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死不足惜
    “王爷?”

    来的人,正是龙天昱。

    林梦雅发射性的挪了挪,给龙天昱让出一个地方来。

    “走吧,回王府。”

    龙天昱坐在林梦雅的对面,淡淡的出声。

    白苏懂事的钻出了马车外面,跟车夫并排坐在了一起。

    马车里,就剩下了龙天昱跟林梦雅。

    摇摇晃晃的马车,顺着长街,一直走出了皇宫的范围。

    药效已经渐渐的褪去了,手上,那撕裂的抽痛感,让林梦雅不由自主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许多。

    白苏封的穴位,也渐渐的失去了作用。

    林梦雅感觉得到,手上的伤口,已经渐渐的开始沁出血来了。

    灵敏的嗅觉,突然嗅到一丝丝,血腥跟药草的味道。

    盯着林梦雅看,似乎,她的额头上,渐渐的有冷汗滴落。

    “你受伤了?伤在哪了?”

    眼睛里,不知为何染上了些许的焦急。

    龙天昱拉过了林梦雅,可后者,却轻轻的叫了一声。

    “啊...放开我的手!”

    龙天昱,却立刻拉开了林梦雅的袖子。

    果然,一只被血染红了的手,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抿紧了唇,温柔却细心的,把她手上的布带给解了开来。

    “我这里有药。”

    手,疼得快要让林梦雅崩溃了。

    可她还是颤颤巍巍的,从怀中拿出了止血药。

    龙天昱复杂的看了一眼林梦雅,还是接过她的药,轻柔的给林梦雅换起了药。

    紧咬着唇,林梦雅丝毫不肯喊疼。

    可额角的冷汗,却一大滴一大滴的落了下来。

    “如果觉得疼,就叫出来吧。”

    龙天昱瞥了她一眼,没想到,这女人会如此的坚强。

    死活都不肯喊疼,只是那紧咬的唇,却让人有些微微的心疼。

    “现在还没到府里,万一被人听见了,也只会徒惹是非。”

    好疼,钻心得疼。

    林梦雅却死死的忍住了,哪怕脸色,已经苍白得吓人。

    龙天昱心也跟着揪着疼,伤口狰狞,深可见骨。

    她到底是如何忍耐的?

    “别咬自己了,会咬坏的。”

    不知为何,龙天昱的手指,抚上了她的唇瓣。

    那光滑细腻的触感,让他一阵阵的心痒。

    樱唇被她蹂躏得,只剩下苍白的牙印。

    目光,不知为何有些迷离。

    毫无准备的林梦雅,却在下一秒,被人轻轻的吻住了。

    唇与唇的互相交接,珍惜的轻盈触碰,哪怕是林梦雅,都愣在了当场。

    似乎有魔力般,跟龙天昱的双唇交汇的那一刻,林梦雅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在那一瞬间僵硬住了。

    他的吻,好温柔。

    跟平常冷漠孤傲的他完全相反,是带着些疼惜的温柔。

    顿时,林梦雅觉得,她的脑袋,变成了一团浆糊。

    感觉到这小人儿的反应,龙天昱心头不由得低低沉沉的笑了出来。

    逐渐的加深了这个吻,一是为了能够稍稍的纾解她的疼痛,二来,他也实在是不忍心看到林梦雅,再蹂躏她的唇。

    可没想到,马车只是颠簸了一下,碰到了林梦雅的伤口。

    冷不丁的疼痛,让她不由得收紧的牙关。

    “唔——”

    龙天昱闷哼了一声,却只能任由林梦雅咬着自己的唇。

    眸子里盛满了惊慌,林梦雅立刻放开了龙天昱。

    满脸羞红,她只好缩到马车的角落里,不敢再跟龙天昱对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小小声的道歉,林梦雅简直想要找个地洞钻下去。

    “没事,你的手,是怎么伤的?”

    微微的皱起了眉头,偶尔看到他强悍的王妃,露出这种小女人的姿态,就算是他,也觉得是十分新鲜的体验。

    转移了话题,龙天昱又拉过了她的手来,强制的放在了自己的腿上,以免她再碰到。

    “是王小姐,她想要杀我,结果,刀子被我握住了。”

    一丝复杂的情绪,飞快的划过了龙天昱的眸子。

    她怎会如此的果断?

    很难想象,一个不会武功的小姑娘,竟然在刺杀中,握住了敌人的匕首。

    这种事情,哪怕是他做起来,也都不会这么镇定。

    “那个没皮的死尸是——”

    “是明月郡主,她跟王小姐设局,想要害我。”

    最后,却没想到是在林梦雅的手中,送了命。

    “想要害人,就必须得有被人害的觉悟。她死的倒不冤枉,只是,你是如何做的?”

