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三绝公子
    “我会尽快的带他去你那里,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对我的身份保密。”

    一丝深不可见的忧伤,划过了云竹的那双眸子。

    “好,那就这样说定了。”

    林梦雅不喜欢窥探别人的**,而且,像是云竹这样,心里肯定是有她都不能明白的痛苦。

    只要云竹能为她所用就好,别的,她并不关心。

    “嗯,墨染说已经联系了不少以前桃花坞的杀手们,但是,咱们这里,也得有个名号吧。”

    云竹倒是立刻走马上任了,关心起了自家的问题来。

    林梦雅想了想,轻柔的说道:

    “三绝堂,我们明着的药铺,暗中的势力,就叫三绝堂。”

    云竹的眸子一亮,三绝堂,听起来就很是不凡。

    “若是想要求医问药,必须经过三绝的考验。你在那些人里,挑选出三人,并称为三绝公子,想要加入三绝堂,或者是要求医问药的江湖人,也必须要经过这三关才行。”

    林梦雅把门槛定的很高,而且,平常的百姓,能够用到三绝堂的,无非是质量上乘的药材。

    她只是在毒术上,颇有自己的心得而已。

    寻常的百姓,反而用的不多。

    所以,她只要躲在幕后,偶尔露个脸就好了。

    至于明面上的药铺,跟给人解毒治病的费用,也就能够维持三绝堂的正常运转了。

    要知道,这些江湖人士,各个都是不缺钱的。

    不坑他们,她林梦雅怎么发财?

    “我懂了,主人放心,云竹会把三绝堂料理得妥妥当当的。只是主人,最好您还是定个日子出门去三绝堂里。要知道,您的这个院子,还真是不好进。”

    林梦雅知道,云竹说是夜的护卫。

    夜从来不会来听她的墙角,但是,每次院子里来人的时候,夜还是会盯着,以防出现意外。

    若是任由云竹常来常往的,必定早晚都会露馅的。

    所有,她还是定个日子,处理一下三绝堂的事情比较好。

    “每月初一十五,我都会去三绝堂。记住,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我的身份。你,就是三绝堂的大当家。”

    于管理上,林梦雅自认不是个好领导。

    所以,有能者居之。

    云竹点了点头,又跟林梦雅说了一阵,人,就悄悄的走了。

    打开了窗子,一阵微凉的秋风,让林梦雅缩在了袍子里。

    最近,她的生活,过的还真是惊心动魄来的。

    明里暗里,不停的有人想要对付她。

    “小心着凉。”

    月光下,一道玄衣身影踏月而来。

    风,微微托起他的长发,那张冷漠的脸上,俊美依旧。

    林梦雅托着香腮,给了对方一个温柔的笑容。

    “这么晚了,王爷过来做什么?”

    龙天昱也不知道,只是今夜,他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不知不觉的,就挑着灯笼,到了她的院子里。

    灯光里,女人的面色柔美安静,清雅得如同人间仙子。

    许是因为要睡了的缘故,头上不见任何首饰环佩,却凭添了一分慵懒。

    心头微微一动,一股子暖意,从心头荡漾开来。

    “我——只是还没有困意。”

    失眠了?林梦雅自然而然的打开了门,如同一个真正的妻子,等候着龙天昱。

    “是在担心,德妃娘娘吧?”

    德妃被留在宫中几日了,虽说龙天昱找了不少人去询问,可得到的结果,都是德妃在皇后的宫中叙旧。

    不安,在俩个人的心头酝酿。

    到底是叙的什么旧?那俩个人的感情,好像还好到这个程度吧?

    “嗯,我派去的人说,宫里一片风平浪静,母妃,每日都在皇后的宫中,说是偶感风寒,太医正在诊治。”

    坐在暖炕上,龙天昱有些淡淡的疲惫。

    难得俩个人,会有如此安静相处的时间,就连他的语气,也柔和了许多。

    “我觉得,皇后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对德妃娘娘下手。毕竟,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她呢。许是德妃娘娘,真的受了风寒了吧。对了,太医院的脉案,你可曾看了?”

