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计中计
    在所有人的跪拜声中,依旧高贵无比的皇后,带着自己的胜利,从流心院里走了出去。

    所有的外人,也都跟在皇后的身后,匆匆的出了这个是非之地。

    整个热热闹闹的猜谜宴会,顷刻间变得冷冷清清的。

    “行了,都起来了,昱儿跟雅儿,你们跟我进来。锦月看住如沁,不得让她去任何地方。”

    聪慧如德妃,早就猜到了事情的始末。

    失望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亲侄女,却觉得心头微寒。

    那张银票她看的清清楚楚,分明是前几日,她心疼如沁,给那丫头的私房钱。

    却没想到,竟然让她用做陷害梦雅的工具来。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丫头竟然傻到这种程度,这下子,整个姜家,都要让姜如沁给赔掉了。

    跟着德妃,进了流心院的正屋。

    一直紧张不已的白芷,立刻跟在了林梦雅的身后。

    外面发生的一切,她都看在了眼中。

    一想到小姐差点被冤枉死,顿时,就眼泪汪汪的看着林梦雅。

    “你先去找白芨她们,晚一点,咱们再说。”

    安慰了一下这个被吓坏的小丫头,白芷欲言又止的看了看林梦雅,最后还是乖乖的走了出去。

    德妃坐在主位上,看着龙天昱,又看了看林梦雅,欲言又止。

    良久,才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是我错了,我不该接如沁进府。”

    姜如沁的心思,她这个当姑妈的怎么会看不出来?

    从小,如沁就对昱儿存了一份心思。

    只是,无论如何,如沁都是妾室所生,庶出的女子,是不能做龙天昱的正妃的。

    她以前总是觉得,俩个人总归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将来把如沁收了当妾室也罢,侧妃也罢,总归是了了一桩心事了。

    可没想到,这丫头,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母妃不必自责,想必,是如沁受到了别人的挑唆也说不定的。”

    都到了这个时候,林梦雅居然还主动的帮姜如沁开脱。

    德妃越来越觉得,这个儿媳恭顺温柔,大度善良。

    “你呀,性子就是这么纯善,才会被人算计。”

    纯善?林梦雅跟龙天昱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沉默。

    若是被德妃知道,她背地里做的那些事情,怕是这俩个字,定然是跟她无缘了。

    “昱儿,太子在你的院子里,做了什么?”

    由始自终,太子始终没有跳出来蹦跶。

    就连林梦雅,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难道,太子也转了性子了?

    “太子,只是过来跟众人一起饮酒猜谜而已,好像并不关心这里发生的事情。”

    龙天昱的话,让德妃若有所思。

    “这件事,怕是太子是知情的。不然,皇后也不会让太子避嫌。这一局,终究是我们输了。”

    跟皇后斗了那么多年了,有得有失。

    但是,这一次,德妃若是想要自保,那就必须牺牲娘家了。

    苦笑着摇了摇头,都怪她,若不是她娇惯姜如沁。

    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是她自作自受,怨不得旁人。,

    “不,我们还没输。”

    林梦雅轻轻的吐出了这句话,让龙天昱跟德妃,都看向了她。

    “那个杏儿,是不会活着到天牢的。她死了,又是在皇后的手里死的,跟我们没有半分关系,到时候,此事只能一了百了。”

    从刚才到现在,林梦雅其实一直都在演戏。

    她的惊恐失措,她的欲言又止,包括她的故作镇定,都是演给皇后跟太子看的。

    直到现在,她才露出了平常的那种,淡淡的笑容。

    龙天昱的心头,微微的涌上了一丝的情感。

    这丫头,为何总是会给人意外的惊喜。

    “雅儿,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能保证么?”

    德妃却觉得并不容乐观,皇后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居然抓住了把柄,她又怎么会轻易的放弃?

    “母妃放心,这一会儿,怕是杏儿已经命丧黄泉了。母妃只需要再演几天的戏即可,别的,不必担心。”

    林梦雅十分笃定说道,那语气,带着十二万分的自信。

    “母妃,梦雅肯定是自有安排的,您就相信她一次吧。”

    没有来的,龙天昱就是觉得,只要是林梦雅说的,就一定会实现。

    “好,那我就暂时相信你们俩个吧。唉,我老了,也真是该给你们这些年轻人,让让位置了。”

    儿子如此的信任儿媳,德妃的心头,总归是有些酸溜溜的。

    不过,林梦雅待她一向跟亲女儿相差无几。

    念着她平时的好,这点醋意,也就烟消云散了。

    “若是没有母妃运筹帷幄,我们这些跳梁小丑,又怎么会有依傍呢!”

