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这么多年里,陵南王妃,曾经威胁我替她做不少的事情。不管是陵南王府,还是在宫里,她都让我做了不少的事情。”

    德妃娘娘的话里,带着些许的冷意。

    骄傲如她,怎会轻易成为别人的傀儡?

    所有的一切妥协,不过是在等一个机会清算而已。

    “她之所以如此的猖狂,是因为她手里,握着一样,算是我把柄的物件。”

    德妃的面上,含着几分的冰霜,嘴角噙着一丝丝的冷意。

    “所以母妃之所以委曲求全,为的,就是能够把陵南王妃手中的东西,夺回来?”

    林梦雅的脑袋转的很快,马上就看出了德妃的意图。

    “你说对了一半,其实,那东西——”

    德妃的话,却被一道女声打断。

    “德妃姐姐,刚刚,是妹妹的不对,您可千万别生气呀。”

    不远处,陵南王妃带着上官慧,脸上陪着笑,走到了德妃的身边。

    “哪里的话,都是自家姐妹。只是最近事多,说话,也冲了一些,妹妹也别放在心上。”

    林梦雅才明白,感情家里演技最好的,绝对是自己的婆婆,德妃娘娘。

    瞧瞧,只是一转脸的功夫,又成了悲情女主角。

    那脸上的每一个表情,都带着几分故作镇定。

    若不是她之前跟林梦雅说了实话,就连林梦雅都觉得,德妃,肯定是怕死了陵南王妃了。

    只是,上官慧?

    林梦雅想了想,京都上官家,可是皇后的娘家。

    难道,这女孩子,是皇后那边的人么?

    细细的观察了上官慧,温柔似水,全然没有半分上官家的盛气临人。

    要么,她就是本性如此。

    要么,这就是她装出来的表象。

    总之,她还是要小心一些。

    “姐姐是怪我,带了上官家的人是么?姐姐真是误会我了,虽然慧儿是上官家的旁支,可跟那一房的,没什么关系的。也是我考虑得不周,怪不得姐姐生气了呢。”

    陵南王妃也是唱念俱佳,一招一式,倒真像是那么回事。

    林梦雅依旧维持着傲慢的样子,眼皮都不挑的,站在德妃的身边。

    “怎么会呢?上官家的小姐,不管是旁支还是本家的,各个都是好的。”

    德妃如同惊弓之鸟,处处都散发着不自在的样子。

    陵南王妃想必是觉得,要敲打一下德妃了,脸上带着几分得意,吩咐道。

    “我跟德妃娘娘还有些事情要谈,不如,请昱王妃带着慧儿,参观一下皇宫如何?”

    陵南王妃不怕林梦雅不答应,毕竟,德妃娘娘,还得听她的摆布。

    “雅儿,你就带着上官小姐,去皇宫里转转吧。我...我不要紧的。”

    德妃眸子微垂,带着几分不自然的笑容。

    林梦雅觉得戏份也到了,便福了一礼,没有理上官慧,一个人走了过去。

    “去吧,雅儿虽然脾气大些,可却是个好孩子,上官小姐,你别怪她。”

    上官慧的笑容,羞涩可怜得恰到好处。

    转身,跟着林梦雅而去了。

    “德妃姐姐,咱们之间的账,该算算了吧。”

    陵南王妃的眸子里,露出了几分残忍的笑意。

    “好。”

    一丝诡异的笑容,从德妃的唇边,飞快的掠过。

    俩个人转到了花丛后面,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林梦雅虽然在前面走着,却随意都在注意着后面的一举一动。

    上官慧好像真是如同,她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娴静。

    林梦雅转了转眸子,却停在了御花园的一处水池边上。

    “都说昱王妃聪明睿智,今日一见,果然不是凡人。”

    周围没有了德妃,也没有了陵南王妃。

    可上官慧却看来,越发的真实了许多。

    少了几分贤淑的仙气,那种只有聪明的女子才有的淡淡傲气,让林梦雅暗自挑了挑眉。

    她就说吧,这世上哪来如此多的贤良淑德。

    “赏菊宴上,王妃所赠的面具,我还留着做个念想呢。王妃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听到她提起赏菊宴,林梦雅立刻想到了一个带着面具的女子身影。

    看了看上官慧的身形,仿若,跟那个蒙着脸出声的人,真是一模一样!

    “原来是你?竟然是你?”

    林梦雅有些淡淡的惊讶,不管怎么说,上官慧也是上官家的人。

    上官慧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正是我,我是有心助王妃一臂之力,可惜,我的身份却有些敏感。皇后在场,我也不得不小心些。”

    可无事献殷勤,林梦雅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特别,是上官慧这种聪明的女人。

    “只是梦雅不知道到底是为何,上官小姐,竟然会想到要帮助我?”

