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龌龊交易
    “如今,王爷兵也屯了,武器也造了。若是本宫要你削减到五万,王爷以为如何呢?”

    皇后声音浅淡,却带着些许的不容置疑。

    冷汗,立刻从明王的背心里透了出来。

    若不是出了明月的事情,皇后也不会提早,就把这一手给曝光。

    顿时,明王的内心里,陷入了天人交战。

    是坚持为明月讨回公道,还是,暂退一步,听从皇后的安排。

    良久,明王吐出了一口气,有些颓然的说道:

    “既然皇后娘娘早就有定夺,那小王就依娘娘所言。只是,我儿不能白死。”

    这个答案,皇后早就预料到了。

    嘴角带着一抹凉薄的笑容,说道:

    “明王尽可以放心,本宫定然会给明王一个交代。至于屯兵之事,本宫是个妇道人家,不懂军务,明王觉得如何是好呢?”

    明王看着皇后,怪不得,大晋的皇帝病了这么久,晋国却还是一片祥和。

    这个女人,可比她的儿子强得多了。

    “此事,也是小王的不是。小王愿意裁兵五万,今年的供奉加倍。不知娘娘,意下如何?”

    给晋国的朝奉,其实也西藩每年三分之一的产量了。

    用三分之二的税收,来换取五万精兵,到底,还是明王赚了。

    “十万精兵?明王是否觉得,我皇病重,就看不起我们母子了?”

    皇后一双凤眸,冷冷的看着面前的明王。

    饶是明王,也不禁对她的眼神镇住了。

    俩个人的是视线,在空中交汇。

    最后,还是明王先败下了阵来。

    “那依皇后娘娘,兵员的数量,在多少合适?”

    俩个人竟然讨价还价了起来,皇后笑了笑,端起旁边的香茶,喝了一口说道:

    “明王保持十万精兵,也并非是难事。但是,本宫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这十万精兵里,有三万,必须能够为本宫所用。”

    皇后的条件,让明王的神色,有了些微微的变化。

    “皇后娘娘,这事,恐怕是有些为难的。西藩远在千里之外,不知娘娘,要如何调遣呢?”

    皇后看着明王,缓缓说道:

    “本宫,会派一名将军,接管那三万精兵。不过王爷放心,平时,这些精兵还是在你的掌控下,只有本宫需要的时候,他们才会为我所用。”

    没想到,皇后竟然会想到这个注意。

    明王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的难看。

    若是不答应,怕是皇后就会要求他即刻裁军了。

    可若是答应了,那皇后安插的人,就是横在他心头的一把刀了。

    十万精兵,那都是精锐中的精锐了。

    虽说他也可以想办法架空皇后派去的人,但是皇后又怎么不会知道他的想法。

    怕是,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

    反而倒是他,明明是他来兴师问罪的,却没想到,现在竟然如此的被动了。

    “皇后娘娘,我儿胡路南跟明月,都是死在了你们大晋的国土上。即便是不要精兵,我也想要一个交代。”

    思来想去的,唯有用明月跟胡路南的事情,来做笔交易了。

    “此事——关系重大,本宫觉得,若是王爷执意如此,本宫也觉得有些为难了。这样吧,王爷再裁掉俩万的精兵,本宫也就不追究了。”

    话才一出口,明王就觉得自己上当了。

    其实,皇后根本就没打算要他的精兵。

    只不过,是想让他主动提出来条件,然后皇后就坡下驴就是。

    一双儿女的性命,换来三万的兵士。

    明王觉得,这笔买卖,倒是划算了。

    “好,就依皇后的意思。只是,小王无论如何,都是要给儿女讨回交代的,还请皇后,尽快给小王一个交代,阿北,我们走。”

    目的达到,交易也谈完了。

    明王也觉得,再待下去也是无用的了。

    带着自己的儿子,就准备告辞了。

    “慢走,不送。”

    皇后已经高贵优雅,面上看不出一丝的情绪来。

    目送着胡家的父子的离开,皇后上扬的唇,也终于落了下来。

    太子有些不安的看着自己的母后,不管怎么说,这一次,也是他失手了。

    母后最讨厌的,就是无能的人。

    他已经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手了,况且,这一次还有皇后的默许。

    依旧是失败了不说,还打乱了母后的计划。

    因为,那本奏折,皇后本来是留作他用的。

    “都是儿臣无能,请母后恕罪。”

    赶紧跪在了地上,太子的声音有些颤抖。

    皇后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可目光,却始终没有他停留在太子的身上。

    “唉,起来吧,这事,也不能怨你。”

    出乎太子的预料,母后竟然没有大发雷霆。

    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的母后,还好,虽然面色不悦,却还没有冷若冰霜。

    “你知道,这一次,你为什么败了么?”

