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故人相逢
    龙天昱被林中玉和夜给拖走了,不知是有心还是不经意的,林梦雅看到,拖龙天昱出门的时候,小玉故意的撞了龙天昱的头一下。

    重重的一下,看起来还真是疼啊。

    “主子,我们不要再住在王府了好不好?”

    白芷跟林梦雅时间最久了,虽然她是小孩心性,可到底是最心疼林梦雅的。

    大眼睛里盛满了泪水,可怜兮兮的看着主子。

    “是啊,咱们那个院子虽然没有王府大,但是也很舒服了。主子,我们也能自食其力。”

    就连最为稳重的白芨,也心疼极了。

    她们太清楚林梦雅的个性了,若是刚刚,真的被龙天昱得手了。

    那就真的无法挽回了,到时候,依林梦雅的性格,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我知道大家担心我,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镇定了下来,林梦雅被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颗小脑袋。

    龙天昱的身体里,怎么会有如此强力的媚药?

    “好了,你们先下去,我有事要跟清狐说。”

    四个丫头犹犹豫豫的出了林梦雅的门,似乎在商量着,以后轮流着在林梦雅的外屋过夜的事情。

    “怎么了?是要杀了那个死王爷,还是要阉了他,你说了算!”

    清狐的脸上,现出了一抹狠毒的神色。

    敢这样对他的小丫头,能活着已经算是奇迹了。

    林梦雅嗔怪的看了他一眼,最后,却只能摇了摇头问道:

    “他被人下了药,别人看不出来,但是怎么也瞒不过你的眼睛吧?”

    清狐不悦的收起了难得的阴狠,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了点头。

    “我刚刚在他的身上,嗅到了梦罗花的味道。你知道有什么媚药,会添加这种药材么?”

    梦罗花,传说中生活在极北之地的一种药材。

    之所以龙天昱会控制不住自己,大部分是因为这东西的药效,实在是太过霸道。

    听到这三个字,清狐的身子一颤,眸子里,闪过一抹深沉的厌恶。

    那是对过去,刻骨铭心的恨意。

    “梦罗花的产量极低,因为药性强,所以专供皇室。”

    清狐的声音,带着刻骨的阴寒。

    皇室的人,表面上一个个都假模假式的。

    可私下里,却是用着各种各样的方式,来满足他们的私欲。

    如果不是那些人的话,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皇室专用?”

    林梦雅陷入了沉思,如果这种药皇室才有的话,那府里,也就是有她,才能用得到了。

    可是,这药这么霸道,难道,她真的不怕自己的儿子,会有危险么?

    “没错,而且必须是品级高的宗亲才有。这昱王爷也是够狠心的,这东西用过了以后,不死也要半条命的,真是要色不要命了!”

    这些林梦雅倒是知道,脑海中的信息,已经充分的说明了。

    这药,若是用量过大,人就会七窍流血而死。

    “清狐,你能帮我去雅轩探探么?”

    林梦雅想了又想,为今之计,只能先确定,这媚药,到底是不是德妃下的。

    “我不去!”

    清狐却闹起了脾气,那家伙差点就侮辱了小丫头。

    他没打死龙天昱,已经算那该死的家伙走运了。

    现在想让他帮龙天昱,门都没有!

    “我知道你是心疼我,可你觉得,我是那种烂好心的人么?”

    清狐上下的看了小丫头一眼,别说,他家的小丫头,浑身上下都透着那么一股子坏劲儿。

    受了这么大委屈,定然是不会是善罢甘休的。

    勾勾手指头,让清狐附耳过来。

    在清狐的耳边,林梦雅悄悄的说了几句话。

    清狐的目光,浮上了几丝的玩味,看向了林梦雅。

    “就这么办,等着,我马上就去雅轩找证据。”

    凡是能给龙天昱添堵的事情,清狐都乐意去做呢。

    屋子里,只剩下了林梦雅一个人。

    “男人嘛,总会有冲动的时候。你本来可以用匕首刺他的,怎么,舍不得?”

    云竹的声音响起,林梦雅看向了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黑色人影。

    看来,今晚她的房间还真是热闹。

    “他是昱王爷,死了的话,麻烦会很大。”

    林梦雅的心头,有一道小小的声音,在否定着自己的说法。

    可真正的原因,却呼之欲出,只是她自己,不敢相信罢了。

    “嗯,这也许是一方面。放心吧,我对别人的感情,没什么兴趣。”

    云竹解下了遮着脸的黑纱,褶皱如同老妪的脸,已经是苍老不堪了。

    在三绝堂里,她每日只是遮着脸,没人知道,这一身黑衣的怪婆婆,其实就是当初艳名远播的京城第一美人。

    “我听清狐说,你已经研究出方法,让我的脸恢复了一些了?”

