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宴会伊始
    “真是儿大不由娘,好了,我也不打扰你们俩个了。锦月,咱们回去吧,别给梦雅捣乱了。”

    儿子跟儿媳琴瑟和鸣,她这个做婆婆的当然乐意看到。

    所以,德妃带着锦月,悄悄的离开了林梦雅的院子。

    “王爷,有何高见么?”

    被德妃挪揄了几句,龙天昱的脸上,还有些尴尬的不自然。

    林梦雅十分体贴的转移了话题,总算了,打破了俩人间的气氛。

    “没什么。”

    在林梦雅的面前,龙天昱突然觉得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

    她的脑袋里,似乎装满了光怪陆离的想法。

    饶是他,也永远不知道下一刻,这丫头到底会做出何事来。

    在她的面前,似乎一切都充满了神秘的味道。

    “我听说,过几天就是王爷的生辰了?”

    低下头来,龙天昱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犹豫的点了点头,生辰?

    似乎在成年以后,他就从未过过生辰了。

    “嗯。”

    林梦雅在心头盘算着,不管怎么说,龙天昱还算是自己的衣食父母跟临时饭票。

    既然是这样的话,看来,得找个时间,讨好一下总是没错的。

    “那生辰那天,王爷能够腾出时间来么?”

    最近,龙天昱总是很忙。虽然明月走了,府里也没有搅和的人了,但是俩个人见面的机会,倒也不是很多。

    每次见面,也只是说上几句话,就得离开了。

    虽然不知道林梦雅要做什么,但想了想,那天,好像没什么事。

    “应该没什么事,若是有事,我会跟你说。”

    林梦雅心里有些小小的高兴,扬起了一张灿烂的笑脸。

    “那,我们说定了哦!来,拉钩!”

    用自己纤细的小手指,勾起了龙天昱的小手指。

    然后又用拇指按章,虽然不懂林梦雅这一系列动作的意思,可龙天昱却感觉得出来,这,似乎是某种约定吧。

    “好。”

    心里突然充满了期待,这丫头,又会带给自己什么样的惊喜呢?

    筹备的工作很快就结束了,林梦雅给男宾和女宾,设置了不同的主题。

    男宾那边是曲水流觞,设在了龙天昱的勤武院。

    一条用鹅卵石铺就的蜿蜒小溪,虽然不长,她却准备了不少形式各异的小花船。

    到时候会有专门的下人,在小溪的另外一端,放下写着字谜的花船。

    女宾这边,用的却是走马灯的灯谜。

    林梦雅让人在流心院里的游廊里,用七彩的线,围在了栏杆上。

    线上面,也沾着字谜。

    另外,照明的灯光,全部都采取的是走马灯。

    或明或暗,如同走马观花,煞是好看。

    客人们,下午先赏菊花,晚上点上灯后,再带上面具,换好衣服,在到这俩个院子里去游玩。

    晚上,华灯初上,把流心院照的如同仙境一般。

    就连四个丫头看到了,都不禁有些玩性大发。

    要不是林梦雅下了令,这会肯定是要兴冲冲的去猜谜了。

    “丫头,丫头,我也想去玩!”

    清狐从未都没有参加过这么好玩的宴会,一大早的,就缠在了林梦雅的身边。

    “你?好啊,那你去哪边院子?”

    咬着喷香的葱油饼,林梦雅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把油乎乎的小爪子,偷偷的蹭在了清狐白色的衣衫上。

    “臭男人有什么好看的,再说了,赏菊的时候,也得有个人来解说不是么?”

    清狐心疼的看着衣服上的爪子印,这可是他新作的衣服啊!

    谁知道阿白跟小虎有样学样,吃完了饭,也来作践他的衣服。

    可林梦雅疼着俩个小畜生,跟心头宝似的。

    忍着想要一脚踢死它们俩的冲动,就当没看到衣襟下摆,那黑灰色的小梅花。

    “唉,我说你扮女人什么的就算了,能不能扮个良家妇女啊?”

    一提起清狐的女人扮相,林梦雅就是一头的黑线。

    那大胆的用色,风骚的气质,简直就是青楼老鸨的不二人选!

    “唉,就你们这些女人,真是虚伪。爷我花容月貌,岂是你们这些常人能够理解的。对了小玉,你也会留在流心院的吧?要不要爷给你准备一身?看你小子细皮嫩肉的,穿上女装也一定好看得不得了呢!”

    林中玉立刻一脸嫌弃的看向了清狐,反应最大的却是白苏。

    一听到清狐如是说,白苏就抽出了自己的剑,脸色不善的冲了上去。

    “休想对少主不敬!”

    清狐被白苏追赶得满院跑,林梦雅笑吟吟的,把小玉拉到一边去看热闹。

    “姐姐,你希望我扮女人么?”

