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仔细验看
    “是,臣遵旨。”

    陆云为人如何,林梦雅不得而知。

    可朱爱之,却是因为抓贼有功,才得到的晋封的。

    林梦雅跟俩个目光相接,只是淡然的一笑。

    只是,朱爱之却像是不认识林梦雅一般。

    垂下了眸子,林梦雅却在心头,轻轻的笑了。

    “请皇后娘娘,恩准臣妾去准备一番。稍后,就可以开始甄别了。”

    皇后点了点头,却还是派了她身边的姑姑,一起前去看着林梦雅了。

    厢房内,王夫人还是面如死灰,一点活过来的迹象都没有。

    林梦雅无暇顾及其他,脑子在快速的旋转着。

    虽然王夫人在众人的眼中,俨然是个死人了,可皇后身边的姑姑,不知是忌讳还是害怕,只是站在门口,严肃的看着林梦雅,却不肯进来一步。

    “白芨,你悄悄的去屋子里,把你们染指甲用的花汁拿来。”

    林梦雅悄悄的吩咐给白芨说道,白芷一直在屋子里,所以,她并不担心,会有人趁机做什么手脚。

    白芨点了点头,悄悄的去按照林梦雅的吩咐做去了。

    “一会儿你看我眼神行事,有人必定会心虚,而我们,就是抓住这个人的心虚,才能扳回一城。若是得了我的示意,你就偷偷的,把我手里换成花汁的瓶子,知道了么?”

    清狐点了点头,凭他的眼疾手快,在这些人的面前做些手脚,也只是手到擒来的事。

    “王妃娘娘,不知您已经准备好了没有。”

    门外的姑姑,似是有些不耐烦了,连声催促道。

    林梦雅立刻给屋子里的人示意,清狐也端着一盆清水,走出了厢房。

    “启禀皇后娘娘,臣妾已经准备好,可以随时开始。”

    所有人的目光,随着林梦雅的移动而移动。

    皇后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随后说道:

    “嗯,可以开始了。”

    “是。”

    林梦雅叫人抬来了一只方桌,水盆就放置上桌子上。

    这一次,因为是蒙面舞会,所有人都要领取自己的衣服,也要把自己的衣物做一个妥善的保管。

    所以林梦雅叫人登记造册,只要是能进她流心院的人,都必须登记上才行。

    这样,也少了许多浑水摸鱼的机会。

    “下面,我叫到名字的人,就过来,把手放到这水里就好。手上没有朱砂的,不会有任何的变化,若是有朱砂的,水就会变为紫色。”

    林梦雅的话,让所有人的心头,都涌上了淡淡紧张的感觉。

    企图用巫蛊之术谋害皇家,听起来,就是砍头灭九族的大罪了。

    “昱王妃,此事要慎重才是。若是出现了冤假错案,那岂不是得不偿失了?”

    人群里,有谨小慎微的人,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林梦雅的脸上,露出了几分严肃。

    “大家请放心,若是没有碰过朱砂的,当然不会有反应。况且,即便是有反应的,也不一定是真凶,只不过,缩小了范围而已。”

    林梦雅的保证,算是暂时的安稳住了担心的人。

    “身子正不怕影子斜,我岳琪,就第一个来试试。”

    反正,在任何人的眼中,她们岳家,跟昱王府也是一党的了。

    如今,岳琪更是没有了顾忌。

    “好,岳小姐请。”

    清狐闪开了身子,让岳琪带着自己的侍女,依次轮流的把手,放在了水盆里。

    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那盆子里的水,依旧十分的干净清纯。

    岳琪小小的呼出了一口气,把手拿了出来,向众人展示。

    “大家不必担心,这水,看起来是真的没有问题。”

    岳琪的话,让那些怀疑的人,也安下了一颗心。

    按照名单的顺序,排起了长队,大家也都变得积极了起来,早验完,也早点解脱嫌疑不是。

    林梦雅盯着桌子上的脸盆之余,也打量着队伍里的人。

    许多人都是露出了几分凝重,或者是迫不及待的表情。

    毕竟,跟这种事情扯上了关系,就代表着把自己和家人,送上了断头台。

    姜如沁恐惧的看着那桌子上的水盆,仿佛如同毒蛇猛兽一般。

    她从未想过,事情竟然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小姐...我...我们应该怎么办?”

    一边的侍女,更是吓得声音颤抖不已。

    谁又能想到,板上钉钉的事情,如今居然也能被林梦雅翻盘。

    而且,眼看着就要惹火烧身,烧到自己的身上了。

    “还能怎么办,对了,你扔完了以后,洗过手了么?”

