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惊魂未定
    “重点就是,烈云帝国的皇帝只是个傀儡,据说,烈云国所有的一切,都掌握在大司空的手里。而大司空世世代代,都被一个神秘的辛家所掌控。”

    听完清狐的话后,林梦雅点了点头。

    挟天子以令天下这招,董卓用过,曹操也用过。

    这个辛家,怕也是其中之一了。

    “辛家这一代有个名叫辛黎的公子,排行老二,却是辛家这一带里,呼声最高的。此人聪慧异常,从小,就受到辛家家主的特别关爱。性格狡猾如狐,残暴如狼,最喜欢折磨犯人。我听去烈云的人说过,他每年,都要杀几百人取乐。烈云若是落在这种人手上,怕会生灵涂炭。此人,却号称蔷薇公子,只是他手中的蔷薇,都是由人血浇灌的。”

    林梦雅十分的赞同,从昨晚的短暂相处里,她就能感觉得出来,此人,定然是辛黎。

    难道,辛黎跟小玉,都是辛家的后代。

    偶尔,她听白苏的言语中,流露过关于小玉的身世。

    以他受重视程度来看,看来,至少小玉怕也是有继承辛家的机会。

    不然的话,辛黎怎么会大老远的,跑来威胁她呢?

    “丫头,你打听他做什么?”

    清狐有些好奇,烈云远在千里之外,小丫头的家里,也没听说,有在那里的亲戚。

    想了又想,林梦雅还是没把辛黎的事情告诉清狐。

    她太清楚清狐的性子了,若是他知道,那家伙曾经拿匕首威胁过她。

    说不定就单枪匹马的,却刺杀辛黎了。

    “我只是好奇而已,你也知道,我最近跟老师在学毒术,老师曾经夸过烈云的毒草毒虫是,提过那么几句而已。”

    清狐半信半疑的看向了林梦雅,她掩饰的很好,清狐看不出半分的破绽来。

    “话倒是没错,但是以后,如果遇到了辛黎,最好退避三舍。”

    连清狐都如此忌惮的人,其凶残程度可见一斑。

    “我是那种胸大无脑的人么?”

    林梦雅白了清狐一眼,可后者是的那一双狐狸眸子,却是在她的胸前转悠了一圈,随后幽幽的说道:

    “嗯,脑子应该是够用的。”

    说完,人就早早的跑远了。

    “你站住,把话给我说清楚!”

    林梦雅追出去,再次把流心院闹的一个鸡飞狗跳。

    龙天昱坐在书房里,心神有些微微的不安宁。

    他没想到,姜如沁竟然会无耻至此。

    看来,他必须得早想个法子,把那女人赶出去才行。

    只是,他摸不透,为何母妃这一次回来后,竟然会性情大变如此。

    每次他去请安,母妃都是在他的耳边,念叨着林梦雅如何如何的尊敬她,如何如何的阳奉阴违。

    姜如沁如何如何的贤良淑德,听得他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许是因为,锦月姑姑的突然离去,让母妃伤心过度了吧。

    “王爷,奴婢是奉了德妃娘娘的命令,才给您送一碗绿豆百合汤的。”

    门外,突然想起了净月姑姑,略微嘶哑的声音。

    自从锦月姑姑去了以后,母妃的身后,只有净月姑姑在一旁服侍了。

    虽然净月总是不苟言笑,可她到底是母妃身边的老人了,对于她,龙天昱总是多了一份尊重。

    “有劳姑姑了,我等下就喝。”

    净月点了点头,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龙天昱。

    “姑姑有事?”

    龙天昱抬起头,看了一眼净月,出声问道。

    “王爷,恕奴婢多嘴,娘娘既然让您娶了表小姐,您就依了吧。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

    龙天昱的眸子微变,看了看净月,说道:

    “这事,我心里自有数。若是母妃派你来劝我的,我看还是不必了。”

    看到龙天昱的态度如此的坚决,净月摇了摇头,离开了书房。

    放下手中的公*文,看着桌子上的那一碗绿豆百合汤,清香的味道,闻起来,倒是有几分锦月姑姑的手艺。

    夜色如水,林梦雅洗过澡,坐在窗前,痴迷的看着天上的星子。

    才入夜,哥哥就派人传过话来,说是再有半月,先锋部队,就要到京城了。

    而且,哥哥还派人,给她带了一件小礼物来。

    转身,从梳妆台上,取出了一只檀木的匣子。

    轻轻的打开,里面,竟然是一把小巧的匕首。

    而且,利刃隐藏在皮质的套子里面,把手,镶嵌着几颗名贵的宝石。

    比划了一下,特别适合她的小手。

    真好,还是哥哥知道,她现在最需要是什么?

    突然,粗重的呼吸声,在耳边乍起。

    林梦雅吃了一惊,立刻回头,用匕首指着那人。

    “王爷?怎么会是你?”

