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玉雕小兔
    云竹不好意思的,看着她的**oss,勤勤恳恳的蹲在地上擦着她的血液。

    “可是你的手没事么?刚刚,我的血好像也沾到你的手上了。”

    林梦雅好奇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好像,还真是没事。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因为,你血里掺杂了太多的药,所以,才会跟自己这里的药相冲吧。”

    连她也没有想到,在给云竹治疗的过程中,她的毒血,最后却喷了出来。

    而在瞬间,被血溅到的那一片药材上,就立刻失去了药性。

    看来,云竹身体里的毒,依旧还是十分的霸道。

    “你的毒,怕是得多来几次才行了。可你的脸...终究,还是要有一个地方,被毁掉。”

    毒素盘恒在脸上多年,林梦雅也没想到,老师的药居然会那么好用。

    只是用了一次,就排出了大部分的毒素。

    可排毒的地方,每次都要被小刀割出一个小口子来。

    那里,会被毒素侵染,也就再也没有恢复的可能性了。

    “这张脸,对我来说,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你放手去做就事,我不会怪你。”

    云竹轻轻的摸着脸上白色的布巾,她自己也感觉得到,刚刚毒血被放出去后,脸上有些热热的感觉。

    “到时候,我会为你想办法挽回的。这俩瓶解毒丹,这几天,你每天都吃一颗。药吃完了,我会为你第二次施针的。”

    云竹点了点头,这毒,已经困扰她那么多年了。

    这几天,也不是不能等。

    “他...还好么?”

    踌躇了许久,云竹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林梦雅笑了笑,回头说道:

    “想知道老师好不好,你有时间自己去看看不就好了么?我啊,可不当你们俩个的信鸽,饿死我了,我要去吃饭。”

    林梦雅端着水盆,出了厢房的门。

    “丫头,你没事吧?”

    刚一出门,清狐就迎了上来,脸上担忧的神情,才悄悄的散去。

    “我没事,对了。”

    从怀中掏出了解毒剂,滴在了盆里,才把水,递给了白芨。

    “我饿了,白大娘,有没有饭?”

    饥饿的感觉,从是胃部一直传递到大脑里面。

    自从穿过来以后,又没有整天跟在现代似的,天天吃饭不规律。

    所以林梦雅现在,可是一顿不吃也受不了的主儿了。

    “热着呢热着呢,我去端上来,丫头,你快给王妃擦擦脸。”

    白芨立刻上前,扶住了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林梦雅。

    葱烧排骨,什锦炒鲜蔬,凉拌鸡丝黄瓜,再加上俩样白大娘亲手腌制的小菜,配上一碗米饭,林梦雅吃的香甜。

    “大娘的手艺真是没的说,王府里的厨子,也半点比不上!”

    林梦雅一边吃,一边嘴甜如蜜的夸奖道。

    “哪里是我的手艺好呢,是王妃不嫌弃罢了。”

    被夸了的白大娘,越发越觉得王妃可爱可亲。

    再加上林梦雅一点架子也没有,所以,说话上,也少了许多的拘谨。

    “对了,这几天店面的生意如何?”

    白老爹早就准备好了账簿,摊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按照王妃主子说的,凡是穷人家来求药,都是半价,甚至是白送的。但是因为咱们的铺子里,卖的都是些奇药,所以,倒是小赚了一笔。”

    林梦雅的行事风格,倒是颇得白老爹的喜欢。

    虽然有些药价格贵的离谱,但是对于平头百姓,林梦雅却是分文不取的。

    “嗯,过阵子,会有批成药运过来。白老爹你记住,这批成药,不对外销售。唯有拿着我手书的人,才能给,可以么?”

    白老爹也不问为什么,却还是点了点头。

    “行,只要是王妃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就成。”

    继续埋头吃饭的林梦雅,吃到撑才放下碗筷。

    几个丫头,跟林中,又去看院子里,白大娘养的鸡鸭兔子去了。

    唯有清狐,还留在林梦雅的身边。

    “云竹的事,你都打听到什么了?”

    起身,站在窗前,看着外面那一院子的欢声笑语,林梦雅的心情,还是十分的愉悦的。

    “这些年,她一直躲在京城里,我打听到,她一直藏身在韩家。”

    清狐的视线,落在云竹藏身的那个小厢房里。

    刚刚,白苏已经去给她送过饭去了。可此刻,里面却是已经空空荡荡了。

    “内贡府韩家?怎么会是他们家?”

    清狐点了点头,随后把自己打听到的信息,和盘托出。

    “奇怪了,内贡府韩家,跟皇后的关系可是极为的密切。云竹躲避了这么些年,难不成,一直是韩家再帮她么?”

