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同人不同命
    白芨擦了擦泪水,眼神里噙着一抹坚定。

    她早就打好了主意,若是真的不成了,她就豁出去,说那些东西都是自己做的。

    大不了就是一死,却能护得主子周全。

    “不,白芨,你家里弟弟妹妹那么多,你要是出了点事,让别人怎么办?”

    白芍却拼命的摇着头,美艳的脸蛋,却哭得一个凄凄惨惨。

    “主子,还是我去吧。我娘亲贪财,只要给她一大笔钱,她哪管女儿的生死。你就让我去吧,我下辈子,还当你的丫头。”

    屋子里的凄风苦雨,让林梦雅的心头,别样的难过。

    她以前总是觉得,在这个世上,她只是个陌生的过客而已。

    却不曾想到,在不经意下,她种下的种子,却已经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了。

    “哎呀,你们都别哭了。有老娘我在,谁能把你们怎么样!”

    叉着腰,清狐现在已经完全的适应了自己女人的身份。

    一口一个老娘,叫得是别样的顺嘴。

    林梦雅顿时额头拉出了三条黑线,她怎么把这个祸害给忘了。

    “放心,老娘我虽然不能一个打一群,但是劫狱这种事情,我还是能做的顺手的。若是真的把你们抓进了大狱,老娘我一手拎一个,都把你们给偷出来。”

    看着那家伙趾高气扬的样子,这刚刚才维持了一会儿的悲伤气氛,在瞬间就被瓦解了。

    林梦雅不知道说什么好,难道这大狱是他家的菜园子不成。

    即便是菜园子,那她们也不是黄瓜土豆,说摘就摘的吧。

    “王爷,您怎么了来了?”

    白芨怯生生的声音响起,扯了扯林梦雅的衣袖,有些紧张的看向了门口的人影。

    龙天昱站在那里,从刚刚白芨跟白芍,争着抢着为林梦雅送死替罪开始,他就已经站在这里听了。

    他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感,才让白芨跟白芍,放弃活下去的勇气,却都争抢着,为林梦雅顶罪。

    但是他却知道,林梦雅对于那俩个丫头来说,不亚于自己家人。

    “我会护你周全。”

    如同宣誓般,抛下了这句话。龙天昱转身离开,脚步不曾有过半分的停留。

    林梦雅看着他的背影,心头,却在反复的咀嚼着这句话。

    还真是——帅气得一塌糊涂。

    龙天昱是个从来不会轻易许下承诺的人,但是,他答应过的事情,却都会做到。

    不知为何,林梦雅狂跳的心,如今,竟然安定了下来。

    好奇怪,明明,他只是说了一句话而已。

    “有救了,我们都有就了,主子,太好了。”

    白芍喜极而泣,在她们的心中,龙天昱同样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

    只是林梦雅的心头,却不知为何,多了一份别的情感。

    那个男人,总是能够在不经意间,给予让她心颤的温柔。

    “好了,都打起精神来。既然王爷发话了,那咱们也得争气一些才行,白芨白芍白苏,可不许在哭鼻子了。”

    三个丫头拼命的点头,不过好在,在林梦雅的潜移默化下,四个丫头,如今除了白芷,现在都学会了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

    “那咱们,继续去测试吧!”

    林梦雅突然干劲满满,有龙天昱这枚保命金牌在,她还有什么是不敢不能的!

    “好!”

    三个丫头异口同声,脸上各自带着招牌式的表情,走出了厢房的大门。

    “我还以为,你们要逃跑了呢。”

    没想到,刚出门,就遇到了明月郡主。

    这一次,没能一击致命,明月的心头,不禁有些怨气。

    “我林梦雅从来不会逃跑,我们林家,没有这条家规。”

    林梦雅针锋相对,丝毫不让。

    明月却怒极反笑,仿佛笃定林梦雅,逃不过此劫。

    “别嘴硬了林小姐,你父兄远在边关,哦,不对,你兄长,不日就到回到京城里了。啧啧,少年将军,却被自己的妹妹连累,真是可惜了。”

    明月的语气,十分的恶毒。

    可林梦雅却丝毫不受影响,比起毒舌来,她敢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我们林家世代忠良,是非曲直自有人来评断。不过,我林家家教森严,断然不会让自己的女儿,成为市井泼皮们的谈资。还有,叫我昱王妃。”

    林梦雅字字句句,都是在戳明月的伤口。

    一句昱王妃,足以让明月发疯了。

    再加上她又再次的提及起了明月的丑闻,顿时,这位美丽的郡主,恨不得化身猛兽,亲自把林梦雅撕咬成无数片。

    “失陪了,郡主请自便。”

    林梦雅十分优雅的前行,丝毫不把明月郡主怨毒的目光放在心上。

    “林梦雅,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你踩在脚底!”

