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巫蛊之祸
    林梦雅的话,让明月的脸上微微一变。

    之前由于林梦雅防范得实在是太严格了,所以院子里的东西,都是今天趁乱放进去的。

    而且,怕这东西太过引人注目了,也就没用防水的油纸包起来。

    没想到,这却是成了林梦雅的突破口了。

    “没错,你们若是谁不相信的,可以自己挖开土看看。”

    清狐算是明白林梦雅的意思了,立刻帮腔说道。

    流心院的菊花,都是他跟小玉在打理。

    除了今天外,任何一天,俩个人都是用心整理,断然不会让人有机可乘的。

    皇后微微的点了点头,却依旧沉默着,让人摸不出她的心思来。

    “其一,我若是有心谋害太子,这符我必定得让它安好不是?用水一浇,这纸就会烂掉。难不成,我只是要故意被别人发现而已么?”

    林梦雅的话,得到了不少人的赞同。

    她说的没错,谋害皇室这种事情,谁不是藏着掖着?

    这么明晃晃的就能发现,也的确是有些蹊跷。

    “凭这一点,你就想要逃脱么?许是你见到了皇后跟太子,计上心头,想要谋害也说不定的。皇后娘娘,臣女听说,西南蛮荒之地,有一种害人的法术。被谋害的人,只需要在那符咒的面前走过,就会中招呢。”

    明月更是加紧了时机的,想要落井下石。

    可林梦雅却只是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的说道。

    “郡主的话有礼,只是,皇后娘娘,跟太子殿下前来,在此之前,我从不知晓。若是郡主如此说来,谁怂恿皇后娘娘跟太子来的,那谁,就跟我是一伙的了?”

    “你!强词夺理!”

    明月惊觉自己说错了话,因为怂恿太子跟皇后娘娘来的人,正是她自己。

    若不是她在皇后的面前提起,林梦雅院子里的花,堪称京城一绝。

    又说了许多的话来激皇后,怕是皇后跟太子说什么也不会来昱王的宴会的。

    “其二,就像是明月郡主的说的那般,我是心血来潮,想要谋害皇后娘娘跟太子。可刚刚,我却是在屋子里面,协助花姑处理王夫人的事情。难道,我还会分身术不成?从皇后娘娘,跟太子到这个院子到现在,我从未去过发现符咒的地方。而且我的侍女们,也都在屋子里,从未出来过。皇后明鉴,今晚,除了我府里的下人外,其他人,都是换上的统一的服侍。若是我的侍女,想要趁乱做些什么,那总会有目击者吧?她们如此的显眼,难不成,大家在那一刻,都眼盲耳聋了么?”

    这就是林梦雅的高明之处,今晚,除了各家带来的奴仆,都穿上青灰色的统一衣衫。

    她跟龙天昱院子里的下人,都只能穿月白色或者是精白色的衣裳。

    而且,安排在俩个院子里伺候的,都是他们信得过的人。

    外院的,一律不准进入内院。

    内院的,也不允许跟外院有任何的接触。

    若是有任何的交接,须得经过邓管家跟林魁的双重的检查。

    所以,林梦雅的话,才刚刚出口,就立刻有人点了点头,说道:

    “王妃说的没错,我刚刚就站在王妃的身边,从未看过任何王府中的下人,靠近过那片菊花。想必,是外人做的了。”

    林梦雅看向了那人的方向,衣着打扮,倒像是个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

    只是脸上,始终带着面具。让人看不清脸色,音质,也微微的有些低沉,想必是不想被人认出自己来。

    微微颔首,算是跟对方打了声招呼。

    那面具女子,也点了点头,就隐匿在人群中了。

    “此事,疑点颇多。”

    良久,皇后才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林梦雅暗中觉得有些棘手,不愧是老谋深算的皇后,她前面说了那么许多,可皇后就是不肯搭腔。

    “只是,事关皇室,又是在你的院子里发现的。你也责任,协助我们,找出真凶可对?”

    皇后一开口,就让林梦雅觉得有些困难。

    她说对,那皇后就会以协助查案为名,说不定把她带走,那能做的手脚,就多了。

    若她说不对,只会让皇后冠以心虚的名头。

    到时候,怕是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皇后娘娘说的对,所以,从即日里,儿臣会把王妃禁足在府中,随时等候母后跟太子的调查。事关皇室安危,儿臣责无旁贷。”

    低沉的声音,微微的带着些冷漠。

    龙天昱修长挺拔的身影,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范围中。

    沉稳的,一步步的走过来。

    顶天立地气概,仿佛只要有他在,林梦雅就什么都不必担心了。

    身穿玄色的长袍,那样素净简单的款式,却在他的身上,渲染出别样的尊贵。

    皇后冰冷视线,在看向龙天昱的时候,那深埋着的,却是恨到了骨子里的嫉妒。

    为何,这样优秀的儿子,却是从那个贱人的肚子里爬出来的。

    为何,只有龙天昱,才最像他的父皇!

