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王府遇冷
    “啊——”

    被割了舌头的男人,发出了一声惨叫。

    翻着白眼,倒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清狐站在林梦雅的背后,手中雪白锋刃的匕首,滴落着鲜红的血液。

    “把这两个人,拉回你们的柳叶帮,告诉你们的当家大哥,再敢惹我,我就杀上门去。”

    周围,都是柳叶帮的汉子。

    所以,周围并没有多少人,看到这血腥的一幕。

    说到底,柳叶帮也只是个流氓团伙,他们哪里见过这种场面。

    当下,抬起生死不明的同伴,还有那个已经死透了的杜大爷,作鸟兽散。

    “回去吧。”

    除了白苏跟林中玉外,其他的三个丫头,吓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别怕,主子不会伤害我们的。”

    白苏收起了剑,安慰着其他的三个人说道。

    尽管相处得不错,可白苏到现在也终于明白,她跟其他的三个女孩子,还是不相同的。

    她的命运,从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为了少主,为了主人,她哪怕会灰飞烟灭,都不会眨一下眼睛的。

    “我知道,你也会永远保护着我们的。”

    冰冷的小手,却被另外一双温暖的柔夷握住了。

    回头,有些愣怔的看着白芨。

    虽然,她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可是,那双看向她的眸子里,却没有半分的恐惧,害怕。

    “你们——不怕我么?”

    自从跟白芨他们相处以来,白苏都尽量避免着,在她们的面前杀人。

    比起她们来,她已经是满手的血腥,如同鬼魅了。

    却没想到,几个伙伴,会待她如旧。

    说不感动,却是假的。

    “为什么会怕你呢?自从你来院子里以后,那些刁奴们,可不敢给我脸色看了呢。”

    年纪最少的白芷,拉着白苏的手撒着娇。

    虽然只是个侍女,但是在流心院里,除了林中玉以外,可就属她最受宠了。

    就连小姐,也隔三差五的给她做些好吃的打牙祭。

    白芍也恢复了往日的活泼,手臂搭在了白苏的身上说道:

    “若是我有你这功夫啊,早就把那些欺负我家的人,都给打趴下了。现在好了,我们有你这么个姐妹,以后,看谁还敢欺负我们。”

    四个小丫头,又恢复了往日的亲密。

    林梦雅回头,看看那四个人,嘴角,不由得挂起了几分笑意。

    三绝堂的事情,多多少少这些丫头们,都是要参与进来的。

    若是没有胆量,那怎么成?

    “丫头,跟在你身边的人,胆子不大也不成。”

    清狐摇了摇头,看着林梦雅说道。

    “在这世上讨生活,没点胆子怎么成,走吧,我们回府去吧。”

    如同没发生过这些血腥的事情一般,林梦雅特意雇了小车,把东西都送到白芨父母暂住的小院去了。

    却没发现,她的身后,一道陌生的视线,正站在酒楼二楼的窗口,冷冷的看着她。

    “她就是那个小杂种的庇护者么?倒真是有几分手段,孟元,去看看,探探她的底。”

    男子的背后,一道穿着异国装束的男子,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是,殿下。”

    有双莹白如玉的手,却狠狠的落在了栏杆上。

    “小杂种,你的命,我收了。”

    回到王府中,林梦雅却意外得知,德妃娘娘要回来了。

    而龙天昱,一大早就进了宫。

    “启禀王妃,王爷走之前留了话过来,说是让您这几天,都不要随意的出王府的门了。最好,是在您的院子里还待着。”

    不让她出门?这是为何?

    林梦雅虽然不解,但是龙天昱做事,总有他自己的理由。

    点了点头,林梦雅吩咐这几天院子里的人,都不要随意出门去了。

    “对了,德妃娘娘什么时候回来?我要不要去院子里请安?”

    邓管家却有些迟疑的摇了摇头,说他,也不清楚到底德妃什么时候回来。

    林梦雅总觉得有些怪怪的,自从她回府了以后,下人们明面上不说,却都暗地里看着她,然后嘀嘀咕咕的。

    “主子,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呢?”

    刚刚去厨房张罗晚饭的白芷,皱着眉头,回到了流心院。

    “怎么了?谁给你气受了不成?”

    白芨绣着艳丽的牡丹花,打趣着小丫头。

    “那倒是没有,不过,她们都在打听主子以前的事情。”

    白芷的话,让坐在椅子上看书的林梦雅,抬起了头来。

    “哦?他们在打听我什么?”

