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玩转心计
    “没事,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而已。”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决定先把解药研究出来再说。

    如果这死家伙死活都不肯喝药的话,那她灌,也要把药灌下去的。

    “三绝堂的事情,你跟云竹,运转的如何了?”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决定问问三绝堂的事情。

    毕竟,这可是她的退路。

    “云竹很有手段,现在已经招揽了不少的人了。这不过这些人,有些是需要剔除的。”

    说起管理,其实清狐的手段,还不如云竹。

    但是他的武功,却足以让震慑到那些江湖人。

    云竹蒙着脸,所有人都只当她是个老婆婆。

    他却只是在屋子里坐着,无聊至极。

    “嗯,也是,三绝堂只收精英中的精英。”

    林梦雅拿过桌子上的茶,微微的喝了一口说道。

    “对了丫头,你召集这些人,总不能白养着他们吧。得干点什么营生才行,要不,咱们也做些杀手生意?”

    没好气的白了清狐一眼,难道,他还想弄出第二个桃花坞来不成?

    “三绝堂明面上是药房,所以,这些人,有的厌倦江湖的,可以去各地采药。但是暗地里,我希望三绝堂能成为一个情报集散地。”

    林梦雅明白,其实所谓的江湖,还是情报最重要的。

    不管是寻仇,报恩,还是走江湖的,第一要做的,就是熟悉情报。

    她分析过了,之所以在古代消息闭塞,是因为交通没有现代那么的发达。

    所以,只要她能掌握住一手的消息,那,就是占住先机了。

    当一个江湖百晓生,听起来,倒是个不错的选择来的。

    “好,这事,就这么说定了。”

    清狐倒是也十分的赞同,林梦雅有头脑,用药房作为掩护,没人会怀疑什么。

    况且,她的毒术出神入化,相信没多久,就会跟在江湖中声名鹊起。

    解毒嘛,肯定会用到许多特别的药材,自然,如果她的人在全国各地的去找药材,也就顺理成章了。

    “嗯。”

    林梦雅点了点头,她手上的伤,也已经快好了。

    幸好,这几天有姜如沁这个蠢货,在府里蹦跶。

    不然的话,她哪里来的时间,安心的养伤。

    姜如沁堪堪维持了三日,就自动带着人,来林梦雅的院子里认错了。

    可惜,林梦雅却以身体不适唯由,连门都不给她开。

    而且,这几天的昱王府,也变成了一团乱麻。

    就连一日三餐,都成了难事。

    现在,除了流心院还是一切照旧外,勤武院跟雅轩,眼看着就要断粮了。

    皱着眉头,德妃娘娘看着面前的一桌子凉菜,眸子里带着些许的薄怒。

    “这就是你管家,给本宫吃的菜么?当本宫是骡马不成!”

    姜如沁一下子跪了下来,委委屈屈的哭诉道:

    “姑母,这都是林梦雅捣的鬼,这几日,家里连肉食都没有钱去买了,只能吃些黄瓜水萝卜之类的了。”

    说起这件事情来,姜如沁也真是委屈的很。

    她不知道,王府的菜钱肉钱,竟然是隔几日就结的。

    上一次,下人们的月钱,倒是没少。

    可这一次,林梦雅却没那么好心,替她收拾烂摊子了。

    “你不是说,家里所有的钥匙,都在你手里了么?银库里的银子呢?”

    德妃重重的撂下了筷子,看着面前的丫头。

    本以为,她把当家的担子,给了这丫头,多多少少的,也会让林梦雅吃瘪来的。

    却没想到,吃瘪的人,竟然是自己。

    “她说,库里本来就没有银子了。但是我却听人说了,其实是她把银子都搬到了她自己的小库里面。沁儿气不过,曾经去讨要来的。可她说,那都是她的嫁妆,不能动。”

    姜如沁可怜兮兮的说道,这些,可都是柳儿脚踏的。

    她原本就想去姑妈这里告状来的,却没想到,被柳儿给拦了下来。

    这下子好了,姑妈肯定是更加生气的。

    跟柳儿递个眼神,褒奖了一下她。

    现在,倒霉的可就是林梦雅了。

    姑妈,可不是林梦雅能对付得了的。

    “你说什么?岂有此理,去流心院。我倒要看看,是谁给她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贪墨王府的银两!”

    德妃拍案而起,带着浩浩荡荡的下人们,一起去了流心院。

    刚到院子里,就看到了下人们,正端着流水般的美食,往流心院里走呢。

    一连三天,都没吃好饭的所有人,在嗅到空气里,那属于食物的香气后,都忍不住大吞口水。

    “好一个恶媳妇,竟然给姑妈吃那种猪食,自己吃好的!”

