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夜探药铺
    “牛乳来了!”

    白芷跟厨房可是轻车熟路,飞快的跑来端来了牛奶。

    林梦雅皱着眉头,给小虎灌了下去。

    她前生,只拿动物做过实验。

    这样抢救回来,还是生平第一次来的。

    洗胃?显然有些不现实。

    林梦雅急中生智,看了一眼花丛。

    狠心的撸了一把草,塞到了白芨的手中。

    “快,用它煮水!”

    虽然小虎只是一只宠物,但是对流心院里的人,十分的会撒娇卖萌。

    因此十分的受宠,看到小虎中毒了,立刻把它运到了屋子里,属于它的小窝里。

    幸好林梦雅身上,有带着解毒丹的习惯。

    给小家伙灌下去了一颗,才算是堪堪的保住了小家伙的性命。

    “主子,药水来了。”

    白芨把温温的药水拿了过来,林梦雅给小虎也灌了下去。

    这草林梦雅看过,小虎每次都只是吃了一点,都吐得一个翻江倒海。

    浓重的药汁喝下去后,小虎立刻吐了出来。

    有些没消化掉的东西,终于也跟着吐了出来。

    经过了这么一番折腾,小家伙的大眼睛,也暗淡了许多。

    林梦雅亲自清理了一番后,小虎也在她的怀中,沉沉的睡去了。

    “主子,小虎不要紧了么?”

    四个丫头都紧张兮兮的看着小虎,在看到林梦雅点点头后,几个人也松了一口气。

    “小玉,小虎是吃了什么,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林中云拧着眉头,手中拿着一块十分新鲜的鸡肉。

    白芨拔出头上的银簪,只是在鸡肉上蹭了蹭,银簪的一端,就微微的变成了青乌的颜色。

    “好厉害的毒物,幸好阿白机警,及时的把剩下的鸡肉给抓走了。不然的话,怕是回天乏术了。”

    许是因为阿白比小虎大了那么一丢丢,所以也比小虎机警许多。

    相反,小虎不知为何,堂堂一只虎王之后,竟然是个呆萌的小吃货。

    但愿这次醒来后,能长些记性吧。

    “可这毒是哪来的?我记得,咱们院子里,可没有这样的毒吧?”

    白芍更是气了个半死,俩个小家伙的饮食,一向是她来准备的。

    这次却出了这样的纰漏,还差点害无辜的小虎枉死,如何让她不呕。

    “没错,咱们院子里,肯定是不会有这种东西的。我看啊,定然是表小姐做的事情!她上午想要抱阿白,阿白不给抱,所以,才有了这么歹毒的心思。”

    白芷快人快语,小脸上带着几分的愤慨。

    “不会,如沁虽然任性了一些,却并不是这种人。”

    一直跟在林梦雅身后的龙天昱,此刻只是处于对姜如沁的理解,直觉的开口。

    可却没想到,这一句话,惹得流心院里全体的人,都有些不高兴了。

    “王爷说的没错,我们又没有什么证据,不许乱说。”

    到底,是他的表妹。

    林梦雅的话,止住了所有人的揣度。

    “此事不宜声张,你们几个这几日小心一些便是了。小虎我会亲自照顾,你们出去吧。”

    林梦雅下了逐客令,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只好乖乖的出去了。

    “王爷也请吧,这几日王爷辛苦了。”

    龙天昱很想留下来,可却不知道用什么理由留下来。

    点了点头,人默默的离开了。

    “阿白,你也想看看小虎么?”

    从刚刚开始,小家伙就用力的扯着她的裙角。

    看来,也是很担心小伙伴的状况。

    “好,你就在这里,好好的陪它吧。”

    平常闹归闹,可是小伙伴一旦出事了,阿白还是急的不行。

    安静的看着小窝里面的小虎,阿白用自己的小爪子,轻轻的拨弄了小虎的头。

    睁开了眼睛,跟小伙伴对视一眼,随后,小虎再次沉沉的睡去了。

    “它会没事的,相信我。”

    林梦雅摸了摸阿白的头,小家伙就趴在了小虎的窝边上,一双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小伙伴。

    “生气了?”

    一双温柔的手,抚上了她的发。

    清狐油滑的声音传来,为何,每次察觉到她心思的,都是这只死狐狸。

    “放心吧,小虎不会有事的。这世上若是有你都解不了的毒,那别人,也就都得束手无策了。”

    在清狐的心中,林梦雅的解毒之术,乃是天地无双的。

    “别这么说,若是我真的那么厉害,你也就不至于被我折腾得只剩下三年的性命了。”

    以前不觉得,自从经历了岳婷姐的事情后,林梦雅特别怕自己在乎的人离开。

    刚开始的时候,跟清狐只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可是,现在清狐已经是她的家人了。

    一想到三年后,她就会再次经历跟生离死别。

    顿时,林梦雅的心头,只觉得像是被刀子刮一样的难受。

    抓住了清狐的衣襟,林梦雅看向了死狐狸。

    “答应我,不准死在我前面,好不好?”