    白芷拿起时桌子上的梨子,左右手颠倒着说道:

    “她们什么都问啊,好像问的最多的,就是夫人是怎么去世的吧。还问许多,关于主子小时候的事情。”

    关于她小时候的事情?林梦雅想了想,她的事情,虽然在京都人尽皆知,可大部分的情况,人们都是知道的。

    为何,现在会是有人来打听自己的过去呢?

    “那你是怎么说的?”

    林梦雅放下了手中的书,问道。

    “我什么都没说,白芨姐吩咐过的,有关主子的事情,不能乱说的。”

    林梦雅赞赏的看了白芨一眼,看来,这丫头把院子里的丫头,调理得不错嘛。

    “没事,都放心吧。可能是随便问问而已,况且,我的那些事情,也算不得什么秘密。”

    林梦雅想了想,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王府里,好事的人多了去了。这些女人在一起,无非就是东家长西家短的。

    想来,是她最近风头太劲,所以,才引起了这些好事人的好奇心了吧。

    “想来她们也不敢对主子说三说四的,若是让我听到了,定然撕了她们的嘴不可。”

    是啊,林梦雅笑了笑,看向了正在给白芨倒线的白芍。

    她的院子里,还有这么一位准泼妇在。

    谁敢,去传她的是非呢?

    德妃的马车,在傍晚抵达了昱王府。

    作为儿媳,林梦雅自然是带着一众丫头婆子,在门口恭候。

    仪态万千的德妃娘娘,缓步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龙天昱扶住了她的手,可眉头,却微微皱起。

    “恭迎母妃回府。”

    林梦雅规规矩矩的行礼问安,刚想去扶住德妃的另外一只手,却被她躲开了。

    愣愣的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行了,本宫也乏了。你退下吧,以后没事,不要来本宫的院子。”

    冰冷的语气,再也不复当初的亲切。

    林梦雅有些愣神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妃还是先回去吧,锦月去了,娘娘心情不好。”

    一旁的净月姑姑,却柔声说道。

    看着一向跟自己不怎么说话的净月姑姑,林梦雅木讷的点了点头。

    她,也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错事了吧?

    “怪不得娘娘的心情不好,原来,锦月姑姑竟然就这么去了。”

    回到流心院以后,邓管家特意来给她请安。

    林梦雅这才知道,那个一向对自己温柔可亲的锦月姑姑,竟然病死在宫中了。

    可是,她怎么也不会相信。

    明明,她和锦月姑姑分开的时候,锦月姑姑,还是一丝毛病都没有的呢?

    这几天在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白芨,你去跟王爷说一声,一会儿等他回到院子里,我有事要跟他商量。”

    “是。”

    白芨立刻去勤武院传话,无论如何,林梦雅都觉得,刚刚在门口打了照面的德妃娘娘,有些不对劲。

    没多大会儿的功夫,白芨却匆匆的回到了流心院。

    只是这丫头眉头紧皱,仿佛,有些难言之隐。

    “怎么了?谁给你气受了么?”

    白芨摇了摇头,小心翼翼的看着林梦雅,小声说道:

    “我没请到王爷,刚到勤武院的大门,就被人拦住了。说是奉了德妃娘娘的命令,以后,咱们流心院里的人,不准私自去王爷的院子。”

    听到白芨的话后,林梦雅的眉头,也皱的更紧了。

    怎么回事,她到底做了什么,才让德妃如此的讨厌她?

    “许是因为,王爷累了吧。算了,以后还有的是机会,你们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林梦雅有些微微的疑惑,以前,德妃娘娘隔三差五的,就会让锦月姑姑,赶着龙天昱来自己的院子。

    可今日,她竟然下令,不让自己院子里的人,去龙天昱的院子里。

    这种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让她都有些措手不及。

    想了想,林梦雅在屋子里,轻轻的叫到:

    “夜,你在么?”

    无人回答,可却有一阵微风轻轻的划过。

    再抬头的时候,夜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了。

    “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告诉我,今天德妃娘娘,跟王爷,到底做了什么?遇到了什么人?”

    夜想了想,王爷吩咐过,以后一切要听王妃的话,当下,用平淡刻板的音调说到:

    “王爷只是进宫去接德妃娘娘而已,至于在宫里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但是在路上,我听到王爷跟德妃娘娘,吵了一架。当时王爷名命令我不准靠近,我也就没听清楚。”

    奇怪了,龙天昱虽然冷冷淡淡的,却是一个至孝之人。

    到底是什么事,会让龙天昱,跟德妃娘娘大吵一架呢?

    难道,跟今天德妃娘娘的转变有关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