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无名女尸
    还未等进门,鼻间,就嗅到了极为浓重的血腥味。

    太子推门进去,就看到了王家的小姐,死不瞑目。

    “这是——怎么回事?”

    太子暴怒,明明,都已经计算好了的事情,为何,王小姐却死在了这里。

    “那具没皮了的尸体,确定身份了么?”

    地上,除了王小姐的尸首外,还有一滩暗红色的血液。

    更让人觉得恶心的是,那里面,还掺杂着女人的头发,或许还有些人皮...

    “这屋子里,有一件不属于王小姐的衣服。经过侍卫们的辨认,那是...那是属于西藩的明月郡主的。”

    手下侍卫的回禀,让太子的身子一震。

    差不了了,那具在池塘里发现的尸体,显然,就是西藩的明月郡主。

    林梦雅,好狠的手段!

    悄悄的,从盒子里取出了一枚镇痛药,林梦雅就着酒水,悄悄的喝下。

    进来之前,她跟白苏紧急的处理了一下受伤的手。

    刚刚没什么太大的感觉,现在却觉得,手掌疼的,让她已经快要忍受不住了。

    “主子,我们还是先走吧,你的伤——”

    白苏十分的心疼,看着主子强忍着伤,脸上却早就已经丝毫没有血色了。

    “不行,如果我们现在走了的话。定然是要被人怀疑的,但是他们没有确凿的证据,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跟我们有关。”

    把伤的手,隐藏在宽大的衣袖下,林梦雅尽力装得若无其事。

    还好,没有伤到骨头跟筋,不然的话,这只手,就废了。

    很快,从外面查看的太子,回到了春恩殿的正殿里。

    跟林梦雅对视的一眼,却发现那个女人,面上真是一点破绽都没有。

    难不成,她带了什么帮手来了么?

    不然的话,明月跟王小姐,怎么会死的这么惨?

    又或者是,她也跟明月一般,深藏不露?

    第一次,心高气傲的太子,第一次对那个美丽的女人,有了一丝丝的忌惮。

    “皇儿,怎么回事?”

    正殿里有皇后坐镇,所以一时半会的,还乱不起来。

    看着面有难色的太子,皇后的视线,漫不经心的转到了林梦雅的身上。

    只是一瞥,丝毫不引人注意。

    她安插到太子身边的内线说,太子想要林梦雅的命。

    所以,她就暗中推了太子一把。

    可现在看来,赢的,却好像并不是太子这一边。

    “启禀母后,御花园的清波池内,发现了一具死状凄惨的女尸。现在已经查明了身份,可能,是西藩的明月郡主。”

    太子的话,瞬间在春恩殿内,引起了轩然大波。

    龙天昱的眸子,却只是落在了林梦雅的身上。

    明月想对梦雅不利,已经不是一天俩天的。

    所以,太子一说死的人是明月,他就觉得,好像跟自家王妃,脱不了什么干系。

    不过,那又何妨?

    有他在,就能保得她的平安。

    “什么?我的月儿死了!太子,你说的可是真的?!”

    明王难以置信的看向了太子,明月,明月为什么会死?

    太子自知难以交代,明月可不是胡路南,她是真正明王的金枝玉叶。

    而且,还是以那种手段,被虐杀致死的。

    “现在,还只是怀疑而已。只是——只是那具尸体,已经没了皮,无法确定身份。”

    没皮尸体?被证实了的传言,瞬间让整个春恩殿里的人,一片哗然。

    “是谁做的?”

    明王深吸了一口气,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太子。

    即便是知道,明月跟太子勾结,但是,卸磨杀驴这件事,他们龙家,一向做的极为顺手。

    “还没有得知具体的情况,我已经命禁军调查了。是不是明月郡主,相信不久后就会知道了。”

    太子面上也有些难看,只是,他却觉得,这人,不像是林梦雅下手杀的。

    思来想去,林梦雅也只是一个纤弱女子而已。

    况且,她身边的那个侍女,武功虽高,却不是明月的对手。

    别说是把明月给扒皮杀害了,就算是从明月的手中逃脱,都不容易。

    可除了她,谁又跟明月,有如此的深仇大恨?

    “好,若此人不是月儿便罢了,若是月儿,那太子跟皇后,就得给我一个交代!”

