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鹿死谁手
    冰冷的剑,狠狠的刺入了王小姐的前胸内。

    血液飞溅,染红了女子雪白的面容。

    林梦雅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女子,一张俏脸上,带着浓浓的戒备。

    “昱王妃,看,我替你杀掉了对你不利的人,你是不是,应该好好的感谢感谢我?”

    灯光下,明月郡主的侧脸,诡异得可怕。

    王小姐眼睛瞪得大大的,可气息,却渐渐的断绝,死不瞑目。

    “你觉得,我应该感谢你么?”

    看着明月毫不犹豫的拔出剑来,拖着长剑,在地上划出了一道深色的痕迹,林梦雅的眸子里,也带着几分的忌惮。

    她没想到,明月竟然会亲自动手杀人。

    “你感谢我也好,不感谢我也好,我都帮你杀掉了你的仇家,不是么?我觉得,昱王妃定然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所以,我准备收下昱王妃对我的感谢。”

    明月的眸子阴狠沉静,只是,却偶尔泛出丝丝的癫狂来。

    林梦雅防备的看着对方,在白苏的护卫下,步步的退后。

    “你要什么谢礼?”

    看着明月不怀好意的脸,林梦雅觉得,这家伙口中说的谢礼,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我要——你的命!”

    明月提剑刺来,脸上俱是让林梦雅都有些心惊的疯狂。

    “休想伤我主子!”

    白苏也不是吃干饭的,虽然身上没带任何的武器,却还是勇敢的迎了上去。

    只是,俩个人都没想到的是,明月竟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简单。

    虽然,武功招式,没有白苏的精妙。

    可胜在她手中有一把削铁如泥的长剑,哪怕是白苏的心里,也是有些暗暗发苦。

    俩个人之间,你来我往,就连林梦雅,也觉得无比的惊险。

    “你无非是想要杀我,不要伤害我身边的人!”

    白苏虽然武功高,可明月毕竟也不差。

    林梦雅也没有想到,看起来娇娇弱弱的明月,竟然也是一位高手。

    该说她,是走眼了么?

    “好,你过来,让我杀了你,我就放过你的侍女。”

    白苏一下子闪到林梦雅的身前,对着明月怒目而视。

    她的身上,已经有了许多细小的伤口。

    在这样缠斗下去,怕是要不好。

    “主子,不要!身为你的护卫,我只能战死,不能投降!”

    白苏已经带着必死的决心,其实,俩个人刚刚的交手,也故意弄出了许多的动静。

    可外面,却连一个来查看的人都没有。

    林梦雅,早就猜透了明月郡主,敢动手的依仗了。

    “不,不能做无谓的牺牲。明月,你要的无非是我的命,我就在这里,你来拿吧。”

    冷清绝色的脸上,只有视死如归的决绝。

    白苏依旧挡在林梦雅的身前,看起来,是打了以命换命的主意。

    明月也压根就没有想过,想要放过林梦雅。

    提着剑,步步的逼近。

    “你答应我,若是我死了,就放我的侍女走。”

    林梦雅盯着明月说道,明月丝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

    但是她们心里都清楚,这屋子里,不是她们死,就是明月亡。

    “白苏,闪开!”

    关键时刻,林梦雅把白苏用力的推开。

    明月冷笑一声,提剑欲刺。

    可她却没没想到,一丝诡异的笑容,浮上了林梦雅的嘴角。

    在一秒,林梦雅手中洒出了一把白色的粉末。

    白苏立刻拉着林梦雅逃开,那白色的粉末,全部都招呼到了明月的身上。

    “这是什么?你暗算我!”

    明月立刻抽身而退,胡乱的拍打着身上的白色粉末。

    一双眼睛,怨毒的看向了林梦雅。

    “暗算?你也有脸说这句话?告诉你,这东西有毒,你可别激动,否则,毒性会越来越厉害。”

    林梦雅把手中的小盒子扔到了地上,虽然依旧戒备的看着明月,可是语气里,却也有了几分的底气。

    “这是什么毒?你给我用了什么?”

    痒,钻心的痒从裸露的皮肤上传了过来。

    仿佛有千万根毛刺,狠狠的扎进了她的皮肉中。

    饶是她定力过人,也不禁扔掉了手中的剑,不停的挠着。

    “这?只不是我准备的一点防身术而已,实话跟你说了吧,若是没有我的独家解药,你就算是把这身皮扒了,也无济于事。”

    林梦雅可不是吓唬明月来的,这是她跟百里睿学的第一张方子。

    百里睿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

    他的毒药方子,哪怕是最简单的蒙汗药,都有几位狠辣的附加效果。

    这药粉,名字叫脱皮换肉散。

    从名字上,就可见一斑了。

    “我杀了你!快把解药给我!”

