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不成器的太子
    “不,母后,您的意见,儿臣不敢苟同。”

    太子却不同意皇后的看法,他觉得,昱王府的事情,本来可以万无一失的。

    可惜,他没想到的是,皇后竟然不许他到昱王妃的院子里去。

    若是他在,不管昱王妃如何狡辩,他怕是也能够让昱王妃认罪伏法了。

    蠢货!皇后在心头冷喝一声,凌厉的凤目,放出了一丝冷光。

    太子是储君,将来是要君临天下,管理大晋的。

    但是,这不成器的东西,却时时卷入女人之间的事。

    这样的天子,如何管理天下!

    “哦?那你说说,你有什么计划,能让昱王妃认罪?”

    自从太子成年后,他就越发的跃跃欲试的想要试试自己的力量。

    皇后的心头,涌起了些许的无力感。

    她辛苦的撑起大晋,为的,就是要培养自己的儿子,成为一个合格的君主。

    却没想到,太子,竟然会如此的不争气。

    刚愎自用不说,目光也短浅,实在是让她心寒。

    “我朝自开国以来,巫蛊之事,就是被命令禁止的。更何况,是谋害皇室,定然是罪上加罪。如果两罪并罚,即便是有德妃护着,龙天昱,也得被削爵。到时候,一个破落的皇子,还不是任由我处置。母后您也说了,龙天昱,会是我最大的敌人。”

    提起自己认为缜密的计划,太子有些洋洋得意。

    这么多年来,皇后从未夸赞过他。

    所以,他也是牟足了劲的,想要做出一些成绩来给皇后看看。

    “我单问你一件事,你的生辰八字,龙天昱要如何得知?”

    皇后看着太子,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太子想必是早就有了答案,立刻回答道:

    “龙天昱是皇子,跟我交情甚笃,从我这里可以套到生辰八字。德妃是后妃,儿臣出生的时候,她也是知道的,想要知道,也不难。”

    可皇后的脸上,却早就露出了一丝的冷笑。

    “你的生辰八字,在你成年的时候,才第一次得知。那时,你跟龙天昱已经是形同陌路。这些,所有人都知道。我生你的时候,是在庐阳的行宫里。当时我的身边,除了你父皇外,没有任何后妃。龙天昱是王爷,也是皇子。若是一些小打小闹的过错你还能做些文章。可这种大事,必要多方查办,才能定罪。你觉得,你的这个蠢计划,真的能够瞒过所有人么?”

    皇后气得不轻,这个蠢货,竟然都想出这种损敌一千自伤八百的计策。

    虽然她也想除掉龙天昱,可现在,却不是动手的最好时机。

    “哼,即便是如此,我也不会让他轻易的逃脱。到时候,我在找人作伪证,他也就难逃一死了。”

    太子还是不觉得自己错了,好不容易计划成功,却没想到功亏一篑。

    “伪证?亏你想的出来,龙天昱本就有军功在身,只不过他一直低调,未曾引人注目而已。姜家乃是清贵世家,龙天昱的外公,可是三朝元老,门生无数。林家更是人才辈出,你看看朝廷里的武将,有哪一个不是跟林家沾亲带故。你还妄图把这俩家都铲除掉。难不成,你是要天下大变!”

    皇后彻底的爆发出了怒气,桌子上的茶杯,也被她重重的摔在地上。

    看着那一地的碎片,太子终于是没了脾气。

    垂头丧气的跪在那里,任由皇后申斥。

    “我让你在朝廷上里间他们俩家,培养自己的势力。可你呢?为了女子间的争斗,缠绕不休。明月是西藩郡主,你怎知她不会为了扰乱我朝朝纲,好让西藩渔翁得利!”

    从看到明月的第一眼起,皇后就知道,这个女子,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温良娴熟。

    果然,在灵雎山回来后,明月就曾派人,来自己这边寻求帮助。

    还献了不少的宝物,以求博得自己的信任。

    她之所以默许了明月跟太子勾结的行动,绝不是被明月的假象所蒙骗,而是,要看看那女子背后的真正意思。

    果然,明王先是要求,把明月嫁给龙天昱,后是那女子,跟太子又纠缠不清。

    若不是她当机立断,没有答应明王的请求,怕是现在,太子与昱王的丑闻,早就传得人尽皆知了。

    好一招离间计,却没想到,太子如此的愚蠢,竟然真的信了明月的话。

    即便是要算计龙天昱,也绝不应该,跟明月合作。

    “你跪在这里,给我好好的反省。来人,看着太子,让他跪足五个时辰,才许起来。”

    凤眸微闪,看向太子的眼神,已经全然不像是母亲在看自己的儿子了。

    那是极度失望的目光,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太子把到嘴的辩解,咽了下去。

    心头,飘过了些许的恐惧。难道连母后也要放弃他了么?

