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残忍真相
    雅轩虽然是母妃在住,可人毕竟不少。

    还有一个不怀好心,虎视眈眈的姜如沁。

    难免,会有疏忽的时候。

    许是,被人就这样钻了空子吧。

    而且,最大的嫌疑,就是时时刻刻的想要爬上他床的姜如沁了。

    “这件事,一定要好好的查,但是不能声张。”

    “是。”

    林魁转身离开,龙天昱却一个人,在书房里,陷入了痛苦的纠结。

    “你确定,林魁能找到那些药么?”

    流心院内,林梦雅跟清狐,正在用上好的象牙围棋棋子,下着五子棋。

    “当然确定了,我就放在灶台边上了,瞎子也能看到。”

    清狐兴趣正浓,可不管他怎么走,都走不出林梦雅的包围圈。

    “那就好,现在就是他烦恼的时候了。”

    林梦雅又落下了一子,然后端起白芷晾好的蜜茶,喝了一大口。

    这种坑完人以后,深藏功与名的感觉,实在是好的让人心醉呢。

    “哎呀,我又输了,再来再来。”

    清狐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棋盘上。

    这个昱王府马上就要乱套了,亲娘给自己的儿子下药。

    还老是要给自己的儿子床上塞女人,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午夜档的普法栏目剧。

    他跟小丫头,只要看戏就好。

    烦恼,还是都留给可怜的昱王爷比较好。

    “对了,云竹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清狐不甘心的抢过了林梦雅手中的蜜茶,大口的喝了一口后,才提问道。

    “处理?我问你,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林梦雅一边说,一边惋惜的看着那一碗蜜茶,太甜了,刚刚里面掉下去一只苍蝇。

    “我只知道,抛弃了她的那个男人,是一个叫什么姑苏公子的,你认识?”

    清狐美滋滋的喝着蜜茶,还以为林梦雅眼中的情绪,只是舍不得这碗茶而已。

    “嗯,认识,这个人就是我的老师。”

    漫不经心的

    “噗——你老师?就是那个胡子拉碴的老头么?不可能,当然姑苏公子是闻名京都的风流人物。我也曾有过数面之缘的,怎么可能,是那个猥琐老头。”

    清狐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林梦雅还以为是他发现了茶杯里的苍蝇呢。

    “谁还没有个过去呢?可是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云竹不肯放下过去,那她就没办法接受我老师的治疗。难道,我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么?”

    林梦雅蹙起了眉头,老师刚刚又派人递了话过来。

    说是云竹怕是也撑不了多久了,若是任由她毒发,那肯定是必死无疑的。

    说起来这是也怪她,若是她没有冒然的把云竹带到老师的面前,她也不是如此的激动了。

    “不如,就由你来如何?那老头不是说,若是比起操作来,他也是不如你的么?”

    清狐倒是没怎么担心,林梦雅的能力,他是看在眼中的。

    林梦雅想了想,无奈的笑了笑,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王爷到——”

    门外,突然想起了邓管家的声音。

    四个逗着小白跟小虎玩的丫头,都不约而同的,聚集在了林梦雅的周围。

    “王爷今日,怎么有那么好的雅兴,来我这里了?”

    经过那天晚上的事情后,林梦雅跟龙天昱,又多了几分疏离。

    她的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如今,也不用再绑着布条了。

    今日天气微冷,所以,她穿了一身丹色的夹袄。

    在肃杀的秋日里,多了那么一抹热闹。

    越发显得那张小脸,莹白如玉。

    他知道,流心院里的人,都怪他,怨他。

    可今日,他却只想,见见林梦雅。

    走到了亭子里,意气勃发的昱王爷,如今,却有了丝丝的憔悴。

    林梦雅心头轻叹了一声,却还是没能硬起心肠,把他给赶走。

    “你们都下去吧,王爷,请坐。”

    四个小丫头都不愿意,可是在林梦雅的目光里,却还是乖乖听话的下去了。

    “清狐,你也下去吧,放心,我没事。”

    清狐冷哼了一声,眼神里带着几分的寒意。

    只是走远了几步而已,可是眼睛,却死死的盯着亭子里的俩个人。

    “王爷找我来,可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

    伸出纤纤玉手,倾倒了一杯清茶。

    虽然已经痊愈了,可那双雪白玉手上的疤痕,却还是蜿蜒而狰狞。

    “你的手,好些了么?”

    不知从何说起,这是龙天昱第一次,在一个女人的面前不知所措了。

    “已经好了,老师说不碍的,也没伤到骨头。”

    那疤痕,蜿蜒在手心里,每次她握紧拳头,都会触碰到。

    有哪个女孩子,会让自己多出这么一条疤痕来呢?

