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蒙面猜谜主题宴会
    又看了一阵,林梦雅就跟着清狐,回到了王府。

    后门,白苏早就等候在了那里。

    在她的掩护下,林梦雅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回了自己的房间。

    床上,白芨正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她的小姑奶奶到现在还没回来呢,一颗心总是七上八下的,生怕被人发现。

    突然,一道黑影出现在她的床前。

    强行的控制住,想要尖叫的**。伸出了手,颤颤巍巍的,掀开了帐子的衣角。

    不经意的,看到了一双绣着牡丹花的绣鞋,悬着的一颗心,才总算是放了下来。

    “主子,你在这样跟我开玩笑,是要吓死人的!”

    掀开了帐子,果然看到套着一身深红色斗篷的林梦雅,正笑着看着自己。

    “我只是跟你开个小玩笑而已嘛,以后我会注意的,白芨姐姐!”

    嗔怪的看向林梦雅,可白芨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时间长了,她们之间也不再是单纯的主仆关系了。

    “快上来,晚上冷,床上暖。”

    白芨利落的给林梦雅换好了衣服,主仆俩个,也都上了床,盖着被子聊天。

    “主子,这还没入冬呢,你身上怎么就这么冷?”

    心疼的给林梦雅捂着脚,她家里也有弟弟妹妹,所以对待院子里的这几个,都格外的上心。

    “大概是体质的原因吧,对了白芨,你家里还有什么人么?”

    药铺不能没有人管理,但是她身份特殊,所以用的人,必须得忠诚可靠。

    白芨自从来了她的院子里后,又勤快又踏实的做了不少的事情。

    再加上她也算是自己人,能教养出这样的好女儿的家庭,做人也是错不了的。

    “回主子的话,我家里有爹有娘,还有一个妹妹,俩个弟弟呢。”

    这些,都是在进府的时候,在卖身契上写明了的。

    若不是连年饥荒,她也不至于出来卖身做工。

    不过好在,得了这么好是一个人家,主子待她跟亲姊妹一般,倒也算是幸运了。

    “那你爹娘,都在做什么?”

    白芨没想其他事情,只是照实回答。

    “爹爹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做过大户人家庄子上的管家。娘曾经是绣庄里的管事绣娘,后来年纪大了,不中用了,就被东家辞退了。”

    说起来,古代的这种雇佣关系,倒是十分的不牢靠。

    员工也没什么保障,所以到了晚年,多是晚景凄凉的。

    “我在外面置办了个产业,一呢,也是给咱们赚些零花钱,二呢,也给你们攒些嫁妆。这铺子,我交给别人始终是不放心的,不若你过几天叫你爹娘来一趟,我若是看着行了,就让他们来管,好不好?”

    林梦雅的话,让白芨吃了一惊。

    傻傻的看着面前的主子,震惊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可主子,我爹娘年纪大了,弟弟妹妹们又不懂事,万一——”

    “没什么,我信得过你,也就信得过你家里人。白苏跟白芷我是指望不上了,你明天问问白芍,若是有家人缺个活计干,就一并领来,我相看相看。”

    林梦雅的声音,渐渐的弱了下去。

    白芨还没等回答,就看到主子,已经沉沉的睡去了。

    笑着,摇了摇头。

    她家的主子,看起来倒是极其的精明。

    可就是这性子,有时候也忒像小孩子了。

    细心的给主子掖好了被角,感动的心情,倒是无以复加的。

    能有这样的主子,她也算是上辈子,烧了高香了吧。

    深秋,天也一天天冷了起来。

    可不知为何,林梦雅院子里菊花,却是开得争奇斗艳。

    每一天,德妃娘娘都要来院子里走上这么一遭,赏赏花才行。

    “给德妃娘娘请安。”

    德妃刚到了院子里,林梦雅身边的四个丫头,就迎了上来,十分礼貌的给她行礼。

    “唉,这流心院啊,人美花娇。锦月,你瞧瞧,这四个丫头啊,跟你我当年,像不像?”

    德妃越发的喜欢林梦雅,所以连她院子里的下人,也都沾染了些荣光。

    “娘娘这是抬举她们了,这四个丫头是不错,可哪里,能比得上您的那年的风采呢?”

    锦月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在林梦雅的*下,这四个小丫头,也算是越来越有样了。

    衣着打扮,行坐如仪,比一般的大家闺秀,还要好上几分呢。

    张望了一下,却不见这院子里的主人。

    “白芨丫头,你家主子呢?怎么不见人来?往日,她可是得第一个窜出来,在娘娘面前卖乖讨赏呢!”

