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蔷薇少年
    被德妃娘娘亲手扶了起来,林梦雅就算是在这次的管家大权的争斗里,完全的胜利了。

    姜如沁即便是再不愿意,也没得法子。

    毕竟,这是德妃娘娘说的。

    只是姜如沁有些不甘心的是,这明明是德妃娘娘的注意,为何,最后却都是她的毛病。

    怎么反倒是她的不是了?

    可她无论如何,都不敢跟姑母顶嘴就是了。

    “母妃跟表小姐还没用餐吧,我这里吩咐厨房做了些家常小菜,二位,不如一起坐下尝尝吧。”

    林梦雅绝对是故意的!

    此刻,姜如沁跟德妃,碍于面子,却不能真的去吃。

    “不必了,本宫已经用过了,沁儿,我们走。”

    姜如沁不甘心的跟着德妃走出了流心院,脸上都是不服气的神情,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恭送娘娘。”

    林梦雅带着整个院子里的人,恭恭敬敬送走了德妃跟姜如沁。

    “主子,快起来吧,人都走远了。”

    白芍把主子扶了起来,院子里的大门,也严丝合缝的闭合上了。

    这事可实在是不怨她,若不是因为德妃非得找主子的麻烦,今天也不会如此的狼狈了。

    只是,连她们都有些好奇。

    主子到底是哪里得罪了德妃娘娘,竟然让她,会如此的记恨主子呢?

    “嗯,大家都散了吧,今天辛苦了,明天开始,咱们院子里,得加倍的小心了。”

    今天,不仅仅是林梦雅身边的四个丫头,就连粗使的婆子都是有赏的。

    这一次掌家,可在不比以前了。

    用过了晚饭,林梦雅一个人,坐在窗前低头沉思。

    许是有些累了,坐在窗前的她,竟然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就连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她都无从察觉。

    低沉的,一声叹息过后。

    黑影取来了一件毛毯,披在了她的身上。

    被惊醒的林梦雅,颤抖着睁开了羽翼般的睫毛。

    却有些意外的,看到了一身黑衣的龙天昱。

    “德妃娘娘不是不让你过来么,你还过来做什么?”

    语气里,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丝的埋怨。

    如果不是因为龙天昱的话,她也不必跟这些人斗智斗勇。

    “母妃她...你多担待些,好么?”

    从来不曾,轻易在人前落泪的林梦雅,不知为何,因为龙天昱的这一句话,却红了眼眶。

    如同决堤之水,她想要堵住,不想让泪水决堤,最后却发现,根本就是徒劳的。

    痛痛快快的哭了出来,任由泪水,沾满了整张美丽的脸蛋。

    哭得,如同小花猫一般。

    “你知不知道,我不想掌家,我也不想跟任何人争斗,我只能过好我的自己日子就好。为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要针对我?算计我?难道,只是因为,我是你的王妃么?那这个王妃,我不要当,我不想当了!”

    如同一个孩童,在肆意的挥霍着她的任性。

    人前,她是冷静睿智,果敢聪慧的昱王妃。

    可谁,不会有脆弱的时候呢?

    她不是冷冰冰的机器人,她也柔软的角落。

    “我...”

    他可以接受她的狠毒,包容她的跋扈,欣赏她的聪慧。

    可唯一无法面对,也不知道如何面对的,便是她的眼泪。

    那样晶莹的泪水,仿佛,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却重逾千斤,让他,连想要捧住的力量都没有。

    “我会放你走。”

    她说的没错,就是因为跟自己搅合在了一起,她才永无宁日的。

    “你说什么?”

    林梦雅瞪大了眼睛,看向龙天昱。

    “我会防你走,等到一个合适的时机,我会——”

    ‘嘭’的一声,在龙天昱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一只骨瓷茶杯,就这么照着的脸袭来。

    “你给我走!”

    茶杯,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然后,准确的撞击在了龙天昱的左眼上。

    反射的接住了杯子,却发现面前的窗,已经在刚刚,被那个小女人,从里面关上了。

    “以后再也不要来了!走,你走!”

    林梦雅背对着窗户,眼眶又再次湿润了起来。

    他是凭什么说出这句话来的,当她走?他还真的能说出来。

    委委屈屈的,又哭了起来。

    原来,她在龙天昱的心头,竟然一点地位都没有。

    把她赶走了,然后再换一个得力的王妃是么?

    龙天昱,你倒是好打算。

    好,那她就走,尽快的消息在他的面前。

    里面传来的哭声,让龙天昱有些揪心。

    举起的手,想要敲敲窗子,可最后,却还是徒然的放下了。

    也许,走,对于林梦雅来说,才是最好的结局。

    握紧了手中的骨瓷杯子,龙天昱转身,出了流心院。

    “小鬼,你要去哪里?”

