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掌家不易
    “主子,您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交出了管家的钥匙跟账本呢?”

    白芍倒了一杯茶,端给了林梦雅,美眸里满是疑惑。

    林梦雅接过茶,不急不忙的押了一口说道:

    “你们不觉得,这次德妃回来,跟以往不同了么?”

    林梦雅一边喝着茶,一边想着今天的事情。

    昨天,德妃就在府门口给了她一个下马威。

    今天,就找了这婆子来捣乱。

    而且,姜如沁也被接回来了,看来,并不是临时起意。

    “我也觉得奇怪,按说那天德妃娘娘是动了真气了,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就原谅她的吧?”

    白芨最为心细,所以,也并未表现得跟白芍一般的气愤填膺。

    只是屋子里的气氛,却难得的有些压抑了起来。

    “丫头,那女人怎么来了?”

    外面的人都走光了,清狐也闪身进来。

    一照面,就问起了姜如沁来。

    那女人总是变着法的想要害他的小丫头,若不是丫头要留她一条命在,现在,她早就成了一抹亡魂了。

    “我也不知道,这今天大家都不要出门吧。”

    折腾了这么几日,其实林梦雅倒也是有些累了。

    不如乘着这几日,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再说了,这家,也不是那么好当的。白芍最近辛苦了,咱们也好好歇一歇吧。”

    说到当家,白芍也露出了几分看好戏的神情。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王府里少说也有上百号的人头。

    再说了,王府里最值钱的东西都在她的小库里。

    每个主子都有小库,小库不算公中。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姜如沁,如何唱好这场空城计了。

    “主子说的是,这家,谁爱当谁当。”

    除了白芍以外,谁也不知道林梦雅说的是什么意思。

    只是,在外人的眼中,流心院却是有几分破败的味道了。

    “恭喜小姐,贺喜小姐,终于拿到了掌家的权利。”

    雅轩的小跨院内,姜如沁得意的看着手中的钥匙。

    姑妈再生气,可跟她到底是一家人。

    那扫把星只会让表哥越来越倒霉,姑妈也是看清了这一点,才把她给接回来了。

    更没想到的是,一回来,就让她接管是王府。

    怕是那女人说什么也没想到,她,竟然也会有今天。

    “把账本拿来,还有明天一早,让各房的管事来回话。”

    “是,小姐。”

    只要她把握住府里的一切,不管是表哥,还是那女人,还不是任由她搓扁揉圆。

    可惜,这种得意还持续到第二天,王府里,就出了事情。

    “表小姐,大灶的食材都不足了,需要您去看看。”

    天还没亮,负责管理厨房的婆子,就来姜如沁的院子里回禀了。

    “这些事,你们看着办就好了,哪里需要我家小姐来管?”

    姜如沁新买的丫鬟柳儿,站在门口,十分不悦的说道。

    厨房的管家婆子,可是王府的老人了。

    为人精明圆滑,当下,就立刻赔笑道:

    “姑娘可真是愿望我了,咱们王府不比别处。吃的用的,都得精心着,以前,都是王妃身边的白芍姑娘,亲自去相看的。您也别难为我了,若是出了点什么岔子,我也担待不起呀。”

    那婆子说的倒是实话,王府三天要进一批新的食材。

    一些鱼虾类的侩货,更是要每天都进的。

    白芍虽然不是次次到场,却也是要安排妥当才行的。

    她才从流心院里过来,可那边却说,以后这些事,都要归表小姐管了。

    天老爷,真是千古奇闻。

    哪里听说,要一个未出阁的表妹来当家的。

    真是豪门大户,不是她们这种下人,能够理解的。

    “柳儿,既然范大娘都如此吃了,那我就跟着去一趟吧。”

    被人从睡梦中吵醒的滋味很不好受,但是为了能更好的掌管昱王府,她也不得不做出一个样子来。

    没想到,去了厨房,还没等她查看完。各房里的管事,就轮番登场。

    浣衣所里面,下至皂角,上至熏衣用的香料,都得她一一验过才行。

    偌大的王府里,鸡毛蒜皮的事,现在都得让姜如沁去看看才行。

    “累死我了,我看那些人,纯粹就是故意的。”

    满满当当的忙了一个上午,姜如沁才有时间,喝上一口水。

    柳儿给她捶着酸麻的腿,可即便是如此,姜如沁却差点觉得,自己都要散了架子了。

    “依奴婢看,倒不像是故意为难小姐的。许是因为,小姐初掌家业,所以,这些人摸不准小姐的脾性,才处处请示的吧。”

    尽管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

    但是姜如沁也明白,柳儿说的的确是这么一回事。

    可这么忙下去,她非得被累死不行。

    “算了算了,以后习惯了就好了。对了,我去歇一会儿,下午好去姑妈的院子里请安。”

    姜如沁揉了揉腰,实在是有些不堪重负了。

    可还没等她头沾到枕头,外面,又有敲门声。

    柳儿出去看了一下,回头,脸上带着几分无奈的说道:

    “小姐,外面是各院的管事的来了。说是今天,要发月例银子了,正等着您给拿银子呢。”

    月例银子?

