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宴会闹鬼?
    跟一群衣着相似的人比起来,一身正红色的龙凤锦袍,更显得华贵非常。

    林梦雅跟着德妃,一起跪在地上行礼。

    看着那大红色的裙角,毫不犹豫的从她的面前走过,林梦雅的心头,突然升起了淡淡的疑惑。

    为何每次不管皇后出席什么样的场合,她总是一身极为正式的宫装呢?

    “嗯,大家不必多礼,起来吧。”

    直到坐到正位上,皇后才幽幽的说道。

    跪了一地的人,谁也不敢有半句的怨言。

    林梦雅心里清楚,这是皇后,在给德妃一个下马威。

    不管这宴会是谁办的,也不管德妃有多风光,在皇后的位置上坐着的,只能是她。

    “谢皇后娘娘。”

    流心院里热闹不再,所有人的心头,都在打鼓。

    宴会伊始皇后不来,到中途了去突然驾临,这其中,意味怕是极为的深沉。

    “本宫听说,此次宴会,可是昱王妃一手安排的?”

    看了一圈,想必是极为满意大家对她毕恭毕敬的态度,皇后娘娘并没有板起面孔,反而是带着淡淡的笑意。

    “回皇后娘娘的话,是臣妾安排的。若是有不妥的地方,还请娘娘恕罪。”

    其实龙天昱也有请皇后跟太子,只是这俩个人不肯纡尊降贵的过来而已。

    现在这样不请自来,立刻让林梦雅的心头,警铃大作。

    “不妥?本宫倒是觉得妥当极了。这么多年来,唯有这一次,本宫是觉得有趣的。”

    皇后娘娘的语气,也许是夸奖。

    可林梦雅却觉得没那么简单,若只是为了夸她,又何必亲自来跑这么一趟。

    “多谢娘娘夸奖,臣妾受之有愧。”

    皇后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许是因为皇后在此,那些夫人们小姐们,也都摘下了面具。

    好好的一个蒙面猜谜大会,又变得悄无声息了起来。

    太子的脸上,挂出了一丝丝略带得意的笑容。

    “母后,儿臣觉得,这女宾区儿臣倒是有些不自在了。我还是去三弟的院子里,您觉得如何?”

    林梦雅心头,真是对这对母子的讨厌程度,又上升了好几个层次。

    人家在这边玩玩闹闹的开心得不得了,偏偏这俩个人仗着身份来捣乱。

    可偏偏,现在她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嗯,去吧。”

    皇后的脸上,没有开心,也没有得意。

    仿佛眼前发生的一切,她都没有放在心上。

    白芨给她上了一杯香茶,皇后只是瞥了她一眼,随后优雅的品起了茶来。

    所有人都觉得站也不是,坐也不敢。

    值得愣愣的维持在原地,心头,不免擂鼓。

    若是皇后记恨起她们来,怕是要招祸的。

    “都站在这儿干嘛呢,本宫看你们猜谜也怪有趣的。你们接着猜,本宫也来得凑个热闹。”

    威风耍过了,皇后也开了口。

    可那些女宾们,却还是乖乖的站在原地,谁也不敢出声。

    “呦,怕是本宫吓坏了你们吧。无妨,本宫也是来凑热闹的,万一扫了大家的兴,岂不是罪过了。”

    “皇后言重了。”

    德妃立刻解围道,她跟皇后缠斗多年,知道皇后的心思,是最难猜的。

    不若,就按照皇后心意去做,兴许还能避过一劫。

    “雅儿,你退下,这里有我就好。”

    德妃推开了林梦雅,眼神里带着坚定的神色。

    她跟皇后是宿敌了,若是让林梦雅对上皇后,未免会有些吃亏。

    不若她来,起码以她的身份,皇后不敢拿她怎么样。

    “好,母妃一切小心。”

    林梦雅的心头,忽然略过了一丝不安。

    先是有人药物过敏,现在皇后跟太子又来了,无论如何,她总是觉得,这里面透着一股子不同寻常的味道。

    点了点头,德妃定了定神,迎上了皇后。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去勤武院探探情况。

    躲在角落里,林梦雅看到,勤武院的情况,跟流心院差不多。

    甚至有些更糟,太子不知为何,总是对龙天昱冷嘲热讽不说。

    还把院子里的人,都明着暗着的训斥了一遍。

    这便是太子跟皇后的差别,一个只会耀武扬威,一个,却杀人不见血。

    唯一贯穿始终的,便是俩个人同样的不招人喜欢。

    “丫头,跟我来。”

    就在林梦雅苦想破解之法的时候,清狐却突然抓住了她的手。

    在所有人都没有发现的情况下,林梦雅被清狐带到了后院的一间柴房里。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压低了声音,林梦雅问道。

    清狐却给了林梦雅一个噤声的手势,俩个人潜伏在了黑暗中。

    瞪大了眼睛,林梦雅看着面前的一切。

    没多一会的功夫,她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女子,悄悄的潜到了柴房前面。

    林梦雅眯起眼睛,虽然光线有些暗淡,可她却还是能够辨认得出,这女子,分明就是姜如沁。

    “出来吧,我人都来了,你还躲起来,有什么意思!”