    所以,龙天昱,必须得死!

    “儿臣给母后请安,母后息怒,发生了这种事情,儿臣有罪。”

    在外人的面前,皇后必须得一碗水端平了。

    若是传出她偏爱嫡子的名声,只怕会惹人非议。

    微微的缓和了脸色,抬了抬手说道:

    “也罢,你这孩子,素来跟太子亲厚,本宫也相信,你不会生出这种可怕的心思。但是,你的王妃,本宫却必须要带走。事关储君,本宫不能姑息。”

    看来,皇后是必须要拿林梦雅来敲山震虎了。

    只是,平常一向都会退让的龙天昱,此刻,却坚定的站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母后,若是觉得不放心儿臣,那儿臣自请,跟王妃一起去协助调查。”

    龙天昱的寸步不让,就连皇后,也是有些未曾预料到的。

    看着他坚定的眼神,皇后的手掌,微微的攥紧。

    刚想允了,却听到了林梦雅的说道:

    “且慢!皇后娘娘,王爷乃是皇嗣,也是国之栋梁,若是跟臣妾一起被带走,难免会有有心之人,故意诋毁。我看不如这样,今日京城府尹与禁军统领都在,不如,我们今晚就差个水落石出吧!”

    林梦雅的话,让皇后,德妃,还有龙天昱的脸上,都微微的一变。

    皇后没想到,都到这个份上了,林梦雅竟然还在做垂死挣扎。

    “好,那本宫就依你。只是,你可有什么法子么?”

    皇后的眼底,一片噬人的冰寒。

    林梦雅的提议,无异于自己找死。

    想要查出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若是查不出来了,她就得乖乖的跟自己走了。

    “雅儿,你——”

    德妃有些着急了,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冲着林梦雅跟龙天昱来的。

    叫她这个做母亲的,如何不担心!

    “我刚看了一眼,这符上的朱砂有些古怪。恰好我这里有一物,预见朱砂就会变红。陷害我的人,多多少少,手上或者是衣服上,都会沾上这种朱砂。只要我一验便知,不知道皇后娘娘,觉得这法子,可不可行。”

    林梦雅的话,让皇后微微的陷入了沉思中。

    良久,才总算是点了点头。

    明月郡主的眼睛里,却有了那么一些些的惊慌失措。

    本来,她应该躲在背后,看着这一场好戏的。

    若不是着急坐实林梦雅的罪名,她也不会这么狗急跳墙的蹦出来,指责林梦雅。

    怎么办?若是真的被林梦雅验出来了,怕是会牵连到她的。

    人群中,姜如沁也是有些着急。

    她身边的小丫头,更是面如土色。

    从林梦雅去灵雎山围猎开始,她就想方设法的,想要潜入流心院里。

    可没想到的是,林梦雅竟然请了锦月姑姑去坐镇。

    成日里,锦月把流心院看得极严,她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

    看着林梦雅信誓旦旦的样子,怕是那贱人,真有什么验出来的法子吧。

    “好,那你就来验看吧,来人,请京城府尹,禁军都统一同来验看。”

    “是。”

    林梦雅的手心里,已经满是汗珠了。

    清狐乘人不备,凑到了她的背后。

    “丫头,你当真有法子么?”

    林梦雅迟疑了一下,却摇了摇头,苦笑道。

    “世上哪有此物,我只不过是,能够辨别出谁身上沾染了朱砂而已。待会,你跟小玉,看我的眼色行事。”

    清狐从来不怀疑林梦雅的话,既然她说能够识别,就一定可以。

    她的超脑雷达,可以扫描的毒物微量,若是在全神贯注的情况下,可以扩大到0.0001毫克。

    但愿,那人沾染到的朱砂,能够到达这个数值。

    “京城府尹陆云,禁军副都统朱爱之,参见皇后娘娘,德妃娘娘。”

    朱爱之?林梦雅听到这个名字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

    果然,是在行宫里,跟她有过交情的那位将军。

    没想到,他竟然晋升得这么快。

    若他不是个忘恩负义之人,怕是这一次,她又多了个得力的干将。

    “嗯,你们起来吧。本宫想,你们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始末了,这其中的利害,本宫也就不用多说了,你们协助昱王妃,查出真凶来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