    明月最自以为傲的,便是一张脸了。

    只是此刻,她的那张脸,却是重灾区。

    好痒!刻骨铭心的痒!

    刚想去挠,可林梦雅却出声制止住了。

    “别用手去挠,你会越挠越痒,最后,你会连自己的皮肉,一起抓下来。”

    林梦雅可不是开玩笑,这种药粉,是由三种虫子跟药材配置而成的。

    只要一点点,就能让人痒得死去活来。

    “你...只要你把解药给我,我保证不会杀了你,如何?”

    奇痒钻心,明月已经没有了对林梦雅的杀心。只要能解了这种痒,让她做任何事,她都心甘情愿。

    “这就是你求人的样子么?”

    躲在白苏身后,虽然明月现在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反击能力,可林梦雅还是不太放心。

    “好,你说,要我做什么才能给我解药!”

    不甘心的,再次落在了林梦雅的手中,明月只能认栽。

    可是手,已经不由自主的,想要挠那些钻心的痒处了。

    若不是她极力的自控着,现在,早就把皮肤都挠破了。

    “我问你,是谁跟你布置的这一切?你们有什么计划?”

    虽然早就猜到,明月跟太子有染。

    可敢在这里光明正大的动手,她可不相信,太子没有后招。

    明月迟疑了片刻,林梦雅做势欲走。

    “既然你没有诚意,我也就不用再跟你浪费时间了。白苏,我们走。”

    林梦雅唇边露出了一抹冷笑,没想到到了现在,明月还是想跟自己耍心眼。

    “我说,我说——是太子,我是受到了太子的指示。他让我把你跟你的侍女都杀了,然后...然后再找个替死鬼,说是你跟侍卫偷情,被侍女撞见。然后恼羞成怒,才跟侍女互相残杀的!这就是计划,你知道的,只有这样,昱王才不敢声张。”

    明月说的仓促,可林梦雅却明白了个大概。

    她今晚只带了白苏来,可白苏会武功的事情,即便是她有意隐瞒,却还是能够被有心人探知。

    若是她和白苏,不明不白的死在了一处。

    倒时候,还不是任由别人冤枉,毕竟死尸,可不会开口说话。

    好一条妙计,白苏在进宫的时候,身上的武器,都放在了马车里。

    先是王小姐的刺杀,又是明月的围杀。

    太子还真是看得起自己,计划缜密又狠毒有效。

    若不是她身上,因为防身的关系,时常带着些药粉。

    怕是今天,也就交代到这里了!

    “我...还有岳婷的那件事,从头至尾,都是太子的阴谋!”

    看到林梦雅的脸色不甚满意,为了自保,明月不得不再次加码。

    “哦?说说看,要是我满意了,这解药,就归你了。”

    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青瓷的小瓶子,林梦雅上上下下的抛着,引诱着明月说出真相来。

    五指,已经紧紧蜷缩在了一起,指甲刺透了掌心。

    明月已经快要被折磨得快疯了,眼泪跟鼻涕,都顺着高挺的鼻梁,流了出来。

    长这么大了,明月何时,有如此狼狈的时候。

    “我说,我说...之所以我二哥会选岳婷下手,是因为太子,提前给了我二哥你的画像。那次,半路截你,也是我二哥找人做的。为的,就是让你成了他的人。”

    这些,林梦雅早就猜到了。

    眸子冷光一闪,林梦雅却还是不满意。

    “说,为什么最后,他们会害岳婷姐!”

    明月几乎是没有半分的犹豫,立刻说道:

    “因为,因为他们拿你没办法,转而,想要用岳婷来打击你。”

    “是谁提出的这个主意。”

    “是...是独孤侧妃!是太子的侧妃!”

    明月几乎是喊出来的,而在这一刻,那痒似乎已经深入了五脏六腑。

    她再也忍不住了,疯狂的开始抓了起来。

    没想到,最先提出来的,竟然是那个独孤侧妃。

    好一记诛心之策,岳婷姐的死,足以让她痛苦一生了。

    “解药...给我...给我解药!”

    明月已经状若癫狂了,不停的抓着她的身体,似乎全身,都有一万只蚂蚁,在爬一般。

    “给你,解药都给你。”

    林梦雅把药瓶,扔给了明月,可是没想到,那药瓶里,空无一物。

    “你...你耍我!”

    明月疯狂的大叫,可身上的奇痒,却让她,丝毫没有动手的力气了。

    “不是我耍你,而是,解毒的方法很简单,洗掉就可以了。外面就是水塘,你可以选择跳下去,就可以了。”

    林梦雅冷冷的说道,脸上的表情,也愈发的残忍了。

    “水...水...”

    明月恶毒的眼神里,只有想要求生的本能。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