    此次前来,明王可是带着诚意来的。

    没想到,却损失了一儿一女。

    明王也露出了真正的怒意,即便是太子跟皇后,也不得不小心应对了。

    “明王放心,若是那人真的是明月郡主,我们必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太子只能先行安抚住明王,毕竟,若死的人,真是明月郡主的话,恐怕,明王定然是要暴怒的了。

    眸子,晦涩的跟皇后交换了个眼神。

    即便死的人是明月,怕是也不能直说了。

    林梦雅安安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悠然品尝着面前的美酒。

    说到底,明月之所以会死,都因为她跟太子,低估了自己的实力。

    好在,她的毒术,从来未曾轻易的在人前显露。

    知道的人,也都是能够信得过的人,所以,太子跟明月,只把她当成了寻常的对手。

    这一下,怕是有好戏看了。

    御花园里,竟然出现了一具没皮的尸体。

    瞬间,让春恩点里,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惊恐的味道。这里可是皇宫,是谁,有那种胆量?

    “王妃,德妃娘娘让您过去坐。”

    人心,因为这血腥的事件,而变得飘忽不定。

    德妃心里也没底,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儿子跟儿媳,护卫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雅儿,你刚刚出去的时候,可遇到什么人了?”

    牵着林梦雅的手,把她安置在了自己的身边。

    德妃犹有些心有余悸,林梦雅可是出去了一趟,现在想起来,但是有些惊险万分了。

    想了想,林梦雅摇了摇头,说道:

    “我只是在偏殿里休息,白苏也陪着我来的,未曾看到什么人呢。”

    可德妃,却眼尖的看到了她垂下来的手。

    不动声色的,把她的手拉了上来,退开了半截的袖子,却发现,那双手上,竟然绑着白色的布带。

    心头一阵惊疑闪过,看向林梦雅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的疑惑。

    “原来如此,没想到宫里也发生了这种事情。最近,还真是不太平。”

    德妃脸色有些晦暗,在王府里发生的王夫人的事情,已经让人觉得惊悚不已了。

    现在又来了一个更加严重的,即便是她经历过风风雨雨,也觉得,这接二连三的血腥诡异的事件,不是什么好兆头了。

    “母妃说的是。”

    林梦雅跟德妃,并未引起别人的注意。

    唯有龙天昱,注意到了林梦雅的异常。

    即便是有胭脂水粉的遮挡,可她的脸色,也未免有些太过惨白了。

    主殿里,有不少人都吓白了脸不假。但是,林梦雅,却不像是那种胆小的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是不是明月郡主,本宫自会给明王一个交代,不早了,都散了吧。”

    皇后的心头,早就有了答案。

    明王的几个儿女,没想到却都折到了林梦雅的手上。

    怕是,明王也定然会跟林梦雅不死不休了吧。

    第一次,她对林梦雅,有了些许的重视。

    没想到,林梦雅竟然会有这种手段,倒是,她小瞧了林家的女儿。

    “母后,现在,还没查出是谁杀了人,让大家都走了,似乎不太好吧。”

    太子恨不得立刻就查出这人是谁,可皇后却比他要更加的着重于大局。

    若是以查案为名,把所有的皇室宗亲,都扣押在宫内。

    届时,恐怕会引起更大的反弹。

    “无妨,各家宗亲近期都会在京中小住,若是有需要,可以随时传召。”

    皇后的话,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赞同。

    太子无奈,只得遵从皇后的命令。

    “德妃,你留下吧。咱们姐妹许久未见了,你留下跟本宫叙叙旧吧。”

    皇后突然转向了德妃,让林梦雅的心头,微微的一跳。

    把德妃留下,皇后,到底再打什么主意?

    “是,臣妾遵旨。”

    德妃脸上的表情,有些为难跟不愿。

    当初,是皇后把她赶出了皇宫,如今出了事,皇后又莫名其妙的把她给留了下来。

    顿时,有些心思活络的,就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难道,这件事,跟德妃有关系么?

    “雅儿,你跟昱儿先回府吧。跟皇后一叙后,本宫会自行回去的。”

    拍了拍儿媳的手,德妃示意林梦雅安心。

    龙天昱大步的走到了林梦雅的身边,冲着自己的母妃点了点头。

    皇后绝不会那么的好心,但是,想要算计他的母妃,他也得同意才行。

    一步三回头的林梦雅,跟着龙天昱走出了春恩殿。

    大部分人,都是行色匆匆。

    包括林梦雅,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太监们,引着各位贵宾,乘着小轿出了皇宫的大门。

    坐在自家马车上,林梦雅总觉得心头,有些沉甸甸的。

    难道,皇后跟太子已经怀疑到她的头上了?

    那扣下德妃,难不成,是想要逼自己就范不成么?

    若是如此的话,那俩个人也太蠢了些。

    兀自沉浸在头脑风暴中的时候,却有一个人,掀起了马车的门帘。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