    不,不会的,母后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除了自己,她不会有别的选择。

    空荡荡的大殿里,只有太子一个人,跪在冰冷的地板上。

    宴会,已经过去了五天了。

    跟林梦雅预想的不错,这五天,着实是风平浪静。

    杏儿死了,王翰林也被龙天昱送回了翰林府,只有王夫人的尸首,因牵连到昱王府,所以也被扣留在了昱王府内。

    当然,这是对外的说法。

    实际上的情况下,王夫人在鬼门关兜兜转转了这几天后,终于在林梦雅跟百里睿的共同抢救下,活了下来。

    只是身体还很虚弱,还在昏迷中。

    这几天每日吃过午膳,林梦雅都会一个人转悠到昱王府的地牢里。

    这边守卫的侍卫们是,都已经差不多认识了这位昱王府的女主人。

    所以,她也就一路的畅行无阻。

    龙天昱也有些好奇,百里睿的脾气实在是古怪。

    就连百里无尘,也只能在门外把饭食放下就得走。

    唯有林梦雅,每次去了,就自动进屋。

    听守卫侍卫们说,这一老一小,有时候会把石室闹一个鸡飞狗跳的。

    百里睿倒是也不恼,倒是跟林梦雅,成了忘年交。

    “老师,这是你要的玉匣。我可是找了最好的玉,你试试看。”

    林梦雅刚走到百里睿的石室里,就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玉匣。

    石室有些微乱,但是却多了几分的活人气。

    百里睿面容上,虽然有很深沉的疲惫,可却依旧神采奕奕。

    接过了林梦雅手中的玉匣子,很是认真的看了看,点了点头,就放在了一边。

    “你来看看,王夫人的情况,是不是比以前好了许多。”

    百里睿跟林梦雅,现在是亦师亦友的关系。

    本来,百里睿想要林梦雅当他的徒弟,传承他的衣钵。

    可林梦雅却偏偏只肯把他当成老师,任由他百般威逼利诱,也不肯拜他当师父。

    无奈下,他也只好先做林梦雅的老师了。

    “心跳虽然有些缓慢,但还是很平稳的。呼吸也是,老师,你给她用了新药了么?”

    林梦雅站在石室的床前,仔细的检查了王夫人的情况。

    移到老师这里,到也实在是无奈之举。

    厢房毕竟人来人往,细菌实在是没办法控制,感染的几率会大大的增加。

    可老师的这间石室不同,阴凉又干净。

    而且,老师的石室里面,有许多的药材。

    林梦雅实验发现,不知是何原因,一些常规的菌类,在石室里面,竟然生长得极其的缓慢。

    所以,这里成了他们医治王夫人最佳的场所。

    “没错,我给她用了一种毒性极弱的药,我发现这味药,跟别的几样混杂起来,竟然对身体,有很强的滋补作用。”

    看着百里睿眼睛放光的样子,林梦雅就忍不住在心头翻了一个白眼。

    她的这个老师啊,什么都好,就是这种对药的狂热,真是已经到了一种执拗的程度。

    想起那天,她为了激老师来帮她救王夫人,说他只会把人毒死,不会把人毒活。

    老师那一脸冒精光的样子,她就觉得,似乎把王夫人带来给老师,是一件有些错误的决定。

    “老师,我觉得用药还是要谨慎吧。毕竟王夫人的身体实在是太过虚弱了。您别一个不小心,就把人给毒死了。”

    百里睿看到学生如此不信任自己的样子,立刻吹胡子瞪眼睛的。

    “小丫头,你这是在怀疑老夫的毒术么?”

    林梦雅摇了摇头,只是那目光里,却分明带着不信任。

    “唉,你这个小丫头啊。这么看着我作什么,我说了,既然要把她毒活了,那我就一定会做到。”

    看到老师有些恼羞成怒了,林梦雅这才陪着笑说道:

    “我不是不信任老师,老师的毒术,那当然是天下无双的。只是老师,您用药,得谨慎一些。万一真的毒死,人家外人会说,百里睿妄称什么毒圣,连个人都毒不活,那我多替老师冤得慌。”

    林梦雅算是激的一手好将,百里睿听到这话后,简直是双眼冒火了。

    “屁话!老夫的毒术天下无双,死丫头,少在那边编排老夫。没事别老来石室,耽误了我的毒术,我就给你一颗毒丹!”

    林梦雅在心头偷乐,看来老师,定然是要用尽一身的毒术来医治王夫人了。

    那么接下来,也该她出场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