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搅局的人来了
    点了点头,林梦雅依旧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好,继续盯着。”

    “是。”

    男人们都去了王爷的勤武院,那里自然有男人们喜欢的项目。

    夜晚悄悄降临,林梦雅并没有准备普通的晚宴,而是做了一个冷餐会的形式。

    不管是酒水还是食物,她都细心的准备好了。

    自取自用,品种多样,跟今天的蒙面猜谜会的主题也匹配。

    天刚刚擦黑,林梦雅就叫人掌上了灯。

    白天,出于避嫌的女子们,也都换好了衣服,三三俩俩的,在灯光下品玩流心院院子里的菊花。

    “雅儿,别说,这等下赏菊,还真是别有一番感觉。”

    德妃在林梦雅的陪伴下,换上了一身淡紫色的衣裙。

    凡是未出阁少女,穿的都是水绿水粉色的衣衫。

    若是哪家的夫人,则是淡紫与淡蓝色的衣裙。

    下人们,也都有所区别。

    虽然大致看不出是谁来,可到底却不会乱了辈分。

    “母妃喜欢就好,一会儿,让锦月姑姑陪您一起猜灯谜吧。我听王爷说,母妃当年可是京都第一才女呢。”

    林梦雅的话,让德妃合不拢嘴。

    再加上几个相熟的夫人,也在不住嘴的夸赞着她的儿子儿媳。

    德妃娘娘郁结的心情,也终于恢复了许多。

    “王妃,奴婢来伺候娘娘,您去忙您的吧。”

    锦月扶住了德妃,给了林梦雅一个安心的眼神。

    在这种场合里,林梦雅作为一个女主人,要做的事情,还是很多的。

    “好,有劳姑姑了。”

    林梦雅悄悄的退去,混在人群里,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情况怎么样?”

    从冷餐会刚刚开始的时候,白苏就说,不断的有人,想要浑水摸鱼,混入屋子里。

    若不是她在每个房间门口都安排布置了人,怕是现在,流心院早就被人攻破了。

    “那些人,有真有假。我们并不能完全确定,到底谁是来捣乱的。”

    清狐并没有扮起女人来,反而是一身黑色的劲装,隐藏在黑暗中,成了今晚,流心院整个儿护卫的总指挥。

    俊美的脸蛋上,却带着几分冷峻之色,这些苍蝇简直是太过烦人了。

    林梦雅点了点头,这些是连她都没有想到的。

    看来,姜如沁怂恿德妃办赏菊大会,还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嗯,我清楚了。既然对方想要搞破坏,不如,我们就来一个请君入瓮吧。”

    林梦雅淡淡的笑了,那如同小狐狸般的奸笑,却让人毛骨悚然。

    流心院里跟勤武院,此刻已经成了欢笑的天地。

    夜色渐浓,这些人都放开了往日的矜持,就连德妃娘娘,也似乎回到了少女的美好时光。

    林梦雅却隐藏在人群里,四个丫头,都被她藏到了屋子里。

    一来,可以防止别人冒名顶替,二来,也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躲在暗处,林梦雅静静的观察着人群。

    姜如沁并未跟随在德妃的身边,她给一些特殊的人,衣服跟面具,都做了一个她自己才能看懂的小记号。

    看似是杂乱无章,随机分配的。

    可唯有她自己知道,到底谁是谁。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流心院的一侧,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喧哗的声音。

    渐渐的,人群的注意力,都被那边吸引了。

    林梦雅却站在屋檐下,跟黑暗融为一体。

    “姐姐,要不要去看看?”

    林中玉的身影,突然的出现在林梦雅的身后。

    可她却摇了摇头。

    现在过去,万一被人乱中做手脚,反而不好了。

    “我们再等等吧,若是有事,定然会有人来报的。”

    果然,林梦雅的话音刚落,就有人大呼小叫的冲了过来。

    “快来人啊!出人命了!快来人啊!”

    看样子,似乎是哪家的侍女。

    林梦雅立刻冲了出去,拨开了人群。

    果然,在地上躺着一个状似发了羊癫疯的女人。

    口吐白沫,四肢抽搐不已。

    林梦雅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的光芒,却还是不动声色,嘴里喊道:

    “不好,是抽风了。快,把她抬到屋子去。”

    几个身体魁梧的婆子,立刻架着这女子,冲到了屋子里去。

    不少人,都十分担忧的看着那女子的方向。

    “请大家不要担心,只是寻常的老毛病而已。自会有太医为她诊治的,失陪了。”

    作为女主人,林梦雅自然是要陪着的。

    但是连她都这么说了,其他人,也就没把这件事当回事。

    “我去看看,大家自娱便是。”

    林梦雅也跟着进了小厢房,才刚进去,就打发了这几个婆子。

    清狐跟林中玉也跟了进来,看着床上的女子,神情各异。

    “这似乎,不是羊角风的症状吧?”

