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赏菊大会
    “回王妃的话,是表小姐……表小姐想要抱着那只小白狗玩玩。可谁知道,这小白狗一点都不听话,我们几个也抓不住它。”

    侍女的话,似乎是得到了其他人的印证。

    所有的下人们,都有些畏惧的看着钻到林梦雅裙下的俩只小兽。

    这俩个家伙着实了得,十几个侍女在后面追赶,愣是连根毛都没摸到。

    “我的小白啊,可不是谁都能抱的。”

    林梦雅抱起了小白,小家伙只是本能的挣扎了一下,而后就乖乖的躺在了林梦雅的怀中。

    “你看看你,因为一只小狗,就闹的这样沸反盈天的。那小狗认生而已,你瞧瞧,在梦雅的手里,不就乖得很么。”

    德妃看着林梦雅抱着小白狗,责怪姜如沁道。

    连一只小畜生都这样的无视她,姜如沁的心头,怒意翻滚。

    “母妃说的是,这小家伙是我捡回来的,性子烈的很呢。我看如沁小姐,就不要碰它了吧。否则被咬了,留下疤痕就不好了。”

    小白在林梦雅的怀中,无比的乖巧。

    虽然狼的高傲,让它没有像其他的狗狗那样的撒娇。

    可是抱住林梦雅的手臂蹭来蹭去的动作,还是做的十分的熟练。

    看的一直跟在林梦雅身后的小虎一阵的嫉妒,睁着一双小猫似的眼睛,水灵灵的巴巴看着林梦雅。

    可惜,现在它的主人,还没时间看到它可怜的样子。

    “好,我不抱就是了。还真是什么人,养什么狗。”

    姜如沁气不过,却毫无办法。

    “别说,梦雅你这小狗养的,还真是招人喜欢。”

    德妃在宫里也曾经养了一只小狮子狗,只可惜后来死了。

    所以,对林梦雅的小白,也格外的喜爱。

    这小家伙颇通人性,似乎知道谁该讨好。

    德妃摸了摸它,它却只是看了一眼德妃,最后还是乖乖的承受着德妃的爱抚。

    “看,还是挺乖的嘛。你看,刚刚就是你吓到了它吧。”

    姜如沁咬着牙,却还要陪着笑。

    不愧是林梦雅养的狗,跟人一样的奸诈。

    “对了,梦雅,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德妃笑了笑,看着林梦雅越发的顺眼。

    “母妃请说。”

    被侍女们撞倒的花,已经被清狐装扮的花姑扶了起来。

    此刻,又是满院的菊花,令人心旷神怡。

    德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空气中的淡淡花香,也似乎能够纾解她心头的忧郁。

    “往年菊花盛开的时候,咱们京都里,有名的几处园子,都会办赏菊大会。今年,我看你这院子里,花开的不错,不如,咱们也办个赏菊大会吧?”

    德妃有兴冲冲的说道,她闷在雅轩,除了去庙里上香,也就没什么活动了。

    好不容易看到了林梦雅花园里的,这艳放着的菊花,顿时,就来了心思。

    “是啊表嫂,我看这京都里面,就你院子里的菊花最好了。若是京都里其他的夫人小姐们看了,怕也是要甘拜下风的。”

    姜如沁在一旁敲边鼓,林梦雅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说道。

    “此事我放在心上了,不过,还是要跟王爷商量一下才行。母妃放心,王爷仁孝,定然会欣然应允的。”

    林梦雅恭顺的说道,德妃的脸上,堆满了笑容。

    “如此,那我便放心了。你办事啊,我是越来越觉得心宽了。”

    能有这么个儿媳,德妃已经是十分的知足了。

    又赏了一会儿,还吃了林梦雅小厨房里特制的菊花酥,心满意足的回去了雅轩。

    抱着小白,林梦雅坐在亭子里,看着小院子里的菊花若有所思。

    “丫头,想什么呢?那么入神?”

    清狐依旧是穿着女装,扭扭捏捏的走到了林梦雅的面前。

    “你能不能先把这身衣服换掉。”

    无比嫌弃的林梦雅,鄙夷的看向了清狐。

    这家伙,怎么还穿女人的衣服上瘾了?

    “哼,你就是嫉妒爷的风姿!”

    白了林梦雅一眼,清狐扭着腰走出了她的视线。

    林梦雅拉了一头的黑线,天啊,这哪里还是个爷,这明明是个娘好吧?

    “有心事么,主子?”

    白芨捧了一杯菊花茶上来,看向了林梦雅。

    “无缘无故的,德妃娘娘为何要开赏菊大会呢?刚刚我过去的时候,可发生了什么事?”

