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招兵买马
    “你来,跟在我后面,小心些。”

    清狐微微一笑,领着林梦雅到了小黑屋里。

    看着他的笑容,林梦雅心头,涌起了一丝的好奇。

    这人,究竟在卖什么关子?

    可刚想进屋,就听到院子里,有动静传来。

    “什么人?”

    清狐最先反应了过来,把林梦雅拽进了黑暗中。

    “坞主,别来无恙。”

    听到这句话,就连林梦雅的神经,都有些紧绷了。

    桃花坞里,应该没有人知道清狐还活着的消息。

    “来者何人!”

    清狐从来都是一个机警的人,不承认,也不否认。

    只是手臂却绷紧了,随时准备暴起,杀了这院子里的人。

    “别紧张,我跟你一样,都是从桃花坞里逃出来的人。只不过,我没你那么幸运就是了。”

    那声音如同夜枭般嘶哑难听,林梦雅心头略过一丝不安。

    “原来是你,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

    可清狐却好像是知道这人是谁,把林梦雅掩藏在黑暗中,打开门走了出去。

    “小心点。”

    林梦雅抓住了清狐的袖子,不想放他离开。

    “没事,丫头,他打不过我的。”

    温和的一笑,如同往日一般,可在出门的一瞬间,把门快速的上了锁。

    “云竹,如果你想要来索命的话,我随时欢迎你来送死。但是你要先告诉我,你是怎么找这个地方的。”

    清狐一步步的走了出去,月光下,那雌雄莫辩的脸庞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索命?杀了你,就能让我的一切,回到从前么?清狐,我活到现在,可不是来送死的。”

    院子的另外一端,突然飘下了一道裹在黑色衣衫里的人影。

    那人看起来倒不像是个男子,只是完全的裹在黑纱中,看起来倒是让人觉得有几分厉鬼般的感觉。

    “我能找到这里,就说明我已经通过了墨染的筛选不是么?不过,我倒是很诧异,在你那个芙蓉楼里,还真是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呢。”

    云竹也肯定是桃花坞以前的杀手吧?

    林梦雅心里有了数,只是听清狐的意思,这俩个人似乎之前有过什么恩怨吧?

    墨染?难道是芙蓉楼的那一个么?

    “是墨染叫你来的?”

    似乎这句话,让清狐稍稍的放下了戒备之心。

    云竹笑了笑,声音嘶哑难听。

    却是伸出手,揭开了套在自己头上的黑色面纱。

    “如今我都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还有什么,是不能放下的?”

    月光下,云竹那边的情况清晰可见,可林梦雅却在看清后,倒吸了一口冷气。

    都说女子是最为重视自己的容貌的,但是,眼前的女子,一张脸却松弛衰老,如同行将就木的老妪。

    “你的脸——”

    清狐好像也有些吃惊的说道,却只是短短的一瞬罢了。

    在桃花坞里,他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识过。

    如今,只是看到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太婆而已。

    “我身体里的毒,已经被一个高人解了大半。这张脸,却是已经毁了。”

    哪怕是说的再轻松,林梦雅还是从云竹的语气里,听出了那么一丝丝的留念。

    在现代社会,也有不少人,饱受早衰症的困扰。

    只是云竹的情况不同,听她的意思,这竟然是毒物的副作用。

    “当年的你,可是名满京都的第一名妓,可惜了。”

    清狐虽然毒也解了,但是容貌却只是维持在二十几岁左右。

    再加上整日跟林梦雅混在一处,阴郁的气质,也渐渐的消失不见了。

    若不是知根知底的人,断然不会把眼前的俊美青年,跟桃花坞的冷酷杀手联系到一起的。

    林梦雅焦急的透过门缝往外看,这俩个疯子,可千万别打起来就好。

    “第一名妓?呵呵,又有谁知道是,我这第一名妓,却也是桃花坞的金牌杀手呢?废话不多说了,我听墨染说,你透过他们广布消息,这世上任何奇毒都能解,对还是不对?”

    清狐微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忌惮面前的女子。

    “我是这么说的没错,但是你不是已经解毒了么?”

    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飞快的划过了云竹的眸子。

    “只要你能解了他的毒,我愿意为你所用。哪怕,在吃下剧毒受你控制也好。”

    清狐微愣了愣,眼前的女子,曾经叛逃出了桃花坞,就是为了不再受人的控制。

    可现在为何又会——

    “死狐狸,你把我放出来啊!”

