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蹊跷之处
    “他夫人出了这样的事,怕是,要恨上我们了。”

    到现在为止,林梦雅还是不能保证王夫人能不能活过来。

    伤口会不会感染?她的手术有没有成功?王夫人能不能够挺下来?

    这些,都是未知数。

    “王翰林跟王夫人的感情甚笃,这么多年,王翰林从未动过纳妾的念头,对王夫人也是言听计从的。”

    京城里,但凡是有些头脸的人,龙天昱都掌握着他们具体的动向。

    所以能知道,也并不奇怪。

    只是,林梦雅却觉得有些奇怪。

    如果王翰林跟王夫人的感情,真的那么好,那么即使是龙天昱把他叫到了书房里,也应该会吵着闹着的,要见自己的妻子吧?

    “他情绪怎么样?跟你起冲突了么?”

    龙天昱想了想,回答道:

    “没有,他只是忍不住哭了出来,还说,要一个人留在书房里,不想跟任何人说话。”

    极为敏锐林梦雅,立刻就觉察到了一丝异常。

    当年,她娘亲去世的时候,听说,爹爹连吐了数口血,还萎靡了半年精神不振。

    看到娘亲尸体的时候,更是悲痛欲绝。

    也许不是所有男人都是如此,可这位王翰林,却怪得很。

    “王爷,我觉得你还是亲自回书房看看,是不是少了什么,或者是多了点什么。”

    林梦雅总是觉得,王翰林的表现很怪异。

    按照龙天昱的说法,王夫人出事的时候,他已经叫人封锁了整个流心院。

    所以,知道里面真实情况,并且还能去勤武院的人,只有她身边,或者是龙天昱身边的人。

    而那些人,若不是有他们俩个人的命令,是绝对不会乱说的。

    可不排除,会有别的人泄露了消息。

    总之,她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具体是哪里,她也说不上来。

    “你是觉得王翰林有问题?”

    屋子里只有他们俩个人,所以说话,也就更加的直接了。

    林梦雅点了点头,却觉得微微的有些头疼。

    事情太多太乱,她想要一一捋顺,可事情却实在是太多了。

    “嗯,也许是我多想了吧。我被禁足,行动不方便,你万事小心。”

    坐在窗边的小榻上,林梦雅伸出了雪白的玉指,揉着眉心。

    一场要求速度跟精准的手术下来,林梦雅的精神,已经有了一丝丝的疲惫了。

    可事情,又一**的涌了过来,让她,也觉得有些目不暇接了。

    龙天昱看着面有倦色的林梦雅,心头,泛起了微微的心疼。

    “嗳,你干嘛?”

    林梦雅小小的惊呼了一声,身子突然腾空,被龙天昱抱了起来。

    瞪大了双眼,看着近在眼前的俊脸,心,却不争气的狂跳了起来。

    抱着林梦雅,却觉得这丫头轻飘飘的,实在是没什么重量。

    眉头微皱,这么瘦,对身体可不太好。

    弯下腰,把她轻轻的放在了床上。

    又顺手脱下了她的鞋子,放在了床边。

    “晚上风大,你多盖些。若是冷了,就叫白芨把炭炉暖上。”

    温和的吩咐道,龙天昱还拉过了被子,细心的盖在了林梦雅的身上。

    “好。”

    被龙天昱的细心,弄得愣了愣神,林梦雅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

    这还是那个冷清的昱王爷,龙天昱么?

    “府里的事情,辛苦你了。我知道如沁不懂事,但是,他毕竟是母妃最喜欢的后辈。你若是能留她一条命,就看在母妃的面子上,尽量的留住她吧。”

    林梦雅的身子却微微的僵住了,心头掠过了一抹苦涩。

    原来,刻意的讨好,为的只是能够留住他表妹的一条命而已。

    掩饰掉自己的眼中的失落,想必是龙天昱也看出来,那张银票,是出自姜如沁之手了吧。

    “你放心,姜家我是一定会保住的。至于如沁,我不会为难她。”

    再怎么说,人家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兄妹。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也该理解。

    只是为什么,心却觉得有些难过。

    “想吃点什么?我叫厨房去做?”

    龙天昱只是顺嘴一提,也真的是怕德妃伤心,才会提出这个建议来的。

    只是没想到,林梦雅却扭过了头,闭上了眼睛,淡淡的说道:

    “我累了,想睡一下,王爷请回吧。”

    累了?龙天昱看了看和衣而眠的林梦雅,心头,却在盘算着,要小厨房里,做些什么样的东西,来滋补林梦雅的身体。

    身后,传来了门轴开合的声音。

    紧闭的眸子,也在下一秒,幽幽的睁开。

    苦笑的摇了摇头,她这又是何苦呢?