    “我...我在母妃的院子里,找到了一样东西。”

    仿佛难以启齿,可龙天昱还是开口说道。

    眼神里,带着几丝挣扎与落寞,哪里,还有半点昱王爷的影子。

    “我不知道,是不是母妃做的。”

    在他过往的岁月里,德妃占有了很大的位置。

    若不是母妃的拼死维护,哪里会有现在的龙天昱。

    可是为什么,连他最重视的母妃,都要暗算他?

    “虎毒不食儿。”

    林梦雅看着龙天昱的神色,却说出了他最渴望听到的话。

    看来,即便是龙天昱这种人,也不能免俗。

    德妃对他来说,也是最深的羁绊。

    可龙天昱的眸子,却突然亮了起来。

    仿佛,看到了支持者一般。

    “你也是这样觉得的,对不对?”

    情急之下,龙天昱却握住了林梦雅的手,急惶惶的说道。

    看了他一眼,想要说实话的林梦雅,却只是点了点头。

    要让她,如何去亲手打破龙天昱的幻想呢?

    “一定是这样的,母妃是被冤枉的,想要下毒的,另有其人!”

    如同溺水之人,想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龙天昱的眸子里,流露出丝丝的渴望。

    可是那渴望的背后,却是冷寂的明了。

    其实,他都明白,他都懂得,只是不愿意相信罢了。

    林梦雅突然觉得,这事对于龙天昱来说,有些残忍。

    可皇家,就是这么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

    岳婷姐也是如此残忍的,被剥夺了幸福的机会。

    覆上了龙天昱的手,林梦雅却还是要残忍的,撕开血淋淋的真相。

    “老师说,这种毒药,只有宫廷里才有。若是你想要查出是谁做的,还是要从宫里的人查起。”

    她的语气轻轻的,却像是一把刀子,割开了龙天昱的心。

    英俊的面孔,惨白如月,那眸子里熠熠生辉的明亮,仿佛也暗淡了下来。

    “是啊,宫里的人...宫里的人...只有宫里的人,才能有那东西。”

    失魂落魄的起身,龙天昱走出了林梦雅的小亭子里。

    嘴里,只是念叨着‘宫里的人’这几个字。

    看着那道孤傲的背影,林梦雅却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那里,好疼好疼...

    “你跟他说了?”

    清狐闪身进来,可视线,却是跟随在龙天昱身后。

    点了点头,林梦雅也放下了手,那是他们母子的事情,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早知道也好,免得以后,还心存幻想。”

    在清狐的世界里,别说是这种事情了。

    就算是母子相残,也比比皆是。

    他阅遍了人家的丑恶,所以,也就不觉得有任何不妥了。

    “皇家哪有感情可言,为了夺取那把龙椅,已经死了多少人了。不管是父子,还是兄弟,只不过是眼中钉,肉中刺而已。”

    紧紧的闭上了双眸,林梦雅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

    再度睁开后,她已经恢复了平和冷静的样子。

    “走吧,我们去给德妃娘娘请安。”

    起身,林梦雅整理了一下自己精白的罗裙,也是时候,去跟她这个婆婆过过招了。

    “好,我去换身衣服。”

    清狐也走到了自己的房间,林梦雅好似突然发现了什么一般,在他背后喊道:

    “咦?我养在蜜茶里的那只苍蝇呢?快找找,我好不容易才逮到的。”

    一个趔趄,清狐扶住了门框,面色惨白的看着笑嘻嘻的林梦雅。

    “死丫头!你给我站住,我要杀了你!”

    雅轩里面,到处都是低气压。

    做事的下人们,连大气都不敢出。

    在院子里面,静静的行走。

    哪怕是打个照面,都不敢互相打招呼,只是用眼色交流。

    “下了药,你也不能得手。难不成,还要让本宫,把王爷绑了放在你的床上么?”

    正屋内,德妃修剪着花盆里的枝桠。

    眉头微微的扬起,德妃的脸上,却看不出喜怒。

    “姑母,沁儿也不想的,可是...可是表哥就是...就是不肯碰我,我能有什么办法。”

    说起这件事情来,姜如沁也觉得十分的郁闷。

    她虽然没有出阁,但是家里姨娘众多。

    有些事,她倒也是知道个大概的。

    可不管她做什么,表哥就是不肯碰她。

    哪怕,是在吃了药以后,表哥还是一把把她给挥开了。

    到现在,她的玉*臀还是在隐隐作痛来的。

    她也更恨林梦雅了,那个女人,究竟给表哥吃了什么迷*幻药,竟然在那种情况下,也想着她!

    “启禀娘娘,若是没有发生什么,也不打紧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