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狼心狗肺
    林梦雅倔强的紧闭双唇,就是不肯吐出一个字来。

    德妃气的差点摔了茶杯,还好,被陵南王妃给抢了下来。

    “娘娘息怒,王妃毕竟年轻,若是做的不对了,娘娘教训她便是了。何苦气坏了身子,只是,委屈了慧儿了。”

    陵南王妃虽然是劝慰,可那话,却分明在是挑事。

    果然,德妃更加的生气。

    玉指指向了林梦雅,气得有些颤抖。

    “给本宫跪下!”

    德妃怒喝道,周围看热闹的人,都不禁替这位昱王妃,捏了一把汗。

    林梦雅虽然心不甘情不愿的跪了下来,却丝毫不肯说自己错了。

    “往日,本宫是怎么教导你的?你如此的捍妒,如何掌管昱王府!”

    德妃仿佛是真的动了真气,也顾不得有旁人在场,就这么责问起了林梦雅。

    泪水,在那双眼眶里打转。

    林梦雅咬着唇,就是不肯吐出一个字来。

    到是湿漉漉,被冻得唇都有些微微青紫的上官慧,不住的低声哭泣着。

    “上官小姐,都是我治家不严,才出了这种事情。你放心,我一定会请最好的太医,给你诊治的。”

    德妃抱歉的看向了上官慧,可心头,却有一丝丝的疑惑闪过。

    雅儿从来不是个冲动的人,她总觉得,那俩个人之前的气氛,有些怪怪的。

    “多谢娘娘,慧儿...慧儿多谢娘娘抬爱。姑母,姑母,我们还是走吧。”

    上官慧才刚从水里被人捞出来,一身华服,却已经紧贴在身上了。

    钗环散乱,惊恐的眼神,紧紧的蜷缩在了一起,哪里还有半分刚刚名门淑女的样子。

    “瞧瞧你做的好事!本宫也是没脸再待下去了,等到回府,再处置你。”

    德妃已然是一副,被林梦雅气死的表情了。

    恰好在此刻,负责礼仪的太监,来偏殿里宣了旨。

    “吉时已到,请各位贵宾入席。”

    看着外面的太监,等着看热闹的人,也纷纷离场。

    林梦雅倔强的跪在那里,今天,她还是丢人丢到家了。

    人群渐渐的散去,上官慧也被陵南王妃带走了,偏殿里,只剩下了林梦雅一个人。

    “主子,快起来吧,地上冷。”

    躲在一边的白苏,赶紧的上来扶起了自家的主子。

    顺便,把一张小小的纸条,塞进了她的手中。

    “这是王小姐的侍女,偷偷塞给我的。”

    白苏伏在了林梦雅的耳边,悄悄的说道。

    那一晚,林梦雅让王小姐看了自己母亲的惨状。

    那平时泼辣直爽的王小姐,直接哭成了个泪人。

    原来,在她母亲被传去世后,她的爹爹王翰林,就想要把她给嫁出去。

    若不是因为,她坚持要为母亲守孝,怕是,已经中了她爹爹的圈套了。

    林梦雅打开了纸条,上面一条娟秀的小字,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原来如此,我还当太子,有多高深的计谋呢。”

    把纸条放在烛火里烧掉,变成了一缕灰烬。

    林梦雅整理了一下衣衫,说道:

    “走吧,也该是咱们出场了。”

    春恩殿内,还是一派祥和富贵,太子与皇后,自然是宴会里的主角。

    因为上官慧的事情,林梦雅也成了宴会里的名人。

    只是可惜,那些人看她的眼神里,却多了些别的东西。

    “臣妾来迟了,还请太子殿下,皇后娘娘恕罪。”

    脸上犹有泪痕,更显得林梦雅可怜无比。

    尽管,对林梦雅已经恨之入骨了。但是作为一个男人,还是免不了,想要把这样的美人,归为已用。

    太子的眸光里,略过了一丝的犹豫,却已经被独孤侧妃,尽收眼底了。

    没想到,太子竟然还对那女人有意。林梦雅,当真是她的劲敌了。

    “无妨,家宴而已,入席吧。”

    皇后的目光,并未因为林梦雅跟她作对不休,而有丝毫的改变。

    在她的眼中,林梦雅只是个小鱼小虾而已。

    即便是太子败在了林梦雅的手中,也只不过,是一时大意。

    “是,谢皇后。”

    德妃还是一副十分生气的样子,林梦雅也闷闷不乐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周围的人,倒也是知趣,没人来多管闲事。

    宴会的气氛,微微的有些还尴尬,林梦雅喝了俩杯水酒,就借口不胜酒力,由着侍女扶着去醒酒了。

    林梦雅跟侍女,本来就是十分的低调。

    所以,并未惊动任何人。

    刚一出春恩殿的大门,林梦雅就不再装出一副步履虚浮的样子。

    一主一仆,走到了春恩殿右侧的偏殿里。

    偏殿倒是不大,打扫得干干净净。

    里面只放了几排椅子,算是一个临时休息的地方。

    “主子,王小姐约你见面,到底有什么事?”