    从未让人见识过她的脆弱,林梦雅已经习惯,用自己的坚强去面对所有事情了。

    看到这样的林梦雅,清狐有些意外。

    “好,丫头我答应你,一定会死在你的后面。”

    摸着林梦雅的头,清狐的眸子里,却有遗憾闪过。

    他们的相识,实在是太晚。

    “对了,小虎出事的时候,你有没有看清,是谁做的?”

    清狐虽然总是消失得不见人影,可他的眼睛,却是在时时刻刻的盯着院子里的一切,

    可以这么说,流心院里发生的所有事情,都逃不过他的双眼。

    “这些人做的很隐蔽,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放的。以后,看来我要时时刻刻的,都盯着流心院的大门了。”

    林梦雅却有了自己的想法,虽然她的身边有清狐,有夜。

    但是依靠别人的势力,始终不是自己的力量。

    要保护好重要的人,她就必须做出改变。

    “尽力就好,别为难自己。对了,我要你帮我看的房子,你都找好了么?”

    谈起正经事,林梦雅就顿时猴精附体,半点矫情都不见了。

    清狐虽然有些怀念那么略微有些脆弱的林梦雅,可现在,这幅精明强悍的样子,才是真的她嘛。

    “已经找好了,你什么时候要去看看?”

    林梦雅的话,对于清狐来说,那就是第一圣旨。

    三下五除二的弄好了不说,地契也早就上缴给了组织。

    桌椅板凳还有林梦雅需要的东西,都已经一应俱全了。

    真是老板一句嘴,小的跑断腿啊。

    何况这老板,还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今晚我们去看看吧,这几天白天我是不好出门了。只能晚上去了,对了,你把白苏也叫上,以后,少不得她得去了。”

    点了点头,清狐就出门去做准备去了。

    林梦雅看了看外面,太阳,已经滑下了枝头。

    夜风,微微的吹起。

    明月大若圆盘,只是缺了一个小边而已了。

    浓重的黑色,给在暗夜中疾行的人,包裹上了最好的武装。

    俩道黑影,飞快的从流心院的墙上飞跃了过去。

    王府后面的小巷内,一辆并不起眼的小马车,早就等在了那里。

    “走。”

    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清冷。

    车夫低沉的喝着,马车就消失在了夜幕中。

    “怎样?能瞒得过夜么?”

    马车内,虽然没有任何的灯光,可林梦雅的声音,却准确的传了出来。

    “那傻子恪守礼教,在你睡觉的时候,从来不肯进你的屋子。所以,绝对不会发现的。”

    清狐得意的说道。

    若不是此刻,马车里光线全无,清狐一定可以看到,林梦雅正给了他一个大大的,还带着鄙夷的白眼。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没节操么?”

    实在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好在现在不宜追问,不然的话,清狐一定会逼着她问节操是什么意思。

    “好了,我们到了。”

    马车停到了长街上的一家铺面门前,虽是在闹市,可这里因为把边的关系,看起来到是雅致得很。

    铺面外表看起来不大,里面也就是七八十平的样子。

    现在,已经被一堵极为传统的药材柜子填满了。

    外面也只是普通药店的样子,可绕过柜子,掀开蓝色的布帘,穿过游廊,后面才是别有洞天。

    “你是在哪找到这么个好地方的?”

    后面是一扇小月门,穿过去就是个大院子。

    虽然院子里还光秃秃的,一看就是没什么人住的样子。

    但是却十分的宽敞整齐,院子后面就是一座二层小楼了。

    周围还有几间宽敞的厢房,谁也想不到,看似简单的药材铺后面,竟然会有这么一处雅静的住所。

    “这本是一富家子弟,一时兴起修建的。前面很普通,后门也不扎眼。只是这院子嘛,倒是还有几分意思。”

    清狐话是这样说的没错,可整体的感觉,却像是让林梦雅快点来夸他一样。

    “是是是,能找到这里,全凭你的功劳,好了吧!”

    夸奖又不要钱,反正也是白得的,林梦雅当然可以满足清狐的小小虚荣心了。

    “而且,最妙的,还是在这里呢。”

    清狐笑得神神秘秘的,却拉开了一间不起眼的小厢房的门。

    林梦雅看了看,里面黑洞洞的,哪里有什么特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