    明月恶狠狠的瞪着林梦雅的背影,贝齿咬得紧紧得,那样子,就像是现在就把林梦雅五马分尸了。

    “主子,你刚刚跟明月郡主说什么呢?”

    白芨有些担忧的迎了过来,明月郡主在府里的时候,她们也是打过几回照面的。

    怎么说呢,郡主生得很美,仅次于面前的主子。

    可她们却总是觉得,这郡主看起来,没有表面上那么的简单。

    再加上后来,绯闻传得满天飞,她们就从心底里,觉得这郡主有问题了。

    “别管她了,来,咱们先做咱们的。”

    林梦雅摇了摇头,把所有不该有的想法,都甩出了脑海。

    甄别终于到了最后几个人了,看了看名单上,原来是有重大嫌疑的姜如沁了。

    林梦雅垂着眸子,心头早就猜到是谁做的了。

    所以,她故意吩咐白芨,把姜如沁留在了最后。

    越是在后面,人的心情,也就越加的忐忑。

    她要的,就是要让姜如沁,变成惊弓之鸟。

    “下一个,姜如沁姜小姐,侍女杏儿。”

    白芨依旧是平静无波的念着,可姜如沁的手心里,却已经充满了冷汗。

    冲着杏儿拼命的使着眼色,但是,杏儿却始终颤抖着,不敢抬头。,

    “别忘了你父母跟弟弟的性命!”

    姜如沁在杏儿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这可怜的小丫头,有些崩溃般的,轻轻颤抖。

    “小姐,请您善待我的家人。”

    杏儿终于下定了决心,勉强挺着颤抖的身子,走出了队伍。

    “杏儿,你这是干嘛?”

    姜如沁的心头,掠过了一丝的狂喜。

    终于,林梦雅要完蛋了,可脸上,却还是做出一副不知情的样子。

    “小姐...杏儿,杏儿有罪。”

    众目睽睽之下,杏儿跪在了地上,痛哭失声。

    一直闭目养神的皇后,却被这哭声惊动了,睁开了眼睛,可一双凤目,却几位凌厉的扫过了那瑟瑟发抖的人影。

    “哦?你有什么罪,说来听听?”

    弃车保帅么?林梦雅立刻明了,只是,她却不慌不忙。

    反而,声音里还充满了玩味。

    “事到如今,奴婢也不能替您隐瞒了,这事,是昱王妃叫奴婢做的,为的,就是陷害我家小姐!”

    杏儿的话一说出口,众人哗然。

    林梦雅眸光微冷,转向了跪在地上的杏儿,跟在一旁看着的姜如沁。

    “是么?是我指使你做的?”

    杏儿畏惧的看了一眼自家小姐,却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是...是昱王妃收买了奴婢,奴婢才一时糊涂。”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林梦雅。

    可是,却不见她有半分的惊慌。

    心头,暗自得意的姜如沁,却想要肆意的大笑。

    林梦雅,看你还能得意多久!

    “我收买了你?可有什么证据么?”

    玩味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杏儿,林梦雅却在心头,微微的叹息。

    从这小丫头的言行中,她能够感觉的出来,其实,杏儿也是被迫的。

    只是,帮助主子行恶事,就得有必死的决心。

    她,可不会对任何敌人,手下容情。

    “有...有银票为证!”

    颤抖的双手,从自己的衣物里,掏出了一张崭新的银票。

    “呈上来!”

    皇后威压的开口,身边的姑姑,立刻照办。

    银票,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送到了皇后的面前。

    凤目只是瞥了一眼,便说道:

    “嗯,的确是皇家御用的。昱王妃,你还有什么话说么?”

    没有愤怒,甚至连质问都没有。

    所有人,都不明白皇后的意图。

    林梦雅只是笑了笑,回身,接着审问杏儿。

    “你说这是我给你的,可对?”

    杏儿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其实,那是姜如沁,刚刚塞给她的。

    “好,白芍你来看看,这可是咱们的银票?”

    林梦雅话才刚落,白芍就上前,行礼跪在地上,仔细的验看了一番。

    “回王妃的话,这不是咱们的银票,这上面,少了一样东西。”

    白芍的话,让姜如沁皱起了眉头。

    不对,这明明是王府里,众人都在用的银票,为何,会少一样东西呢?

    分明,是在狡辩。

    “那你说说,少了什么东西?”

    林梦雅好整以暇,仿佛浑然不在意。

    “回王妃的话,咱们的银票上,都会印上您的私章。各个王府里,所以的银票,都是由宗人府统一送来的,为了区分,上面都有各个王府的私章,这一张上,没有。”

    “不对,这银票上,是有王府的私印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