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人不如宠
    睡意,在一瞬间,都被那蔷薇少年给吓没了。

    坐在床边,林梦雅揉着额头。

    刚刚她情绪有些失控,所以,对龙天昱又哭又叫的,真是丢死人了。

    唉,以后可怎么见他啊!

    “姐姐,你好些了么?”

    突然,小玉的声音从外面响了起来。

    林梦雅看着那小家伙,抱了一团衣服来,粉雕玉琢的脸上,还带着几分笑意。

    “这是谁的衣服?”

    林中玉笑而不语,反而扬起了小脸,得意洋洋的说道:

    “你猜!”

    林梦雅的额边,拉下了三条黑线。

    好好的孩子,都被清狐给带坏了。

    接过林中玉手中衣服,一条金丝镶玉的腰带,落在了地上。

    “这是——王爷的?你不会——把王爷的衣服给扒下来了吧?”

    林梦雅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却看到小玉,笑着点了点头。

    天啊!竟然把龙天昱的衣服给扒下来了,完了完了,这下子,她的流心院,非得被龙天昱是拆了不可。

    此刻,龙天昱却皱着眉头,站在清波池边。

    他的衣服,明明放在这里的,难道,是邓管家拿走了么?

    不应该吧,即便是拿走了,也应该换一套新的,放在这里才是。

    清波池是勤武院内,不算太大,却十分精致的温泉池子。

    昱王府原先是先皇的一位宠臣的宅子,因里面有一口温泉的泉眼,所以,一时成为京城达官显贵们的必争之处。

    只是父皇宠爱他,在他成年后,独独赐了他这座院落。

    从林梦雅那里出来,他只觉得心头的思绪纷繁杂乱,这才跑到了这里来泡泡澡的。

    可这一上岸,怎么连衣服都没了呢?

    不远处,一道倩影悄悄的走到了清波池边。

    龙天昱回身,却看到一脸柔媚笑意的姜如沁,抱着衣服,到了他的身后。

    “表哥,给你衣服。”

    还未等说话,就羞红了一张脸。

    今天的姜如沁,只穿了一件轻纱衣裳,雪白的香肩,若隐若现。

    一张清艳小脸,头发斜斜的绑了一个发髻,一枚珠钗,缀在了一头青丝之上。

    此刻,一颦一笑,都带着几分慑人的柔美。

    似有若无的引诱,足以让男人们,失去理智。

    龙天昱的大手,伸到了姜如沁的面前。未经人事的姜如沁,忍不住有些呼吸急促。

    看来,姑母说的没错,只要她豁出脸面来,表哥,就是她的。

    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那只大手,却只是拿了她怀中的长衫而已。

    “表哥,我来服侍你,好不好?”

    声音带着几分让人颤抖的可怜,似乎,可以融化所有的人。

    可龙天昱的脸色,在却一瞬间阴沉了下来。

    他不喜欢这样的姜如沁,甚至,有些说不出的厌恶。

    “走来。”

    拿过她手中的腰带,干净利落的系在了腰间。

    这件衣服是他的,腰带也是他的。

    姜如沁,竟然乘着他不在的时候,进了他的屋子。

    实在是可恶至极。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进我的屋子。”

    声音里,却是让姜如沁都有些恐惧的冰寒。

    哪怕她在迟钝,也能辨别表哥的语气里,带着浓重的厌恶。

    “表哥,我只是喜欢你而已,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喜欢我?”

    再也控制不住,姜如沁哭着喊了出来。

    可龙天昱,却连头都不肯回的说道:

    “你不配。”

    从姜如沁用杏儿谋害林梦雅开始,她便不再是龙天昱所认识的那个表妹了。

    林梦雅虽然狠毒,但是却是个有情有义,自尊自爱的好姑娘。

    姜如沁只不过,是看重了昱王妃所带来的荣耀跟地位而已。

    哪像是林梦雅,拼了命的往外推。

    好奇怪,为何,在想到她的眼泪的时候,他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呢?

    “你们啊!真是胡闹!”

    流心院里,清狐跟林中玉双手扶住头顶的水盆,眨巴着俩双可怜大眼,看向了林梦雅。

    “小白小虎,替姐姐看着他们,不许让他们动!”

    俩个已经长得半大的小家伙,颇有灵气的呲着牙,一个盯着一个。

    “姐,我跟清狐,我们俩个,只是觉得那家伙,不应该欺负你而已啦!”

    林中玉委委屈屈的看向了林梦雅,可清狐却眨了眨眼睛,嘴角带着欠揍的笑意,看向了林梦雅。

    “我知道你们是好意,但是有些事情是做不得的。而且,他也没有欺负我,是我在无理取闹而已。”

    要她如何却责备这俩个人呢?