    院子的角落里,目睹了这一切的林中玉,想要去屋子里安慰林梦雅。

    可却被同样围观的清狐,揪住了衣领。

    “放开我,我要去看看姐姐。”

    从未看过姐姐哭的如此伤心,林中玉皱紧了眉头,想要出去,给姐姐讨个说法。

    “我知道你心里难过,我也一样,但是现在小丫头,是不想见任何人的。”

    清狐的心里,带着完全不输林中玉的心疼。

    死龙天昱,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他的小丫头,容不得任何人欺负!

    “与其想着怎么安抚小丫头,不如,我们想办法,去整整那个不要脸的,给丫头,讨回公道来,怎么样?”

    清狐的提议,正中林中玉下怀。

    又看了看紧闭着窗子的正屋,俩个人的眼睛里,划过了一抹默契。

    龙天昱,今天该着他倒霉了!

    哭得的累了,林梦雅却是在地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她觉得,似乎有人,正乘着她睡着,抚摸着她的脸。

    闭着眼睛,拂过了那在自己脸上作怪的手。

    “别闹了,死狐狸,我还要睡觉呢。”

    可对方,却依旧不依不饶,甚至,还发出了低沉的笑声。

    “地上凉,你起来睡。”

    音色有些少年人的稚嫩,可却带着一丝丝阴柔。

    “没事...”

    迷糊中到的林梦雅,睁开眼睛,看了看那个在自己面前嘀嘀咕咕,没完没了的人。

    咦?小玉怎么一夜之间,长那么大了呢?

    不对!

    林梦雅立刻清醒了过来,戒备的看着面前的少年。

    他,不是小玉!

    “你是谁!?”

    紧贴在墙角,林梦雅抱着毛毯,警惕的看着面前的少年。

    怪不得,她之前把他错认成小玉了。

    眼前的少年,看起来比小玉大了几岁。

    一身花色湖蓝底的袍子,让他多了几分邪魅的妖艳感。

    白白净净的脸上,五官俊美,可比之小玉的雌雄莫辩,这个男子的五官,看起来,更加的阴柔。

    “我是谁?你猜猜看,若是你猜中了,我就不杀你。若是你猜不中,我就在你的小脸上,划上那么一道。”

    男子笑了笑,从袖口里,拿出了一把弯弯的匕首。

    可林梦雅的脸上,却并未有多少的惧意。

    “你敢伤我,我敢保证,你也走不出这个院子的。”

    夜跟清狐在搞什么,她的屋子里都进来刺客了,他们怎么还一点反应都没有?

    “真聪明,没错,你这院子,想进来还真不容易。那小杂种的眼力还真不错,连我,都对你动心了呢。”

    这个人,是纯粹的邪恶。

    林梦雅透过他的眸子,看到的都是漆黑如墨的恶意。

    这个人,比当初的清狐,还要多几分的邪气。

    他,不是个容易打败的对手。

    “你跟小玉有仇?不,你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林梦雅一下子就有些不悦了起来,什么小杂种,现在,小玉可是她的家人,容不得别人侮辱。

    “我跟那个小杂种能有什么关系,他,不过是个见不得光的风流债而已,哪里有我的身份尊贵。”

    男人,用匕首轻轻挑起了林梦雅的下巴。

    眼神里,都是冰冷的深邃。

    “女人,若是你不想看他死的话,就好好的看着他,不要让他,觊觎一些,本就不属于他的东西。”

    林梦雅倔强的看向了他,不发一言。

    俩个人,目光紧紧的对峙着,谁也不肯退后一步。

    “呵呵,有趣。林南笙的妹妹,若是有那个机会,我还真想,尝尝你心肝的滋味。”

    说完,男人就抽回了自己是匕首。

    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林梦雅,人,却是从正屋的门里,光明正大的走了出去。

    直到那男子的身影,完全的消失不见了后。

    林梦雅才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背,早就被冷汗所浸湿了。

    吓死老娘了!林梦雅拍了拍胸口,若不是敞开的门,她还以为,刚刚只是她的一场噩梦。

    屋子里,飘荡着一股妖媚的冷香,林梦雅转头,无意中看到了桌子上,一支怒放的蔷薇。

    切,骚包!

    把花拿起来看了看,这股子味道正是眼前的蔷薇发出的。

    想了想,林梦雅还是决定,把这朵花藏了起来。

    的心头,有些沉甸甸的。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这件事,看来小玉还是不知情的,既然如此,她就只能瞒着了。

    看来,小玉的身份,比她想的,还要复杂了。

    老天爷啊,为什么所有的事,都找上了她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