    朱砂府是她亲自找人写的,因这几日府里盘查得实在是太严了,所以她一直放在贴身的荷包内,找到机会,陷害给林梦雅的。

    若是被查出来,那她们姜家,也就完了。

    “奴婢只是趁乱把朱砂符放在那里而已,没顾得上洗手。”

    姜如沁的贴身侍女,此刻已经是面如死灰了。

    她太清楚自家小姐的性子,若是真的查出来,别说是保着自己了。

    小姐定然会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自己的身上。

    “杏儿,我平日里,对你不薄吧?”

    眸子里,泛出了一抹阴狠,姜如沁做了最坏的打算。

    杏儿的颤抖着,看来,她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小姐待杏儿,当然是极好的...小姐,杏儿不想死,你要帮帮杏儿。”

    清秀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杏儿恳求着姜如沁。

    一丝虚假的不舍,从姜如沁的脸上流露出来。

    她抓住杏儿,悄无声息的,跟杏儿一起跑到了一处不起眼的墙角。

    “你还有个弟弟对不对?我听府里的婆子们说,他才满三岁,你平时很疼他,对不对?”

    姜如沁就像是一只掠夺别人生命的恶魔,眼角眉梢,皆是阴狠之色。

    “小姐...小姐,求你放过奴婢的弟弟,放过奴婢的家人吧。”

    杏儿被吓坏了,家里幼弟双亲,都在盼着自己十年后期满出府的日子。

    可看到小姐那张阴森森的脸后,她终于明白,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了。

    “作为一个奴才,你若是能够帮我躲过这一关,那我就替你善待你的家人。若是你无能的话,即便是我被拖下了水,你也知道,想要你家里人的命,对我来说,比碾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姜如沁发了狠心,牺牲别人,成全自己的这种事情,她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而且,这件事若是东窗事发了,定然会牵扯到自己的家族。

    父亲再疼她,可嫡出的兄弟姐妹们,可是随时想要找到机会,夺取父亲对她的宠爱。

    上次,林梦雅让父亲赔偿的事情,已经让父亲极为的不耐烦了。

    不如,一了百了。

    “记住,你是被昱王妃指使的,目的,是想要陷害我,明白了么?”

    低沉着声音,姜如沁把一把极为锋利的匕首,塞进了杏儿的手中。

    颤抖着,接过这把夺命的利器,杏儿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好...如果奴婢替小姐去死,希望小姐,一定可以善待杏儿的家人。”

    可怜的小丫头,完全不知道,她这一承认,其实,就已经断送了家里人的生机。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你的弟弟的。”

    让你们,在阴曹地府里相聚。姜如沁恶毒的想到,可脸上,却做出了一副慈悲的模样。

    事情进展得很顺利,林梦雅的眉头,却越来越紧。

    现在,已经甄选了一部分的人,很多人都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气氛倒也是没有刚刚那么紧绷了。

    白芨跟白芍站在林梦雅的身后,俩个人的眼神,却在互相交汇中,似是都作出了某种决定。

    “这水有些脏了,来人,再去换过一盆。大家也都休息一下吧,已经甄选过的夫人小姐,请到这边休息。”

    林梦雅还是维持着一个女主人基本的礼貌,验看过的人,都冲着她微微的点了点头。

    没验过的人,也都有人送上了椅子,流心院里,满满腾腾的坐了不少人。

    “主子,这真的能够找出真凶么?”

    厢房内,白芨有些担忧的问道。

    林梦雅抱歉的看了看自己的侍女,低声说道:

    “若是能找出来就好了,若是找不出来,我会把罪责一并承担的。你们四个,我早就安排好了。”

    就连白苏,都有些动容。

    何况是白芨跟白芍,当场,就哭了出来。

    垂下了眸子,林梦雅拉住了这三个丫头的手,说道:

    “作为你们的主子,我没保护好大家,这是我的错。若是我真的被带走了,你们四个作为我的心腹,定然是要受到牵连的。不过,小玉跟清狐,会带你们躲起来,包括你们的家人。我置办了个铺子,也藏了些银钱在那里,虽然不多,却也够你们谋生活了。到时候,你们四个,就化名成亲生姐妹,凡是,都是听白芨的话,她最稳重,我也最为放心。”

    林梦雅的苦口婆心,让三个丫头当场哭成了泪人。

    总以为,主子的心中,放的都是天下大事。

    却不曾知道,她早就为自己的侍女们,安排好了退路。

    “不,主子。你才应该活着,我们都是苦命的人,却能遇到您这么好主子,是我们三生有幸。我命贱,合该没什么福分,主子,只要你能替我照顾好家人,白芨,就没什么心愿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