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德妃旧事
    虽然被禁足,可林梦雅被解禁足,也是早早晚晚的事情。

    就连外面的禁军也都撤走了,看来,皇后跟太子,也是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又或许,他们在酝酿些新的招数吧。

    府中,已经再也没有林梦雅不能去的地方了。

    除了龙天昱以外,任何人都不能所以进的书房,如今,对她来说,也是畅通无阻了。

    “王爷呢?”

    龙天昱不在书房里,倒是让林梦雅有些意外。

    每天的下午,龙天昱都会在书房里处理事务。

    “回王妃的话,王爷被七皇子接走了,说是有要事要处理。”

    邓管家跟在林梦雅的身后,回禀道。

    “嗯,我知道了。”

    龙轻寒这几天也没来府里,想必是也受到了这件事情的影响吧。

    林梦雅倒是没多想,在书房里,仔仔细细的看着每一处角落。

    “王爷没说,最近,缺了什么么?”

    林梦雅问道,邓管家使劲想了想,随后摇了摇头说道。

    “王爷用的东西,平常都是有定数的。而且里面的东西,没有王爷的命令,谁都不能动。”

    邓管家的回答,让林梦雅点了点头。

    不管是龙天昱的桌子,还是书房里的书,都完全符合他一贯的习惯。

    而且,龙天易心细如尘,应该不会放过任何一处异常吧。

    在书房里巡视了一圈,林梦雅连墙角的耗子洞都没放过。

    这么细细的摸过了一边后,却还一无所获。

    如果是她藏东西的话,会选择,在哪里呢?

    林梦雅抬起头,看了看房梁上。

    王翰林是个文官,应该不会武功的吧?

    想必龙天昱也是这样想的,那里,一定没有搜查过。

    “白苏,你上去看看,墙角四周,有没有被人动了手脚。”

    白苏点了点头,身子轻轻的腾跃,飞上了房梁。

    一群人,就这么抬起头,看向了在房梁上,跟猴儿一样的轻灵翻腾。

    “白苏姑娘的轻功,还真是不错。”

    对于林梦雅院子里的这群怪人,不管只要知道些底细的,都不免有些好奇。

    面对邓管家的夸奖,林梦雅倒是有些得意。

    “还好,我们院子里,她的武功只排第三。”

    论起武功来,清狐的的确确是流心院里的第一人。

    最近夜都没有出现,但是林梦雅知道,他肯定躲在了某处。

    只要有人威胁到她的生命安全了,夜就会出来救她。

    小玉的功夫,在那群人的悉心*下,也已经进步飞快了。

    以后,她小院子里,也就成了铜墙铁壁了。

    “主子,有东西!”

    白苏从房梁上,拽下来一个小小的盒子。

    “主子,发现了这个。”

    林梦雅接过盒子,打开了以后,里面露出了一颗小小的蜡丸。

    “我们先回去现在,记住,发现了这东西的事情,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是。”

    平风浪静的局面,没有维持多久。

    中秋夜宴,也终于如期的到来了。

    作为名正言顺的昱王妃,林梦雅必须在八月十五的这一天,跟德妃一起去宫里面,参加中秋宫宴。

    用过了午膳,德妃就打发了锦月姑姑,来看看林梦雅准备的情况。

    “姑姑,您可有日子没来了。”

    来刚到流心院里,白芨立刻亲亲热热的迎了上来。

    只是今天,锦月姑姑看起来倒是憔悴了一些,笑容,也有些勉强。

    “嗯,最近娘娘那边,是忙了一些。对了,王妃已经准备好了么?”

    白芨点了点头,面上露出了一丝丝的为难。

    “姑姑您来的正好,我们都是些乡下丫头,不知道参加宫宴有什么忌讳,这会子啊,正为难呢。”

    白芨的话倒是不假,作为昱王的王妃,这是林梦雅第一次出席宫里的家宴。

    说是家宴,其实,需要顾及的东西,也更多了。

    再加上前阵子的事情,怕是有不少人,牟着劲的要找昱王妃的麻烦呢。

    屋子里,林梦雅被几个丫头搞得头晕脑胀的。

    不就是一个中秋夜宴么?怎么搞得这么复杂?

    “这枚青鸾合凤的步摇还是不要带了,依我看,倒是白芷手里的牡丹簪子,确实是不错呢。”

    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

    林梦雅从铜镜里,看到了锦月姑姑熟悉的笑脸。

    “我的姑姑啊,你可算是来了。再不来,我总要被她们给折腾死了。”

    不管是龙天昱还是林梦雅,跟锦月姑姑的关系,都不仅仅是主仆那么的简单而已。

    “我来吧,说起来,这也是我的不是。姑娘们都不知道宫里的规矩,以后,我会说给你们听的。”

    熟练的挽起了林梦雅的一头青丝,细细的对着镜子,描绘着她精致的眉眼。

    可不知为何,林梦雅却总觉得,今天的锦月姑姑,似乎跟平时不同。

    难道,今晚的宫宴,德妃有什么难处?