    林梦雅心头更是浮上了几百个问号,韩家虽然并不是军功之家,却因为攀附皇后,掌握了内贡府大权。

    这些年,宫里凡是吃的用的,都是韩家一手操办的。

    竟然窝藏云竹,倒是跟韩家的作风不服了。

    “你知道当年的韩家大公子,如今韩家掌舵人是谁么?”

    饶有兴致的说起人家当年的八卦,清狐可是一脸的狗仔像。

    “他啊,就是当初姑苏公子的至交,你老师曾经最好的朋友——韩云吉!”

    林梦雅突然想起来,云竹说过,当年她得知老师领取他人的消息,就是从老师的好友那里获得的。

    难道,就是这个人?

    疑惑的看向了清狐,可这家伙,摇头晃脑的,就是不肯说实话。

    伸出手,狠狠的揪了一把清狐的耳朵,凶相毕露的林梦雅,终于在清狐的痛呼声中,得知了当年的些许真相。

    韩云吉当初是韩家的大少爷,挥金如土,从来不把银子放在眼中。

    而老师当年,凭着一手出神入化的针技,也成了京城的新贵。

    俩个人一见如故,只是却共同爱上了一个女人。

    后俩的剧情,就狗血得如同八点档。

    老师突然消失,然后就是云竹为情所伤,最后,是韩云吉守护在云竹的身边。

    “而且,云竹让你救的人,记应该是韩云吉。五年前,他不知为何,突然重病在床。只是谁也没想到,他竟然是中毒了。”

    信息量突然有点大,林梦雅顿时觉得,自己好像是陷入了老师当年的三角恋里。

    “那韩云吉,这么多年了,竟然还对云竹不离不弃,也算是个有情有义之人了,他值得我救。”

    清狐也点了点头,赞同林梦雅的说法。

    “你好像有些心事?白芨,跟你说了什么?”

    林梦雅的眉头,总是不自觉的皱起,仿佛有解不开的心事。

    当初,那个可以肆意欢笑的单纯少女,好像,已经离她远去了。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最近事情,发生得太多了,我有些应接不暇而已。”

    叹了口气,林梦雅笑着摇了摇头。

    清狐刚想要安慰,却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

    立刻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了一只檀木盒子。

    “这是亲几天墨染跟青璃给你找来的,快看看喜不喜欢!”

    看着清狐一副献宝的样子,林梦雅的心里,总是暖洋洋的。

    他总是把自己当成个小孩子一样的哄着,隔三差五,就会一些不常见的东西,拿来给她。

    她接过了檀木盒子,里面,却是一枚穿着是红绳的小小玉兔。

    “好可爱!”

    林梦雅从盒子里拿了出来,这小玉兔晶莹剔透,只是嘴部有一点绿,被雕琢成了一片菜叶。

    “你再仔细的看看,那兔子嘴上的叶子,有文章。”

    定睛一看,天啊,那片叶子上,竟然还有一只细小的虫子。

    若不是仔细看,是根本看不出来的。

    “我听白芷说,你是属兔的。这东西不仅仅可爱,还触手温热,对人的心脉,有大大的好处。”

    说着,清狐给林梦雅带上。

    顿时,那活灵活现的小兔,就正好的垂在了她的胸口上。

    “嗯,真的是温温的。”

    林梦雅感觉了一下,这玉,好像真是能让心口的位置,变得十分的温暖。

    她知道,自从岳婷姐走后,自己的心脉受损。

    家里的一干人,都担心得很。

    特别是清狐,三天俩头的,就寻一些东西,来给她补身子。

    “丫头,三绝堂的三绝公子,我已经为你筛选出来了。除了云竹之外,墨染跟青璃,也会帮你做事。以后,好好的爱惜自己的身体,不要再这么操劳了。”

    清狐关心的话,让林梦雅鼻子有些泛酸。

    反手,抱住了面前清狐,清瘦的身子。

    “清狐,我一定会找出能解了你的毒的药,你要答应我,在我找出来以前,都好好的活着。”

    清狐的嘴角,微微的弯起,轻轻的回抱住面前的小丫头。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行永远都陪在小丫头的身边。

    内息,突然有些翻腾。可他却不想放开怀中的小丫头,勉强的压了下去,可他却喉咙微甜。

    “我怎么闻到了血的味道,难道是——”

    林梦雅立刻查看清狐的状况,却看到他的鼻子下面,俩道鲜红色的血液,十分鲜艳。

    而刚刚她还担心的家伙,则是一脸痴汉状。

    “流氓!”

    狠狠的踩了一脚清狐的脚,林梦雅气呼呼的走了出去。

    这家伙,真是活该,亏她刚刚,还那么担心他来的!

    “嗳,等等我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