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大戏开锣
    一把抹掉了刚刚他画在鼻子下的血,好险,还好他机智!

    跟在林梦雅的身后,到了院子里。

    三个小点的,已经跟白芨的弟弟妹妹们玩到了一起。

    白芨跟白大娘,在一旁做着针线活,笑着看着面前的孩子们。

    这种安定的生活,哪怕是清狐,也觉得有些淡淡的羡慕。

    其实,身为一个平凡人,也没什么不好的。

    看着林梦雅坐在白大娘的身边,那样的恬静美好。

    如果,以后小丫头都能过这样的生活,该多好。

    “主子,白芍的事情,您打算怎么处理?”

    从跟主子说白芍的事情后,白芨就有些惴惴不安。

    总觉得,她是背叛了好姐妹好朋友。

    “先等等再说吧。”

    林梦雅很少有这种含糊的时候,所以,白芍更加不知所措了。

    几个人闲聊的时候,刚刚去前面看着铺子的白老爹,却匆匆的赶了进来。

    “王妃主子,外面来了几个人,好像,是来找事的。”

    白老爹皱着眉头,说是管着铺面,可他到底是个老实巴交的人。

    对于这种事情,他应付得不多。

    “我去看看,你在后面等着就好。”

    林梦雅点了点头,带着白苏,在屏风的后面查看。

    白老爹跟清狐一前一后的走了出去,外面的客座上,坐着俩个年轻人。

    一个虽然眉清目秀,可却是带着几分阴柔之气。

    另外一个,则是一脸横肉,十足的匪气。

    怪不得白老爹觉得,他们是来找茬的了。

    “二位久等了,这位,就是我们铺子的老板。”

    俩个人倒是没想到,这三绝堂的老板,竟然是这样一个俊俏的年轻人。

    清狐冷淡不语,一双眼睛只是在打量了一下俩个人后,就转到别处。

    看到如此孤傲的老板,那俩个人,也同时冷哼了一声。

    “我就是老板,你们乱说,说完了就滚。”

    清狐混迹江湖多年,到底是什么的人,他用眼睛一过就清楚明白。

    眼前的这俩个,无非是街头的混混而已。

    打压新店铺,那是常有的事情了。

    “好,听说你这三绝堂里,有三味灵丹妙药,天下无双。我们兄弟俩个,就是来开开眼的。”

    面色阴柔的男子,不阴不阳的说道。

    可清狐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随机回绝道:

    “我这是药铺,不是当铺,你若是想要看看而已,就走吧。”

    清狐的拒绝,显然在男子的预料之中。

    冷笑一声,满脸横肉的男子,从袖口里,抽出了一叠银票。

    “这里是三百两银子,任凭你那药是人参灵芝,我也能瞧上一眼了吧?”

    看到对方如此的傲慢,清狐却冷然一笑,说道:

    “看?你知道我们三绝堂的镇堂之宝,多少银两么?三千两银子,才一钱。”

    清狐的话,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三千两银子一钱,那是什么神药?

    顿时,那俩个男人的脸色,如同噎到了一般。

    桌子上的三百两银子,也显得尤为的可笑。

    “你这个小小的店铺,竟然能有三千两一钱的灵药,是在骗谁呢?我看,你这三绝堂,也只是在骗人罢了。”

    阴柔男子的面色有些小小的不自然,可到底,京都里大大小小的药铺,没有一家,能打出如此昂贵的价格。

    “是不是骗人,自由客人说了算。若是想要买药就痛痛快快的买,若是想要找茬,那大爷我也奉陪。”

    想必是那俩个人没有想到,看似平淡无奇的三绝堂,老板竟然如此的厉害。

    一言不合,就要把人给赶走。

    而且,这男子虽然十分的俊俏,言语上也不客气。

    可他们俩个人,却不相信这男子,能做出什么来。

    “你这是怎么说话呢?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能来你的铺子,那是给你脸了。若是大爷不高兴了,砸了你的铺子就如何?”

    满脸横肉的男子,说话也开始有了些泼皮流氓的味道。

    可清狐却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后,轻轻的拍了下自己的茶杯。

    “好啊,你要是敢砸的话,我就让你像这个杯子一样。”

    纤长白皙的手移开,刚刚还完好的杯子,此刻,却成了一堆粉末。

    顿时,那俩个人的心,不由得狠狠的一沉。

    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我不管你们是谁派来的,若是想要找我们的麻烦,就光明正大的来。污蔑我们卖假药什么的,就别用了。我们三绝堂,是信则来,不信就走,我们东家有的是钱。开这个铺面,也只是玩玩而已。”

    清狐的话,嚣张至极。

    顿时让那俩个人,无从回嘴。

    其实药铺互相找茬,也不过就是那几样,要么,就说你卖的是假药,要么,就抬几个死人来这边闹事。

    他们也没有想到,一个新开的小小铺面,竟然会如此的霸道。

    一下子,竟然把那俩个人唬住了。

    “慢走,不送。”

    俩个人对视一眼,夹着尾巴灰溜溜的逃走了。

    林梦雅站在屏风的后面,却看到那俩个人的腰间,挂着一串柳叶型的配饰。

    难道,他们也是那个传说中的柳叶帮的人么?