    脑海里,上百种毒物的名称突然想起,林梦雅却被药物组合的结果,给雷的里焦外嫩的。

    天啊,这百余种药材里,有几味可是十分珍贵的。

    干什么不好,非得用来配制媚药?

    这群人,真是浪费!

    龙天昱现在很不好受,通红的双眼,比鬼还要吓人。

    眼神时而清明,时而混乱,五官也十分的狰狞。

    粗重的呼吸,就连气息,都染上了几分的灼热。

    该死的!他就不该喝了那碗汤。

    他早就应该知道,母妃没那么容易放弃的。

    果然,他才刚刚有了些反应,姜如沁就偷偷的溜到他的书房里来了。

    林魁他们,都是吃干饭的么?

    为何一个连一个女人,都拦不住!

    想也不想的,撇下了独自发*浪的姜如沁,龙天昱用尽了自己的意志,才跑到了林梦雅的院子里。

    彼时,他已经快要被药物,逼得发狂了。

    “帮我...解毒...”

    眉头皱的死紧死紧的,他不想被药物控制。

    “好,我马上想办法。”

    毒翻了他?不行,这药药力太强劲了,若是放任不管,也许龙天昱会成为一个废人。

    泡冷水澡?哪里有冷水啊!

    林梦雅立刻转身,到处翻腾着自己平时的库藏。

    真是药到用时方恨少,怎么去都是没用的药。

    药性,慢慢的在龙天昱的身体里发挥。

    眼前,那晃动的背影,已经成了龙天昱心头,猫抓一般的美好希望。

    仿佛有个声音,在他的心头,无声的呐喊。

    她是你的王妃,解毒,也是她该尽的义务,不是么?

    若是,她真的成了他的人,是不是,就不会这样轻易的离开了。

    正在翻箱倒柜的林梦雅,突然觉得,自己,被一个火热的怀抱所环绕了。

    糟了,难道是龙天昱克制不住了么。

    回头,刚想让他再忍耐一下,可一双火热的薄唇,就急切的封住了她的口。

    他的气息,铺天盖地的袭来,

    一时间,林梦雅只觉得天旋地转。

    那不是吻,那只是雄性对于雌性的强烈占有。

    林梦雅皱起了眉头,小手捶打着龙天昱的胸膛,却有些惶恐的发现,毫无作用。

    “放...放开我!”

    她有些惊慌失措,眼睛里盛满了不常见的恐惧。

    不,事情不该是这样的!

    挣扎间,似乎激发了潜藏在龙天昱身体内的恶兽。

    罪恶,如同洪水出闸,再也没有了半分的阻拦。

    在她的尖叫声中,龙天昱却被人打晕了。

    “丫头,丫头你没事吧?”

    清狐的脸上,露出了焦急的神情,脸上,有淤青的伤。

    那是他不要命般的,跟夜交手才造成的。

    他怎么也没想到,龙天昱,居然会对小丫头,做出这种事情来。

    “清狐...清狐...他好可怕,好可怕。”

    衣服,已经被龙天昱撕扯得破碎了。

    她惊惧的叫声,已经惊动了流心院所有的人。

    心疼的清狐,把林梦雅从床上抱了起来。

    那颤抖的身体,显示出林梦雅刚刚,是多么的无助。

    “主子,主子你没事吧?”

    稍后进来的四个丫头,脸上都带着泪痕。

    刚刚,要不是清狐拼命的跟夜对打,恐怕现在,林梦雅已经——

    院子里的人,都知道林梦雅跟龙天昱,并不是真正的夫妻。

    虽然,她们都看好龙天昱跟林梦雅,但是王爷这样做,还是有些太过分了。

    “我没事,你们,快把王爷抬到老师那里去,他中毒了!”

    心头,还是惊魂未定。

    可林梦雅,是不想让龙天昱有丝毫的损伤。

    说起来,这事,其实也是怪不得他的。

    即便是如此,她还是躲在了白芨的怀里,不住的发抖。

    “这种人渣,死了算了!”

    小玉紧皱着眉头,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行,他真的是中了毒,而且毒性霸道,他也不是故意的。小玉,你比冲动。”

    众人看一眼,昏迷的龙天昱。

    他双眼紧闭,可眉头却拧的死紧,仿佛在受到什么折磨一般。

    清俊的脸上,已经红得似乎能滴出血来了。

    的确,不是正常的样子。

    “躲开,不许碰我家主子!”

    夜低沉的声音响起,他快步的走到龙天昱的面前,吃力的独自扶起了龙天昱。

    林梦雅,看到他的右手不太好用。

    又捕捉到了清狐,那冰冷厌弃的眼神,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白芷,去帮忙!”

    虽然不愿意,可白芷还是最听林梦雅的话,立刻去帮忙。

    林中玉叹了一口气,任命的挥开了白芷,说道:

    “还是我来吧,若是他醒了,我必定要他一个交代!”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