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死无对证
    看到白芍的样子,林梦雅就知道,这丫头,定然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笑了笑,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

    “对了,主子,王夫人还在小厢房里躺着。她...她真的会活过来么?”

    白芨一提起王夫人,白芍跟白苏,脸色都微微一变。

    唯有白芷,还在没心没肺的吃着桌子上的佳肴。

    “不知道,但是那里肯定是不能待下去了。我想想办法,找个地方安置她吧。”

    白芨说,假死药的药劲已经下去了。

    可王夫人却奇迹般的,还有着极为微弱的呼吸。

    若不是白苏心细如尘,察觉到王夫人还有呼吸的话,他们也不相信,王夫人竟然活了过来。

    “只是主子,为何不把王夫人送回家呢?”

    白芨看向了林梦雅,在她觉得,主子辛辛苦苦的把王夫人救回来,现在,就应该送回家里静养才是。

    只是,主子却并没有把王夫人送回去的打算。

    “救人救到底,况且她现在这个样子,随时都有可能丧命。你们的嘴都严些,对外,就说王夫人已经死了。”

    林梦雅已经打听清楚王夫人的身世了,王夫人出身骁勇的武将世家。

    因为是嫡出的,所以家人分外的疼爱。

    跟王翰林相识的时候,王翰林还只是一个穷秀才。

    可王夫人性格倔强,娘家人没办法了,才疏通了关系,让王翰林有了现在的位置。

    因此,王夫人在家里更是说一不二。

    一个软饭男,靠着娘家才有现在的地位,想必心头,总是有那么一丢丢的不满吧。

    虽然具体的情况,林梦雅也不了解,只是她觉得,如果把王夫人送回家。

    那,死亡的几率,几乎就是百分之百了。

    “呃——主子,我先下去了!”

    “呕——我也是!”

    正思考着事情,突然白芨跟白芍,干呕着退了下去。

    “她们这是怎么了?”

    林梦雅疑惑的看向了清狐,却看到他的指了指白芷。

    “我也不知道了,真是奇怪。”

    白芷夹着一筷子的猪心,有些疑惑的看向了林梦雅。

    林梦雅这才看到,桌子上有猪心,猪肝,猪肺,还有一盘卤大肠。

    看到清狐那副,还来不及隐藏的贱贱的笑容,林梦雅就把手中的筷子给扔了出去。

    “你是故意的吧!”

    躲过了林梦雅的筷子袭击,清狐依旧优雅的喝着面前的香茶。

    “只要是跟着你,以后这种事情多的是,难不成,她们都要绝食了不成?”

    清狐说的倒是很有道理,只是这种事情,还是要慢慢来比较好。

    毕竟,那四个丫头,除了白苏外,都是在普通家庭里成长的小花。

    “是啊,以后这种情况少不了。对了,你那边的情况如何?探听到什么消息了么?”

    院子里已经被下人们清理干净了,而被禁足了的她,院子门也是紧闭。

    现在,唯有清狐能够在府内府外的探听消息了。

    “如你所料,王翰林果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专情。”

    清狐第一个查的人,就是王翰林。

    “他在城西有一个外院,我去探了一下,那里不仅有俩个如花美妾,而且,还都生儿育女了,看来,也是时间不短了。那王翰林做的十分的隐蔽是,所以没有人知道。周围的邻居也说,这家的夫人跟孩子,从来不会轻易的出门。”

    王夫人才刚死,王大人就去外院报告喜讯了么?

    好一个伪善的王翰林,当真是一点情分都不讲。

    “对了,王翰林跟王夫人,没有孩子么?”

    清狐摇了摇头,接着说道:

    “只有一个女儿,这次是因为她身体不适,才没有来王府赴宴。而且,听说王夫人的女儿,也是十分的厉害。只是已经定下了人家,很快就要出嫁了。”

    不过现在王夫人的死讯传出来,这位王小姐,可要等到一年丧期满了再出嫁了。

    听说王夫人的女儿也十分的厉害,林梦雅心生一计。

    “过阵子,你把王小姐给我请来,我有事要跟她商量。”

    看着林梦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不怀好意的笑,清狐立刻明白,这丫头,指不定又想出什么鬼点子来坑人了呢。

    “你呀你,还真是坏到家了。”

    吃饱喝足了,林梦雅好好的在床上休息了一夜。

    刚刚醒来,在俩个丫头的服侍下洗脸穿衣,林中玉就冲了进来。

    “姐姐,姐姐,你听说了么?”

    一脸幸灾乐祸的林中玉,刚进来就大吵大叫的。

    “哎呀,你捡到金子了?这么兴奋做什么?”

