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不寒而栗
    “水?外面就有,去找吧,只要你能坚持着爬到那个地方就可以了。”

    眼眸里,丝毫没有了人类的感情。

    林梦雅看着瘫软在地上的明月,不屑一顾。

    “啊!好痒!好痒啊!杀了我,杀了我吧!”

    明月惊恐的大叫着,翻滚着,可却无济于事。

    “主子,你不怕会有人来就她么?”

    出了偏殿的门,外面,夜色如同墨般漆黑。

    “不会有人来救她的,因为他们要我死,所以支开了所有人。你看,外面别说是侍卫了,就连人影都没一个,你觉得,她会被谁发现。”

    到现在,林梦雅才发现,作为春恩殿的一处偏殿,唯有这里,冷静如许。

    若不是得到了太子的吩咐,那些巡逻的侍卫,为何会独独的放过这一角?

    想要她的命,还嫩了些。

    “没错,她就是该死。”

    跟林梦雅久了,白苏也沾染上了林梦雅那股子,谁要是动了自己人,就必须得死的脾性。

    身后,明月郡主声声哀嚎,让人觉得凄厉无比。

    “死?现在死对她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了。”

    林梦雅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

    看了看后面,半遮半掩的大门,毒辣非常。

    “走吧,我们回到宴会上,看看那些人,在见到我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林梦雅整理了一下衣衫,跟白苏,转身回到了春恩殿的大厅内。

    里面,觥筹交错。

    似乎没有人注意到,走掉了一个昱王妃,还搭上了一个明月郡主。

    只是,太子跟独孤侧妃的目光流转间,却总是浮上了一丝丝的担忧。

    若是王小姐刺杀不成,还有明月郡主补上。

    林梦雅定然是必死无疑了,只是,为何这么久了,明月还没有消息传过来?

    “殿下,要不要安排人去看看?”

    独孤侧妃,借着给太子斟酒的功夫,悄悄的在太子的耳边交谈着。

    太子之所以没去亲自看看,是因为他总是会引起一部分人的注意。

    若是有人发现了他们的勾当,灭口事小,打断了他们的大事,那便不好了。

    “不用,我们的安排万无一失。她身边的那个小侍女,虽然武功不弱,却是赤手空拳,明月可以解决掉她。”

    太子的心头,虽然有些担忧,可却并不多。

    这件事,皇后也是默许了的。

    不然的话,直到现在了,还未曾有人发现异常。

    宫里,他说话虽然好用,却没到这种能够控制一切的水平。

    西藩明王的座位上,明王环顾四周,却并未发现自己女儿的踪迹。

    皱着眉头,明王的心头,浮上了一丝不安。

    “阿北,你发现月儿了没有?”

    胡天北也看了看周围,奇怪,刚刚明月说有些不舒服,出去走走而已。

    怎么到现在了,还是不见人影呢?

    “我也没注意,父王,要不要我出去找找?”

    明王看了看太子,眸光里划出了一抹担忧。

    最近,明月跟太子可是走的很近。

    明月虽然聪明,他也请人,耐心的教导了明月武功。

    但是,那孩子实在是太过心高气傲了。

    特别是对昱王的执念,哪怕是他这个当爹的,都觉得有些棘手。

    “不用了,以月儿的武功,怕是没几个人能伤了她,许是因为,有事耽误了吧。”

    事到如今,明王也只好如此的安慰自己。

    过几天,他们就要启程回西藩去了。

    虽然,前几天皇后派人来跟他接触,流露出些许想要,想要替太子迎娶明月的意思。

    可他,还是婉言谢绝了。

    明王看得很透彻,大晋的天下,绝对不会是属于那个草包太子的。

    即便是皇后,聪明绝顶,可惜有些事情,却并非是她所能控制的。

    明月是他悉心培养的一颗棋子,只会用在关键的地方。

    若是太子能登基,到时候,联姻也是不迟的。

    暗暗的叹了一口气,那丫头,可别惹出什么麻烦来才是。

    一道纤细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口。

    太子跟独孤侧妃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如果所料不差的话,这应该是得胜归来的明月郡主了。

    只是,人影越来越近,最后,清晰得呈现在所有人面前的,却是一张绝色清丽的小脸。

    林梦雅好整以暇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太子跟独孤侧妃,脸色都如同吃了苍蝇一般的难看。

    不可能!为何,她还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

    在太子震惊的目光里,林梦雅一步步的,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龙天昱立刻起身,走到了她的面前。

    尽管,林梦雅十分的镇定,可他,却能感受得到,这丫头,似乎经过了什么事一般。

    “你刚刚,没事吧?”