    白苏机警的看向四周,这里毕竟是皇宫。

    而且清狐跟夜,都是不能轻易的进宫来的。

    虽然是跟王小姐早就商量好的,但是她还是有些微微的担心。

    “应该是我们约定,在她父亲向王爷发难的时候,如何应对吧。毕竟昨晚,她看到王夫人那个样子,情绪激动,不记得咱们的计划了,也是情有可原的。”

    林梦雅倒是没怎么担心,既然王小姐能找她过来,就应该是得到了新的消息。

    果然,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人提着灯笼,走了过来。

    偏殿的门被人打开,一道穿着石榴红色衣裙的女子,提着灯笼走了进来。

    “王妃娘娘,久等了。”

    来人相貌跟王夫人有几分相似,只是更年轻了许多。

    “无妨,只是你约我出来,到底是所为何事?”

    王小姐脸上有些晦涩的为难,最后,转为了一声轻叹。

    “我没想到,我父亲竟然无耻至此。若不是因为母亲生死未卜,我也断然不会,在留在那个家里了。”

    话没说完,王小姐就‘嘤嘤’的哭了起来。

    凄凄惨惨的样子,倒是让白苏,都觉得有些心软了。

    “哦?王大人,又有什么计划了?”

    林梦雅关心的问道,王小姐向前走了几步,掩面哭泣。

    “我父亲说了,若是你不死,那我就得嫁给贱奴为妻了。”

    后面的一句话,在倏然间变得阴狠无比。

    刚刚还悲戚的王小姐,眼神突然变得狠戾决绝。

    突然,袖口中抽出了一把泛着银光的匕首,用力的刺向了毫无准备的林梦雅。

    “主子!小心!”

    银光,刺痛了白苏的眼,那动作实在是太快。

    饶是她一脚把王小姐踢开,也于事无补了。

    一抹鲜红,从林梦雅的手中,渐渐的泛开。

    谁都没有想到,关键时刻,她竟然临危不惧,空手,握住了王小姐的那把匕首。

    “主子,没事吧?”

    白苏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就怕林梦雅,出了一点点的意外。

    “我没事,只是割伤了手而已。”

    都说十指连心,可握住这把利刃的代价,也是伤口深入指骨了。

    林梦雅却冷冷的,松开了手。

    顿时,血流如注,染满了鲜血的匕首,也掉在了地上。

    “白苏,封住我的穴位。”

    白苏立刻点了点头,双指如电,封住了林梦雅手臂上的穴位。

    可那滴滴答答的鲜血,却让她的手,看起来格外的狰狞。

    最最可怕,却是她面不改色的表情。

    仿佛,伤的人不是自己。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白苏的一脚不轻,王小姐早就爬不起来,只能躺在墙角,惊恐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我...我...我不想嫁给一个贱奴!你是昱王妃,也是将军家的女儿,哪里知道,哪里知道我的痛苦!”

    嘴角,已经随着她的话,溢出了鲜血。

    白苏这一脚,怕是已经伤及她的五脏六腑了。

    可林梦雅,却丝毫没有同情她。

    “为了你自己,你连你母亲的命,都不顾了么?”

    步步逼近,林梦雅冷若冰霜的脸,再加上一双被鲜血染红的手,如同鬼魅。

    “我母亲...若是我母亲知道,她的死,能为我赢得荣耀。那她也算是死得其所了...母亲,不就是应该为自己的孩子牺牲的么?”

    这样的理直气壮的,就想要牺牲掉自己母亲的命。

    连林梦雅,都觉得一丝丝的心寒。

    都说虎毒不食子,可王小姐这种丧心病狂的人,自私到了极点的人,却是连自己的母亲,都不会放过的。

    “要带回府里审问么?主子?”

    胆敢伤了主子,已然是罪无可恕了。

    白苏真的很想,一掌结果了这个可恶的女人。

    “杀了吧。”

    冰冷的声音,宣布了王小姐的命运。

    那蜷缩在墙角的身影,更是瞪大了眼睛,拼了命的喊道:

    “我还有话要说,有人要杀你!”

    白苏的掌,停在了半空中。

    林梦雅看了看王小姐,迟疑了半刻。

    “说,是谁要杀我。”

    看到自己,有了活下去的希望,王小姐立刻,准备把那个幕后之人说出来。

    “那人就是——噗——”

    一口鲜血,喷到了半空中,白苏一个鹞子翻身,就回到了林梦雅的身边。

    “你——你竟然——”

    王小姐难以置信的,看到面前的女子,瞪大的双眼,慢慢的都是怨毒。

    “连自己的母亲都不放过,你这样的人,还活着做什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