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治疗云竹
    林梦雅的话,却更加让白芷揪心。

    哭了这好半响,白芷才渐渐的平息了下来。

    “不用担心,许是白芍也有她的打算吧。以后,她也许会跟我们解释清楚的。”

    林梦雅摸了摸白芨的长发,语重心长的说道。

    把白芨劝了出去,林梦雅一个人在屋子里,查看药材的保存情况。

    “既然来了,就现身吧,在房上看好戏,不累么?”

    林梦雅淡淡的说道,小脸上,却是一片安静。

    “好一招邀买人心,不愧是林家的女儿,手段就是不同凡响。”

    语气,带着细微的嘲弄,翻身,从房上下来,轻飘飘的落在林梦雅的面前。

    “难道,我说的不对么?林大小姐!”

    云竹还是用面纱遮着脸,只是,此时却不再是往日里一袭黑色衣衫。

    淡紫色的长裙,勾勒出云竹妖娆的身段。

    那种镌刻到骨子里的妩媚,反而是因为岁月的沉淀,而有了更加成熟的风韵味道。

    只是,在袖口跟衣襟的下摆,却是绣了一朵极为怪异的火焰图样。

    “没错,我是在邀买人心,不知道,你的心有没有被我买过来。”

    习惯了云竹总是如此讲话,林梦雅倒是也不怎么在意了。

    “我的心啊,早就已经死了。”

    老师的事情,终究是云竹心头的一根刺。

    林梦雅摇了摇头,继续查看着手中的药材。

    “堂主,你看我这身衣服如何?”

    堵在林梦雅的面前,云竹轻轻的打了一个旋。

    “嗯,款式质地都不错。”

    可云竹却笑出了声来,转身身后说道:

    “我就说吧,堂主一定看不出来你的深意。清狐,这一百两银子,可归我了。”

    话音未落,清狐的身影,就出现在云竹身后。

    今天,清狐却穿了一件天青碧色的长袍。

    紧身的设计,少了几分飘逸,却多了几分的干练。

    头上极为难得束了一枚白玉冠,衬得他本就俊秀的脸庞,更多了几分英雄气概。

    “丫头,爷今天帅不帅?”

    臭屁的站在林梦雅的面前,很是得意的拗了几个造型,一副本大爷天下最帅的德行。

    “嗯嗯,给你点个赞。”

    林梦雅敷衍的伸出了手指,这家伙,她若是没什么表示,清狐绝对能缠她一天。

    为了解救自己可怜的耳朵,所以,她不得不出卖三观。

    “一百两而已,拿去,只要小丫头觉得我帅就好了。”

    清狐十分土豪的从怀中掏出了一百两的银票,递给了在一边已经笑得连面纱都遮不住的云竹。

    “你真的是有钱没处花么?”

    虽然,林梦雅现在大小也算上个小富婆了,可还是对于清狐的这种败家行为,相当的不赞同。

    “对了小丫头,这是我给你设计的堂主令,你看看如何!”

    清狐从怀中掏出了一枚圆形的玉牌,上面,却是用浮雕,雕刻了一朵奇怪的火焰图纹。

    跟俩个人裙摆上的完全相同,林梦雅接过来,好奇的把玩了一下。

    玉倒是好玉,可那图纹,那是什么鬼?

    “这是狐火,我家小丫头狡猾如狐,最适合用这个了。”

    奸笑开来,他才不会说,只要小丫头看到狐火,就会想到他。

    那么,小丫头就能一辈子都记得他了。

    “狐火?”林梦雅看了看,的确有种灵动诡异的感觉,但是也容易被人仿制,灵光一闪是,拿过了桌子上的纸笔,写了三个字出来。

    “喏,再帮我把这三个字刻上吧。以后每个人,都有这么一个东西,但是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我们再登记造册,也省得会被人混淆,你们觉得如何?”

    清狐跟云竹都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三绝堂,本来就是个比桃花坞还要神秘的组织。

    不然,你见过哪个情报贩子,天天沿街兜售情报的?

    接过了林梦雅手上的纸,清狐却有些诧异,这鬼画符,是什么?

    “看不懂了吧?我的写的呢,是lmy,我名字的拼音缩写。说了你们也不懂,以后我有机会了,再慢慢的讲给你们听吧。”

    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可清狐跟云竹的心里,同时浮现出一个疑问。

    拼音,那是啥?

