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背叛风波
    刚从雅轩出来,白芷就拍着胸脯,嘟囔说道。

    “有什么怪的?我怎么不觉得?”

    林梦雅现在每天都有的忙,她倒是觉得,这院子最怪的人,是德妃。

    “主子你每天忙里忙外的,当然不会觉得了,我可是听说啊,自从德妃娘娘从宫里回来了,最宠爱的,不是净月姑姑,而是那个韵若呢!”

    白芷倒是她院子的小灵通,王府的事情,大大小小的,都知道一些。

    此刻,脸上带着十分专业的八卦表情说道。

    摇了摇头,林梦雅却笑了笑。

    韵若必然是有过人之处,不然的话,德妃娘娘,也不会如此的宠幸。

    即便是如此,她也不打算,跟这个韵若有什么接触。

    “你们记得,以后雅轩的事,你们谁也不要打听,也不要管。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知道了么?”

    “是,主子。”

    好在四个丫头都很听话,再过一个月,就是冬至大节了。

    哥哥跟爹爹,也会在冬至之前赶回来吧?

    一家子能团聚,也算是件好事了。

    只不过,岳婷姐的事情,她也还是不知道怎么去跟哥哥说。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林梦雅领着自己的四个丫头,回到了流心院。

    刚转过一处游廊,就看到了邓管家焦急的身影。

    “王妃主子,您可算是回来了。今天开始,各地的庄子上,都派管事的来送租子了。您看,今年该如何安排?”

    昱王作为亲王,虽然住在京城,却是有封地的。

    这一点,林梦雅倒是没想过。

    略想了一下,把白芍就指派了过去。

    “你去跟着邓管家,统计一下今年各处庄子上的租子是,最后汇总成一册账目给我,细心些,别弄错了。”

    “是。”

    家里的账目都是白芍在管,林梦雅倒是不用操心。

    听云竹说,三绝堂已然是初具规模了。

    白芨的家人,倒也做的极好,看来,她也该去看看了。

    “走吧,今天跟我去街上看看。”

    皇宫的无皮死尸,最后,也是不了了之的。

    听说明王走的时候,大发了一阵的雷霆。

    皇后为了安抚他,还特意送去了一个和亲公主。

    又赏了不少的东西,这才没让明王翻脸。

    胡路南虽然不算什么正统的王子,可毕竟是死在大晋的地面上的。在加上了一个明月郡主,可见明王心头的阴郁。

    此时,又送了一个和亲公主过去,看来,却是有种任人宰割的味道。

    皇家,永远都是这样无情。

    许是因为最近天冷了许多,街面上不如夏日一般的热闹。

    林梦雅穿了一件朱红色的袄子,上面用橘红色的丝线,描述出一朵朵祥云的图案。

    那绣工精致,没有一丝的瑕疵。

    夹袄温暖又合身,一看就知道,是出自白芨的手艺。

    “你看,还是白芨的手艺好,我啊,一穿上就舍不得脱下来了。”

    马车上,林梦雅毫不吝啬的夸赞着自己的丫头。

    白芨红了一张俏脸,自从她进了院子来,林梦雅的衣服,从来没有假手他人过。

    “可不是,白芨姐姐最好了。咱们院子里的衣服,都是她跟白大娘亲手做的,比外面买的,舒服多了。”

    白芷最小,这半年来长高了不少,可还是一团孩子气,半点没有大人的样子。

    “你呀!”

    林梦雅点了点她的额头说道,视线,不经意的落在了白芨的脸上。

    却看到她,俨然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白芨,你可是有事瞒着我?”

    听到林梦雅的话,白芨只是惊讶的片刻,随后,又摇了摇头。

    只是那张俏脸上的笑容,却有些为难。

    这丫头,难不成是看上了府里的小厮侍卫?

    不过,白芨倒是也到了成亲的年龄了。

    除了白苏以外,其他三个的幸福,都是她所牵挂的。

    “咱们姐妹一场,虽然时间不长,可我心思,你们都是知道的。”

    握着这三个丫头的手,林梦雅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不能耽误了你们的青春,我已经给你们三个,都置办好了一处庄子。虽然不能大富大贵,可还是能生活富余的。这铺子里的钱,你们都占着两成。咱们姐妹五个,也算是平均分配了。白芍虽然不在,可我心里也是有数的。若是你们有什么心事,看中了谁,我自会为你们做主。”

    林梦雅的话,在三个丫头的心头,都如同一碗泛着暖意的姜汤。

    哪怕是冷情冷面的白苏,也禁不住红了眼眶。

    转身,借口里面太闷,去马车外面坐着去了。

    “不,主子,从进到府里的那天起,我生是小姐的人,死是小姐的死人。”

    白芷泪眼婆娑的说道,却逗乐了林梦雅。

    “我要一个死人做什么?你呀,好好的活着吧。要不然,我那院子的蜜仁果子,学糖方糕,岂不都便宜了老鼠!”