    清狐见过识广,看着床上已经渐渐的安静下来的女子,有些疑惑的说道。

    林梦雅点了点头,眼神带着几分的清冷。

    “是一种十分简单的药物过敏反应,你们看她脸上,是不是长满了小红点。”

    清狐伸手解开了面具,果然,已经双眼紧闭的女子,脸上布满了可怕的红点,如同天花一般。

    “那她,会不会死?”

    林中玉更关心这个问题,若是这女人死在林梦雅的院子里,那风言风语的,可就不会少了。

    所幸林梦雅摇了摇头,这种过敏的症状,顶多就是会让人昏厥过去而已。

    心头掠过一丝的疑惑,看这情况,这人也是无意中被人利用的。

    可闹出这么一出来,到底是要做什么?

    “你们先出去,我要找人进来照顾她。”

    俩个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身影飞快的消失。

    林梦雅定了定神,打开了大门。

    “来人,好生的照看这位夫人,太医随后就到。”

    立刻有三四个侍女婆子应声而来,林梦雅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女子,眼神若有所思。

    希望,一切都只是个巧合而已吧。

    因为有这个小插曲,院子里的气氛,也不再似刚刚那般的热络了。

    林梦雅这个女主人,自然是去需要搞活一下气氛的。

    “各位,刚刚发生了一点事情,打扰了大家的雅兴。既然说了,本次猜谜的优胜者,会有奖赏,不若,我就先拿出来现现宝吧。”

    林梦雅的话音刚落,就有人呈上来一只造型十分清雅的锦盒。

    她拿过锦盒,打开了盖子,里面,立刻露出了一丝丝柔和的光辉。

    “这个,不是千年番邦进贡的夜明珠么?这样的宝贝,王妃竟然拿出来当彩头,真是大手笔!”

    底下,不断有人到吸着冷气。

    相传,夜明珠不仅能够在夜里发光。若是在去世的时候,嘴里含上这么一颗,可保尸体千年不腐。

    再加上产量实在是稀少,就越发显得珍贵了。

    “这是德妃娘娘提出要送给大家的,每一个人都有机会,我看了一下,游廊上的字谜,还有许多没有被人猜出的。猜出来,拿在手里的才算数。但若是拿下来了,猜不出,就要扣分的。希望大家,都能够得到心仪的奖品。”

    除了第一名外,林梦雅还准备不少的纪念奖。

    就连绘着神话故事的走马灯,也差不多是一个一个的分下去的。

    所谓的宴会,也就是人人有份。

    所有人都惊讶与昱王妃的大方,对德妃的慷慨,更是报以十分善意的眼神。

    “母妃,您觉得这样可好?”

    德妃点了点头,林梦雅安排得当。

    方方面面的都照顾到了,调动起了大家的积极性。

    她只是站在一边看,便已经是笑呵呵的了。

    只是一颗夜明珠而已,哪里比得上开心一晚。

    “你这妮子,真是越来越会做人了。方才我还跟你大舅舅说,你这妮子,可不是一般人呢。”

    大舅舅?林梦雅突然想起了德妃的娘家,似乎,是姜如沁的父亲吧?

    “呀,我真是该死。光记得男女有别,竟然忘了让母妃一家团圆了。锦月姑姑,快去请大舅舅来。”

    姜家作为德妃的娘家,平时也并不是能常来常往的。

    尤其是姜如沁的父亲姜丰,更是因为在地方上做官,许久不能回京的。

    这一次中秋,外地的官员也都要回京述职,才有了这一次的团聚。

    “你能安排的如此妥当是好事,这样才能宾主尽欢。再说了,你大舅舅不善言辞,还是让他,在那边好好的游玩一番吧。”

    德妃娘娘克已复礼,对待亲族也一贯的会避嫌。

    林梦雅虽然点了头,心里却是在盘算,让姜丰私下,跟德妃娘娘团聚一番。

    可还不等她想出办法来,外面,就突然响起了太监尖细的唱喝声。

    “皇后娘娘到——太子殿下到——”

    眉头紧皱,又是皇后跟太子,这一对母子,为何总是阴魂不散?

    皇后跟德妃是死对头,宫里人尽皆知。

    所以德妃的宴会上,皇后从来不会轻易的驾临。

    可如今她不仅来了,还带了太子来,这,怕是来搅局的。

    林梦雅清楚的看到,德妃的眼中,露出了三分的嫌恶。

    只是碍于规矩,她必须来亲自迎接。

    “妾身,给皇后娘娘请安。未知皇后驾临,不曾亲自迎接,还请娘娘恕罪。”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