    言归正传,林梦雅轻轻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

    云竹焦急的看向了林梦雅,再怎么不在乎,可她也希望自己再次变美。

    “你的毒,我目前还不能完全解了。但是我可以把所有的毒素,都封在一处。可具体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我也不清楚。”

    这是老师的封毒之法,可这样做,无异于更加的危险。

    所以,只能由老师来实施了。

    “好,再坏,也坏不过现在了。”

    不知为何,今晚的云竹,对恢复容颜这件事,格外的急切。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决定,要先带云竹,去给老师看看。

    “你等我一下,我换件衣服,就带你去。”

    王府的底下密室里,被打晕的龙天昱,渐渐的醒转。

    刚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夜担忧的神色。

    可刚想起身,却发现他的四肢,都像是被车碾过一般的酸痛无力。

    “我...这是怎么了?”

    声音,嘶哑而难听。

    龙天昱显然是不记得,自己刚刚做过什么事情了。

    “你?你刚刚凶性大发,做出天理难容的事情来了。现在,还装什么失忆。”

    一声冷冷指责传来,龙天昱在夜的搀扶下,堪堪的坐了起来。

    旁边,林中玉正一脸不屑的看着他。

    刚才发生的事,他只记得是喝完百合绿豆汤后,浑身发热。

    然后,姜如沁过来了,再然后——

    他却是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了。

    “我刚刚,做了什么?”

    询问着夜,却发现后者,只是摇了摇头。

    龙天昱更加的疑惑了,可看向林中玉,那小家伙,依旧是一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眉头紧紧的皱起,他到底做了什么了?

    “你什么都没做,只是砸坏了一些花花草草而已。”

    林梦雅突然出现在石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她。

    见她这么说,林中玉刚想反驳,就被林梦雅制止了。

    “王爷没事就好了,老师,我有事想要跟你单独谈谈。”

    百里睿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在来的时候,林中玉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能让这个乐呵呵的小公子生气,怕是,跟自己唯一的学生,脱不了干系的。

    唉,有个太优秀的学生,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事。

    林梦雅领着百里睿到了里间的密室,云竹的存在是个秘密。

    所以,她走了另外的一条路,只有她跟百里睿才知道的密道。

    “老师,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朋友。还请老师看看,能不能帮她解毒。”

    云竹转过身来,却在看到百里睿的一瞬间,身体威震。

    林梦雅能够感觉到,云竹的身体,有那么一刻钟僵硬了起来。

    疑惑的看着这俩个人,难道,他们认识?

    “你既然是丫头的朋友,那我,就会尽力的救治你的。先把面纱除去吧,我要看看你现在的情况。”

    可云竹,却死死的盯着百里睿,眸子里,满是挣扎的复杂情绪。

    林梦雅推了推云竹的腰身,那翻滚的情绪,才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我...多谢了。”

    摘下了面纱,露出了一张不满了皱纹的脸。

    可百里睿的目光里,却并未有任何的嫌恶。

    作为一个医者,虽然是毒医。

    可这么多年,他所经历的事情,比这诡异的,多的是。

    满是皱纹的脸,跟光滑细腻的脖颈,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饶有兴致的百里睿,拿出了一枚银针,轻轻的刺破了云竹的脸。

    紫红色的血液,让林梦雅跟百里睿都觉得十分的惊讶。

    这药性如此的霸道,可云竹,到底是怎么熬到今天的?

    “你这毒,到底是怎么中的?”

    百里睿的目光,微微有些凝重的看着手中,刚刚接下了几滴血的小瓷盘。

    用了大半辈子的毒了,凭着这几滴血液,他也能研究出个大概来了。

    “我...是不小心中了仇家的暗算,才如此的。”

    云竹的目光,痴痴的凝固在百里睿的身上,只是后者,却是在研究着她的血液,未曾瞧见。

    “这毒虽然霸道,却并不难解,只是我听丫头说,你曾经找过高人解毒。哼,不知是哪里的庸医,竟然完全激活了毒性。你现在没死,却是时时刻刻都受着折磨,也是那庸医搞得鬼。”

    “什么?这...这不可能!他不可能害我的,不可能!”

    云竹更加震惊的瞪着百里睿,连声否认着。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