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雅轩异常
    “哦?那你觉得,沁儿,要如何夺取昱儿的心呢?”

    德妃转身,看着从外面进来的小丫头,挑眉问道。

    “表小姐要的,无非是让昱王跟她生米煮成熟饭。如此,娘娘再主持公道,这侧妃的位置,也就是囊中之物了。”

    小丫头比姜如沁略小一些,一张脸蛋虽然生的略有些圆润,可眉眼,却是再普通不过的。

    只是那双眼睛,却莹莹的透着一股子精明。

    “接着说下去。”

    德妃很时尚这个小丫头,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

    小丫头不紧不慢的,给姜如沁奉上了一杯香茶。

    “那天,表小姐给王爷送衣服的事,已经在府里传得沸沸扬扬的了。表小姐大可做出一副羞怯之姿,仿佛真的跟王爷有了什么。人言如沸,到时候,小姐想要进府,还不是娘娘一句话的事情。”

    小丫头的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意。

    可她吐出的话,却是这世间,最致命的毒药。

    姜如沁跟德妃顿时茅塞顿开,是了,那天别说是府里的人了,就算是林梦雅,都误会了。

    只要她抓住这个机会,表哥就一定是她的!

    “姑妈,您觉得呢?”

    委委屈屈的看向了德妃娘娘,姜如沁尽量做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德妃想了想,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一看到德妃同意了,姜如沁差点蹦起来。

    “多谢姑妈成全!沁儿一定会努力的夺取表哥的心,让那个女人,从昱王府里消失。”

    姜如沁暗自的高兴,自从姑妈从宫里回来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不再跟林梦雅亲如一家,而且更为的宠幸她了。

    本该如此,她才是姑妈的娘家人。

    林梦雅,不过是个夺取了她王妃之位的小贱人而已。

    “姑妈,我这就去准备。你叫什么名字,柳儿,看赏。”

    柳儿立刻从袖口里,拿出了十两银子,塞给了小丫头。

    “谢表小姐的赏,奴婢贱民韵若。”

    韵若立刻恭恭敬敬的接过了柳儿手上的银子,一副欢喜的样子,让姜如沁很是受用。

    本就应该如此,比起出身来,她虽然是庶女,却比那些郡主县主什么的高贵多了。

    她林梦雅是个什么东西,竟然,也敢占据她的位置。

    “嗯,下去吧。”

    德妃放下了手中的花剪,此刻,那一盆好好的花枝,已经被剪得七零八落了。

    坐回了位置上,那双眸子里,却略过了一抹担忧。

    “那药,会不会...?”

    韵若立刻躬身行礼,说道:

    “娘娘放心,此药并不是无药可解。王爷不要表小姐,却不定不要别的女人。这府里的丫头这么多,抬了个把个姨娘又如何?”

    而且,勤武院,倒也没传出龙天昱不适的消息来。

    德妃才放心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你执意劝我要抬了如沁做侧妃,她,真的对我们的计划,有用么?”

    德妃心里清楚得很,姜如沁是个没脑子的。

    在府里耍个威风逗个狠还行,可若是真的比起脑子来,十个八个姜如沁,也不是林梦雅的对手。

    “现在看来,用处倒是不大。我以为,至少这个表小姐,还能有点脑子。可没想到,却是这么个废物。”

    韵若站在德妃的身边,力度适宜的,给德妃娘娘按揉着手臂。

    “嗯,你说的没错。这丫头,真是越来越不长进了。我都用了宫里的蜜合散了,她还是这么不中用。”

    德妃的语气里,丝毫没有把姜如沁当成自己的侄女。

    似乎,也只是一个工具而已。

    韵若笑了笑,可小手,却没停下来。

    “娘娘不必担心,我已经暗中的,挑好了人选。若是那个人得势了,林梦雅,必定会大吃一惊的。”

    德妃挑起了眉头,饶有兴致的看向了韵若。

    “这个人,是谁?”

    “到时候,娘娘就会知道了。”

    一丝恶毒,出现在韵若的脸上,整个雅轩,都充斥着阴谋的腥甜味道。

    林梦雅带着丫头,出了流心院,一路不慌不忙的,去雅轩请安。

    可没想到,迎面,却遇到了姜如沁。

    “呦,这不是表嫂么?表嫂别来无恙。”

    今天的姜如沁,看起来格外的得意。

    林梦雅本不想打击她,可是,那丫头张扬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太过碍眼了。

    “嗯,表妹好。”

    若是放在往日,这样的一句表妹,足以让姜如沁蹦起来了。

    可没想到,她却只是冷冷的笑了笑,就带着自己的侍女离开了。

    “主子,你看,她还不是老实了。”

    白芷扬了扬下巴,有些鄙夷的说道。

    “是么?可我总觉得,今天的姜如沁,有些不太正常。”

    出于对对手的理解,林梦雅倒是不觉得,姜如沁会这么轻易的老实。

    目光,紧随着姜如沁的声音,消失在拐角处。

    一只母鸡,学会了不炫耀自己刚下的蛋,这事,谁会信呢?