    林梦雅嘴甜的安慰道,其实,比起德妃来,她确实是还差了一大截。

    才跟皇后斗了这么几次,她就觉得惊险万分了。

    而在皇宫中,生活了这么久,还能屹立不倒,拥有自己一席之地的德妃,手段,也足见高深了。

    “这妮子,嘴越发的甜了。你若是有这心思,不如早点生个一男半女的,我也好享享这天伦之乐。”

    这是第一次,德妃当着林梦雅的面,催他们俩个生娃。

    心头有些微微的尴尬,生娃?这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不知为何,却羞红了一张俏脸。

    龙天昱看在眼里,心里却在盘算。

    如今看来,林梦雅会是他唯一想要生下自己孩子的女人。

    只是现在情势不明朗,怕还是不宜让自己的孩子,生下来,就陷入危险当中。

    “母妃,现在的情况,实在是不宜生育。皇后那边,虎视眈眈,若是现在有了麟儿,怕只会成为他们的靶子。”

    龙天昱的话,让林梦雅的心头,微微的一颤。

    转头,看向这个俊朗的男子。

    原来,他真的不想让自己,成为真正的昱王妃。

    其实,她也不想给龙天昱生宝宝的。

    只是,这话从龙天昱的嘴里说出来,却让她觉得心头微凉。

    是了,他还有那个琳琅郡主呢,自己,又算的了什么呢?

    “我不过是提一嘴而已,你何须这么紧张。你跟雅儿还年轻,自然是不着急的。”

    德妃也知道现在的情况不是最佳的,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若是皇上身体还康健,她们母子,何须如此的步步惊心。

    “我先回雅轩等候你们的消息,至于如沁,就让你大舅舅接回去吧。以后,不许她再出门。”

    姜如沁,已经完全的失去了德妃对她的宠爱。

    被送回去,怕也是被软禁起来。

    除了当做棋子一样,被许给任何人之前,姜如沁,都只能在她的小院子里,凄苦的捱着了。

    其实,林梦雅并非是想要不想要除掉姜如沁,只是,为了姜家,也是为了德妃跟龙天昱,她才不得不把姜如沁,一起保全的。

    就像是她跟林梦舞,不管如何倾轧,却还是要保全林家的名声。

    世家的女子,荣耀的同时,肩负得也是整个家族的兴衰。

    德妃带着姜如沁出了流心院,屋子里,只剩下林梦雅跟龙天昱。

    气氛,有些诡异的安静,似乎俩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也似乎,是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你——”

    “我——”

    同时开口,又同时改口,他们俩个,总是有些极其尴尬的默契。

    最终,林梦雅把心头那些许的难过压制了回去。

    仿佛什么都未曾发生过一般,仰起头,看着龙天昱。

    “王爷可知道,那位禁军的副都统是谁么?”

    龙天昱皱起了眉头,脑海里浮现出一张黝黑的脸。

    “此人原是一个不起眼的行宫守卫,立了大功,才爬到现在这个位置。不过,我听说,他却是个心狠手黑的角色。跟太子一党,倒是走的很近。”

    说起来,若不是朱爱之阻止了杏儿的自裁。只怕是现在,那丫头也已经成了一具尸体了。

    根本不用他们,大费周章。

    “他原来,竟是如此之人么?我还真是小看了他。”

    林梦雅却淡然一笑,表情里有分辨不清的深意。

    龙天昱看了看她唇角的笑容,那如同谜一般的表情,却总是带着连他都想不到的绝妙点子。

    “你认识这人?”

    林梦雅愣了愣,却还是决定隐瞒真相。

    “只是在行宫的时候,打过一个照面而已。王爷,不知您下一步,打算如何处理?”

    外面,白芨跟邓管家,正带着婆子小厮们,打扫着院子。

    一地的纸片,如同落叶般,分外的萧瑟。

    “我已经派人去截杀杏儿了,只要她一死,皇后再也没有把柄想要置我于死地了。”

    十分狠绝的手段,跟林梦雅想的差不多。

    “对了,王翰林为何不见人影?”

    自己的夫人出了这么大事情,按理说,他应该早就来了。

    可直到现在,林梦雅也没有看到这位王翰林。

    “他已经被我请到了书房里,林魁在看着他。他素来是太子一党,若是被他来吵闹一番,少不得麻烦。”

    怪不得,从发现犬牙红符,到现在处理完毕。

    流心院的一切都井然有序,外面的人,也不见过来叫嚷。

    原来,是龙天昱,早就考虑打点好了一切。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