    思来想去,可能都不是林梦雅亲自动的手。

    她毕竟是个弱质女子,手上又受了伤。

    白苏虽然武功不低,却不是个心狠手辣的人。

    所以,龙天昱才极为好奇。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从手里拿出了一样东西。

    圆圆的小瓷盒子,倒像是女儿家用的胭脂水粉。

    若不是如此的话,还真不能带到宫里去。

    “这是脱胎换骨散,是百里老师研制出来的。这东西,落在人的皮肤上,就会奇痒无比,进而侵入五脏六腑,让人欲死欲狂。明月郡主就是用了这东西,活活的,把自己的皮给拔下来的。”

    平静的诉说着这东西恶毒的功效,林梦雅的眸子里,没有半分的炫耀。

    仿佛,这东西只是极为平常的药粉一般。

    龙天昱却心头暗暗的发紧,既然能够让人自己把自己的皮都抓下来,到底,那得是什么样的东西?

    “这药,好解么?”

    龙天昱小心翼翼的接过了盒子,只是打量了一番,并未大开。

    林梦雅点了点头,说道:

    “只要用水洗过就好了,这东西虽然厉害,但是遇水则溶,完全没有了作用。”

    这也是她之所以随身携带的原因,能防身是一定的。

    若是误伤了自己人,只要不是在沙漠里,随便找水冲一冲都能好。

    只不过,这法子,不是谁人都知道就是了。

    “怪不得,明月最后会爬到水里。即便不是疼死,那水,也能把她给淹死了。”

    龙天昱想了想,还是决定把东西还给林梦雅。

    可是,林梦雅却推了回来。

    “我知道王爷是真正的男儿大丈夫,但是,也保不住会有人暗算。这东西,倒也不算是恶毒,王爷不如留着防身吧。”

    林梦雅话儿说的漂亮,龙天昱也就没推辞。

    揣在怀中,最近京都也实在是不太平,拿来防身,倒真是不错的。

    “王爷,怕是明王知道了真相后,我们跟他的合作,也会到一段落了。”

    明月是真正的明王的女儿,若不是如此的话,明王怎会如此的看重这个女人。

    她可是知道,在西藩,女子不过是男子的附庸。

    即便是明王的王妃,出身高贵,又颇有手腕,却还是对明王言听计从的。

    根本,不会有皇后代为执政的事情发生。

    可明月,竟然能以一个郡主的身份,随父亲出使晋国,必然,在西藩的地位,着实不低。

    “不会,明王是个枭雄,是个霸主。虽然女儿死了,却也只会伤心一阵子罢了。”

    皇家哪里有所谓的情义?在利益的面前,都不过是牺牲品罢了。

    “父王,死的人,的确是明月。”

    皇宫内,明王铁青着脸色,看着从外面验完尸体的胡天北。

    来大晋一趟,他竟然接连损失了一双儿女。

    地上,那昂贵的青瓷茶具,已经成了一堆碎片。

    就连所做的红木椅子上,都有了枚淡淡的手印。

    足以见得,明王心头的愤怒。

    胡天北的脸色也极其的难看,明月虽然任性,却是他从小疼到大的妹妹。

    没想到,却死的如此的凄惨。

    眸子,冰冷的射向了太子。明月若不是跟他们搀和在一起,又如何会遭到如此的横祸。

    “此事,皇后要如何给本王一个交代?”

    皇后微微的抬起了眸子,看向了明王,却丝毫不动声色。

    “明月郡主出事,本宫必然会给王爷一个交代。但是在这之前,王爷也得给本宫一个交代吧?”

    皇后突然站了起来。高贵的凤冠下,一张美丽脸上,满是冰寒。

    手中的折子,也仍在了明王的脚下。

    虽然只是个女子,但是那强大高贵的气质,哪怕是连明王,也被她压了下去。

    “这是什么?”

    明王的脸色更加的阴沉,捡起了脚边的折子。

    只是大略看了俩眼,刚刚那股子狠戾,就淡然褪去。

    “西藩作为大晋属国,屯兵不得超过五万。兵器铁骑,也都有限制。你看看这折子上写的,十五万精兵,难道,你要拥兵造反不成!”

    皇后的质问,让明王哑口无言。

    而且,这折子上写的清清楚楚,还有些都是西藩的隐秘。

    他是抵赖不得的,不过,这个时候,皇后把这些东西扔出来,怕也是要交易些条件的。

    “明人不说暗话,皇后有什么条件,不妨说出来吧。”

    殿内没有别人,明王也没什么兴趣兜圈子。

    看到明王先提出来了,皇后凤眸微转,淡淡的说道:

    “明月郡主惨死,本宫能够体会王爷心头的悲痛。本宫不会推诿责任,必定会严查。但是,本宫不希望这件事流传出去。毕竟,皇宫不必寻常人家,这种事情,多多少少也是要忌讳的,王爷觉得呢?”

    明王握紧了拳头,眸子里带着几分的阴鸷。

    胡天北也抿紧了唇,冷冷的盯着面前高贵的女子。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