    自从到了这里,唯有清狐跟林中玉俩个人,对她是诚心诚意的好。

    虽然这俩个家伙,总会做出一些惊世骇俗的事情。

    可这些都无关紧要,她总是明白他们的心意。

    “好了,就不罚你们了。我去把衣服送过去,你们好好呆在院子里,小白小虎,看住它们。”

    清狐跟林中玉,留下跟俩个小家伙大眼瞪小眼。

    心头不住的哀叹,活了这么久,待遇还不如俩只小畜生。

    林梦雅逼问了一下,才知道龙天昱在清波池。

    抱着衣服走了过去,谁知道,却看到姜如沁,从里面走了出来。

    红着一双眼睛,发簪也有些散乱。

    那衣服,半露香肩,着实是香艳至极。

    看到了林梦雅后,姜如沁立刻变换了脸色,拉了拉自己肩头的衣裳,脸上还带着一抹得意。

    “呦,这不是昱王妃么?或许,我该改口,叫你一声姐姐了。”

    林梦雅心头微愣了愣,手中的衣服,显得有些多余了。

    “这事不忙,姜小姐还是叫我表嫂,比较动听。”

    姜如沁看了看林梦雅,故意的,把雪白的香肩,露了半边。

    “表嫂?也是,反正也没几天好叫的了,表哥,还是很疼我的。”

    故意把话说的很暧昧,姜如沁带着自己的人,大摇大摆的从林梦雅的身边,走了过去。

    笑容,一直维持到姜如沁消失后。

    一股子怒火,顺着心头肆意的奔腾。

    林梦雅抓着衣裳,回到了流心院里。

    “白芨,白芨,你在哪?”

    刚到院子里,林梦雅就迫不及待的,招呼着白芨。

    正在屋子里给林梦雅缝制冬袄的白芨,立刻迎了出来,却见到自家主子,把衣服仍在了她的怀中。

    “把这件衣服,个小白和小虎缝制俩身小衣裳!我现在就要!”

    翻看了自己手上的衣服,越来越觉得眼熟。

    “主子,这是王爷的衣裳吧?”

    这料子是上好的天青缎子,府里,也唯有王爷才配穿了。

    “是,你做以前,要仔细的洗一洗,别沾染上什么臭毛病。”

    气呼呼的吩咐完,林梦雅转身回了自家的屋子里。

    ‘砰’的一声,大门被她用力的甩上了。

    “这是跟谁生气呢?”

    白芨摇了摇头,却是只得乖乖的回到自家的屋子里去做活。

    坐在书桌前,林梦雅气呼呼的翻着书。

    哼,这世上,哪有几个一心一意的好男人,还不都是花心人,负心汉。

    “哎哎哎,这是跟谁啊,生这么大气,要不要,我去给你出出气去?”

    清狐扬着大大笑脸,凑在了林梦雅的边上。

    没想到,刚刚还拿书出去的某人,趁着清狐不备,捏住了他的脸。

    “我的脸!我如花似玉的脸!”

    继续捏,林梦雅丝毫的没放开。

    “小妞,爷可告诉你,毁容了你可赔不起。”

    小手继续若圆揉扁,一点情面也不讲。

    “女大王,小的服了,放过小的吧。”

    看着面前可怜兮兮的清狐,林梦雅心头的气,总算是消了一半。

    只是,她还是有些闷闷的不开心。

    “你不就是去送衣服么?怎么,他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欺负你?”

    摇了摇头,林梦雅叹了一口气说道:

    “不是啦,是我自己的问题,跟他无关的。”

    林梦雅小手托住香腮,眉间有纾解不开的忧愁。

    “清狐,你知道若是王公子弟,该如何和离么?”

    林梦雅的话,让清狐的眼神变了变。

    “你想跟龙天昱和离?还是算了吧,跟着他有吃有喝的,还有便宜占,干嘛要和离啊!”

    “我...只是问问而已。”

    说来可笑,她刚到这里就迷迷糊糊的成了已婚妇女。

    若是在莫名其妙的成了离婚妇女,还真是亏大了。

    “对了清狐,你行走江湖多年,可知道哪个势力,或者是皇族,是用蔷薇作为标志的么?”

    把儿女情长全部都摇出脑海,林梦雅问道。

    那人给她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若是放任不管是,她怕小玉早晚会有危险。

    “以蔷薇为记号,这,倒是未曾听说话。”

    虽然不知道林梦雅为何要打听这件事,可清狐还是仔细的想了想。

    “要说是蔷薇为号,倒真是有这么一号,只是这人,却不是个普通人。”

    提起这个人,清狐的脸上,都带着几分忌惮。

    “你知道大晋西南部,有个国家,叫烈云帝国吧?”

    在记忆里,用力的搜索了一番,她好像是在书里看到过。

    “那里森林很多,所以大部分国土常年都覆盖着瘴气,毒虫毒草多的是。所以,烈云帝国的人都善于用毒。”

    “说重点。”

    清狐翻了翻白眼,看着没耐心的林梦雅。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