    “清狐你先出去,我有话,要跟云竹说。”

    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了点头,清狐露出了怨妇脸,哀怨的看向了林梦雅。

    自从小丫头创办这什么三绝堂以后,陪他的时间,可是越来越少了。

    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站在了门口,充当了最稳妥的门神。

    “把面纱摘下来吧,老师已经教过我该如何做了,今天,我要为你第一次施针,会有一点痛,你要做好准备。”

    自从知道,林梦雅要医治的人,是自己的心上人后。

    百里睿,就把手边的毒经跟医书,翻了个底儿朝天。

    力图找出更加行之有效,副作用小的方法。

    其实,这几天林梦雅也看出来了,老师对云竹,还是有很深的感情的。

    而且她也试探了几番,发现老师并没有娶亲。

    当年的事情,早就已经时过境迁了,而且对于她这个唯一的学生,百里睿又是相当的宠爱。

    所以,老师没理由,也没必要跟她撒谎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当年的事情,可能会有些蹊跷。

    若是能解开心结的话,对他们俩个人来说,倒也是不错的。

    “好。”

    云竹挣扎了片刻,还是揭开了面纱。

    看着那张布满了沟壑的脸,林梦雅定了定神,从腰间,拿出了老师亲自交给她的银针。

    “冰魄神针,他竟然连这个都给你了,看来,真是视你如亲传弟子。”

    这些东西,总是会勾起以前的回忆。

    激动的心情,再次让已经不再稳定的毒素,蠢蠢欲动了起来。

    从俩侧的太阳穴,延伸出了几道细小的紫色纹路。

    “凝神,静气!”

    林梦雅低沉的冷喝了一声后,右手化作一道残影,将一根银针,准确的插入了头顶的百会穴。

    跟西医不同,中医的经脉,其实是没办法用解剖来解释的。

    唯一的传承,就是老师傅们的口口相传。

    林梦雅下针迅速,那是因为经过了老师的残酷折磨的。

    现在的她,就算是闭着眼睛也能找到准确的穴位了。

    云竹看了她一眼,随后,却还是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林梦雅松了了一口气,再次抽出了一根银针,只不过这一次,她却是拿出了一个小瓶,在里面沾了沾。

    这是老师调制的引毒剂,能完全引动云竹脑里的毒性。

    不过,也是很危险,她只有五分钟的时间,用银针搭建出一条路,引着毒物到达某一处。

    在她跟老师的反复研究下,终于有了万全的是法子。

    毒液已经跟她的血液混合在了一起了,若是想要把毒液全部都抽出来,那只能换血了。

    好在云竹练的功夫,可以把毒性控制在脑部。

    只要她把最浓重的毒血,封在一个位置,在用银针刺入解药,就大功告成了。

    “会疼,忍忍。”

    云竹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了,她也没什么可怕的了。

    林梦雅深吸了一口气,从容的拿起了皮包里的银针。

    林梦雅关在小厢房里,已经足足有俩个时辰了。

    白老爹跟白大娘准备了十分丰盛的午饭,虽然不如王府里精致,可却是真正家里的味道。

    除了林梦雅外,所有人,都吃了个肚滚溜圆。

    就连专门来蹭饭的林中玉,都吃了整整俩大碗的米饭才下桌。

    “爹,娘,给主子留的饭菜,可别凉了。”

    白芨已经嘱咐了许多次了,每每看到紧闭的厢房,眸子里,都划过一抹浓厚的担忧。

    “我晓得,已经做在锅里了,王妃主子什么时候出来,都能吃上热乎的。”

    白大娘立刻笑着说道,早就在做好的时候,就已经给林梦雅留出了最好的。

    林梦雅原本是不肯让他们称呼主子的,可老俩口任死理儿。

    没办法,只得保存这种有些奇怪的称呼。

    “姐姐在做什么呢?清狐那家伙也不说,唉,白芨姐姐,你是我姐姐最贴心的人了,你可知道么?”

    林中玉腆着滚圆的小肚子,一边揉着肚子,一边问道。

    白芨摇了摇头,她原本只当是主子伤心难过,可现在看来,却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一大院子的人,都眼巴巴的盯着那扇紧闭的门。

    可有清狐这尊门神在,谁都不能闯进去。

    “啊——”

    里面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呼,清狐第一个想要进去,可里面,却传出了一声冷喝。

    “谁都不要进来!白芨,去准备热水和抹布来!”

    林梦雅的声音,虽然有些虚浮,可却十分的是沉稳镇定。

    看来,暂时平安无事。

    白芨立刻准备好了一切,由清狐端了过去。可林梦雅,却只是伸出了一双手来,并没有让进来。

    所有人的眼神,又开始盯着那扇门,恨不得能钻出一个洞来。

    可里面,却又没了动静。

    院子里的人,彻底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我来吧,你歇一会儿。”

    云竹的语气里,略带着愧疚的情绪,可声音却是闷闷的。

    靠窗的椅子上,刚刚治疗完毕的云竹,脑袋被纱布缠成了一颗纯白色的木乃伊头。

    “我说姑奶奶,你就各位老实的待会吧,我可不想让你,把我整屋子的药材都毁掉。”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