    “哼,俩个泼皮无赖而已,还敢来这里叫嚣。”

    清狐回来邀功请赏,却看到林梦雅的眸子里,划过一抹深思。

    “丫头,你在想些什么?”

    林梦雅看着清狐,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你可知道,京城里有个叫做柳叶帮的么?小玉当初就是被这些人拐卖的,以前,我倒是不觉得这柳叶帮有什么,只是现在看来,似乎是有些不简单呢。”

    白苏好似也略有耳闻,接着说道:

    “主子怀疑的有道理,当初少主虽然离国避难。但是身边,却不乏高手。我听少主说过,他是被一个老乞丐给捡到的,到底是什么了什么,才能少主,流落至此呢?”

    清狐想了想,也觉得这个柳叶帮不简单。

    “我倒是听说过一二,这个柳叶帮其实并不仅仅是破皮无赖。他们什么生意都做,背后也颇有靠山。但是,这种帮派江湖上多的是,不入流也只是达官显贵的一条狗罢了。”

    清狐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凶神,当然不会把这种小帮派放在眼中的。

    也许,是她多想了吧。

    一行人又待了阵子,等到日落西山的时候,偷偷摸摸的,又从如意楼回到了王府的马车上。

    在酒楼里吃吃喝喝一天的,倒是也很正常,所以,哪怕是回到府里,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只是在临睡前,林梦雅却被德妃,叫到了雅轩里。

    坐在德妃的下首,林梦雅只是低头喝着茶,不发一言。

    倒是姜如沁哭哭啼啼的,一副好似被人海扁了一顿的可怜相。

    德妃坐在首位,也是主持大局的样子。

    “姑妈,您可得给如沁做主啊!”

    姜如沁柔柔软软的说道,一声姑妈,好似叫得让人有些肝肠寸断了。

    林梦雅浑身起了不少的鸡皮疙瘩,这家伙,就不能正常点说话么?

    “唉,这事,怕还是得让你表嫂帮忙才行。本宫虽然是你的姑母,但是这府里面,真能说得上话的,还是你表嫂。”

    新鲜,林梦雅心里倒是略过了一丝的有趣。

    府里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德妃哪里没有过问。

    只不过对外,都是她的名义罢了。

    如今,竟然说她是掌舵人了,还真是滑稽。

    “表嫂,求你给如沁做主。”

    没想到,往常,那个眼高于顶,每每看到林梦雅,都要摆脸色给她看的那个姜如沁。

    却突然走到她的面前,跪了下来。

    “快起来,姜小姐这是何意?”

    嘴上是这样说,可林梦雅却并有出手去扶。

    有的人,想要在她的面前演戏,那她,就得让这戏更加的逼真,不是么?

    ‘噗通’一声,姜如沁跪得结结实实的。

    就连林梦雅的心头,都不禁替这丫头疼的慌。

    姜如沁刚想呲牙裂嘴,忽然想起,她现在是在扮可怜呢。

    转而就恢复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那变脸的速度,比川剧还厉害呢。

    “表嫂,我知道我福薄,这辈子,怕是没什么指望了。若不是还有姑妈怜惜我,恐怕,我也只能暗自凋零了。”

    林梦雅白芷交换了一个眼神,瞅瞅,看人家这念白的情感,语气,比唱戏的名角还够味道呢。

    不动声色的,继续看着姜如沁演下去。

    “只是,我也没想到,府里的人,会如此揣度于我。这种流言蜚语,真真是叫如沁,寝食难安啊!”

    流言蜚语,林梦雅只是在心头冷笑一声。

    这不都是,姜如沁跟德妃所希望看到的么?

    只不过,她还是装傻,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如沁妹妹,这府里有什么流言,我也不太清楚呢。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着人好好的处置一下府里的人,竟然敢乱嚼舌头,看我如何整治他们。你呢,就不用如此的委屈了,我一定会为你做主的,放心。”

    被林梦雅如此抢白,姜如沁也没了继续说下去的借口。

    这剧情,明显的走向不对。

    偷偷的看了德妃一眼,却有些不知道这出大戏,该如何的往下走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