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渣男师父
    “你可以怀疑我的人格,但是不能怀疑我的毒术!”

    一听到有人反驳自己,百里睿立刻瞪眼看着面前的女人。

    “人格?你有什么任何可言?姑苏公子,若不是你的话,我何至于落到如此田地!”

    云竹大叫了一声后,人,也消失在密道之中。

    “姑苏公子?她...她竟然是云溪!”

    意气风发的百里睿,从未有过现在这么狼狈的样子。

    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黑洞洞的密道。

    那么一瞬间,百里睿的眼神,就转为了灰败。

    “云竹,你等等我!”

    林梦雅刚想追过去,却看到老师,如同一个被抽干了生命力的木偶。

    愣愣的,对着那碟紫红色的血液发呆。

    “老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姑苏公子跟云溪?”

    林梦雅进退俩难,原本,云竹的情况就不怎么稳定。

    她怕再经过刺激,云竹会陷入精神错乱。

    以她的小身板,肯定是不堪一击的。

    而且老师的情况也不好,权衡再三,林梦雅还是留在了百里睿的身边。

    “唉,一切,都是命啊。”

    百里睿从怀中,掏出了一枚珠钗。

    样式,已经是好几年前的,可做工却精致无比。

    只是那珠钗已经被磨光了,可见百里睿时常会拿出来翻看一番的。

    “师父,我听云竹说,她曾经爱过一个男人,难道,这个男人就是你么?”

    眼前的百里睿,虽然有些狼狈,但是依稀的,还能看到年轻时,翩翩公子的模样。

    百里无尘是百里睿养大的,俩者在气质上,定然是有着相似之处。

    且百里睿,更增加了几分英气。

    若是年轻的时候,也绝对是勾女大杀器。

    清狐说过,云竹变成这副样子,是因为一个男人。

    她越看越觉得,老师绝对有那种浪子的气质。

    只不过,现在的她,也不仅仅是八卦那么简单了。

    万一安抚不了云竹,她的三绝堂,不是刚刚起步,就要夭折了?

    “我不知道她爱没爱过我,但我确确实实是爱过她的。虽然我不知道为何,她会变成这种样子,可我却知道,这对她来说,必然是生不如死。”

    看到老师并没有讲故事的意思,林梦雅也不好强求。

    摇了摇头,起身准备离开。

    “丫头,把这东西还给她吧。就说,十五年前,是我对不起她。”

    不舍的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珠钗,百里睿还是交给了林梦雅。

    无奈的看着老师,怪不得,他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还能活着。

    一个人的心死了,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

    “不,老师,逃避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若是您真的想要乞求她的原谅,那您还是自己交给她吧。”

    林梦雅退回了老师的珠钗,这种事情,还是得俩个人解决比较好。

    从密道中出来,却有些意外的,她院子的门口,碰到了云竹。

    因为激动,所以她脸上的面纱,没有挂起来。

    刚刚被老师刺出来的小孔,此刻,竟然冒出了紫红色的血液。

    黑夜里,那张如同老妪的脸,在配上紫红色的血丝,如同鬼魅。

    “如果你想死的话,就继续这样激动。”

    林梦雅不敢靠近,只能在远处出声提醒。

    不知是林梦雅的提醒有了作用,还是云竹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如果,你早告诉我,那个能医好我的人是他的话,那我宁愿死了。”

    平静下来的云竹,也再度围上了面纱。

    只是语气微冷,仿佛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我不知道当初,是因为什么,让你这么恨老师。可毕竟也过去了十五年,你不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林梦雅一直以为,云竹要她救的人,就是她的心爱之人。

    可看她刚才的样子,似乎跟老师情根深种的样子。

    唉,不管是多聪明睿智的人,一旦跟情这个字牵涉上了,也是要犯糊涂的。

    “恨?他不配!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要活的好好的,我要让他知道,当初抛弃了我,是他的错!”

    哦买糕的!这是要开扒渣男抛弃如话红颜的血泪史么?