    龙天昱点了点头,他早就派人去查过了。

    记录上面,的的确确写着母妃是受了风寒了。

    表面上,看不出一点点的破绽来。

    “还是等等看吧,王爷放宽心,若是真有什么事,娘娘未见得,会束手就擒的。这么多年了,娘娘的手段,远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的简单。”

    林梦雅轻声安慰道,可她的心头,却也埋藏着隐隐的担忧。

    皇后,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女子。

    现在,却掌握着整个晋国的最高权力。

    每次,跟皇后相对,林梦雅都会如临大敌。

    一唯有皇后,才能给她那种快要窒息的压迫感。

    这个女人,不简单。

    “从小,母妃就为了我,牺牲了许多。”

    今夜,不知为何,龙天昱竟然对林梦雅吐露了心扉。

    许是因为,夜深人静,再坚强的他,也偶尔会有脆弱的情绪。

    也可能是,偌大的王府,唯有她,才能够了解自己,对母妃的担忧。

    回忆,从开口吐出的第一句,就开始如同潮水般涌现。

    “母后进宫后,便宠冠六宫,成为了独一无二的贵妃。我自出生,就被父皇寄予种望。怕也是从那个时候起,皇后跟太子,就恨上了我吧。”

    林梦雅静静的听着,这些深宫往事,除了当事者,谁也说不清楚。

    可林梦雅,却总是觉得哪里不对。

    德妃曾经跟陵南王有过那么一段往事,即便是皇上再大度,也不可能完全的不在乎吧。

    但是从德妃,跟龙天昱的口中,她却觉得,皇上是真心的宠爱他们母子的。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王爷,你不要担心。”

    有谁注意到过么?每次,龙天昱紧张的时候,手,就会不自觉的紧握成拳。

    林梦雅伸出了纤细的手指,抚上了龙天昱放在桌子上的拳头。

    冰冷的温度,让她有些暗暗的心疼。

    这个男人,总是用自己的冷漠筑起一道高高的心墙。

    却从未有人正视过,那道心墙背后,便是他柔软的心。

    温和的热度,透过肌肤相接处,传递了过来。

    龙天昱转过头,却看到林梦雅,在灯光下,温柔的浅笑。

    “你一定可以,把娘娘救出来的。”

    轻柔的嗓音,却带着毋庸置疑的信任。

    龙天昱的心,从未被如此暖心的温柔所包围过。

    不自觉的,反手紧紧的握住了那双细嫩的柔夷。

    紧紧的,仿佛永远都不想放开。

    “王爷——”

    声音,仿佛娇嫩得能滴出水来。

    这辈子,林梦雅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用如此热切的目光死死的盯住。

    脸颊传来了微烫的热度,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林梦雅,竟然害羞的,垂下了头。

    奇怪,她这是怎么了?

    “我——今晚可以在你这里睡么?”

    没头没脑的,龙天昱的声音也变得低沉了许多。

    他只是不想一个人吧,至少在这里,还有她在陪着他。

    看着林梦雅的耳垂,红得差点要滴出血来,龙天昱却不由自主的,抬起了手,勾起了她纤巧的下巴。

    “可以么?”

    低沉的声音,化成了让人无法拒绝的魅力。

    林梦雅盯着那双深邃的眸子,如同喝醉了一般的,有些晕眩。

    “可以,五百两银子一夜。”

    温柔娇羞的声音,却说出了让林梦雅都想钻到洞里的话。

    天啊,她本来是想要拒绝的好吧。

    愣了愣,龙天昱却低沉的笑开了。

    “好,可惜我现在没带现银,银票收么?”

    这丫头,还真是不余余力的敛财。

    五百两么?嘶,还真是有点贵呢。

    “收,不过,我得先收钱。”

    笑眯眯的,伸出了小手,林梦雅真是不愧自己的奸商之名。

    但凡是关于银子的,就连羞涩都没有了。

    龙天昱看着面前笑的开心的小丫头,心头却在暗暗的嘀咕。

    看来,他家的王妃,还真不是一般的贪财呢。

    手,伸到了怀里,可却什么都没摸到。

    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钱,都在外衣里。他现在穿的,可是便服。

    “那个...明早给你好么?我没带。”

    摊开了手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可林梦雅却依旧笑眯眯的,只是脸上,却露出了抱歉的样子。

    “不好意思,概不赊账!”

    夜色里,被林梦雅推出门来的龙天昱,无奈的看着那丫头,关上了房门。

    唉,这叫什么事?

    没带钱,就被自己的王妃给扫地出门了。

    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丫头,还真是只认钱不认人来的。

    龙天昱认真的思考,以后自己是不是,真的得带几百两银子在身上的时候,一道身影,却悄然的出现在他的身边。

    “主人,宫里有情况。”

    瞬间,龙天昱就恢复成了那个冷峻无情的昱王爷。

    面无表情的,看向了一身黑衣劲装的夜。

    “什么情况?”

    夜跪在地上,平静的说道:

    “宫里传出消息来说,锦月姑姑,在傍晚的时候暴病身亡了。”

    “什么?!”

    龙天昱的眸子里,满是再也无法掩饰的震惊。

    这一次进宫,陪在母妃身边的,唯有锦月跟净月俩位姑姑。

    难道说——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