    带着些薄怒的声音响起,云竹也露出了微微惊讶的神色。

    清狐的脸上,终于不再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

    反而是如同做错了事的小孩子般,打开了身后的门。

    “你倒是聊得开心了,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幸好老娘没有幽闭恐惧症,不然,吓都被你吓死了好吧!”

    才刚一出来,林梦雅就捏起了粉拳,准备给清狐来个女生版的庐山升龙霸。

    躲闪不及的清狐,只能在惨叫一声后,捂着自己的下巴,幽怨的看向林梦雅。

    这丫头,怎么老是这般的野蛮。

    俩个人闹了一阵,才觉察到对面,露出了极为惊讶的目光的女子。

    “不好意思,家教不严,让你见笑了。”

    月光下,林梦雅脱掉了斗篷上的帽子,露出了一张清艳绝丽脸蛋来。

    “没事,不过还未曾请教,你是——”

    “我是他的家人,以后,也可能会成为你的幕后老板,你叫我林梦雅就好。”

    大方的伸出了手臂,云竹犹豫了片刻后,布满了皱纹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笑容。

    “没想到,你竟然如此的年轻漂亮,倒是有几分我当年的样子。”

    更让云竹没有想到的是,当年那个桃花坞上上下下都惧怕的坞主,竟然会在这女子的面前,变得如此的——

    乖巧!对,就是这个意思。

    难不成,这女子的身上,有什么不凡么?

    “你身上的毒虽然解了,可是,你脸上的毒,却不是那么容易解的。或者说,你可能是借用了某一种方法,把所有的毒素,都逼到了脸上了吧。”

    握过了手以后,林梦雅大致已经了解到云竹的情况了。

    惊奇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她还没说,这女子又是从何得知的?

    “你说的不错,我是无意中,得到了一门功夫。练成了以后,就可以把全身的毒素,都集中到身体的某一处。至于集中到脸,也是我没想到的。”

    云竹仿佛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也是,能做杀手的,有几个心慈手软的?

    “可你不知道的是,这方法虽然能够暂时保命,可终有一天会反噬的。到时候,你就怕会受尽折磨了。”

    这种方法,就等于把毒物在身体里,做成一个压缩文件。

    一旦解压了,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是救不了她的。

    也只不过是苟延残喘,早死晚死的区别罢了。

    “那又如何呢?反正我也是人不人鬼不鬼的生不如死了,若是你们能解了毒,我定会会为你们效命的。若是不能解,我就把清狐还活在人间的消息,散布出去。到时候,你们就等着源源不断的追杀吧!”

    女子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真是个疯子,丫头,我们不要理她就好了。”

    看着云竹离去的背影,林梦雅却生出了一些小小的好奇。

    “这个女子,到底是因为什么离开桃花坞的?”

    清狐想了想,然后说道:

    “她是因为一个男人,当时,她在京城里艳名远播。这个男子也经常来光顾,后来的事情,我也知道的不是很清楚了。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给她散播消息的机会的。”

    比起狠心来,清狐说自己是第二,就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了。

    他委托墨染跟青璃,广撒消息,为的,就是给林梦雅招兵买马。

    尤其是那些,受了伤,就远遁他乡的武林高手。

    相信以林梦雅出神入化的毒术,定然能够收买到不少的人心。

    “说的也是,不过我要你帮我准备的东西,你都准备全了么?”

    清狐点了点头,随后兴奋的冲到了还空空荡荡的小楼里。

    不多时,就从小楼里,取出了巴掌大的一个小盒子。

    盒子是用机关锁锁住的,解开机关后,里面露出了双层的夹层。

    那里面,每一个指甲大的小隔间里,都是用轻薄的木板密封住的。

    林梦雅推开其中的一个,顿时,一股子腥甜的味道,扑面而来。

    “好精巧的小东西,不过这药,你怎么放到这里来了?”

    林梦雅捏起了一枚黄豆粒暗红色的浑圆小药丸,这东西可是剧毒。

    别看这么一小点,就足以把一个村子的人都毒死了。

    “呦,还用蜡封上了,有进步嘛。”

    林梦雅把毒丸放在了盒子里,这里面,共有三十六个小盒子。

    是她用来保命的东西,里面,会逐渐放上一些个用得上的药。

    这是清狐费尽心思给她淘来的,除了她以外,不会有任何人,能够打开这个小盒子。

    “我只是试试而已。”

    清狐咪咪的笑着,他才不会说,在拿到盒子后,他就用这种药丸,灭了工匠一家的口呢。

    若是被小丫头知道了,免不了又要挨骂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