    “那咱们,还要去雅轩请安么?”

    说实话,白芷对雅轩,还是有一些感情在的。

    毕竟,锦月姑姑在世的时候,也经常把她们几个,弄到这院子里来受训。

    教她们礼仪,告诉她们进退。

    虽然现在人不在了,可睹物思人,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郁郁寡欢的。

    “去,当然要去了。”

    林梦雅收回了视线,一个连控制情绪都做不到的人,还能有多大的能耐?

    一行人到了雅轩,有些意外的,没受到任何的阻拦。

    “怪了,往日咱们来的时候,外头总是推三阻四的。主子,你说这德妃到底憋着什么坏呢?”

    白芍紧皱着眉心,有些担忧的说道。

    林梦雅却丝毫不担心,反而挺起了腰杆。

    “有什么事,都有我呢,别担心。”

    四个丫头对视了一眼,眼中里的担忧,果然散去了许多。

    刚到正屋,就有一个圆圆脸的小丫头,恭敬的迎接着林梦雅。

    这丫头,好像不是府里的人,看着,眼生得紧呢。

    “恭迎王妃千岁,奴婢是新买进来的韵若。可是不巧了,此刻娘娘正在午睡呢,王妃不若山稍等片刻吧?”

    怪不得,她觉得眼生。

    王府买进来个把个丫头,也实在不算是什么大事。

    “好,那我就在这里等着娘娘睡醒。你去忙吧,不用管我们。”

    “是。”

    韵若的规矩,学得倒是很好。

    德妃娘娘向来有午睡的习惯,每次大概是半个时辰左右。

    林梦雅反正也不无聊,只是坐在门口的石桌上,看着院子的一草一木。

    德妃娘娘现在,已经不比当初了。

    林梦雅必须要小心应对,才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等了半响,里面才传出了一点动静来。

    “娘娘起身了,你们进来伺候。”

    叫韵若的小丫头,打起了帘子。

    几个早就准备好的小丫头,鱼贯而入。

    林梦雅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略微整理了一下衣裙,规规矩矩的站在了德妃娘娘的门前。

    直到负责洗漱的人,从里面退出来,林梦雅,才被允许进门。

    跟前几天,不得其入比起来,能在珠帘的后面,远远的的看上一眼,已经是不小的恩赐了。

    珠帘若隐若现,林梦雅只觉得,德妃娘娘最近操劳过度了些,连脸色,也苍白了许多。

    “媳妇给德妃娘娘请安。”

    作对归作对的,可是该有的尊重,还是要有的。

    林梦雅老老实实的行礼,一板一眼,都没有任何的差错。

    “嗯,起来吧。”

    平板的声音,不带任何的情绪。

    连林梦雅也摸不透,德妃娘娘现在的心思。

    “前几日因为儿媳病着,所以才不能来给娘娘请安,还望娘娘恕罪。”

    林梦雅并没有控诉,也没有发出疑问。

    而是把毛病,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德妃却从桌子上,端起了一杯茶,轻轻的饮了一口,说道:

    “不碍的,你们年轻人嘛,总是有自己的安排。本宫这把老骨头,倒是还不需要人照拂。”

    语气里,充满了不满跟冷淡的疏离。

    林梦雅还是有些那以置信,明明,德妃娘娘先前把自己当做亲生女儿的。

    这才多久,竟然变得如此生分了。

    人心,果然凉薄至此。

    “娘娘言重了,媳妇伺候娘娘,乃是职责所在。”

    林梦雅虽然语气诚恳,可却并没有几分请罪的意思。

    想必德妃也是清楚的,虚应了几句,也就算了。

    “儿媳此次前来,是来跟娘娘,禀告冬至之事。一切,均已准备妥当,娘娘尽可放心。”

    冬至,算是晋国的大节令了。

    虽然不会有宴会庆祝,可从皇家到民间,也会隆重的庆祝。

    作为皇室的一员,是要跟着皇上去祖庙祭天的。

    可皇上现在卧病在床,所以,自能是皇子代替皇上去。

    作为皇上成年的皇子,太子跟昱王,是肯定要去的。

    只要是有太子跟皇后的地方,就不会少了阴谋。

    “嗯,冬至是大事,你好好的筹备,千万,可不要出了什么茬子,惹人笑话。”

    “是,儿媳遵命。”

    林梦雅乖乖巧巧的回答道,也带着人,从雅轩退了出去。

    “呼——,锦月姑姑不在了,连雅轩,都有些怪怪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