    早就知道,龙天昱跟自己,只能是合作关系,可为何,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呢?

    正兀自郁闷着,没防备的,面前出现了一碗喷香的白粥。

    顺着白粥看过去,清狐那一张带着微笑的俊脸,正讨好的看向自己。

    “干嘛让我吃白粥啊,我都一天没怎么好好吃过东西了,这东西又不解饿。”

    嘟囔着,林梦雅还是接过了这碗白粥。

    不过,看似只是普通的粥,里面却有些名堂。

    笋丁,玉米丁,香菇丁。三样素菜,让白粥吃起来,更加的清甜可口。

    三口俩口的就喝完了白粥,可怜巴巴的看向了清狐,示意自己没吃饱。

    “你,还能吃的下去?”

    清狐试探的问道,立刻得到了林梦雅准确的回答。

    狭长的眸子里,划过一丝的惊诧,手却接过了她手中的碗,有些自嘲的笑道:

    “倒是我多事了,我还以为你刚刚经历那种场面后,定然是吃不下饭了呢。”

    所以,他才会熬了这素三丁的粥给林梦雅吃,免得她看到肉食,就想起那血肉横飞的场面。

    “没事,我这会儿好想吃点好吃的东西,你去帮我弄一点好不好?”

    开玩笑,在医学院里,熬过五年的同学们,有哪一个会怕器官?

    刚开始的时候,别说是人体解剖课了,就算是拿青蛙来上解剖课,都有不少玻璃心的女孩子吐得根本停不下来。

    当然,林梦雅只是白了一张脸,然后吃了一年的素而已。

    但是,从第二年开始,所有的学生,就渐渐的麻木了。

    后来,每次下课的时候,一边吃着红烧肉,一边谈论着人体组织各部分形态病变之类的话题,都已经屡见不鲜了。

    也是因为如此,他们那个班,被称作魔鬼班。

    所以,刚刚王夫人的那种事情,小意思而已啦!

    “唉,我真是服了你了。丫头啊,你到底是不是个女人啊?”

    清狐真是彻底的无语了,扶着额头轻轻的叹息。

    他第一次杀人的时候,看到血流了出来,就吐得三天三夜没吃得下去饭。

    可没想到,这丫头,竟然一点不适都没有。

    “我是不是个女人,这一点,还用怀疑么?”

    林梦雅抬头挺胸,脸色十分阴沉的威胁道。

    清狐立刻投降,头也不回的,拿着粥碗,就逃出了她的房间。

    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丝的笑容。

    只要有这家伙在,她就好像没什么烦心的事了。

    结果,一大桌子的人,只有林梦雅跟白芷,吃的仿佛没事人一般。

    其他三个见识到王夫人惨状的丫头,都一边压着呕吐的感觉,一边猛灌着茶水。

    “我说丫头,你要不要吃的这么难看,恶狗扑食都比你的吃相好看。”

    清狐倒是没什么大关系,只是他一向吃的都很清淡。

    而且,看着林梦雅狼吞虎咽的吃东西,实在是一种享受呢。

    “去去去,不会说话就别说,你才是恶狗扑食呢!”

    林梦雅白了清狐一眼,其实这也不能怪她。

    这是以前坐下的毛病,读研的时候,如果跟老师做实验的话,经常会一整天都不能吃东西。

    然后,只能晚上回到宿舍里,在狂吃一通。

    今天,她终于找回了往日的感觉。

    “主子,你多吃一些,今天真是辛苦了。”

    白芨也白了清狐一眼,院子里这么些个人,唯有她是最为成熟稳重的。

    久而久之,她也就成了这院子里的大家长了。

    就连清狐,平时也得给白芨几分薄面。

    “对了,白芨我说叫你家人来的事情,你可找人捎了信回去了?”

    林梦雅乐呵呵的享受着胜利的美食,其实这些都是清狐刚刚准备的。

    这么一天了,院子里的人,谁也没吃好饭。

    不管明天面对的是什么,饭总得吃饱了再说吧。

    “还没呢,最近府里忙,我怕他们来添乱。”

    白芨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的不好意思。

    林梦雅笑了笑,转向了白芍。

    “对了,白芍我记得你说过,你家里有母亲,有弟弟妹妹对不对?”

    白芍却微微的一滞,面色有些犹豫。

    “不如,你也把你的家人一起接来吧,我有事要麻烦你的家人。”

    这事,刚刚白芨跟白芍提了一嘴。

    毕竟,她们四个都是一样的,白芨也怕白芍心里有什么想法,觉得林梦雅厚此薄彼了。

    可白芍却没有这么想过,思考了一会儿,她才摇了摇头,说道:

    “还是不必了,主子,我的家里人...他们都是些粗人,做不好什么活计的。到时候,反而误了主子的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