    林中玉的眼睛,巴巴的望向了林梦雅。

    捏了捏少年的脸蛋,还是弹性这么好,不过,这家伙却已经成长得自己都快认不出了。

    “我无所谓的了,随你喜欢就好。对了小玉,到时候得辛苦你了。咱们院子里,必须要有一些暗卫才行。”

    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最近姐姐身边围绕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他都没有什么献殷勤的机会,如今姐姐有事,他自然是一千个,一万个答应。

    “好,我一定让暗卫,把姐姐的房间都看住,不让任何人,有趁机捣乱的机会!”

    林梦雅摸了摸小玉的头,眸子里却划过一丝担忧的神色。

    她的流心院,从来都是不给任何人开放的。

    如今却要被无数人参观,到底,她还是不放心的。

    “累死爷了!死妮子武功不怎么样,轻功倒是不错。”

    其实所谓的追逐战,也不过是清狐在逗白苏玩而已。

    论起来,能打得过清狐的人,实在是不多。

    “嗯,白苏加油,以后武功练好了,打死那个不要脸的。”

    院子里的人,都被清狐逗得嘻嘻哈哈的,流心院里,似乎永远,都没有什么忧心的事情。

    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赏菊大会的这一天,终于是来到了。

    午饭刚过,便有人陆陆续续的到了。

    即便龙天昱跟太子不合,但是他年轻有为,又有军功在身。

    在加上跟林家的姻亲关系,在朝臣们心中的地位,可是水涨船高了。

    几个原本就不错的世家,更是早早的就到了。

    其中,当然包括岳家。

    “岳琪,给德妃娘娘请安,给王妃娘娘请安。”

    一身缟素的岳琪,才一段时间没间,人也憔悴了许多。

    浑圆的脸蛋变得瘦削了许多,显得人越发的清秀。只是性子,却不若从前活泼了。

    “嗯,来了就好。本宫知道,你跟梦雅要好,去吧,不要太过拘束。”

    “是,多谢娘娘恩典。”

    对于岳家,德妃的心头,还是有着些许的亏欠感。

    但是也仅止于此,毕竟,出了这种事情,跟多的责任,是在岳夫人的身上。

    对于岳琪,她仅仅是多一份和颜悦色而已,只是岳家的丫头,倒也是个懂事的,并没有做出些失礼的地方。

    “琪儿,最近怎么样?还好么?”

    作为女主人,林梦雅当然要负责招待所有人。

    但是她却把岳琪带在身边,一来,是表示跟岳家的亲厚,二来,也是向所有人宣布,岳家的二小姐岳琪,是她罩的人。

    所以,尽管是出了岳婷的事情,却没有人,胆敢小看岳家。

    “一切都还好,林姐姐,我爹爹说,你有事要告诉我?是什么事?”

    岳婷走了以后,岳琪的日子,没有那么好过了。

    父亲跟母亲彻底的决裂,父亲甚至让她搬出了母亲的院子。

    以前还算是相敬如宾的父母,现在势若水火。

    而现在,庶出的那几个孩子连同姨娘,又趁虚而入。

    现在的岳家,再也不是那个其乐融融的样子了。

    “这事,等到晚上再说,你要答应我,不许跟任何人提起,也不许,在家里人面前露出一丝一毫的。”

    岳琪点了点头,姐姐去世后,唯有林姐姐,是她唯一的依靠了。

    看着少女,被迫的成长了起来,林梦雅却觉得,这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赏花是件风雅的事情,所以来的,大多数都是朝中文臣。

    至于武将,更喜欢晚上的宴会。

    林梦雅安排好了一切,带着岳琪跟四个丫头,回到了流心院。

    才刚进去,就看到小亭中,早就有许多当朝才子按耐不住,吟诗作对了起来。

    龙天昱坐在最显眼的位置,可是视线,却落在了刚刚进门来的林梦雅身上。

    “呦,这不是三嫂么?三嫂真乃当世第一美人也!”

    这里面,唯有龙轻寒,敢这样无所顾忌的跟林梦雅开玩笑了。

    莞尔一笑,林梦雅轻轻施了个礼道:

    “王爷,一切都准备妥当了,请各位大人,去换了衣服跟面具吧。”

    所以人,虽然知道规则,却不知道,这位昱王妃,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

    “好,各位请吧。”

    同样有期待的,还有龙天昱。

    从小到大,他参加的宴会有许多许多,但是像今天这样的,他也是第一次。

    等到大人们,陆陆续续的跟着安排好的小厮,去勤武院的厢房里换好了衣服跟面具。

    突然白苏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林梦雅的身后。

    “主子,你所料不错,果然有人,想要浑水摸鱼,想潜入您的房间,已经被我挡回去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