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不仁不义
    “老师,对了,你要这种玉匣子做什么?藏私房钱?”

    跟百里睿相处来,林梦雅渐渐的发现,对付这个老古板,偏偏得用点不寻常的手段才行。

    尤其是这种没大没小的激将法,立刻让俩个人的关系,好了不少。

    百里睿白了这小丫头一眼,虽然老是这么没大没小的,可在毒术这一门上,她可实在是个难得的天才。

    比自己号称毒神的师兄,还要强上那么一点。

    跟师兄斗了一辈子,他也输了一辈子。

    若是他的徒弟,能把师兄都给打败了,那,也算是了解了一桩夙愿。

    “这是种龙魂草的,我看了一下,虽然这女人的生机未断,但是身体实在是太过虚弱。若是想要用我的毒术起死回生,怕身体经受不住。这龙魂草就不同了,传说它有护魂的神效。”

    看到老师,从另外一个小房间里,小心翼翼的移植出了一枚淡紫色的植物,林梦雅翘着脚,看着百里睿的紧张样子。

    “老师,你不是不信鬼神的么?”

    无暇跟着小丫头顶嘴,百里睿把淡紫色的龙魂草,小心翼翼的移植到了玉匣子里。

    “这草说是护魂,实际上就是能够护住人的经脉。只是这东西有些特殊,必须要连服三次才行,而且,还得是新鲜的。”

    看着老师郑而重之的样子,林梦雅倒是也知道,这草药必将极为的珍贵。

    “希望这玉,能够温养龙魂草。”

    既然老师已经下了决心,那王夫人,是有很大的几率活下来的。

    她现在,却是要考虑别的事情了。

    “老师,王夫人这个样子,大概多久可以醒呢?”

    百里睿看了看床上的女人,虽然现在命已经捡回来了,但是什么时候醒过来,还是个未知数。

    “不知道,也许,以后再也不会醒过来了,也说不定的。”

    百里睿对别人的死活倒是不怎么在乎,只是这女人倒是难寻,听林梦雅说,五脏六腑都曾经出来跟大家打过招呼。

    而且,她的身体里面,有许多不常见的毒药。

    他跟林梦雅分析过,也许,那些毒药,就是让王夫人成为活死人的原因。

    这种例子,即便是医书里,也不曾记载。

    若是能够成功的研究出来,那他,就定然能够压过师兄一头。

    “这都是命,老师,我还有事,我先走了。您若是要事找我,就叫人来传话吧。”

    林梦雅走出了石室,门外,百里无尘,正一脸冷淡的看着她。

    “站住。”

    林梦雅擦身而过,可百里无尘,却喝住了她。

    站在那里,林梦雅早就感觉到,百里无尘对自己总有着淡淡的敌意。

    “有事?”

    俩个人背对着背,谁也不肯先转过身子来。

    “你以为,能讨好我叔叔,就能够得到王爷信任了么?”

    百里无尘虽然不知道为何,叔叔只会对这个女人另眼相看,而且王爷,也越来越对她重视了。

    “我想你搞错了,我不是在讨好你的叔叔,也不是为了王爷去讨好谁。因为根本就不需要,你叔叔跟我的关系,就事老师跟学生。而我是王妃,自然是要得到王爷的信任的。”

    其实林梦雅心里清楚,百里无尘看她不顺眼,无非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威胁到了他的位置而已。

    况且,百里睿一直对他不假辞色。

    却独独对她亲睐有加,当然,百里无尘的心里,会觉得不是滋味。

    “你——小小的女子,如何能了解男儿的雄图大业。若是你耽误了我们的大事,即便是王爷护着你,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

    如同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林梦雅突然笑了起来了。

    “大业?百里无尘,你连你自己的叔父都能陷害,还图谋什么大业?不仁不义的的大业么?你连你最亲近的人,都可以拿来利用,那这天下,还有什么,是你不能利用的?你之所以不平,是因为觉得,你陷害你的叔父,是为了王爷,是为了你们大业,所以你才勉强的压制了你的负罪感。可王爷让你绑架你的叔父了么?你的大业也叫你如此的不仁不义了么?”

    林梦雅的话,就像是一把钢刀,刀刀插进了百里无尘的心中。

    转过身来,激动的看向了林梦雅。

    “你懂什么?我这么做,都是为了王爷,都是为了整个大晋!”

    林梦雅也转了回来,只是脸上,却带着冷笑。

    “为了王爷,还是为了你自己!百里无尘,你想想清楚!天下,永远不需要一个不仁不义的英雄!”