    “你们先下去准备吧,我想跟锦月姑姑,说会话。”

    四个丫头都告退了,屋子里,也只剩下了锦月跟林梦雅俩个人。

    “姑姑似乎是在心烦什么事情,不妨,说给我的听听,兴许,我还能帮到姑姑呢。”

    瞄着眉间的青黛,微微的迟疑了一下,最后,放在了梳妆台上。

    锦月苦笑着看着林梦雅,王妃实在是太过聪慧,自己的心事,总也是瞒不过她的。

    “有些事情,王妃还是不知道的好。若是知道了,怕也只会徒增烦恼。”

    林梦雅却笑了笑,看着镜子里,唇红齿白的美丽女子,嫣然一笑。

    “若是姑姑不想说,又何必会露出这种,担忧的神色来。姑姑,以您的聪明阅历,怎会跟她们几个似的,把心事挂在眉间呢?”

    虽然,林梦雅跟锦月,已经俨然是自己的人的关系了。

    可有些事情,毕竟还是需要衡量再三的。

    锦月的眸子里,划过了一丝激赏,脸上的愁容,也消退了下去。

    把手中,最后一枚插梳,插进了林梦雅的发中。

    净重的女子,珠玉满头,华美得不可方物。

    “王妃出身林家,不知有没有听说话,陵南王的名号?”

    陵南王?林梦雅想了想,好像,听父亲提起过。

    这位王爷,是先皇最为宠爱的皇子。

    但也是因为这种宠爱,才让王爷,丧失了继承王位的资格。

    不过好在,陵南王跟皇上素来亲厚。

    所以,即便是皇上登基,对陵南王这个弟弟的宠爱,也是有增无减的。

    “陵南王当年风流倜傥,是个不可多得的俊俏男子。京城里的贵族小姐们,也都对这位王爷青睐有加。其中,有位世家小姐,跟陵南王相识相恋了。可是,却因为种种原因,最后,并没有有情人终成眷属。”

    虽然锦月没有说是谁,但是林梦雅,却能猜出个大概来了。

    怕是这位世家小姐,说的就是雅轩的那一位。

    但是,跟陵南王有私,还被选入了宫中,颇得盛宠。

    看来,她的这位婆婆,当年一定是个祸水级的红颜佳人了。

    “姑姑有什么顾忌,尽可以说出来。梦雅虽然年轻不懂事,却还是知道分寸的。”

    锦月顿了顿,脸上有些微微的为难。

    “这次宫宴,王爷也会来。你是知道的,皇后一直就看咱们府里的人不顺眼。以前,也曾有人,在家宴上用王爷跟娘娘的事情做过文章。奴婢没有别的事情,只是希望王妃,能够提早做准备才是。”

    说来说去,就是德妃跟陵南王的事情,在宫廷里面,算是一桩桃色绯闻。

    平常还好,但是中秋夜宴,所有的皇亲国戚都是要参加的。

    此事,怕是又要被旧事重提了。

    “无妨,我自有对策,姑姑安心便是。多谢姑姑提醒,我定然不会让人,轻易的小瞧了咱们王府去。”

    拿这种事情做文章,看起来到真像是皇后会做的事情。

    只要陵南王跟德妃在一天,这件事情,就不会被人轻易的忘记。

    没想到,麻烦竟然会这么多。

    她这边还没有解决完呢,德妃那边,就又来了信的。

    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黄昏将至,一辆又一辆的马车,都接连的听到了皇宫大门的西南角。

    亲王皇子,都是骑着马进的城门。一直走到里面的重华门,才会步行到宴会举行的春恩殿。

    至于王妃还有太妃们,则是从马车上出来以后,就被一丁丁朱红色的小轿,抬到春恩殿的大门口。

    一般的外戚,下了马车,就只能步行着进入了。

    德妃跟林梦雅的马车,才刚一到新南角的小门,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德妃不仅仅带了锦月跟净月在身边,身后,还跟着四个一等宫女。

    在一众女眷里,分外的醒目。

    她本就身材高挑,如今,穿了一件深紫色条挑金丝的袄子,领口袖口,俱都是紫狐的皮毛。

    再加上头上的玉冠,拇指大的东珠串成的璎珞,尊贵非常。

    面容高贵,却带着几分礼貌温和的笑容,真是高贵典雅,仪态万千。

    “呦,德妃姐姐安好。这位就是昱王妃吧,瞧瞧还真是人中龙凤,到底啊,还是德妃姐姐有福气。”

    才刚站稳,就有个穿着命妇朝服的女子,笑意盈盈的来打招呼。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