    林梦雅心头一紧,以为是自己跟清狐被发现了。

    可还不等她有所动作,就看到另外一道修长的身影,从柴房里钻了出来。

    “姜小姐果然快人快语,我也就不跟你打哑谜了。你让我做的事情,我都做了,就是不知道姜小姐,有没有安排好一切呢?”

    林梦雅的心头微微的一震,这女子的口音,语气,分明就是日前才被称为京城第一绯闻女主角的明月郡主么?

    因为她的关系,据说明王大发雷霆,就连这次的宴会,都没有派人来参加。

    为何,她会出现在这里?还跟姜如沁勾搭上了?

    “我还以为皇后跟太子不会来了呢,放心吧,事情我都已经安排好了。这一次,那贱人可不会轻松的躲过去了。”

    姜如沁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丝的阴狠得意。

    林梦雅立刻明白,怪不得连日来,姜如沁都故意在自己的面前示弱,原来,竟图谋要害她!

    “那就好,该死的林梦雅,她毁了我前途。让我成为了众人的笑柄,如今这样一来,倒也不枉费我们的心思了。”

    明月恨死了林梦雅,从她醒来以后,出现在太子的房间开始,她就明白,自己被算计了。

    若不是林梦雅,她早就跟龙天昱成就了好事,说不定现在,她已经成了昱王的侧妃了。

    都是林梦雅!都是林梦雅这个贱人害的!

    “不过有件事情,我倒是很好奇。你已经跟太子纠缠不清了,就算是陷害了林梦雅,也不可能成为我表哥的正妃了,可你,为何要帮我呢?”

    姜如沁看起来,还没有那么笨。

    只是明月的回答,却更加的狡猾。

    “虽然我成不了他的侧妃,但是我只会恨林梦雅。只要她还活着,我就会觉得不安生!你不必担心,我是不会害你,也不会害昱王爷的。”

    鬼才会相信明月的话,这个自私恶毒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好心。

    林梦雅按捺住,想要冲出去的**,看着那俩个人的互相试探。

    “就算是你说的有道理,可我也不能就这么信了你。不过你记好,这事,若是成了。除掉林梦雅便罢了,若是牵涉到了表哥,我就揭发你。到时候,你可别怪我翻脸无情。”

    林梦雅简直要被姜如沁的智商感动哭了,难道她看不出来,明月就是在变着法的害她么?

    有这种猪队友,也难为明月要想法子来陷害她了。

    只是,她们到底有什么计划?

    林梦雅盼着这对狗女女,能够把她们的计划和盘托出。

    可惜,天不遂人愿。

    俩个人又嘀咕了俩句,便匆匆的散去了。

    看来,她们的心里,还是有些防备的。

    “丫头,要不要我把她们抓起来,逼问下到底有什么事?”

    清狐的眸子里,噙满了冷意。

    这俩个贱人好胆,竟然敢算计他家的小丫头,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不要轻举妄动,现在,我们还不知道她们的计划是什么。先回去吧,我总觉得,跟那几个想要闯空门的人,是分不开的。”

    清狐点了点头,带着林梦雅,一路疾驰,回到了流心院。

    有了德妃的斡旋,猜谜会才得以顺利的继续。

    林梦雅混在人群里,并不起眼。

    回到了她的屋子里,四个丫头虽然紧张,但是一切却十分的正常。

    连林梦雅都有些怀疑,刚刚是不是她们听错了。

    没想到,就在此刻。一阵吵闹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不好了,不好了!恶鬼,恶鬼索命了!”

    一阵惊恐的大叫声过后,便有个婆子,慌慌张张的从厢房里跑了出来。

    林梦雅立刻从屋子里冲了出来,却还是让四个丫头在原地待命。

    “这种混乱的时候,难保不会有人浑水摸鱼,白苏,保护好她们几个!”

    白苏点了点头,在四个丫头忧心忡忡的目光里,林梦雅也混在人群中,去那厢房探听情况了。

    那婆子冲出来后,就瘫在了地上,面若金箔。

    “屋子里,屋子里有鬼!有恶鬼!夫人...夫人她...她被恶鬼杀了!”

    林梦雅心头暗叫一声不好,刚想进屋,就有刚刚才进去的妇人,尖叫着冲了出来。

    “不好了,不好了!王翰林的夫人,被...被恶鬼附身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