    说完,林梦雅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剩下百里无尘,愣在了原地。

    手中的食盒,突然重逾千斤。

    百里无尘所有的聪明睿智,似乎,都在这一刻,变得模糊了起来。

    小时候,叔父抚养他长大,教养他成才的一幕幕,都在片刻袭来。

    失魂落魄的,走到了石室的门口,第一次,跪在地上,诚心的忏悔。

    从地牢里才出来,林梦雅看着外面的暖阳,心情,却微冷。

    为了名,为了利,已经有太多太多的人,丧失了人性,迷失了自己的灵魂。

    看了看身后的地牢,但愿,百里无尘能够真的知道,他错在哪里了吧。

    从花园里回来,老远的,就看到清狐跟小玉,站在院子里互相指责。

    “都是你的错,若是你能及早的发现,丫头也不必被禁足了。”

    清狐抱着一盆菊花,另一只手叉着腰,瞪着小玉说道。

    “我那天又不能进来,还亏得你穿了女装,混了进去。竟然都没有发现,你是瞎了么?”

    小玉眼神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林梦雅,随后,又装作没看到一样,继续跟清狐吵架。

    “呀哈,你还怪我了是不是?老娘只有一双眼睛,顾得过丫头就那不错了,你那些手下呢?怎么不见他们出来,保护小丫头啊!”

    这俩个人相貌都是人家极品,所以即便是吵起架来,倒也是有着别样的风情。

    笑着摇了摇头,若是林梦雅看不出,这是他们故意在逗自己,那她,也太笨了。

    刚走到院子里,俩只白色的小兽,就立刻从屋子里奔出,围着林梦雅转圈圈。

    “小家伙,你好了么?”

    抱起小虎,猫儿般的眼睛,晶亮亮的看向了自己。

    看来,是真的不错。

    小白倒是十分的有哥哥的风范,看着主人抱着小虎,也不争宠也不闹,只是安安静静的蹲在林梦雅的脚边。

    “阿白,你也来。”

    把俩只小兽,都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刚刚还十分活泼的它们,也立刻安静了下来,每个人找好一个舒适的角落,安安心心趴在了林梦雅的怀中。

    “主子,王夫人怎么样了?”

    凉亭里,白芨已经准备好了菊花茶,白芷准备了时兴的果子。

    白芍拿来了狐裘,白苏则是十分警戒的看向了四周。

    “嗯,师父说,已经捡回了一条命了,但是能不能醒过来,还是个未知数。”

    这几个丫头,对她都是尽心尽力。

    林梦雅把俩只小兽,也都放在了身边,回身,看向了那俩个吵的正欢的人。

    “还在那里要说多久的相声,再不过来,你们就吵到天黑吧。”

    正主发话了,俩人极为默契的停嘴,然后走到了凉亭内。

    林中玉最小,又最得林梦雅的宠爱,因此腻腻的甜笑着,紧挨着林梦雅坐下了。

    清狐虽然也想坐在那个位置,但是,碰到林梦雅的冰冻射线后,值得委委屈屈的坐在了她的对面。

    “巫蛊之事,怕是也只能这样过去了。但是,盯着我们院子里的视线,只会多不会少。你们要有个心里准备,接下来,我们得倍加小心才行了。”

    犬牙朱砂符的事件,让林梦雅清楚的意识到,昱王府,已经成为了一块砧板上的肉。

    这事,早就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姜家,林家,甚至是跟昱王府有牵连的所有世家,都已经被太子惦记上了。

    不过好在,太子没什么智商,这么一来,只会让这些世家,跟昱王府团结得更加的紧密。

    京都,要变天了。

    “这一次,的确是我们不够小心,请主子责罚。”

    白苏那天,主要负责这个院子里的警备。

    可是,白苏却没有看到有人埋了东西,这才酿出了大祸。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决定,要把自己的计划,说出来一部分才好。

    “不碍你的事,是我大意了。而且,也是我心软了。所以,这一次,绝对不能再犯错误了。”

    姜如沁,已经被是姜大人带回了家里。

    估计,有生之年,怕是再也难以踏入昱王府一步了。

    而那位王大人,龙天昱也去书房里仔细的查看了,没有一丝一毫的痕迹。

    要么,就是王大人没什么鬼。要么就是,他实在是小心谨慎,还没找到而已。

    明月据说也受到了斥责,不日就要跟明王一起回西藩去了。

    而她也正好能够腾出手来,专心的对付太子。

    “今晚,就把王小姐带过来,记住,不能惊动任何人。你们四个,随我去一趟王爷的书房。”

    四个丫头点了点头,虽然不明白自家主子要做什么事。

    可她们却清楚,这一次,主子是真的生气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