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陵南王妃
    来人看上去,也就是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

    体态丰腴,一张芙蓉面上,带着灿若桃李的艳丽。

    跟一般的命妇不同,这个女子身上,有着十分浓厚的风尘气。

    可偏偏,她又华袍在身,姿态也高傲得紧。

    林梦雅猜测,这女人,应该是别家的侧妃。

    即便是正妃,也定然出身不高。

    “这不是秦安郡王妃么?怎么,才刚爬到正妃的位置,就敢跟德妃娘娘没大没小了,真是小家子气。”

    另外一道刻薄的声音传来,林梦雅视线微微的移动,看向了另外一个女子。

    那女子虽然高贵典雅,可是眼角眉梢,却带着些许的煞气。

    再加之话说直爽,想必,出身不低。

    果然,被称作秦安郡王妃这一位,看到那位刻薄的女子后,一句话都不敢说。

    但是眼神里,却带着几分的不满。

    “德妃娘娘有礼,昱王妃有礼。”

    女子冷哼了一声,却是按照规矩,给德妃和林梦雅行礼问安。

    林梦雅以依样还礼,有德妃娘娘在,她也不能轻易的开口。

    “陵南王妃,多日不见,还是一样的直爽。雅儿,照理来说,这位还是你的六婶婶呢。”

    陵南王妃?林梦雅抬起头,不留痕迹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子。

    怎么那么巧,在门口,就碰到了陵南王妃了呢?

    只是,德妃跟这位王妃,看起来,倒像是十分相熟的样子。

    难道,她不在乎自己的夫君,跟德妃的旧事么?

    看起来,不太像啊。

    小轿子,一顶接一顶的,把女眷们都运到了春恩殿。

    林梦雅只带了白苏来,因为德妃怕她乱了规矩,又安排了锦月,在一旁跟随。

    “姑姑,那位王妃,看起来倒像是跟母妃很相熟的样子。”

    轿子里,林梦雅忍不住问道。

    压低了声音,锦月简短的回答了她的疑惑。

    “论起来,陵南王妃还是德妃娘娘的表妹。所以俩个人素来亲厚,而且,王妃虽然没有子嗣,但是却颇受王爷的宠信。这里面,少不得也有德妃娘娘的面子在。”

    没有子嗣,还能得到夫君的宠信。

    林梦雅好像是明白了什么,毕竟,不是古代的每一个女人,追求的都是独一无二的爱情。

    突然,对德妃和陵南王的爱情,有些小小的好奇。

    绝代佳人跟风流皇子,怪不得,会惹得大家热议呢。

    春恩殿早就装饰一新了,因为要应了八月十五中秋佳节的时节,因此,有不少的地方,都是精心布置过的。

    锦月扶着林梦雅,去了一旁的偏殿休息。

    里面,德妃娘娘坐在首席,下首,便是那位陵南王妃了。

    “雅儿,快来,这才说到你呢,来本宫这边坐。”

    进门,德妃就冲着她招手。

    剩下的那些命妇妃子们,有见过她的,也有第一次见她的。

    知道她底细的人,又开始传播她的传奇故事了。

    “是。”

    恭敬有礼的走了过去,她本就容貌出色,在一群女子里面,也丝毫不逊色。

    所以,即便是有几道极为不善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也到没觉得意外。

    “唉,我们都老了。前几年啊,看到昱王的时候,他还是个少年呢,现在,都娶妻了,真是过的太快了。”

    陵南王妃跟德妃娘娘的关系,果然是不错的。

    这话说的也倒是很自然,林梦雅在德妃的面前,只想当个乖巧的媳妇儿。

    笑了笑,不好意思的低头,害羞着垂着头。

    “对了,德妃姐姐,我这次来啊,可是要麻烦你一件事的。”

    话锋一转,陵南王妃的话,就不在林梦雅的身上打转,而是看向了德妃。

    “哦?何事,说来听听。”

    德妃显然是心情不错,脸上的笑容,也温和了许多。

    “慧儿,你来,见过德妃娘娘。”

    立刻,有个白衣的清丽女子,袅娜的走到了德妃的面前,盈盈一拜。

    林梦雅悄悄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子,纤细柔弱,笑容腼腆却甜美。

    尤其是一袭白衣,更是衬托得俏丽非凡。

    俩朵红晕,飞上了脸颊,别有娇羞之感。

    “慧儿见过德妃娘娘,见过昱王妃。”

    怯生生的声音,柔软而细腻。的确是个难得的美人,只是林梦雅的心头,却闪过了某个想法。

    “起来吧,这是——”

    德妃打量着面前的女子,疑惑的看向了陵南王妃。

    “这是我大哥的长女,名叫上官慧。今年年方十五,倒是个知书达理的女子。”

    林梦雅即便是再笨,现在也明白了。

    无语的看着上官慧,她家王爷到底是有多招人喜欢,为什么总会有女子,哭着喊着的要给她家王爷党小妾呢?