    姜如沁转了转眼珠,一丝笑意,浮现在脸上。

    她可是听说,昱王府库里的银子,堆得连角落里都是满满的。

    一想到这些银子,以后都归她指使了,顿时,来了精神。

    “走,去银库里看看。”

    刚走到银库里,姜如沁就傻了眼。

    一排排的架子,空空荡荡的,哪里有半分银子的影踪。

    “银子呢?银子在哪?”

    姜如沁大声的喊道,那看管银库的婆子立刻来回禀说道:

    “回表小姐的话,银子都已经搬到了王妃的小库里去了。”

    翻来翻去,姜如沁手中,也没有小库的钥匙。

    姜如沁怒不可遏,原来,她竟然是被林梦雅耍了!

    “来人,跟我一起去流心院里要银子!”

    此刻的林梦雅,早就预料到了如此的情况。

    等到姜如沁带人到了门口的时候,林梦雅早就让人把大门紧闭了。

    “林梦雅,你给我开门!”

    气急败坏的姜如沁,竟然直呼林梦雅的名字。

    用力的拍着流心院的大门,可没想到,门竟然真的开了。

    姜如沁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院子里。

    “姜小姐,请注意你的身份。你虽然管家,可王妃到底是王妃,若是你再出言不逊,就别怪王妃参你不敬宗亲之罪。”

    冷眉冷眼的白苏,瞬间给姜如沁破了一盆冷水。

    虽然姑母会给她撑腰,可到底,林梦雅还是正经王妃。

    她爹已经因为前阵子的事情,差点不要她这个女儿了。

    可不能因为别的小事,再惹祸事。

    “我……我只是一时情急而已,王妃不会那么小气吧?”

    明明是气势汹汹的来找林梦雅的麻烦,反而她却被白苏迎头棒喝。

    姜如沁的心头,带着些许的不自在。

    “我是个奴婢,自然是无权决定的。不过,王妃就在里面,你可以自己问问。”

    说完这句话后,白苏竟然转身就回到院子里去了。

    姜如沁心头微怒,如今,竟然连一个奴婢,都敢把她不放在眼里了。

    都是林梦雅*出来的好奴婢!

    “小姐,何苦跟一个奴婢置气,您别忘了,咱们今天是来干嘛的。”

    柳儿却拽了拽姜如沁的袖子,悄声说道。

    没错,她今天可是来要银子的。

    嘴角挂着一丝丝的冷笑,走到了院子里。

    可是,不管是正房或者是厢房的门,都紧闭着。

    院子里空无一人,就连个丫鬟婆子的都有迎出来的。

    所以,她不得不带着一群人,走到正屋门前。

    “去敲门。”

    用眼色指使柳儿,若是她去叫门,反而显得她掉了身价。

    柳儿伸出手拍了拍门,可没想到,里面却没人应答。

    “王妃,我们小姐找您有事,请您开门。”

    一个丫鬟,自然是不敢直呼其名的。

    只是,柳儿再三呼喊,里面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接着敲,我就不信,她根本听不到。”

    柳儿只能继续敲门,可敲了这么半天了,里面就是不开门。

    姜如沁气得差点砸门,可思来想去的,若她真的这么做了,林梦雅绝对不会轻饶了她的。

    别说是林梦雅了,就是皇室的那些宗亲们,也只会觉得她蛮横无理。

    这对她以后打入皇族内部,十分的不利。

    “表嫂,你就开门吧。我是有事,要跟你商量的。”

    没法子,姜如沁只能柔声说道。

    半晌,里面来传来一道慵懒的回应:

    “我正在休息,有什么事,下午再说吧。”

    姜如沁气到五官都扭曲了起来,没想到,那死女人,竟然给她玩这一手。

    “表嫂,你是不是少给了我一把钥匙?”

    反正,她今天就是来要小库的钥匙的,不开门,也无妨。

    省得她去看林梦雅那张脸。

    “你说的我院子里大门钥匙吧?你去门房的婆子那拿吧,只是各院的钥匙,一般都是放在婆子那里的是。你若是想要,那就麻烦你,每天晚上,来给我锁门吧。”

    林梦雅的话,瞬间让姜如沁身后的不少人,都发出了轻轻的笑声。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