    林梦雅顿时来了兴趣,只不过表面上,却还是装出一副平淡的表情来。

    “要不,去屋里说吧。”

    林梦雅发誓,她绝对不是想磕着瓜子,听老师以前的桃色新闻。

    只是,这里月黑风高的,万一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看了看林梦雅一眼,云竹还事点了点头。

    今晚,似乎格外的适合,跟别人吐露自己多年积蓄的心事。

    夜还留在地牢里照顾龙天昱,清狐夜探雅轩还没有回来,林中玉也在地牢里准备随时补刀。

    留在林梦雅身边的,只有流心院的四个丫头。

    可看到云竹后,胆子最小的白芷,就非得拉着白芨躲在房间里不敢出来。

    胆子稍大些的白芍跟白苏,也只得跟她们一起留在屋子里。

    第一次,林梦雅的身边没人保护,也没人监视。

    俩个人如同好友一般,坐在桌边。

    “当年,我刚入桃花坞的时候,因为是官妓出身,所以,负责在青楼里,收集所有的情报。”

    在云竹痛苦的回忆里,关于俩个认的过往,娓娓道来。

    一个是每天迎来送往的惯情女子,一个是风流倜傥的绝世毒医。

    俩个人的相遇相知,就如同戏文里描述的那般美好。

    就这样,俩个人隐瞒着各自的身份,在一个错乱的时间里相爱了。

    “大概过了俩年以后,他突然消失了。我遍寻天下,却没有他的踪迹。”

    说起俩个人的甜蜜过往,云竹的脸上,还是带着笑容的。

    可说起消失的时候,林梦雅明显的感觉到,云竹的眸子里,转过了一丝的哀伤。

    看来,老师的离去,给了她很大的打击。

    “若是他走了,那你又是如何逃离桃花坞?你的脸,又是怎么毁的呢?”

    说到这里,云竹的眸子里,因为回忆而染上的点点温情,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后来,他的生死弟兄,送来了他将要娶妻的消息。我知道以我的身份,肯定是不能当他的妻子了。所以,我只是想要去看看而已。可我没想到,他竟然那么绝情。他说,怕我伤害他的妻子。若是真的想去,就必须得吃下他配的药。那药,会让我在三天内,不能动用内功。可惜我在路上,受到了仇人追杀,不得已强行运动是,才造成了毒发。后来,他的那个兄弟,为了救我,不惜以身换毒。我这才找到了法子,也变成了今天这个鬼样子。”

    云竹显然是恨老师的,毕竟,这种过分的事情,就连林梦雅这个外人听了,都觉得有些义愤填膺。

    本来,她还觉得老师至少,还是个光明磊落的人。

    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一个渣男。

    不对!

    林梦雅又仔细的想了想,她跟老师学习医术以来,从未听说过老师还有家世的。

    “可是,我认识老师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从未听他说过,有妻有儿。”

    林梦雅把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云竹愣了愣神,却更加愤恨的说道:

    “哼,他定然是又抛弃了那个女人。这种事情,他一定是做的顺手的!”

    云竹当然是恨老师的,可林梦雅,却要更加理智的看待这件事。

    老师刚刚的神情,绝对不是作假的。

    难道,这里还有她不清楚的隐情不成么?

    “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只是你的毒,不能再耽误了。”

    “我宁可死,也不会再相信那个男人!”

    云竹实在是坚持,林梦雅无奈,只好答应她,一切都由她来处理。

    安抚了一阵子,云竹才带着满腔的愤恨离去。

    屋子里,只留下了林梦雅一个人,在苦苦的深思。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龙天昱在百里睿的调养下,很快的恢复了。

    只是这几天,面色还是有些苍白而已。

    林梦雅称病闭门不出,连她院子里的人,除非是极重要的事情,否则也都不会出门。

    龙天昱后来,终于清楚自己做了什么事。

    可每次想要去流心院里道歉,都会被清狐跟林中玉挡下来。

    甚至,连夜也被清狐给赶出来了。

    无奈之下,只能潜伏在院子的外围保护。

    “启禀王爷,属下查遍了王府里所有的厨房,唯有在雅轩的的小厨房里,发现了这个!”

    龙天昱震怒之下,命令林魁彻查此事。

    他本不想怀疑母妃的,因为百里睿说过,这种药要是解的不及时,他就会七窍流血而死。

    府里,任何人都有可能,唯独,母妃没有可能。

    可偏偏,林魁却只在雅轩的厨房里,才有发现。

    “确定了么?”

    龙天昱看向院子里,通红的叶子,已经落了一地。

    再过几天,就会露出光秃秃的树枝。

    “已经交由百里先生查看了过了,确系是王爷那天种的毒。”

    心头,震惊与痛苦交织。

    为何,为何母妃竟然会给他下毒?

    “王爷,属下认为,这毒虽然是在雅轩发现的,却并不一定是德妃娘娘下的。雅轩里那么多人,也许,是别人下了的,陷害德妃娘娘呢?”

    龙天昱的心头,又升起了一丝丝的希望。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