    还是她看起来,十分的好欺负?

    林梦雅不得而知,对这个陵南王妃,也就没什么好印象了。

    “嗯,是不错。京城里的青年才俊也是不少,不知上官小姐,可有什么心仪的人选么?”

    德妃更是七巧玲珑心,看破却不说破,淡淡的婉拒了。

    “婚姻大事,自然是需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慧儿,全凭姑母的安排。”

    林梦雅有些个听不下去了,从姜如沁到明月,惦记她家王爷的人,可不仅仅是那么一俩个而已。

    到底,她这个正妃,也该拿出魄力来了。

    “嗯,上官小姐说的有理。倒不像是我家王爷,纳妾全凭我的话,可惜啊,我又不是个大方的人,怕是委屈了各家姑娘呢。”

    林梦雅的话,看似是女人间的玩笑,可却尤为的刺耳。

    在一众人的印象里,林梦雅从来都是温柔可亲。

    不多话,也不跟人结怨。

    可没想到,今天倒是转了性子,说出的话,也多少有些让人下不来台了。

    “昱王妃这是...这是何意啊...”

    陵南王妃虽然不悦,可毕竟这里是宫中,大家也不会撕破脸。

    “我是什么意思,王妃清楚得很。”

    林梦雅毫不畏惧的对上了陵南王妃的眸子,冷意悠然。

    如果,陵南王妃真的跟德妃关系好,大可以领着上官小姐,去昱王府里私下拜访。

    现在这么多年,当众说这件事,那是什么意思?

    德妃允了,可林梦雅是正经的昱王妃,面上无光。

    若是德妃不允,流言蜚语,便是变着法子的流出来了。

    林梦雅不傻,德妃不傻,只不过,她用了一个最简单,最直接的法子。

    “陵南王妃,虽然本宫与你素来亲厚。但是王府的事情,一般都是由雅儿来主持的。”

    德妃站在了林梦雅的这一边,这么多年来,她也忍够了。

    果然,陵南王妃立刻变了脸色。

    佯装出来的亲切,都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厌恶,是嫉妒。

    “您是德妃,我只是个亲王妃罢了。高攀不上便是,唉,只是苦了我家王爷,对娘娘,依旧还是——”

    “放肆!”

    林梦雅脸色一变,冷冷的喝道。

    陵南王妃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不大的昱王妃,竟然敢喝住她。

    这么多年,凭着德妃跟陵南王的旧事,她也算是在王府里站稳了脚跟。

    就连到了宫中,德妃也不免要护着她。

    没想到,如今,却被一个小辈给吼了。

    还在这种场合,脸上,立刻有些挂不住了。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刚想撒泼,林梦雅眸光一闪,泛出了些许的杀机来。

    逼近了一步,林梦雅伏在了陵南王妃的耳边,轻柔说道:

    “再胡沁些用不着的话,我叫你走不出这间屋子。”

    话里,没有丝毫的温度,冰冷,如同地狱里传出来的一般。

    “你——”

    陵南王妃也没有想到,一个小辈,却气势迫人。

    连她,也得后退一步,不敢掠其锋芒。

    “王妃知错就好,母妃,咱们出去走走吧。这里面,有些闷了。”

    林梦雅又恢复了温柔浅笑,此时此刻,她才明白。

    为何德妃娘娘,会派锦月来嘱咐她了。

    这里,根本就是一场鸿门宴。

    扶着德妃从位子上起身,那些等着看热闹的命妇王妃,都傻傻的看着刚才的这一幕。

    每次皇族宗亲的宫宴的时候,德妃,都是被人奚落调侃的对象。

    尤其是陵南王妃,表面上跟德妃关系密切,可实际上,却每每都是她在煽风点火。

    如今,却被昱王妃给挡了回去,看来,还吃了暗亏呢。

    “我就知道,这位昱王妃,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人群里,秦安郡王妃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看好戏的心情。

    看来,今晚的夜宴,定然会热闹非凡了。

    “雅儿,你是不是觉得,母妃不检点。”

    林梦雅扶着德妃,在御花园里,随意的走走。

    看着周围熟悉的一草一木,德妃的眼里,带着浓重的悲哀。

    “雅儿没有,雅儿只是心疼母妃,这么多年,您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哪个少女,没有春心萌动的时候。

    原本是一段佳话,即便是没有开花结果,也不应该成为一把钢刀,让德妃如此的步步惊心。

    “你啊,总是最了解母妃的心思。只是,我所以忍耐,并非是因为我心虚。”

    德妃一反刚刚柔弱悲哀的样子,那副自信高贵的模样,哪里还有半分刚刚在偏殿里的可怜。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