    林梦雅点了点白芷的额头,跟白芨笑开了。

    几个人在一处闹市下了马车,到了清狐如今改了名字的如意楼,最后,在后门,偷偷的溜到了三绝堂的后门。

    院子里,已经不再是她们上次来时候的空空荡荡了。

    在白老爹跟白大妈的巧手布置下,小院子里,更增添了几分舒适。

    白苏跟白芍,迫不及待的去看了自己的闺房。

    一下子就滚到了床上,说什么也不肯出来。

    倒是让白老爹跟白大妈,笑的见眉不见眼。

    “只要几个姑娘喜欢,那咱们,也算是没辜负主人家的期望。”

    白老爹拿出了自己的水烟,‘咕嘟咕嘟’的抽着,白大妈狠狠的拧了他一把,说是怕呛到了林梦雅。

    看着这老两口的吵闹,可林梦雅,却突然有些羡慕。

    轰轰烈烈的爱情,却比不过如此平淡的相伴。

    如果母亲还活着,是不是也会跟爹爹如此的幸福呢?

    “主子,咱们去屋子说,我有话要跟你说。”

    白芨趁着大家都在参观院子,偷偷的扯了扯林梦雅的袖口。

    点了点头,林梦雅知道,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事,白芨也不会如此的。

    俩个人溜到了院子里,一处摆放药品的厢房内,白芨张了张口,却是陷入了一丝挣扎里。

    “若是为难的是话,你可以不用说的。我知道,你必定是有你的理由,我不会怪你的。”

    林梦雅善解人意的说道,可越是如此,白芨心头的愧疚,就更加深了。

    最后,还是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

    “主子,是我对不起你。是我没有看好她们三个,要打要骂,你都冲着白芨来好了。”

    ‘噗通’一声,白芨跪在了地上,泪水涟涟。

    “快起来,到底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至于这样么,傻丫头,我对你们,都是感激,哪里还会要打要骂呢?”

    林梦雅一把把白芨扶了起来,早知道,会让她如此的难过,她就不应该提出来。

    可白芨摇了摇头,难过的说道:

    “前阵子,我跟白芍轮着值夜。有一天,她吃过了晚饭就不见了,天都黑了才回来的。我问她,她只说是跟着厨房里的几个大娘做活去了。我刚开始的时候,并未怀疑。可是我却发现是,她的手腕上,戴着一个质地极佳的玉镯。我敢肯定,那玉镯,绝不是她从府外带进来了。而且,主子也没有赏过她。”

    林梦雅却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只是个玉镯而已。

    “是不是你想多了,白芍掌管账务,许是下面的人,孝敬她的吧。”

    可白芨却拼命的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我问了她一下,见她支支吾吾的,就知道这其中,肯定是有鬼。后来我问过厨房的范大娘,根本就没有这回事。后来,她又无故消失了几次,所以,我留心了一下,居然发现,她是从雅轩出来的。而且每次,都是韵若亲自送她出来。主子你可知道,韵若看起来没什么,可却是个顶顶高傲的性子,一般人,哪里能入得了她的眼。可她,却待白苏极好,如同亲姐妹一般。”

    这也是让白芨心痛的缘由,她跟白芍同时进府,又都在流心院里做活。

    主子待她们极好,所以白芍跟她,也都是一心为了主子的。

    可没想到,那丫头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真是让人寒心。

    “哦?我想她们大概是觉得,白芍掌管着账务,所以在如此的吧。傻丫头,我相信你,也相信白芍。咱们院子里,不会有叛徒的。”

    拿出手绢,给白芨擦了擦泪。

    这个重情重义的姑娘,能说出这番话来,想必,也是忍受了不少的折磨了吧。

    真是难为她了。

    “主子,我知道,这都是白芍的错。可是,如果她真的对您不利,求您,看在我们往日的情分上,给她一条活路,好不好?”

    林梦雅往日对待敌人的狠辣,白芨都是看在眼中的。

    所以,为了好友的姓名,她才三缄其口。

    可主子如此对她们,若是白芍,真的做出忘恩负义的事情,主子必然不会放过她的。

    “傻姑娘,不论你们怎么对我,我都不会怪你们的。”

    林梦雅轻轻的擦着白芨脸上的泪,轻柔的说着。

    “能相识,就是一场缘分。你们如此对我,也是我的造化。白芍——白芍若是背叛了我,我也只当瞎了一次眼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