    林梦雅摇了摇头,说道:

    “我没事,一切都好。”

    白苏的气息还是有些不稳,所以林梦雅,吩咐她躲在暗处,直到有人发现明月郡主的惨样后,在回来复命。

    拧着眉头,龙天昱还是觉得,这丫头瞒了他什么。

    “王爷,一会儿回府,我有话要跟你说。”

    那双锐利的眸子,虽然是温和的注视着自己。

    可林梦雅,却有种被看穿的窘意。

    没办法,看来,只能回府后,跟王爷说实话了。

    点了点头,又嘱咐了几句,龙天昱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周围,一圈子的女眷,都瞪大了嘴巴,看向了龙天昱。

    天啊,活了这么久了,何时见过这位昱王爷,主动跟女子说话。

    看来,都传说昱王妃十分的得宠,所言不虚啊!

    林梦雅丝毫不知道,自己又赚了一圈的羡慕嫉妒恨回来。

    只是,自从她回来后,龙天昱的眸子,就不曾离开过她,让她有些小小的不自在。

    不多时,白苏就匆匆,从外面回来了。

    俩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林梦雅确定,被关在偏殿里的明月,已经被人发现了。

    “不好了!不好了!来人啊!出人命了!”

    外面,突然传出了一声凄惨的叫声。

    太子跟独孤侧妃对视了一眼,就立刻,起身走了出去。

    “太子这样匆忙,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立刻有人,问出了口。

    可大部分的人,都在饮酒作乐来的,谁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谁人在喧哗!好大的胆子!”

    皇后身边的女官,立刻出来维持秩序。

    从外面,跌跌撞撞的,走进来了一个小太监。

    “何事?”

    皇后面不改色的问道,那小太监却哆哆嗦嗦的,眼神虚浮。

    女官示意太监的总管上前问话,只见那人,狠狠的给了小太监俩个响亮的嘴巴后,那小太监,也老实了许多。

    “御花园...御花园的池塘里...有,有一具没皮的死尸!好可怕...好可怕!”

    没皮的死尸?立刻,又胆小的已经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皇宫里,哪一年不会死个个把人?

    透水而死的,想必也是司空见惯了。

    但是能把小太监吓成这个样子,那得是什么样的死尸?

    “你出去看看,其他人,在这里等着。”

    有皇后发号施令,没人敢说什么。

    她身边的女官,立刻领命去了。

    皇后的目光,微微的移向了林梦雅,却看到,那家伙,却是如同如常一般。

    “情况怎么样?”

    看皇后的目光移走了,林梦雅悄悄的问着白苏。

    只见这妮子,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悄声的回答。

    “她实在是太痒了,先是咬,最后是用手撕,后来,就直接用那把剑割肉了。死的时候,喉咙都被自己撕开了,凄惨无比。”

    对待敌人,林梦雅实在是残忍的令人发指。

    只是,若是她死了,那等待着她的亲人朋友的,便是万丈深渊了。

    “好,我知道了,看戏吧。”

    她要让明月的死,震慑所有,妄图对付她跟她朋友的人。

    若是血不能让他们警醒,那她,便会成为每个人的噩梦!

    “尸体在哪里?”

    太子跟独孤侧妃,匆匆的赶到了御花园的水塘边上。

    一群侍卫,早就捞起了那具死尸。

    只是,那群大男人的脸上,却露出了惨白的颜色。

    “启禀太子,尸体已经在此了,但是——您还是不要看了,免得冲撞了您。”

    领头的侍卫,勉强还维持着镇定。

    可那些手下们,却在看到尸体后,已经出去狂吐了一阵子了。

    “为何?难道,我还会怕尸体不成?”

    太子的心头,不安狂跳。

    林梦雅回来了,明月却始终没回来。

    难道,这具尸体,会是明月的么?

    “禀太子,池塘里的尸体,实在是——实在是太过惊悚了。我们顺着血迹找到了偏殿,那里面,还有一具女尸。不过,却是比这个要好得太多了。”

    侍卫的头子,一想就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池塘里的尸体,身上连一块完好的皮都没有了。

    却是生生的,从偏殿,爬到了池塘里。

    那路上,鹅卵石铺就的石子路,都被染成了暗红色。

    可以想见,这人爬过去的时候,该有多大的痛苦?

    就连他一个大男人,都禁不住觉得,有些不寒而栗,浑身,都泛冷。

    “走,先去看看偏殿里的尸首。”

    看到侍卫们都如此,太子也不再坚持验尸。

    转身,跟着侍卫,去了偏殿。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