加的凝重了起来。

    “母妃,当初孩儿被迫要娶梦雅的时候,您不是也暗许了么?”

    回过头,跟母妃四目相对。

    他无所畏惧,只是有些心疼不已。

    曾经,他也以为母妃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可跳出来,他才冷静的发现,其实当初,皇后要他娶林梦雅的时候,母妃并非是没有一击之力。

    只是,母妃更怕的是,她在皇宫完全失势,就无人,能够照拂她的娘家了。

    就连姜如沁也是如此,为了姜家,母妃竟然全然不顾她之前的错误,反而还要为难林梦雅,想让他娶如沁过门。

    难道,在母妃的心头,他,就是任人摆布的棋子么?

    “可是她...她不贞不洁,不配当你的王妃!”

    德妃口不择言,却让龙天昱的心,更冷了。

    “不贞不洁的,另有其人吧?我相信梦雅,我相信她所做的一切,我也相信她对我的忠诚。母妃,我敬重您,却不希望您,在污蔑无辜的人。若是母妃执意如此,那就别怪孩儿,不孝了。”

    窝在龙天昱的怀中,林梦雅瞪大了美眸。

    那以置信的看着龙天昱刚毅的下巴,天啊,她没听错吧?

    心头的悸动,难以掩饰。

    她从来都以为,自己是在孤军奋战,却没想到,最坚定的盟友,竟然是龙天昱。

    在自己的至亲,还有青梅竹马的表妹之中,他选择的,却是相信总是给他惹祸的自己。

    这份感动,说不动心,那绝对是假的。

    抱着林梦雅,坚定的走出了雅轩。

    门外,夜色清冷,可林梦雅,却觉得心头,暖暖的。

    把怀中的女子放了下来,那一直坚强的面孔,才略有了丝疲惫。

    “抱歉,让你受委屈了。”

    声音带着些歉意,龙天昱淡淡的说道。

    摇了摇头,不重要,只要他能信她,那一切,都是不重要的。

    “你...为什么会相信我?”

    她真的很想知道,为何,龙天昱会坚定的站在她的这一边。

    “那是因为我知道,你绝对不会害我。”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