    姜如沁见机挑拨着,终于,如愿的看到姑妈的脸,又黑了几分。

    “德妃娘娘到——”

    随行的太监,扯着脖子唱喝道。

    可能是因为这几天都没有吃好的关系,那声音,略带着几分的绵软无力。

    “儿媳,给母妃请安。”

    林梦雅倒是没什么惊慌失措的神态,一切如常的样子,看得姜如沁,咬牙切齿。

    “好一个林家大小姐,本宫问你,王府的银子,是不是都让你搬到小库里去了。”

    没有铺垫,想必是德妃娘娘真的有些厌恶得紧了,就这么直接的问了出来。

    林梦雅乖乖巧巧的是跪在德妃的面前,说道:

    “的确是这样,王爷说,银库有些老旧了,所以让我把银子,都搬到我的小库里。”

    看到林梦雅承认得这么痛快,就连德妃和姜如沁,都是没想到的。

    冷冷的看了一眼林梦雅,德妃娘娘说道:

    “你认了就好,现在,把银库的银子,都交出来吧。”

    德妃居高临下的看着林梦雅,冷冷的命令道。

    可林梦雅却笑了笑,直接开口拒绝。

    “娘娘好大的忘性呢,前阵子您说,银库事关重大,即便是您,也得拿出印信,跟王爷印信,合成一体,才能让我办搬出银子。儿媳恪尽职守,丝毫不敢忘了母妃的吩咐。如果母妃执意要拿出银子的话,拿印信来,儿媳,一定一钱都不差。”

    林梦雅反将了一军,让德妃说不出任何话来。

    她才想起,前阵子的确是说过这句话的。

    却没想到,如今,竟然是被林梦雅直接利用了。

    “好,那本宫就让你给本宫拿出来。净月,拿本宫的印信来。”

    可一旁的净月姑姑,却有些为难的趴在了德妃娘娘的耳边,嘀咕了一阵。

    “你说什么?”

    德妃娘娘皱起了眉头,看向了净月。

    “回娘娘的话,那印信,自从出宫以后,奴婢也未曾看到。”

    这下子,别说是林梦雅了,就连德妃的脸色,都变得十分的精彩了。

    没有了印信,若是她强迫林梦雅交出库银,反而显得自己,言而无信了。

    现在,她也有些后悔,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这些事情来了。

    “你——你做的很对。本宫说过的话,也都能记在心里。沁儿,把管家的钥匙跟账簿,都交给你表嫂吧。”

    事情,峰回路转。

    谁也没想到,姜如沁才接管了几天,就要再度还给王妃了。

    “姑妈,我——”

    若是私下里,归还也就归还了。

    可在所有人都看到的情况下,姜如沁,也觉得抹不开面子了。

    “本宫说,让你还给你表嫂,你听不到么?”

    姜如沁没想到,姑妈竟然会倒戈相向。

    大眼睛,怨毒的看向了林梦雅,大有一副,要吃了她的模样。

    “好,柳儿,把东西,都还给我的表嫂。”

    咬牙切齿的一句话,足以证明她心头的愤怒。

    “表嫂,这些东西都收好,可别丢了。”

    白芍也上前接收,谁都知道,这场管家之战,姜如沁是彻底的惨败了。

    只是林梦雅,却没有得势就张狂,反而,亲手接过了白芍手中的东西,诚恳的说道:

    “管家不易,当家也不易。儿媳知道自己年轻,不懂事,所以,还请母妃,把这些东西收回。”

    谁都没想到,林梦雅会再次推出去。

    可唯有德妃清楚,这是林梦雅的抗议。

    管家的大权,可是被她说收回就收回了。

    丝毫没有跟林梦雅商量,也没有顾忌到她的感受。

    所以,这家伙才会有如此反弹的行为。

    而且,她现在做如此的行径,就是打量着最近的身边,没有可用的管家之人。

    德妃进退俩难,林梦雅却是态度鲜明。

    “你这丫头,这又是何必呢?”

    虽然心头,已经对林梦雅厌恶之深了。

    可德妃的脸上,却忽然柔和了下来。

    亲手,把林梦雅扶了起来,慈爱的看着她,说道:

    “咱们都是一家人,一家人说什么俩家话呢。本宫之所以让沁儿学着掌管家业,还不是为了能帮你一把么?只是沁儿那丫头毛躁,才闯下了祸,你这个当表嫂的,可是要多担待一些呢。”

    任谁都看得出来,德妃娘娘,她不得不暂时说些软话了。

    林梦雅可不是软柿子,想要捏她,早晚也得被她崩断几颗手指不可。

    再矫情下去,德妃可就失了耐心了。

    林梦雅顺势起来,笑容谦和。

    “母妃哪里的话呢,不管怎么说,姜小姐跟咱们家也是亲戚,我自然,是不会计较的,母妃放心便是。”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