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犬牙朱砂
    让林梦雅依偎在他的肩膀上,清狐才算是暂时的收敛起了那副凶巴巴的样子。

    “我没事,你们都不用担心。”

    在白芍跟白芷的协助下,林梦雅脱掉了身上已经沾满了血渍的衣服。

    “那王夫人她——”

    白芨担忧的看向了王夫人,虽然肚子上的伤口已经缝合好了。

    但是现在,王夫人却气息全无。服下的假死丹,还在发挥着效用。

    看不清她是真死,还是假死。

    “看她的造化了。”

    若是能活过来,王夫人也算是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吧。

    只是现在,该担心的人,是她自己了。

    “待会出去,什么话都不要说,一切,都由我来解决。”

    王夫人晕倒,还被人控制,做成了这幅鬼样子。

    这件事,摆明了是冲着她来的。

    现在,林梦雅才终于明白,为何皇后跟太子,会在这个时候驾临了。

    果然好算计,不管王夫人死,还是不死,她这个女主人,怕是都逃不开罪责了。

    清狐的神叨叨,果然得到了很好的效果。

    外面的人,虽然好奇,却还是不敢靠近。

    林梦雅整理了一下衣衫,做出一副柔弱的样子,被俩个丫头扶出了门外。

    目光不经意的扫了一圈,发现院子里的人,都盯着自己。

    垂下眸子,摇摇欲坠的被丫头扶到了德妃的面前,盈盈拜倒。

    “皇后娘娘,母妃,王夫人已经去了。”

    林梦雅声音颤抖而轻柔,仿佛抽干了自己所有的气力。

    仿佛是一副被吓破了胆的样子,只让人觉得,心疼不已。

    德妃的眉头紧皱,没想到只是办了个赏菊会而已,竟然会惹此大祸。

    这,如何跟王翰林交代!

    “人变成那个样子,想活也难了。只是本宫有些想不明白,王夫人刚刚,可是形若鬼魅,难道,你这昱王府里,还真的闹鬼不成?”

    皇后的语气也渐渐变冷,盯着林梦雅的一双凤目,带着几分的凌厉。

    “此事,还需要在查明。只是王夫人并非是死于鬼神之力,臣妾觉得,王夫人是被人所害。”

    林梦雅虽然语气轻柔,但是却十分的坚定。

    清狐跟她交流过情况,王夫人之所以还能像是僵尸一般的走,是因为四肢,被极细蚕丝所捆绑。

    就跟提线木偶一般,只是在有人冲过去的时候,那蚕丝却自动消失了。

    但是以清狐的眼力,他是绝对不会看错的。

    而林梦雅也诊断出来,王夫人的血液里,一种名为僵尸草的毒药含量极高。

    所谓僵尸草,以这个计量服用下去,人体会呈现出如同僵尸般的僵直四肢。

    若不是人本能的求生**,驱使着王夫人,像她发出了求救的信号。

    怕是此时,早就已经被人当做鬼物处理掉了。

    只是,这些事情,她都毫无证据。

    说出来,反而会被指责成逃脱责任,反而不好。

    不若她静观其变,见招拆招!

    “呀,你们看,那是什么?”

    人群中,不知是谁突然发出了惊叫的声音。

    所有人的目光,都向声音的来源望去。

    最靠近的一个婆子,突然冲到花丛里,从地上拔起了一物。

    “是什么?拿与本宫看看。”

    有皇后在,谁也不敢造次。

    那婆子脸色有些犹豫,却还是放在自己的帕子里,给皇后呈了上去。

    那东西似乎是个小纸包,放在了皇后面前的桌子前,所有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皇后身边的宫女,立刻当着所有人的面,打开了小纸包。

    只见那红色的小纸包里,竟然包着一颗白色的尖牙。

    “这是——”

    德妃一下子白了一张脸,看向林梦雅的眸子里,第一次盛满了惊慌。

    那包着白色尖牙的纸上,似乎还写有什么字的样子。

    林梦雅刚想细看,就听到皇后,一声震怒的威吓。

    “来人!把龙天昱林梦雅,给本宫拿下!谋害皇室,其罪当诛!”

    所有人都因为这个罪名而愣住了,包括林梦雅跟德妃在内。

    只是一颗尖牙而已,怎么就成了谋害皇室了?

    “慢,皇后娘娘,此事也只是猜测而已。昱儿跟梦雅,一向敬重太子,绝对不会做出如此忤逆之事!”

    德妃立刻跪倒在皇后的面前,声音恳切说道。

    “不会?你看清楚,这是太子的生辰八字!若不是有所图谋,为何会用红纸包住尖牙,还埋在土中!德妃,你别忘了,当初容嫔的事情!”