    林梦雅还是觉得,这里面有些不简单。

    也许德妃的目的单纯,只是想要开个赏菊宴会。

    可一向跟她对着干的姜如沁,此刻竟然也极力的促成。

    这,倒是让她有些警觉了。

    “也没说什么,只是说了些德妃娘娘在宫里的旧事。后来如沁小姐提起,每年都会在宫里举办一个赏菊大会。只是这俩年,皇上的身体每况愈下,便不办了。”

    白芨仔细的想了又想,似乎,真是没有提起什么来。

    “原来如此,那办赏菊会的事,是谁提起来的?”

    “也是表小姐提起来的,说是不久就是王爷的生辰了,办个赏菊会,也热闹热闹。真是会借花献佛,到时候,王爷还不是领她的情!”

    白芷抢白道,小脸红扑扑的,似是对姜如沁很有意见。

    林梦雅点了点头,既然是姜如沁提出来的,她必定得好好的提防才是。

    赏菊大会,说白了也不过是一场宴会而已。

    只是唯一有些头疼的是,到时候她的这个小院,就得有好多人来参观了。

    到时候人多眼杂,只怕会出什么事来。

    “主子,要不就算了吧。”

    白芍的面上也带些许的担心,跟林梦雅说道。

    经过林梦雅一段时间的危机培训,几个丫头的心里,都有了流心院绝对不能让外人进来的觉悟。

    可若是来那么多人,她们也不好阻拦。

    “无妨,你们没看到,德妃娘娘在兴头上么。”

    最不好办的,就是德妃的心意了。

    再说,若是她拒绝了,怕是会在德妃的心里,落一个小气的名声。

    那就得不偿失了,姜如沁虎视眈眈,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诋毁她的机会。

    “反正宴会会在前面的大殿里进行,若是有人进来赏花,你们小心些便是了。”

    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毕竟,这里还是她所掌管的昱王府。

    龙天昱才刚从外面回来,就被林梦雅请到了流心院里。

    还没进院子,就听到里面,传来了铜铃般的笑声。

    “小白,到这边来!小虎,不许咬小白的尾巴,快点来!”

    才打开门,就看到白芷和林中玉,正跟着俩个小家伙玩的正欢。

    林梦雅坐在小亭子里,笑容温暖,眼神柔柔的看着院子里的几个人。

    一张小脸上满是恬淡的笑容,岁月静好,大抵说的就是如此吧。

    “王爷来了,主子,王爷来了!”

    白芷最先看到了龙天昱,脸上灿烂的笑容,突然拘谨了起来。

    跑到了林梦雅的身边,乖顺却失去了刚刚的活泼天真。

    “嗯,我来了。”

    不只是白芷,就连院子里的其他人,在看到龙天昱的时候,也都明显的收敛起了笑容。

    唯有林梦雅,依旧是婉约温柔的笑着。

    “王爷可用过晚膳了么?”

    林梦雅起身,就像是一个最平常的妻子,问候着自己的丈夫。

    “已经用过了。”

    冰冷的心头,不知为何涌上了淡淡的暖意。

    龙天昱冰封的心,在悄然间,渐渐的土崩瓦解。

    “请王爷过来,是有事要跟您商量。”

    林梦雅站在龙天昱的面前,扬起了脸。

    夕阳的光,微微的透过她纯白如同羊脂美玉的肌肤,渲染得柔美到了极致。

    “何事?”

    不忍打破这难得的美丽,龙天昱不自觉的,声音都放的柔和了许多。

    “母妃看了我这院子里的菊花,来了兴致,想要半个赏菊会,此事,还要听王爷的意思。”

    林梦雅垂下了一双美眸,声音柔和而清雅。

    “好,此事就由你来办吧。”

    第一次,这是第一次,龙天昱把她当成了昱王府的女主人。

    以前,他总是嫌女子聒噪,所以府里面,连个侍妾都不肯有。

    可现在不知为何,当他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却很想看到,林梦雅那张总是噙着温和笑意的小脸。

    “好,王爷还有什么要吩咐我的么?”

    林梦雅不敢再跟龙天昱对视,他的眼睛,黝黑深邃,却仿佛能够吸进她所有的灵魂。

    不行,不可以再这样下去了!

    林梦雅在心头警告自己,若是任由自己沉沦下去,到时候,受伤的,还会是她自己。

    “没有了,一切辛苦你了。”

    龙天昱不知该说些是什么,俩个人之间,陷入了微微有些尴尬的沉默里。

    “姐姐,小白跟小虎,好像是有些不对劲!”

    恰好此时,林中玉的声音响了起来。

    林梦雅跟龙天昱都向小玉那边望去,却看到墙角,小虎正倒在了地上,嘴角都是白沫。

    立刻笨了过去,脑海中,突然响起了警报。

    皱起了眉头,把小虎抱在了怀中,到底是谁这么心狠手辣,竟然用毒物,来毒害这条无辜的小生命!

    “快去厨房找些牛乳过来,这毒很厉害,必须要做紧急的措施才行熬到找到解药的时候!”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