    上官慧看向林梦雅的眸子,突然眨了眨,而后,脸上竟然泛起了点点的嫣红。

    “说起来,这倒是有些难以启齿了。如果我说,我是为了...少将军呢?”

    少将军?林梦雅愣了愣,难道,说的是自己的哥哥,林南笙?

    “我...我只是上官家一个不重视的旁支的女儿。虽然是嫡出的,可家族没落,我也只能沦为别人的工具。但是自从,在三年前的一次宴会上,我看到了少将军,我就觉得,天下的男子,谁也比不上他了。”

    这答案,真是让林梦雅大跌眼镜。

    天啊!上官慧喜欢的竟然是哥哥?

    虽然她哥哥丰神俊朗,英武不凡,也的确是时间一等一的男子。

    可前有岳婷姐奋不顾身,后有上官慧一见倾心。

    这...未免有些荒唐了吧?

    只是——岳婷姐还尸骨未寒,她,不可以做出这种形同背叛岳婷姐的事情。

    “上官小姐的情义我代兄长心领了,只是,你也知道,岳家小姐的事情,我哥哥现在还不知道。若是他知道了,会发生什么事,连我也无法预料到的。所以,我劝上官小姐,还是不要把心思,都放在了我哥哥的身上了。”

    林梦雅恩怨分明,上官慧帮过她一把,所以,她也不会恩将仇报的。

    只是,他们林家的人,各个都是痴情种子。

    爹爹是,哥哥也差不到哪里去。

    最怕的是,岳婷姐去世了,陪葬的,却是哥哥的一颗心。

    就算是她出于私心吧,却也不想让哥哥,就这么孤独一生。

    当然,现在,还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

    上官慧的笑容,也有些暗淡。

    只是,却在一秒后,转为了自信满满的笑容。

    “我知道岳家小姐的事情,我也清楚,岳家的小姐,一定是被人陷害的。”

    林梦雅心头微动,当时的情况,只有极少数的人,才知道内情的。

    上官慧,怎会知道?

    似乎有些激动,上官慧却拉住了林梦雅的手,看着她的眼睛,无比真诚的说道。

    “上官家跟明王早有勾结,岳家的小姐,我见过几次,坦白说,她是一个十分难得的女子。一个如此懂礼教的姑娘,怎么会主动跟男子,做出那种苟且的事情。不光是你不信,我也不信。而且,还是跟明王的二世子。他算是个什么货色,怎能比得上少将军。”

    林梦雅没想到,上官慧居然会分析得这么的透彻。

    假装也好,真心也罢。

    这些话,却是她在岳婷姐去世后,第一次听到,站在岳婷姐这一边的。

    “你这些话,我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出自真心。但是我对你,却也有了些好感。”

    林梦雅回握住了上官慧的手,温和的说道。

    “只是,我哥哥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也清楚。若是你们有缘分,我不拦着。若是无缘,我也希望你能找到你的归宿。”

    上官慧开心的笑了出来,眉眼弯弯,比蜜还要甜上几分。

    林梦雅觉得,即便是上官慧没说实话,可对于哥哥的情义,想必,不会假的。

    “我知道你跟岳家的小姐关系匪浅,你能这么说,我真是很感动。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我也能猜到几分。放心吧,我会配合你的。”

    上官慧眨了眨眼睛,然后,收起了嘴角的笑意。

    突然拉过了林梦雅的手,顺势就做出被人推倒了水池里的样子。

    ‘噗通’一声,落水声,让林梦雅有些微微的愣怔。

    看着在下面假装扑腾得正起劲的上官慧,冲着自己眨了眨眼睛,瞬间,她就明白,这家伙到底是演的哪出了。

    她还——真是个行动派啊!

    既然要演,就得演得像些了。

    “白苏喊,使劲喊,就是上官小姐落水了。对了,上官家的丫头,快去找人,就说昱王妃亲手把上官小姐给推到水里了。”

    水中岸上的俩个人,对了对眼色。

    顿时,俩家的心腹丫头,也开始大声的呼喊了起来。

    “谢谢。”

    轻轻的一声,却让上官慧听的分明。

    仰起头,给了林梦雅一个笑容,随后,开始再次扑腾了起来。

    中秋夜宴,似乎从刚一开始,就热闹非凡了。

    “你看看你,人家上官小姐做了什么?你怎么可以把上官小姐,推倒水里去呢!”

    偏殿内,一大群人围观着,看着德妃训斥着林梦雅。

    可她偏偏一副倔强的样子,丝毫不肯认错。

    每每跟上官慧对视一眼,还恶狠狠的瞪了人家一眼才算。

    “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