    太子想了想,摇了摇头。

    “因为你没有她狠,若是让你对付明月,你能做到如此么?”

    一提到明月,太子就觉得一阵阵的作呕。

    侍卫们把尸体抬走的时候,他只看到了一只露在外面的手臂。

    那白生生的骨头,跟血淋淋的血肉,形成了极为诡异的狰狞之感。

    不光是他,就连见过识广的仵作,最后,都忍不住吐了出来。

    足可以见得,尸体的凶残。

    “儿臣...儿臣...”

    皇后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叹了口气说道:

    “帝王之道,哪一个不是在尸山血海中拼杀而出的。若是想要赢,就得不择手段,这一点上,林家的那个女子,比你还要厉害一些。”

    皇后的话,让太子浑身一震。

    继而心头,翻起了滔天巨浪。

    “母后的意思是——”

    “若是想要击败你的敌人,用什么手段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是不能引火烧身,二嘛,就是要用尽一切,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皇后亲自,把儿子扶了起来。

    一直以来,在她的保护下,太子做什么事情,都是无往不利的。

    所以,在这个不守常规约束的林梦雅出现的时候,太子就慌了神。

    不过,这些都不要紧。

    现在,林梦雅出手狠辣的灭了明月,何尝,不是在给太子一个警醒。

    有趣,竟然有人在她的面前,翻云覆雨。

    看来,她真是要好好的会一会这个林家的大小姐,昱王的昱王妃了。

    “儿臣,明白了。”

    太子的眼中,有些东西终于翻滚了起来。

    皇后点了点头现在,不管是明王还是龙天昱,都值得她出手了。

    回到了府里,林梦雅却在马车上沉沉的睡去了。

    小心翼翼的,抱着怀中的女子,回到了流心院里。

    “王爷,主子没事吧?”

    白芨挑着灯笼,站在流心院的门口,等着龙天昱跟林梦雅。

    白苏先行一步,回去通知了流心院里的人。

    另外的三个丫头,早早的就迎了上来。

    “梦雅的手受伤了,你去准备些伤药跟干净的水来。”

    轻声的嘱咐道,龙天昱唯恐惊醒怀中的女子。

    四个丫头眼巴巴的看着他怀中的林梦雅,却只能乖乖的听话。

    把林梦雅抱到了屋子里,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床上。

    虽然是睡着了,可是那不时会紧皱的眉头,却说明了她还是在痛着。

    “每次她一碰到你,就没什么好事。”

    带着几分怨念声音,在背后响起。

    龙天昱直起身来,果然看到了一脸不爽的清狐。

    大摇大摆的走到了龙天昱的面前,手中,还捧着不少的小盒子跟小瓶子。

    “起来,我要给丫头上药了。真好意思说自己是大男人,连个女人都保护不了。”

    嘲讽的语气,让龙天昱沉下了一张脸。

    不过,看到清狐已经轻手轻脚的,给林梦雅换上了伤药,他也只好忍耐了下来。

    “上完药了,就滚蛋。”

    每隔一日,夜都会回到勤武院里去回禀关于林梦雅的消息。

    其中,说的最多的,便是这只死狐狸。

    也不知道梦雅是怎么想的,成日里,竟然跟这只死狐狸十分的亲近。

    虽然知道,这俩个人是清清白白的,可龙天昱的心里,就是很不好受。

    如同,自己最珍爱的宝贝,被人觊觎了一般。

    可偏偏,这家伙不知怎的,就是博得了林梦雅的信任。

    若是寻常的人,他早就叫人杀了了事。

    省得,在这里碍眼。

    “姐姐,姐姐你没事吧!”

    清狐还没等上完药,林中玉焦急的声音,再次响起。

    守在床前的俩只,十分有默契的把食指放在了唇边,示意林中玉不要吵醒林梦雅。

    林中玉立刻收声,可却跟清狐一般,从怀中掏出了一堆小盒子跟小瓶子。

    “这是疗伤圣药,给姐姐敷上,她很快就会好的。”

    清狐挑了挑眉,没想到林中玉竟然这么大方。

    这可都是上等货,有些,竟然是轻易找不到的秘药。

    不客气的拿过那里面最好的,轻轻的,倒在了狰狞的伤口上。

    “嘶——是谁敢把姐姐伤成这个样子的?”

    心疼与愤怒,在林中玉黑色的眸子里交织着。

    跟那些人习武也有半年的时间了,进步神速的他,也渐渐的学会了稳重自持。

    可没想到,在看到林梦雅深可见骨的伤口的时候,他却有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感觉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