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银子之战
    屋子内,三个丫头,差点笑出声来。

    主子的这一招还真是高杆,明面上,是交出了管家大权。

    可作为命脉的银子,却在她的手里掌控着。

    小库,那可是属于主子的私人小金库。

    别说是她姜如沁了,就连王爷,也那个权力去过问。

    况且,她也只是个狐假虎威的空架子而已。

    “表嫂,你就不要跟我装糊涂了。我说的,是小库的钥匙,交出来吧,省得我麻烦。”

    姜如沁冷冷的说道,后面人的笑声更大了。

    隔着门,林梦雅懒懒的躺在榻上,打了个呵欠说道:

    “小库?那里可都是我的嫁妆,我可没听说,我的嫁妆,要交给你去支配的。表小姐,别异想天开了。”

    姜如沁没得法子再说下去,若是在要求交出是小库要是,那她还真的成了众人取笑的目标了。

    只是,她还是有些不甘心的。

    “既然嫁到了昱王府,那嫁妆,也就是属于王府的了,理应由王府来掌管。”

    “哼,是么?那就让王爷亲自来跟我要吧,若是王爷不来,谁也别想拿走。”

    林梦雅不紧不慢的说道,想惦记她的嫁妆?

    门都没有!

    “你——你给我等着!”

    姜如沁差点被气疯,也不要小库的钥匙了,转而,气呼呼的去找龙天昱去了。

    “走了走了,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趴在门缝里看着外面,白芷兴冲冲的说道。

    “早就该走了,还真把自己当成王府的主子了,不自量力。”

    白芍冷笑着说道。

    “好了,白芍你快去把小库打开,按惯例,把钱都发了吧。”

    林梦雅倒是不想拖欠下人们的阅历银子,姜如沁不对,那是她的事情,跟下人们是无关的。

    他们也是听吩咐做事,况且,虽然她不再管家了,可下人们,却依旧对她毕恭毕敬的。

    这些,都是银子的功劳。

    “是,我这就去。”

    其实白苏早就准备好了的,若不是姜如沁来上这么一遭,她早就把银子发下去了。

    靠在小榻上,林梦雅难道的悠闲了几日。

    看看书,气气人,其实,这才是一个王妃该有的生活嘛。

    “昱王表哥,您看看表嫂,她就是针对我,才不给我小库的钥匙的。再说了,让我管家,那是姑母的命令,跟我有什么关系!”

    书房内,姜如沁嘤嘤的哭着。

    不过,却是雷声大雨点小。

    这么呜咽了半天,也不见有眼泪落下来。

    “这些事,我不管。”

    龙天昱皱着眉头,看也不看面前的表妹。

    上次的事情,已经让他彻底的厌恶这个女人了。

    若不是还有小时候的情分在,他早就把她赶出去了。

    没想到,母妃竟然还让她管家。

    若不是林梦雅一直没来跟自己告状,他早就把管家的权利给拿回来了。

    只是,来告状的,却是鸠占鹊巢的姜如沁。

    “表哥,我可是为了你好。你想想,自从她来管家,府里出了多少的事情。姑母这么做,也是为了你。”

    龙天昱心里清楚,出了那些事,究其原因,是因为有人总是暗害他而已。

    其实林梦雅,才是被他所连累的。

    眉头皱得更紧更深了,他不想听到别人,说她的坏话。

    “她说小库里都是她的嫁妆,真是滑稽,难道,她是嫁妆,不是王府的财产么?”

    姜如沁以为,表哥皱眉,是因为她的话起了作用。

    立刻添油加醋的说道。

    龙天昱终于抬起了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说道:

    “她的嫁妆,归她处置,跟我无关。”

    姜如沁的脸都要气白了,为什么?为什么连表哥,也站在林梦雅的那边!

    她是有哪里比不上林梦雅了,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向着林梦雅?

    “表哥,你是被那个女人迷住了么?我才是你的表妹,咱们才是一家人!”

    顾不得其他,姜如沁的语气里,多了几分的责问。

    龙天昱的眸光里,多了几分的厌恶。

    那样*裸的,不加任何的掩饰。

    “她是我的王妃,以后,请你也尊重她。”

    姜如沁彻底傻眼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从小到大,表哥不曾对任何女人有过特殊的情感。

    因为她从小就被姑母带在身边的缘故,对她,也才多了几分的亲近。

    可没想到,表哥竟然会在她的面前,如此的维护那个贱人!

    嫉妒,燃烧着她所剩不多的理智。

    为何?为何她一直憧憬的表哥,却是对别人动了心呢?

    “难道你不知道,她的命是克夫克父的么?早晚有一天,你会被她害死的!”