    容嫔?林梦雅心头微微的泛起了疑惑。

    只是,在看到德妃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后,顿时也能猜出了七八分。

    自古,生辰八字,对一个人来说,就极为的重要。

    一般皇室子弟的生辰八字,都是由专门的档案去记录,然后封好放在锦盒之内。

    但是,后妃产子,毕竟不是小事。

    若是有些人想要有意的探知,也并非是没有办法。

    “不会的,昱儿跟梦雅,都是好孩子。他们是不会有谋害太子的心思的,还请皇后明鉴。”

    德妃很少在皇后的面前低头,哪怕是俩个人斗到天翻地覆,德妃还是有着自己的骄傲。

    只是,为了自己的儿子跟儿媳,她不得不第一次在皇后的面前低头了。

    “你心疼你的儿子,难道本宫,就不心疼自己的儿子了么?”

    皇后十分的生气,铁青着脸色。

    自古,厌胜之术,就在宫中掀起了无数的腥风血雨。

    本朝自皇上登基以来,容嫔为了谋夺盛宠,竟用了狐仙媚术。

    只可惜最后失败,被太后命人仗杀,全家发配充军。

    此事,便成了宫里的忌讳,谁人都不会轻易的谈起。

    “皇后娘娘,若是想要打杀臣妾也不难,只是,也要听臣妾辩解几句才是。”

    林梦雅的周围,早就围满了皇后带来的亲兵。

    只是白苏跟清狐,都隐隐的把她围在了最里面的圈子里。

    即便是真的争斗起来,她也并非没有一击之力。

    只不过,那样只会坐实自己忤逆的欲加之罪了。

    从容不迫的,站了出来,完全没有半分当事人的慌张。

    却鲜少有人知道,她的手心里,已经布满了冷汗。

    “哦?如今证据确凿,昱王妃还有什么话可说?”

    皇后冷哼一声,满面的阴沉之色。

    “皇后娘娘,此物虽然是在臣妾的花园里找到的,却并非一定是臣妾之物。”

    事到如今,林梦雅只能极力的辩解了。

    “不是你的东西?众目睽睽之下,你如何抵赖!”

    林梦雅幽幽起身,刚刚还是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现在,就立刻转变了气质。

    不畏惧皇后冰冷的目光,也不管周围有亲兵在对自己虎视眈眈。

    她只知道,若是任由皇后栽赃,不管自己,还是龙天昱,亦或是林家,都要彻底完了。

    “若是在臣妾的院子里的,就是臣妾的东西。那在座的各位,岂不是都要脱下自己的钗环玉佩,才能走出去了。”

    林梦雅的话,看似荒诞不经强词夺理,可实际上,却是在挑皇后的语病。

    扭转皇后的思路,为自己所利用。

    林梦雅说完后,立刻有不少人的脸上,露出了丝丝点点的笑意。

    皇后冷冷的瞥了那些人一眼,却并不开口说话。

    林梦雅知道,想要牵着皇后娘娘的鼻子走,怕是没什么简单。

    雪白纤细的手,从皇后娘娘的桌子上,拿起了这枚小小的尖牙。

    脑中在迅速的罗列一些匹配的物种,这似乎,是一枚犬牙。

    又拿起了那张纸,仔细的看了看。

    朱砂里含贡,所以在接触的时候,脑中的雷达,就自从的分析了出来。

    她上下翻看了一下纸,只是一张最为普通的黄表纸。

    立刻,心头有了数。

    “皇后娘娘,臣妾乃是被人所害,证据,就是这张纸。”

    林梦雅的话,让所有人有些微微的惊讶。

    皇后的脸上,依旧带着几分冷冽的神情,眼神,也越发的绽放出些许的冰冷。

    “这纸,只是最为普通的黄表纸,大家请看。”

    林梦雅伸出了手指,拿过桌子上的一杯冷茶。

    只是用手沾了那么一点点,就能够能把柔软的纸戳透。

    德妃不知道她是何意,人群里,大部分的人,也都不明白她的所作所为。

    可唯有站在门口的那一双眼睛里,却立刻明白了她要做的事情。

    好聪明的妮子,龙天昱一颗悬着的心,渐渐放了下来。

    脚步也不再那么的急匆匆,反而是站在门口,看着万众瞩目的林梦雅。

    “哼,这算是什么证据?难不成,在黄纸上戳个洞,就能够逃脱罪责了么?”

    皇后的身边,明月不知何时出现了。

    看着林梦雅的作为,不禁冷哼出声说道。

    “明月郡主还真是好热闹,真是哪有事,就往哪钻呢。”

    林梦雅毫不留情的亏了她一句,现在她要是想不明白,就直接笨死好了。

    只是现在,她最需要的,就是完全的摆脱这个欲加之罪。

    “大家请看,这纸,别说是被水浇了,就连我手上淡淡的水渍,都能在纸上落下烙印。而我院子里的菊花,为了今天能够看起来娇艳欲滴,却是在昨晚,由照看花的下人们,浇了足足的水。虽然地表面是干了,可下面却还是湿润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