    穿戴好了的林梦雅,坐在桌子边上,也拉着小玉一起吃起了早饭。

    “我听说,昨晚还没等回到大牢,那个该死的丫头,就没气了。太子大发雷霆,却于事无补了。”

    林中玉绘声绘色的,讲了杏儿是如何突然死的,太子又是如何大发雷霆的。

    杏儿一死,所有的事情,就死无对证了。

    太子一脉想要撬开杏儿的嘴,借机拉昱王跟姜家下水的计划,也的暂时缓一缓了。

    “死因是什么,查明了么?”

    这种事情,太子当然会趁机调查。

    林中玉却神色有些古怪的,冲着林梦雅竖起了大拇指。

    “姐姐,你是什么时候下的手啊!我的人打听到,杏儿是死于剧毒,但是在死之前,心脉都已经被人震断了,根本活不下来的。”

    林中玉现在对林梦雅,已经崇拜到极点了。

    天啊,昨天那么多人,都压着杏儿,太子又派了一队禁军去保护。

    除了姐姐的安排,他可不认为,谁有那个能耐,彻底的解决了杏儿。

    “我?我没安排人,她死了,只能说明她命不好。”

    虽然是这样说,可林梦雅的笑容里,分明就藏着些东西。

    “姐姐,你就告诉我吧,我都好奇死了。”

    林中玉撅起了小嘴,拉着林梦雅的袖子撒娇道。

    “天机不可泄露,放心吧,到了适当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事情果然是这样,林梦雅笑的十分的温和。

    现在,她就可以放松多了。

    太子一脉,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善罢甘休了。

    只是,她林梦雅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被人算计的。

    一大早,太子就被人请到了皇后的宫中。

    昨晚,杏儿的突然暴毙,让他们措手不及。

    太子暴怒中,差点下令杀了所有护卫的人。

    若不是太子身边的人及时的劝止,怕是现在,早就已经血流成河了。

    “儿臣,给母后请安。”

    太子毕恭毕敬的跪在地上,给自己的母后磕头行礼。

    皇后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可是脸上,却依旧维持着淡淡高雅的情绪。

    “起来吧,听说,那个杏儿死了。”

    没有怒意,也没有斥责。

    淡淡的,仿佛是在是说别人的事情。

    可太子的心,却沉了下来。

    母后的性子,他是最为了解的。

    若是她发怒还好,若是不发怒,那便是真的动气了。

    当下,身子微微一颤,说道:

    “都是儿臣没用,让母后失望了。”

    “当然是你没用,可是最没用的,是给你出主意的那群人。”

    皇后的话,冰冷刺骨。

    哪怕面前跪的是她的亲生儿子,她也不会留任何的情面。

    太子若是不中用,也只能会被别的皇子所代替。

    这个世上,就是如此残忍的现实。

    “请母后恕罪!此事都是儿臣考虑不周,还请母后责罚!”

    太子跪在地上,身子都有些颤抖了起来。

    当年,母后之所以能够登上皇后的位置,这么多年来,屹立不倒,靠的,绝对不仅仅是上官家的家世。

    更多的,是她狠辣的手段,跟聪明的头脑。

    “不是你考虑不周,而是你根本就没有想到,如何去安排好这件事。你以为,林家的那个丫头,是你们耍些小伎俩,就能够算计的么?动动脑子吧,她可不是你府里的那些蠢货。”

    皇后早就觉得,蜕变后的林梦雅,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简单。

    那人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是个普通的角色?

    “是,都是儿臣的错,还请母后责罚。”

    太子面色惨白,这阵子,他犯下的错,大大小小的比以前加起来的还要多。

    母后是最讨厌别人犯错的人了,即便,自己是她的亲生儿子。

    “姜家丫头,若是无用了,你找个机会除去吧。还好,明月虽然有些小聪明,可她毕竟是西藩的人,以后,你利用她也可以,却不可以被她利用了,明白了么?”

    看着自己的儿子,终究,她也是寄予了厚望的。

    如果是别人,她当然会直接弃之不用。

    可惜,若是别的皇子坐上了太子之位,终究不如自己的亲生儿子方便。

    “你们的计划,根本就是不能成功的。对付下普通人,可能还够用。但是对付昱王府,就不能用这种小打小闹了。”

    皇后在宫中,看惯了多少的阴谋诡计。

    从太子跟明月,突然在宫里游说她去参加宴会开始。

    她就猜到,太子跟明月,要动手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多年了,在自己的悉心教导下,这个孩子,还是这么不成器。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