    德妃也看了一眼,确实是不见林梦雅的影子。

    “回姑姑的话,明天就是赏菊大会了。王妃觉得,平常的赏菊会总是无聊的,也辜负了娘娘的一番美意。所以,正变着花样的,要给娘娘一个惊喜呢。”

    白芨礼貌的回答道。

    德妃跟锦月对视一眼,这王妃,又翻出什么花样来了?

    “哦?有什么新鲜的,你说来听听?”

    德妃显然被勾起了兴趣,可是被林梦雅下了封口令的四个丫头,说什么也不肯说,非要德妃去看看便知道了。

    “好,本宫就去看看,这丫头,是越来越调皮了。”

    说是婆媳,可林梦雅跟德妃的感情,却比龙天昱这个正牌的儿子,还要亲密些。

    才刚进了流心院的内院里,就看到龙天昱正打横抱着林梦雅,周围,则是吓傻了一群下人。

    “都愣着做什么呢?”

    锦月的眸子里,略过一丝的羞涩。

    王爷跟王妃亲厚,也不该在下人的面前,公然的搂搂抱抱吧。

    这,成什么体统。

    “母妃!快点放我下来啦!”

    林梦雅不好意思的在龙天昱的怀里挣扎,其实她刚刚只是登高去挂东西而已,谁知道一个不稳,就摔了下来。

    可没想到,龙天昱却是及时赶到。

    顺手就把她抱在了怀里,更没想到的是,她的这角度实在是刚刚好。

    俩个人的唇,就这么轻轻碰到了一起。

    周围都是下人,可事情,就是在电光火石间发生了。

    到现在,她的脸蛋还都是红的。

    “你小心些,别弄伤了自己。”

    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龙天昱的心,却控制不住般的狂跳了起来。

    林梦雅的气息,实在是太过的甜美。

    如同闪电般,窜入了他的心头。

    “我没事。”

    两个尴尬男女,就这么沉默相对。

    不过周围的观众,眼睛里,却都冒出了粉红色的小心心。

    “这俩个孩子,唉,你们呀!”

    德妃走了过来,作为过来人,她是最清楚男女之间,最为甜蜜的爱情。

    身为皇族之人,婚姻不过是筹码,也是枷锁。

    若是能有倾心的感情,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雅儿那孩子倒是极好的,只是昱儿,却也让她有些意外了。

    “给母妃请安,刚刚……刚刚我只是不小心从梯子上掉了下来,是王爷救了我。”

    绯红了一张俏脸,林梦雅却不知道自己,是越描越黑了。

    “他救了你,嗯,倒是做的不错。不过,听说你有新意,你这小脑袋瓜里,到底是打些什么鬼主意呢?”

    德妃赶紧的来解围,美眸瞪了龙天昱一眼。

    龙天昱立刻闪开,把自己的王妃,让给了母妃。

    “我觉得,普通的宴会总是无聊得紧。不若,就做一个蒙面猜谜大赛吧。”

    蒙面猜谜大赛?德妃跟龙天昱的额头上,都写满了问号。

    这,又是哪里想出来的法子。

    在林梦雅的解释下,德妃跟龙天昱总算是听懂了。

    这一次,来的所有嘉宾,都要带上林梦雅特制的面具跟服装。

    这样,也就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地位了。

    也是因为如此,大家也能玩得更加的尽兴。

    而猜谜大会,则是为了中秋应景。

    届时,她会出不少关于中秋或者是菊花有关的谜题。

    猜出多的人,就能够得到奖品。

    之所以办这种宴会,完全是因为,平时德妃实在是太过拘束了。

    若是端着架子,德妃的身份,也只能听到些恭维的话。

    不似这般,玩的开心。

    “这,怕是有所不妥吧,万一有人冲撞了娘娘,可如何是好?”

    锦月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德妃娘娘出身高贵,断不可被人轻慢了。

    “姑姑请放心吧,届时,男宾有男宾的场所,女宾有女宾的场所。虽说是蒙面了,可到底男女还是能分得清楚。有我陪在母妃的身边,断不会有人冲撞母妃的。”

    林梦雅只是想要看个热闹而已,到时候,她跟德妃,躲在角落里看笑话。

    一来嘛,是为了区别人。

    她院子里的人,都用真面目示人。

    而那些外来的,不管是主子奴仆,都要穿上她特制的衣服。

    一目了然,没办法鱼目混珠的。

    况且,所有参加的人手上,都是要印上她用特殊涂料印的图样。

    想趁机捣乱,门都没有。

    “嗯,这点子倒是妙极了,昱儿,你觉得呢?”

    德妃突然把话题,引向了龙天昱。

    本来,龙天昱再不济,也会回一句的。

    可是半天,都不见龙天昱回话。

    “昱儿?昱儿?母妃在问你话呢!”

    回头,却看到自家的傻儿子,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个儿的媳妇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