    将如期已经完全的丧失了理智,竟然跟龙天昱大声的喊叫。

    冰冷的视线,瞬间冻结了她的愤怒。

    她才看到,表哥的眸子里,那丝毫不加掩饰的厌恶。

    “以后,别再让我听到,类似这样话。”

    越发是讨厌起面前的女子来,以前,姜如沁也曾经是个天真活泼,不谙世事的小女孩。

    那时的他,虽然算不上多喜欢她,却也曾经真心的,把她当做妹妹。

    只是没想到,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如今,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真是让人,有些失望。

    姜如沁愣在了当场,她从未看到过,表哥的眼神,会变得那么的冰冷。

    以前,至少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温情在的。

    为何,为何他的眼神,如今却冰冷的吓人?

    “出去吧,我还有事要处理。”

    无暇顾及姜如沁,龙天昱如今,也乱成了一团麻。

    最近事情实在是太多,他不想因为这些无聊的事情,瞎耽误工夫了。

    失魂落魄的,从龙天昱的书房里走了出来。

    姜如沁,再也没有半点的盛气凌人了。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够让表哥另眼相待。

    可现在,她还去争什么,抢什么?

    不知不觉的,走到了雅轩。

    对了,她还有姑妈的支持。

    只要,她能讨得姑妈的欢心,昱王妃这个位置,早早晚晚是她的!

    “主子,这个月各个月的月例银子,都发下去了。”

    白芍做事非常的有条理,多琐碎的事情,她都能做的井井有条。

    这也是林梦雅,为什么会把管家权,交给她的原因。

    “嗯,大家都下去吧。最近没事,不要出门,也不要跟别人起冲突。”

    林梦雅吩咐道,几个姑娘,也都下去了。

    “小丫头,这还真是不符合你的风格!怎么,怕了那个没脑子的女人了么?”

    清狐嬉皮笑脸从背后转出,一脸的坏笑。

    “怕?我什么时候怕过任何人。对了,你这是去干吗了?”

    林梦雅看着面前的家伙,平常他穿的都是很随意的。

    今天,却穿了一件白色的袍子,也打扮得十分的正式。

    “你去相亲了?”

    听到林梦雅的话后,清狐很不美观的翻了一个白眼。

    照着镜子,顾盼自怜的说道:

    “你看我,帅得这么惊天动地的,真是烦恼呢。”

    林梦雅无语的看着面前自恋的死狐狸,他就不怕自己把隔夜饭都吐出来么?

    “再恶心我,就把你阉了扔出去。”

    这威胁,还真是够味。

    清狐立刻嬉皮笑脸的,凑到了林梦雅的面前,眼睛里亮晶晶的说道:

    “我是去替你招募人才了,没有人能认出我来,而且,大家还一致决定,推荐我为三绝公子之一的武绝呢!”

    林梦雅有些头疼,她就知道,这家伙始终惦记着三绝堂的事情。

    有些无力的,看着面前的家伙问道:

    “你没把人家,都打得断胳膊断腿吧?”

    若是这样,她肯定是要抓狂暴走的。

    清狐嘿嘿一笑,不自觉的挠了挠头,说道:

    “刚开始的时候没有,可是后来,我就有些被打出了兴趣来了,这不——”

    “我杀了你!”

    素手掐住了清狐的脖子,用力的晃啊晃的,清狐被晃得差点头晕。

    “嘶——丫头,你倒是轻点啊!”

    无语的看着面前的家伙,她还真是无语加无语。

    难道,他都不知道点到为止,是什么意思么?

    “没关系的啦,你放心,那些人都很结实的。几天以后就会活蹦乱跳的了,绝对不会影响你的事情。”

    林梦雅自然是知道,清狐是逗她的。

    收回了自己的手,半真半假的问道:

    “清狐,若是你的毒,有解药可救的,但是却会失去武功,你要不要试试?”

    清狐愣了愣,本能的摇了摇头说道:

    “不要,如果我失去了武功,就再也不能保护你了。让我看着你受欺负,比杀了我还难受。”

    这是他的肺腑之言,照顾这个小丫头,就是他余下不多的时光里,最重要的一件事了。

    “可是,你死了,我会伤心的。”

    有些闷闷不乐的说道,表面上,清狐还是那个清狐。

    可林梦雅却明白,因为以前的经历,清狐的身体里,已经是千疮百孔了。

    之所以现在还活蹦乱跳的,是因为他的武功高强。

    如果不彻底解毒的话,清狐,早晚会毒发身亡的。

    最近,老师的研究成果,有了那么一丝丝的进展。

    有可能,清狐的毒能解了,但是代价,就是他再也不能用武了。

    “小丫头,又在想什么坏主意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